180527 11:1

在从胡志明市回上海的飞机上。

越南是个很有意思的地方,在胡志明市,你可以看到我小时候的中国模样,但也可以看到像Bitexco Financial Tower那样跟曼哈顿一样先进的大楼。整个城市热热闹闹,这种新与旧在轰轰的摩托车声中交杂。

在胡志明市过马路是个胆大的活儿。还没去越南之前,同事拍回来的视频,说在越南过马路,你需要对多往车辆和摩托车有足够的信心,在川流不息的交通中,你只要紧握同行的手,闭着眼睛,相信车子不会撞到你,就这样可以过去了。还真是这样,你要是在马路边等着没车,恐怕永无尽头,但是你直接勇敢的冲上大街,反而像交通灯似的,穿行交通都为你停下,然后在你身后,轰轰的继续开走。

这是我第二次来胡志明市。到晚间的时候,街道一点也没有因为夜幕降临而安静下来,反而一阵阵的蹦迪声随着热浪吹来。许多人坐在街上,就看着过往行人,也不聊天不做任何事,只是这样懒着乘凉。市中心的步行道两边,到处都是摆摊的夜市小推车,随随便便地上一摊小塑料桌、小塑料矮凳子,人们就买了随街而坐,边吃边聊。街道两边停了大量的摩托车,摩托车上是一对对的情侣,听说在摩托车上谈恋爱,也是越南的特色。我问越南同事,为什么要在摩托车上谈恋爱?她也说不上来。可能想走就走想停就停,大家凑到一块儿,热闹且有自己的小地盘吧。

这次连续做了两个晚上的热石按摩。一个小时$15,90分钟也不过$23.26。当然,看菜单的时候是觉得自己超级富有的越南盾,分别是35万盾和42万盾。越南按摩的手法跟中国的盲人按摩完全不同。中国有从点(指尖)到线(手肘)到片(手掌)的推法,而越式主要以按压为主,感觉你自己是个面粉团子,任由技师骑在身上,用手推、用腿跪,感觉好像要把身体里的最后一口空气都压了出去。热石是烫了以后拿在手里类似刮痧一样在经络上来回摩擦,刚开始有一些烫,时间长了就觉得身体暖暖的很舒服。我们去的靠近日本区的一家按摩店,整个日本区有许许多多招徕按摩的店面,有的看起来像是Happy Ending的店,我们任由本地同事带去,想必该是最正宗的越式推拿。哦对了,如果坐商务舱,在越南机场还送你半小时的免费按摩,手法也是一样,但是不需要解衣宽带,着急赶飞机的时候,并不能够真正慢慢的享受。

这两次过来都是出差,白天开会,晚上才有时间稍微逛逛景点,城内有一些法国殖民地时的建筑。住在美国领馆对面的洲际酒店。越南的出租车都非常的旧,窗户都需要手动旋转。我们就餐的每一家越式餐厅却又装修的别有味道,每一家放到纽约恐怕都是炙手可热的特色店。越南的饭菜我很喜欢,我甚至可以一日三餐都吃Pho,当然除了Pho,各式春卷、南瓜花、香蕉花、牛肉鸡肉炒不知名的菜,都特别好吃。更灵的是,每顿饭都可以点一只新鲜的椰子,价格是45000盾,$2不到。洲际酒店的早餐出了新鲜椰子竟然还有甘蔗。

(洲际酒店的早餐)

(各式春卷和越南菜)

朋友推荐买越南的房产和股票,不过作为老外来说,钱进去容易出来难,经济确实在发展,我也看好这个地方,但是钱没有多到可以随便拿来花的程度,或者也嫌麻烦,也许赚钱良机就此错过。越南人让我想起一个更加热一点的南京,都是人超级nice,懒洋洋的慢吞吞的步调,只不过越南还夹杂着一些轰轰的快步调。很期盼看到几十年后这里的样子。希望在经济发展中,越南的性情不会变。

(随时随地午休的保安)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Travel | Leave a comment

180525 15:02 妈妈

在去越南的飞机上。

中午在香格里拉吃牛肉面的时候看了看监控,妈妈和宝宝躺着,妈妈还没睡着,已经过了半夜,她好像刚躺下,在涂护手霜。

往前看,想看宝宝刚洗完澡光着屁股在床上玩的可爱样,结果听到晚上10点,妈妈抱着刚洗完澡的元宝回到房间,放下他开始找睡衣给他穿,然后就是自言自语的:“元宝,奶奶好累,奶奶好累。”我哭了。

我真是一个不孝的女儿。我没有能力辞去工作全职带娃,我不舍得元宝从小扔在幼儿园被老师晾着,我不敢强迫婆家来帮我父母分担一些。全部的压力,都放在我妈妈肩上。我爸爸每次最多只愿意来美两个月,这次只来了一个月。元宝在吴江的时候,白天老爸都要去工作,还是留我妈妈一人在家。元宝出生就睡不好,不仅把我弄的神经崩溃,也把我妈妈折腾的一样。

原本七月妈妈可以回国休息了,结果我又要搬回上海,元宝也要跟着回来,又让她带着,还是继续辛苦。如果再来二宝,妈妈一定不舍得我会继续帮我,她自己的身体受得了吗?我还敢生吗?

