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19 2:14AM

1:11AM, 元宝尿布脱掉,尿布是干的,抱去厕所;不肯尿;大哭
1:20,我开始泵奶,元宝慢慢睡着,妹妹醒
1:31,开始母乳妹妹,五分钟后,元宝醒,大哭,要求我只抱他,我换了一边,可以同时抱两个,元宝不肯,一定要求只抱他,开始大哭大闹,把全家人都吵醒。妹妹受影响,停止吃奶。
1:46,小雨把妹妹抱走,元宝平静下来,其实根本也不需要我抱,我让他躺下拍拍他,开始手动挤奶,心情很差,手动挤不出来,想哭。元宝慢慢睡着,2:06。
三岁的孩子,每天晚上醒一次以上,有时候醒一小时,昨晚自己不停的脱尿布,每次问要不要去厕所都说不要,尿了三次床,第三次尿布脱掉,被子踢掉的时候,我说我不管你了,过了几分钟,他自己尿到了自己头上,枕头全湿了,自己也尝了尝尿的味道,再次帮他换到另一边,给他穿上尿布,这次他没有抗拒,我睡回这一头,听到他悄悄的在脱尿布,过了一会儿小声跟我说要去嘘嘘,他刚尿床,哪来的嘘嘘呢?这孩子机灵,知道他第四次脱了尿布必须得去一下厕所才是“乖”和“听话”,我陪他去了,回来两人分两头睡着,听着他一直没睡着,再过十分钟,他做起来,怯生生的说,妈妈我想和你睡一边。我换了一头,他终于睡着。

这孩子,什么时候能自己睡一个整觉,什么时候可以让我睡一个整觉?

Posted in NYC - Life | Leave a comment

191115 17:00

如果我的老板蛋还活着的话,他今天就45岁了。很难相信他已经离开我们一年多,一个鲜活的人如今恐怕在新泽西的陵墓里已是一副白骨。

每次想起他,还是泪水涟涟,他是我在这个公司的师傅,是我的伯乐。五年里他教会我很多,也给了我很多机会让我进步。把我派去上海,是离开他这个老师傅独立管理团队的第一步。

现在的团队,没有了他一团糟。团队里有总是捣乱的人,一心想把团队拆散,把每个人都惹毛,可是现在的老板却身居高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不闻不问。以前有时候会觉得他并没有做什么工作,事情都是我们下面的人在做,现在才发现他真的是一个好领导,不仅全盘把控,人事调整的奇好,还帮团队搞定了公司的各个层面。

第一次看到蛋的微信照片时,还戏称他长的很有佛像,超级卷发、大耳垂,下巴肉多,感觉是个很有福气的人。他每天都笑眯眯的,雷厉风行,每天早上吃点DD的donut,中午喝一杯水果smoothie,从来不运动,但到了冬天却是滑雪高手。每六周去一次亚洲,不去亚洲的时候就在中东和南美。每次他在两次出差的间隙来办公室,匆匆的来匆匆的走,同事们调侃说他不是出差就是回来办公室填报销单,然后就回家。他常常说,我不能再出差了,我的老婆要杀了我了。可其实他跟老婆的关系比任何人都甜蜜。

我问过他,你为什么要去亚洲那么勤快,亚洲本地有老总啊。他说我也不想去,是CEO要我去的呀。团队的业务那时候是公司的重中之重,CEO肯定希望他多盯紧点儿吧。毕竟这几年,我们团队帮公司省下的利息钱就好几千万美金。他每次坐飞机都买最flexible的票,常常一张单程就上万美金。公司的政策是SVP以下坐飞机不能商务舱,但当我们这些小辈需要去亚洲出差的时候,他又会悄悄的给我们批准商务舱的报销单。他很会为员工考虑,从中国回来还会给我们带大白兔奶糖,也会给基金部的小年轻们带A货名牌领带。

在我去上海前的某一天,小规模讨论团队的策略,说起要减少依赖亚洲的合伙伙伴,我很不高兴的嘟囔一句那我还去亚洲干嘛,他脸色顿时拉了下来,却没有搭我的话。会议结束,单独留下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留你下来?你刚才说错话了。” 他继续训我:“你别看我每天来办公室都乐呵呵的,我的压力很大,我们团队的业务量减少了90%,却还要维持原来的人员,如果领导自己先垮了,员工必将人心不在。你马上要去上海领导亚洲团队,你要记住,团队的精气神儿,都在你的影响之下”。

