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6

2、倒时差的第一天 2006.09.13

  一觉醒来才8点,睡了七个小时,明明还是很困,但是接近饿死的边缘,只好爬起来挣扎着找东西吃。硕大的洋楼空荡荡的,走到厨房,除了一壶咖啡,什么也没有,我想起Jimmy给我带的两包泡面,却发现自己不会用他们的炉子(笨蛋);爬回三楼的房间,只找到随身带的话梅,我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总不能坐等着饿死大活人。重新爬回一楼厨房,在冰箱里找到一袋土司,先烤两片,也不管有没有黄油草莓酱,先吃了再说。两片下肚,毫无起色,再加两片,才达到可以继续安稳入睡的基本条件。   房东Manuel说今天要带我去看一下公司,等到下午2点,我下楼找Manuel,他正在逗外孙外孙女玩,一点没走的意思。补充,房东夫妇有三个女儿,其中的一位生下一对龙凤胎Angel和Mirian,不过这对小可爱的爸爸不知去向,他们和妈妈便一起住在这里。Manuel问我学什么,得知是城市规划后说他也喜欢画画,然后指着墙上的一大叠画告诉我都是他的作品,我竖个大拇指说好,他又拉着我到他工作室,指给我看墙上的画。我顺眼瞄了下他的电脑(跟我家那台98年买的差不多),看到他在用band-in-box 写歌,顿时肃然起敬,他又拿出一大叠谱子,跟我说他喜欢爵士,于是我竖了两个大拇指。我说我还没吃饭,他说他们也没吃,于是再等他慢条斯理的开始切包菜做沙拉,等到完工的时候,我又差不多饿坏了。看夫妇两人端上一盆沙拉还有一盘像炸蛋饺似的的东西。然后我学着他们的样子在沙拉里放橄榄油放cheese,一口沙拉下去,我已经不再期待第二口了,不知他们把蔬菜怎么了还是我吃惯了熟蔬菜,那个番茄味道怎么就不是番茄。   跟房东走出家门的时候已经4点半了,走一刻钟到火车站,坐20分钟只有三节车厢的小火车,然后转个地铁坐两站,再走一刻钟就到工作室。虽然路上花的时间跟在上海上班差不多,不过环境要好的多,没有尾气,没有堵车。巴萨的火车等标志位置都不是很明显,上面分别写了加泰罗尼亚语和西班牙语(对于我来说都一样的看不懂)。转来转去,我知道第二天我就要一个人去公司,所以只能记住火车和地铁口、过道的顺序了。我的工作室在巴萨市中心,离加泰罗尼亚广场很近的一栋小楼的五楼,其实号称五楼,其实七楼。一层叫Primary层,二层是Ground floor,接下来才是一楼、二楼……小楼里有个以前只在电视上看过的旧式电梯,只能容纳三个人,两道门都是手动的,用起来稍显笨重,不过没有现代电梯里的那种窒息的感觉。我的老板是个有点像圣诞老人的可爱公公,手上带了一块彩色积木般的手表,讲话的时候瞪着滚圆的眼睛,相当有趣。按照同事的话来说,这个老板有点crazy,至于怎么疯狂法,我还不得而知,因为接下来的唯一工作的两天都不见他的踪影。   回家时省略了地铁,直接经过Pg. Gràcia大道走到加泰罗尼亚语广场,前者是处于市中心的繁华大道,这时我才发现,唯一熟悉的竟然是那些世界统一的品牌。另外,到西班牙6天了,我只看到过两辆自行车,奇怪的是,巴萨市内竟然有无数摩托车,开得极其猖狂,从来也不用消音器,有的人开助动车竟也能用得跟摩托车一样,真是长见识。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半天前的生活01

1、9月12号深夜 到达   终于来到巴塞罗那,真是来之不易。所有手续办好,关键的邀请函却等了足足一个月;机票问了四五十家最后竟然还是只买到第二天走的昂贵票;十二个小时波音777从浦东到巴黎,再两个小时小飞机的颠簸,北京时间凌晨四点,当我把表上的日期从十三号拨回十二号,再拨到当地晚上十点,夜幕中的巴萨,我终于来了。   走的太急,没来得及跟朋友告别,甚至接机的事情还迟迟未定。直到坐在巴黎戴高乐机场的座椅上,仍被告知要自己打的去住所。我拖着行李走出巴塞罗那机场时,抱着一丝幻想扫向接机的人群,竟然欣喜的发现自己的名字,顿时所有的疲惫,所有对西班牙人和组织者的不满都一扫而光。我在想,好事跟坏事一样,在关键时刻,很容易让人改变原来的印象。   接我的两人一位是大学的建筑学教授Juan,另一位是语言学教授Adriana,后者说很标准的英语,并且在机场时突然冒出的几句中文吓了我一大跳,原来她去年在上海呆了一阵,她说她喜欢用“游学”的方式来学习语言,Juan在一旁介绍说她还会什么语什么语,我已经开始orz了。当天的巴萨下着中雨,不过他们告诉我这样的天气(这样大的雨)在当地一年就一两次。你们看到我前面写的是“中雨”而不是“大雨”就可以想象巴萨人眼中“雨”的概念了。   住所是一栋三层楼高的别墅,晚上近零点,主人夫妇还未入睡,原先我以为他们特地等我,其实不然,他们的晚饭时间等于我们的夜宵时间,午餐也是如此,开始我不知,导致有好几次接近饿死的边缘,我看到的西班牙女生很多都是一个美丽小巧的头下面装了个大身子,大概与临睡前吃饭有点关系。房东夫妇Manuel和Marian五六十岁的样子,都不大会说英文,可是他们极其喜欢跟我说话,我到达的夜里,他们也不管我是否劳累,让我站在湿漉漉的门口半个多小时,一边说着我听不懂的加泰罗尼亚语(不是西班牙语,跟中文类比大约是上海话跟北京话的区别,写法一样读音不同),一边极力说几个英文单词,一件事情要重复说好几遍,我已经累的想撞死了,好在后来他们叫醒了另一个居住在此的中德混血Jan,他看我实在困的不行,就跟两位老人家说让我回去休息了。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6 Comments

Toni in Barcelona

Arrived in Barcelona safely. will add more once i have the chinese input.  bless you my dear parents, friends. and Jimmy, miss u, kiss u.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