Posted in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围城

我是一个很怕说再见的人。那年顾盈离开纽约,我跟她抱头痛哭;每次在机场车站告别,都是一眨眼两行泪水。所以这次离开美国,我一定不声不响的就走。始终觉得还会再回来,上海只是短暂逗留。这次是人生的大转折点,短短几周时间,订了回来就回来了。这次回来出差第四天了,过一周半回去美收拾一个月,就彻底搬来上海。也不知道意味着什么。上海到处挤满了积极的年轻人,好像稍微怠慢一些,就会被超过。到底是回国好,还是美国好?总是想骑在城墙横跨两头,哪能有享受两边好的好事!这次主动从城外又穿回了城内,试一试吧,我不怕挑战。

Posted in NYC - Work | Leave a comment

180419-180422 百慕大二度行

第二次来百慕大,完全没有计划行程,到了以后才发现,上一次来玩的四天已经把所有景点都玩遍了(2012年的行程https://yuantang.wordpress.com/2012/07/03/百慕大行记/)。这次是全家一起玩的简洁版本:

第一天

* 肯尼迪乘坐美国航空前往百慕大首府汉密尔顿

* 到达汉密尔顿公主酒店 Hamilton Princess

* 中午在公主酒店的皇冠餐厅吃饭 Crown and Anchor

* 汉密尔顿堡 Hamilton Fort

* 汉密尔顿市中心

* 爱博海滩 Elbow Beach

* 晚上吃龙虾 Lobster Pot & Boat House Bar

第二天

* 打车前往圣乔治老城 St. George

* 圣凯瑟琳堡 Fort St. Catherine and Museum

* 烟草湾 Tobacco Bay

* 未完成教堂 Unfinished Church

* 圣彼得教堂 St. Peter’s Church

* 中午在瓦胡餐厅吃饭 Wahoo’s Bistro & Patio

* 下午原本想前往洞穴区看溶洞,结果由于电力故障,溶洞关闭,只好前往中部的弗拉兹村 Flatts Village

* 参观水族馆和动物园 Bermuda Aquarium, Museum and Zoo

* 最著名的马蹄湾海滩 Horseshoe Bay Beach

第三天

* 坐轮渡前往码头区 Dockyard

* 百慕大国家博物馆 National Museum Of Bermuda (其中包括另一个碉堡、弹药库、长官楼、海豚馆)

* 钟楼商城(室内的小街) Clock Tower Shopping Mall

* 轮渡回到汉密尔顿,打的前往洞穴区

* 水晶溶洞 Crystal Cave

* 沃里克长湾海滩 Warwick Long Bay Beach

* 晚上在公主酒店的1609餐厅晚餐

第四天

* 早起乘坐美国航空回纽约

这次跟上次不一样的感受是,出行和食物都太贵了。打的随随便便就是$20-40,吃饭随便一个主菜就上了$30。还要加15~17%的小费,而且出租车都需要现金,感觉随身带的几百美金刷刷刷就出去了。唯一的好处是没有税。

Posted in Travel | Leave a comment

女红

小雨的大衣裂了个口子,料子是呢绒的,很薄很碎,我费了好大劲才算缝住,不过就好像一堆废布被无乱的拧在一起。然后没几天、又裂开,我发消息给妈妈,请她帮忙。不多会,宝宝午睡,她发来照片,已经缝好了,还说,你家没有碎布,我只能缝成这样,尽力了。

我说,老妈你太厉害了!缝的那么平整。

我的西装裤线开了,之前只好用三个别针别住,家里有钓鱼线,但是我自己缝肯定是皱皱巴巴,于是又交给老妈。我说老妈,你需要缝纫机吗?她说要什么缝纫机,手工就可以了。我自己去洗澡准备睡觉,每天被宝宝晚上闹的没法睡觉的老妈却带着线到楼下准备趁宝宝睡着帮我缝裤子,嘴里叨叨说,楼上灯光太暗我线穿不进去。老妈用的是普通线,并没有用钓鱼线,等我洗完澡出来,裤子已经整整齐齐的摆在了我的床上。

从正面,完全看不出针角的痕迹,从反面,即是上面的样子,我激动的大叫,老妈你太厉害了!妈妈听我大叫,钻进我的房间,嘴上假装埋怨我说,这有什么厉害,女同志连这点活都不会,来妈妈教你。然后告诉我一针穿过外层布料一针穿回打个叉再穿过另一层布料。还顺便教了我她是怎样按照缝纽扣洞的针法缝的小雨的大衣。她问,你会缝纽扣洞吗?我摇摇头,她说,怎么纽扣洞都不会缝呢,你看,要这样一针穿一针,刚好从侧面看起来是一条线。

