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老先衰

今天见一位46岁的女客户,她问,你多大年纪了?还没等我回答,就说,“你看起来跟我差不多,不过你看着还年轻,也许还不到40。”

我怯生说道,大姐,我才35!我的孩子还在吃奶。她说,你白头发太多了!你也真是不容易,这年纪了还生个宝宝。

我竟无言以对。

真是一记响亮的耳光,该化妆打扮了。

Posted in NYC - Work | Leave a comment

硬碰硬

我在门外,小雨在家教育元宝。愿意是他吃了半个羊角面包以后就要看电视,小雨不允许,要求他吃完或者吃半盘苹果。

我下楼以后,元宝觉得我会妥协,就开始像我要求,小雨说,不要妥协。结果他开始哭闹。我出了门,看着监控,他对小雨哭闹越来越厉害。元宝脾气特别的倔强,小雨也是个硬碰硬的。换成我,也许考虑他不想吃了,早上他一般也不肯吃太多;也许就给他看了,然后喂一些。或者说好看一集,再吃。或者去找些别的元宝感兴趣的给他玩。每次这样硬碰硬,他终究是碰不过他爹的,非要大哭大闹一场,值得吗?今天我不去干预小雨教育孩子,虽然我是不太赞同这样的教育方式(也许真的是太宠?),另一方面,孩子得到NO,受一些挫折是应该的,这样的事,让爸爸去办吧。

昨天跟DQ出门,亲眼见到她的育儿方式,让我很是羞愧,但也不百分百赞同。DQ的儿子J比元宝更皮,元宝谁都皮的过,就是从小皮不过J。常常是J去惹元宝,照片里也都是J去弄元宝的脸这类的,两个孩子是好朋友,但DQ家就不爱跟我们家玩,给人的感觉就是我们俩教育不好孩子,影响了她家的孩子。从昨天玩了一天的接触下来,我并不认为都是元宝影响了J,反倒是很多次都是J来招惹元宝。DQ育儿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完全满足孩子,一些她认为不妥的事情,坚决要求孩子服从。俩孩子看电影的时候,J没有站直,而是扭来扭去,立刻被她拎到后面,要求他站好。吃饭的时候,蕃茄酱挤出来,没有用薯条蘸,而用手指,立刻要求停止吃东西,静坐数到50才可以继续吃。吃饭的时候,吃着吃着站起来,要求立刻坐下。两个孩子翻白眼,也并不是元宝先翻的,她立刻跟J说,如果你再翻白眼,就不允许跟元宝玩。J说话有时候乱说,就是明明知道一个词,用一些别的声音来替代,元宝也这样,不知道这俩孩子谁影响了谁,她就要求他好好说话。等等等等。一些事情我看起来无关紧要,她却要求孩子完全的遵守。一天的相处下来,真的让我反思,我对元宝,是否真的太松太放纵了?想到慈母多败儿就有些害怕,但又不觉得自己是慈母,可好多人都说我宠儿子,我对他温柔,等我凶的时候他就很听我的。需要再要求严格一点?

Posted in NYC - Life | Leave a comment

故乡的云

QQ音乐里搜索声入人心,今天竟然只给我重复放一首歌,听的眼里都是酸楚的泪
天边飘过故乡的云,它不停地向我召唤

当身边的微风轻轻吹起,有个声音在对我呼唤
归来吧 归来哟,浪迹天涯的游子
归来吧 归来哟,别再四处飘泊
踏著沉重的脚步,归乡路是那么的漫长
当身边的微风轻轻吹起,吹来故乡泥土的芬芳
归来吧 归来哟,浪迹天涯的游子
归来吧 归来哟,我已厌倦飘泊
我已是满怀疲惫,眼里是酸楚的泪
那故乡的风和故乡的云,为我抹去创痕
我曾经豪情万丈,归来却空空的行囊
那故乡的风和故乡的云,为我抚平创伤
Posted in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妹妹23周5天

自11月29号妹妹第一次翻身成功以后,今天妹妹又锲而不舍的尝试翻身,经过一次次的失败以后,终于成功了。之后又以每秒一次的速度连续翻了好多次,可惜等到要拍的时候力气耗尽,只好躺着瞪着无辜的小眼神看着我。

下午元宝终于肯被爸爸单独带出门,我安心的睡了两个小时,醒来的时候骨头酸软,天也黑了,实在太缺觉了。没娃之前,午睡超过一个小时就会头晕,有娃以后,下午睡两个时候也不觉得满血复活,感觉可以连底洞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越睡越累的感觉。什么时候能恢复年轻时那样的精力就好了。

Posted in NYC - Life | Leave a comment

摘录

《亲爱的安德烈》中有一句话:

“所谓父母,就是那个不断对着你的背影既欣喜又悲伤,想追回拥抱又不敢声张的人。”