也许那时候对这番话理解不深,之后才真正了解,一个团队的灵魂 —— 领导其实是多么的重要。

生日快乐蛋,天堂里不用出差,好好休息。我很想你,团队也很想你。

Posted in NYC - Memory, NYC - Work | Leave a comment

191113

5点,没有事是必须今天完成的,于是准时下班走人,不走的话就赶不上5:17的火车。电梯碰到老板和某客户,他问,你干嘛去,我说去赶火车,他说嗯?你现在只工作半天了吗?这才5点诶。我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儿,他又打圆场,跟我说跟你开玩笑呢。又跟客户说,元有两个小小孩。

我感觉很糟糕。不是因为准时下班被抓了,而是奔四的人了,自己的上班时间竟然还不能自己控制,竟然还要早九晚五的坐班。老板说他是开玩笑,这玩笑之中,恐怕多少也有些严肃的成分。

开始有点怀念去年在上海的日子了,上下班30秒,可以睡个懒觉到8:30,仍然第一个到单位,老公在美国儿子在吴江,一个人可以在公司呆到8点才慢吞吞的去吃饭,晚上仍然可以十点睡觉。也可以下午两三点出去开会或者喝茶,没有上级限制的生活完全靠着责任感和自律,可以做决定,可以设目标,可以去达到,这才是我喜欢的。

高中同学G投资的公司来美上市,他也是其子公司的首席策略官,约了我和另一高中同学S姐一起晚饭。上市公司高管饭席谈笑风生、待人接物之老道跟记忆中高中我们那个少年班的长满青春痘的腼腆孩子判若两人。

G一直在香港和北京混,S姐和我一样早早来了美国,S姐一手漂亮的好字,出口成章,高中班里公认的才女+好学生,十几年来,S和我看着跟G的差别,唏嘘不已,我俩还在美国大公司里慢慢爬着,按时上下班,有时候还要加加班,必须看着老板的脸色,随时担心资本家炒掉我们的饭碗,公司多给几万块奖金,我们就感恩戴德。最后我们这样收入还算可以的中产,恰恰是美国最可怜的一帮人:一半收入都贡献给税务部门。

看看G就灵活许多,来美国度个金,回国边工作边投资这家公司,之后又担任高管,现在公司上市,离婚换了位90后知己再婚,已经实现财务自由,接下来就准备生子继续当人生赢家。

没有出国的那帮同学们,各个都是国内各行各业的好手。

呵,又要开始围城思想了,又要开始想象假如没有出国,现在是什么样的生活了。人生哪有那么多的what if,走了点歪路还是可以掰回来的,有一手好牌打臭了兴许也可以挽回的。人生有点失去目标了,每天沉浸在起床弄孩子洗脸刷牙吃早饭自己洗脸刷牙吃早饭,上班,下班喂奶,弄孩子洗澡睡觉,晚上睡觉,半夜醒来泵奶或者喂奶。这样的生活,总觉得自己好多抱负没有实现,好多想做的事情还没有去做,以前一位同事说,年纪越大,包袱越多,越难放手去做,越来越深刻的感受到了。但我还不能事事都拿孩子来当借口,毕竟还有那么多超人妈妈内外兼修,还有那么多成功人士一掷千金。我也想当那样的人呢。

Posted in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191022 元宝3岁2月7天 如意17周

如意昨晚一口气睡了十一个小时,哼都没有哼哼,现在吃奶也是一口气一瓶吃完,之前被哥哥感冒传染到了,吃两口奶要喘口气,现在总算是身体好了。一个没有sleep train的孩子,就已经睡得这样好了,所以说,能训睡训好的孩子,本身已经有这个潜质了。

元宝又病了,昨天起床有点咳嗽,下午来火车站接我的时候,眼神耷拉,我爸说有点发烧。晚上果然没睡好,闹了很多次,小身体烫的很。早上给老师发个消息,说不去幼儿园了,在家睡个懒觉到9点,醒醒睡睡,再要我抱抱睡,拖到十点多起来,之后一直嘟囔着要去我上班的地方“看我办公”。最终和我爸开车到了火车站,满脸的不高兴,我塞给他一根棒棒糖,说妈妈过几个小时就回家了。