看着老妈认真的样子,我突然想起我小时候她教我的很多东西。教我做一些她认为传统女孩子应该会的女红,缝纽扣,织毛衣;叫我不要吹口哨;教我手表要朝里戴,说这样女孩子看表时比较优雅;教我吃饭不要发出声音;教我打40分,后来慢慢演变成80分和120分;教我打乒乓。爸爸教我打羽毛球、下象棋,带我去滑半只船在太湖里采菱角吃;还让我扛米袋和煤气罐 :p 我的爸妈都是极其聪明之人,考试都是全市前三,超过研究生的人,受益于他们的教育,给了我一个好基因、好头脑、好身体,还有坚韧不拔的性格。爸妈骨子里希望我是传统的,但是他们又是眼界开阔的,允许我在外面闯荡。

妈妈还带来了舅妈给宝宝织的毛衣,我又一次惊呆了,连说舅妈太牛了。我妈看我评价那么高,有点不在乎,说,这有什么,你小时候我也经常织毛衣,几天就可以织一条,现在没时间。还问,你会不会?我心想,我小时候你好像只教我织围来着的……还是那种不会开头不会结尾的一块布……

Posted in NYC - Happy,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唱歌

从研究生毕业以后断断续续的练习百老汇声乐也已经八年了。热情的时候每周一次课,到后来怀孕生孩子中间停了大半年。我是老师历史最悠久的学生了。长进是有一些的,高音都不怕唱也能唱上去了,跟在百老汇演出还是差很多。

这么多年之后,老师也收了几十个学生了,终于要组织一场汇报演出。迟疑了半天,还是报名。时间在一个月以后,上西的一个小剧场。曲目上周也定下来了,老师很希望我演唱一首中国歌曲,我坚持要唱平时练的百老汇曲目。What I Did For Love。讲的是一群跳舞的人停止跳舞。听上去很像我自己,搬离曼哈顿前跳了8年的肚皮舞,然后怀孕、来长岛住,终止了舞蹈生涯。

上台跳舞不紧张,上台唱歌还是有些紧张的。舞台上表演过唱歌舞蹈钢琴二胡话剧朗诵指挥主持,唱歌最多的时候是小学,班级里花元瑜老师按琴听音,我总是第一个回答出来,到后来就骄傲的手举着不放下来了。合唱队领唱唱了玫瑰玫瑰,后来变成了指挥。还记得毛主席诞辰N年的时候比赛演出我爱北京天安门,吴江第二名。然后有记忆的是六一儿童节唱种太阳,后来六年级毕业演出唱了唱支山歌给党听。练习的时候一只手展开的手势也要练好久。后来初中比赛唱了红梅赞,还有范晓萱的深呼吸。高中参加唱团Single Bed,开演唱会的时候,在舞台唱美女与野兽和许多别的歌。

这次将是在受过专业训练以后的第一次登台,也算对自己过去几年练习的一次大胆总结吧。加油!

Posted in NYC - Memory, Sweet Home China | Leave a comment

四月大雪

世界上真的只有父母和儿女是无条件的对你好,爸妈带着元宝回到了美国,我的生活轻松了很多,晚上由我妈妈照顾元宝,让我自己睡整觉;白天他们带元宝玩,让我和小雨安心上班。早上起来有热水喝有早饭吃,晚上回家有热腾腾的晚饭等着,中午有时候还能带饭。昨晚我自己装了今天的午饭,拿到单位打开一看,爸爸早上还悄悄的多放了两只大虾,想哭。

真的越来越不留恋纽约,好像以后元宝成长在这个城市,除了他的父母、我们夫妻双方,再没有国内那些可以一起长大的表亲们,好像无依无靠,在这个大城市完全不能掌控。如果以后老了我们回国了,岂不是又一次骨肉分离,上一次是跟我的父母,下一次是跟我的子女。吴江这个小城市,确实,逃不出小城市的弊端,但想起来总是温馨的,好像事情都不是虚无缥缈的,总可以掌控。是否现在想的、记忆中的,跟现实差别会很大呢?是否回不去的是故乡?人们为何要背井离乡去到一个以为比故乡好的地方呢?已经出来走了一圈,什么时候再走回原点呢?

统统逃不出故乡的味道,父母带的梅干菜做成的梅干菜烧肉,嘴里吃的海虾却做成小时候太湖虾的葱爆味,甚至带的榨菜、唐人街买的玫瑰腐乳,还有妈妈背来的瓷碗,周末打的红五星,和父母之间的吴江话。

在四月的大雪中想念吴江的潮湿空气。

Posted in NYC - Memory, Sweet Home China, Thoughts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