作家夏七夕在《后来的我们都哭了》中写道:“父母,是这个世界上最孤独的人类。”

世间所有的爱都是为了相聚,唯独父母的爱是为了别离。

Posted in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191119 2:14AM

1:11AM, 元宝尿布脱掉,尿布是干的,抱去厕所;不肯尿;大哭
1:20,我开始泵奶,元宝慢慢睡着,妹妹醒
1:31,开始母乳妹妹,五分钟后,元宝醒,大哭,要求我只抱他,我换了一边,可以同时抱两个,元宝不肯,一定要求只抱他,开始大哭大闹,把全家人都吵醒。妹妹受影响,停止吃奶。
1:46,小雨把妹妹抱走,元宝平静下来,其实根本也不需要我抱,我让他躺下拍拍他,开始手动挤奶,心情很差,手动挤不出来,想哭。元宝慢慢睡着,2:06。
三岁的孩子,每天晚上醒一次以上,有时候醒一小时,昨晚自己不停的脱尿布,每次问要不要去厕所都说不要,尿了三次床,第三次尿布脱掉,被子踢掉的时候,我说我不管你了,过了几分钟,他自己尿到了自己头上,枕头全湿了,自己也尝了尝尿的味道,再次帮他换到另一边,给他穿上尿布,这次他没有抗拒,我睡回这一头,听到他悄悄的在脱尿布,过了一会儿小声跟我说要去嘘嘘,他刚尿床,哪来的嘘嘘呢?这孩子机灵,知道他第四次脱了尿布必须得去一下厕所才是“乖”和“听话”,我陪他去了,回来两人分两头睡着,听着他一直没睡着,再过十分钟,他做起来,怯生生的说,妈妈我想和你睡一边。我换了一头,他终于睡着。

这孩子,什么时候能自己睡一个整觉,什么时候可以让我睡一个整觉?

Posted in NYC - Life | Leave a comment

191115 17:00

如果我的老板蛋还活着的话,他今天就45岁了。很难相信他已经离开我们一年多,一个鲜活的人如今恐怕在新泽西的陵墓里已是一副白骨。

每次想起他,还是泪水涟涟,他是我在这个公司的师傅,是我的伯乐。五年里他教会我很多,也给了我很多机会让我进步。把我派去上海,是离开他这个老师傅独立管理团队的第一步。

现在的团队,没有了他一团糟。团队里有总是捣乱的人,一心想把团队拆散,把每个人都惹毛,可是现在的老板却身居高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不闻不问。以前有时候会觉得他并没有做什么工作,事情都是我们下面的人在做,现在才发现他真的是一个好领导,不仅全盘把控,人事调整的奇好,还帮团队搞定了公司的各个层面。

第一次看到蛋的微信照片时,还戏称他长的很有佛像,超级卷发、大耳垂,下巴肉多,感觉是个很有福气的人。他每天都笑眯眯的,雷厉风行,每天早上吃点DD的donut,中午喝一杯水果smoothie,从来不运动,但到了冬天却是滑雪高手。每六周去一次亚洲,不去亚洲的时候就在中东和南美。每次他在两次出差的间隙来办公室,匆匆的来匆匆的走,同事们调侃说他不是出差就是回来办公室填报销单,然后就回家。他常常说,我不能再出差了,我的老婆要杀了我了。可其实他跟老婆的关系比任何人都甜蜜。

我问过他,你为什么要去亚洲那么勤快,亚洲本地有老总啊。他说我也不想去,是CEO要我去的呀。团队的业务那时候是公司的重中之重,CEO肯定希望他多盯紧点儿吧。毕竟这几年,我们团队帮公司省下的利息钱就好几千万美金。他每次坐飞机都买最flexible的票,常常一张单程就上万美金。公司的政策是SVP以下坐飞机不能商务舱,但当我们这些小辈需要去亚洲出差的时候,他又会悄悄的给我们批准商务舱的报销单。他很会为员工考虑,从中国回来还会给我们带大白兔奶糖,也会给基金部的小年轻们带A货名牌领带。

在我去上海前的某一天,小规模讨论团队的策略,说起要减少依赖亚洲的合伙伙伴,我很不高兴的嘟囔一句那我还去亚洲干嘛,他脸色顿时拉了下来,却没有搭我的话。会议结束,单独留下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留你下来?你刚才说错话了。” 他继续训我:“你别看我每天来办公室都乐呵呵的,我的压力很大,我们团队的业务量减少了90%,却还要维持原来的人员,如果领导自己先垮了,员工必将人心不在。你马上要去上海领导亚洲团队,你要记住,团队的精气神儿,都在你的影响之下”。

也许那时候对这番话理解不深,之后才真正了解,一个团队的灵魂 —— 领导其实是多么的重要。

生日快乐蛋,天堂里不用出差,好好休息。我很想你,团队也很想你。

Posted in NYC - Memory, NYC - Work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