这样的日子,上班五个小时,路上三个小时,真的不值得。其实本可以请个假,只是产假后刚回去工作不久,觉得不好意思,估计老板也不会太介意。

当初搬到长岛就是为了一个大房子,结果路上时间浪费了太多,才感受到,富人用金钱买时间,穷人用时间买金钱的道理。最佳状态可能要么是住在曼哈顿三室一厅,两个孩子上私校。或者就是住在乡下,但在家附近找份工作,但乡下的工资又远比不上城里。

凡事都是围城,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不能总想着完美,只能对现状感恩知足保持一颗正面的心。

Posted in NYC - Life | Leave a comment

191021 元宝3岁2个月6天 如意16周6天

昨晚又一次五个多小时的睡眠,还不是连续的。当然,从元宝出生头一年的每晚只睡不连续的三小时,到现在不连续的五六个小时,也算静待花开、有所进步,只是这个进步的速度实在有点缓慢。

我好累。

已经不想再跟小雨抱怨说,元宝昨晚又闹、我又没睡好,因为得到的回答只会是,谁让你没有sleep train他,I told you blablabla。所以只能在这里吐槽。

元宝四个月的时候进行了三天的睡眠训练,别人家的小孩哭10到15分钟就睡着了,这个孩子连续三天每天哭两个小时,还是睡不着。那个时候我就知道睡眠训练,并不适用于所有的孩子。三天的训睡对于元宝来说是痛苦、对于在门外听他撕心裂肺的哭是折磨。三天后的早晨,我再也忍不住听到这个四个月大的宝宝还不会坐不会站只会一直哭一直哭,冲进门把他抱起来,那时候我就想,我宁愿自己睡不好,也不愿意他再这样被折腾了,那三天失败的训睡以后,元宝变得更加没有安全感,晚上夜醒更多了。我在想是不是太早把他一个人放在单独的房间里,他虽然不懂,但也有感觉。从小就特别缺乏安全感。早晨的时候,如果他4-5:00哭,我会把他抱到我们的大床里,他就睡得很好。那时候第一次当妈妈,所有的事情都是照本宣科。晚上老公说听不见孩子哭,也就几乎从来没有让他起来帮忙,每天晚上睡不连续的三个小时,都是一个人扛。直到元宝七个月的时候再也忍不住请了一个晚上的保姆。帮我带了两个月,说,孩子太闹,逃走了。我已经读了大量的睡眠书籍,元宝九个月的时候,再次用温和的方式训睡,他的睡眠才有所好转。

再到后来,元宝回国,以后和我妈妈一起睡。之后睡觉就再也离不开人了。现在发展到只要我陪睡,我半夜离开泵奶,他有时候也会醒。现在因为白天早已不穿尿布,经常自己晚上把尿布脱掉,然后尿床在床上。昨晚也是这个情况,想再给他穿尿布,他死活不肯。连续两天的尿床,我也知道他没法控制自己,但昨晚我真的是发飙了。深更半夜,我对着一个三岁的小孩发火,你不穿尿布,又不肯起来上厕所,妈妈不要陪你睡觉!然后我走回了自己的房间,把门关上,听到他在自己房间哭了,大概也知道自己惹妈妈生气了,一会儿不哭了,蹬蹬跑到我爸妈的房间,我爸出来说,爷爷陪你吧,他倒也识相的去睡了。再过了一会儿,又听他蹬蹬蹬跑来我们房间,床很高,加上被子,他看不到床上谁是谁,先去爸爸那端,拽着床单往上爬,爬上来以后看到不是我,又下去换了一端,拽着床单爬了上来,跟我说他要嘘嘘,其实他刚尿床,哪里还再有嘘嘘啊,心里很是心疼他,这个孩子知道要告诉我他要嘘嘘来让我不要再生气。我陪他去了一趟厕所,他憋出一点尿,我抱着他回去睡了。

快到早上他又醒来哭,我问他要不要嘘嘘,他只想找他的玩具车。还是坚持带他上了个厕所,回到床上,我开始泵奶,我妈进来自然是一番指责,说我不会带孩子,一烦躁,就怼回去了。

如意的月嫂走后的第一晚,我陪妹妹一个房间,我陪元宝元宝睡着以后,小雨进去陪睡,睡到半夜,哥哥发现枕边人不是妈妈。自然是哭着跑到我床里,妹妹还是定点吃奶,但是两个孩子都我一个人扛,那天刚出月子的我只睡了三小时,第二天,我给小雨发短信说,再这样下去,我要猝死了。于是他说,要不他来陪妹妹,我泵出来他喂,就跟那时候月嫂一样操作。

妹妹没有训睡,自然就很乖,第一觉可以睡7个小时,第二觉就天亮了。我才想起元宝出生头一年,加入了一个睡渣妈妈群,群里当时没有一个二胎,而新妈妈的大群里,早已许多天使娃的妈妈们有了老二。能够被训睡训好的孩子,本身就有可以好好睡觉的潜质。没有过睡渣宝宝的妈妈,永远都无法理解孩子怎么会睡不好,“肯定是你们宠出来的吧,肯定是你们没有进行睡眠训练吧!你看没训练,活该睡不好!” 面对这样的评论,再多的抱怨到口头,也只能自己咽下去了。

第一胎的时候,医院里有一个差不多同时生孩子的妈妈小组。其中一位祖籍台湾的ABC妈妈,老大宝宝睡得很好,老二是个睡渣。她感叹的说,我现在终于能够理解你那个时候的感受了。她已经快要抑郁发疯,这还是在老公晚上起夜帮忙的情况下。终于有一天她发来短信说今天晚上定了宾馆一定要好好的睡一觉。

很感恩妹妹睡眠很好很规律,也很感激老公终于不再说晚上听不见孩子哭,负责妹妹的起夜,尽管偶尔搞不定还是需要我来喂,但是跟三年前比真的已经好太多。

对于元宝,我依然静待花开,希望自己晚上被吵醒可以再好好的控制自己的脾气,老觉得他大了该懂事了,其实还只是一个三岁的小宝宝。

睡不好,加上回到工作岗位,奶量从元宝时期的两个满瓶,到前一阵每边四盎司,到今天只剩这么点儿。有点担心妹妹母乳能撑到几个月。

Posted in NYC - Life | Leave a comment

191015 元宝3岁2个月 如意16周

16周的产假飞一般的结束了,明天要滚回去上班,今天心情异常烦躁。再加上晚上元宝继续尖叫做闹,我爸妈训元宝,妹妹闹觉,真的心烦。妹妹其实还蛮乖,哭的时候要么饿了要么尿布脏了要么想抱抱再不然就是闹觉。

我爸妈对待元宝多数是硬碰硬,我有时候也是脾气上来想冲他大吼,但一想,这是亲生的,吼到嘴边就变成温柔的问话,这是妈妈的修行吗?不知道会不会憋坏。他有时候没事尖叫几声,大概精力太好无处发泄吧,我也想学他这样,可是束缚太多。幼儿园里的小朋友上半天学回家还累的直睡觉,这个元宝小朋友上到下午,回到家还继续大闹天宫,这是继承了我小时候全幼儿园最皮的个性吗?怪不得孩子,孩子都是我们没有束缚时的影子。

晚上在上西办事的老公发消息来说,好怀念在上西的日子。住在曼哈顿当然是最方便。两个孩子,如果有老人帮忙,至少三个房间的公寓,$250万,两个孩子私校,每人每年$6万,不用花太多时间commute,资本积累到一定程度还是可行的,那就朝这个方向努力吧。

Posted in NYC - Work | Leave a comment

190704 美国国庆

昨晚跟元宝说,今天爸爸陪你睡觉好不好?他很委屈的说,妈妈,你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在我的床上睡觉了。三岁不到的年纪竟然说出这样的话,心疼大宝,于是留下来陪他入睡。

妹妹出生以后,元宝表现的还是很乖的。没有嫉妒吃醋,如果妈妈在睡觉,他绝不打扰,会进来绕一圈,看我的在睡(或装睡)就主动出去关上门。有时候听到他在楼下跟我爸妈对话,我妈说,妈妈上班了还没有回来。元宝就说,妈妈没有上班,妈妈躺在床上休息。

对妹妹,他也是喜欢的很,每天下课回来要看看妹妹,摸摸她的小脸小手小脚。

但他最开心的还是跟妈妈在一起的时候,到了我这里就开心的不想走开。那天他不肯从我身边离开去洗澡,爸爸失去了耐心打了小屁股,还是往死里打,元宝哭我也哭,这三年主要都是我和我爸妈在带,凭什么他没耐心了就要他打呢?后来阿姨说,一方教训孩子的时候,别干涉,可以之后谈,否则就白打了,这点我也是同意的。元宝就是吃软不吃硬的,其实好好跟他讲道理,最终都是讲得通的。我一直以为我会是虎妈的,结果碰到孩子就是凶不起来。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