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6

毛病

不知我这是什么毛病 一回到家就喜欢整理东西 一打开电脑就想把不用的程序卸载 为什么老是喜欢整理东西呢?? 这是什么毛病?     PS放上一些新相片 拍的太多 实在懒的理…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2 Comments

写完了.. 终于

20、WED OCT.11.2006 Sunny 瓦伦西亚真热,不过,我喜欢这个城市。莫非,先入为主的观念真的起了很大的作用?早先听说马德里抢劫多,环境不佳,看了斗牛又太血腥,果然并不太喜欢,又听说瓦伦西亚有大师作品,海滩也极漂亮,现在果然很喜欢。nord火车站很别致,墙壁和玻璃都有这里特别的彩色碎磁砖装饰,车站部局有很简单,由于被barcelona sants搅混过多次,对那种设无数关口上上下下还没有自动扶梯的车站实在已经厌倦。对瓦伦西亚的期待从车站开始就有了极佳的印象,还包括耐心解答问题的警察和出门整一排恢宏的房子。   很容易就找到了要住的旅社。第一次住青年旅馆,先把期望值降到跟宿舍同等条件,可是当看到旅店大门和楼梯时,一下就喜欢上了这里,明亮的颜色和可爱的图案,还有厨房客厅免费上网和早餐,虽然八人一间,洗手间却也相当舒服。还有会说英语容易交流的接待员。我原先不知道青年旅社是这样的,无形中,又给我心中的瓦伦西亚加了分。   在楼下pizza店里吃到了块迄今最好吃的pizza,又跟睡下铺的英国女生小聊一下,便躺下了,准备明天精神饱满走一个多小时去看卡拉特拉瓦的大作。瓦伦西亚,真是太好了。     21、THU OCT.12.2006 València Sunny. Barcelona Rainy瓦伦西亚的天好得像假的,没有一片云,中午时分,太阳暴晒的时候月亮仍然半透明的挂在天空。早晨沿着中央绿带TURISA活活走了一个半小时走完了传说中只要四十五分钟的路程,到达卡拉特拉瓦的艺术科学城。由于主要不为科学而来,唯一想玩玩的是海洋馆,套票三十块,海洋馆就占了二十二,所以看着高昂的票价,我就走走可入之处,欣赏欣赏大师作品。于是只花了两个小时便逛完了传说最少要花一整天的艺术科学城。本想花点小钱去半球里看场四维电影,看看时间还多,当机立断坐公车去中心老城。 插播一下中央绿带TURISA,从地图上看就像一条大河贯穿整个瓦伦西亚。似乎是以前就是河流,后来做成了绿带。绿带上有许多漂亮的桥,跟巴黎的塞纳似的。听说里面环境很不错,大家都推荐走走,所以才下定决心背了个大书包走这么久的。环境确实不错,不过刚下桥的地方有些荒凉。9点出发,一路上只见晨练之人,我心想,中国的早锻炼,恐怕我这样贪睡的人是看不到了的,这里竟然九、十点钟,公园里还一派运动的繁荣景象。除了戴着耳机跑步的,还有不少全副武装的骑车人,另外还有一些大清早遛狗的。绿地中有几个球场,小孩子们穿着一样的球服在踢球,场边也是热闹的很,爸爸妈妈坐在一起边看球边聊天。看的有些羡慕了,自己从小练琴,从来都是一个人在书房,导致的结果是到现在都不好意思在别人面前表演。 老城里除了旅游景点外,下午基本没见着人,三点过后,所有的博物馆和景点都开始关门,城里荒凉的像空城。我也逛累了,干脆直奔火车站,情愿多等两个小时也不愿走半天只看见自己。过马路时一个劲儿的拍照,结果被小偷盯上。这个小偷太笨,趁我过马路时拉我书包的拉链,拉的我都不能动了,当然转身看什么状况,她看我扭头,连忙把手松开,还假装跟我比划说小心车。我把书包背到前面,发现拉链已经拉开大半。虽然书包里也没什么值钱玩意儿,不过这一惊,倒是出了不少冷汗。 22、SAT OCT.14.2006 Berlin Cloudy柏林太冷,我光顾着冷了,没记着其它。 23、TUE OCT.17.2006 Berlin Sunny德国之行简单轻松,host family里的爸爸-一个七十岁的老爷爷租了辆车子安排好我所有的行程,远一点的地方就开车带我去转悠。这个家庭有些奇怪:大儿子比我小一岁,是德国某大学与巴塞罗那某大学的交换学生,律师专业,跟我租在同一户人家;小儿子十四岁,在柏林拍一部类似成长的烦恼的电视连续剧,是个有众多粉丝的小明星,当然也是家里最有钱的人;爸爸是个跟爷爷辈差不多年纪的老爷爷,家庭背景是建造类的,父亲原先估计是当地建设部部长之类一职,其本人从小被灌输了不少建筑建造和规划的知识,之后虽然也在波恩柏林的议会等部门从过政,但现在的角色却是律师,能侃的一塌糊涂,不管问他什么样问题他都要把起源发展从头到尾讲上一遍。多半时候我听得累了听不懂就装作认真听讲的点点头,同时在想,为什么这次遇到的房东都那么能侃;妈妈Nancy其实是中国人,其祖父被日本兵杀害后全家迁到秘鲁,兄弟姐妹八个,分布在世界各地,不过她只会西文葡文德文和英语,身份是口译,公司有活就找她,平日就在家里,当然我有时候比较想不通为什么她愿意嫁给一个离过婚,与前妻有三个孩子,并且年纪可以当自己父亲的人。 柏林看了许多原先只在书上看过的房子,看到平面图片变成了立体的,还是感觉很震撼。包括一转弯突然看到的贝聿铭的德国历史博物馆、Norman Foster的立会大厦、彼得艾森曼的犹太人纪念碑群、李伯斯金的犹太人纪念馆、迈耶的展览中心、包豪斯校舍以及还有很多东西德的不同社区和其它历史建筑。 某天晚上跟着家庭里的妈妈Nancy参加一个秘鲁慈善会,主题是帮助在秘鲁成立一家医院,有自助小吃,还有秘鲁传统表演和义卖,也有人以为我是秘鲁来的,跟我讲西班牙语,这时候我那句讲的最溜的“我不说西语”又被练习了很多遍。Nancy似乎在这里认识许多人,不停的打招呼和行法式见面礼。 虽然柏林的天气不是很好,又阴又冷,不似BCN那样阳光灿烂,不过柏林有一点不同于BCN,让我感到非常高兴。在BCN时,人们总会以为我是日本人,然后跟我用日语打招呼,还学日本人对我鞠躬,不过在柏林大家都觉得我是中国来的,特别有一位在路边穿传统服饰的吹笛人,Nancy给了他一些硬币,他看到我,竟然吹起了上海滩的主题曲,让我惊喜不已。 犹太人纪念馆是个悲伤的地方,不过还是比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要亮堂一些,我指,精神方面的。齐老先生把纪念馆做的让每个进去参观的人都被日本兵的罪行搞的头晕目眩,对其残忍恨之入骨;犹太人纪念馆从犹太的起源讲起,讲到他们的苦难历程和逃亡经历,看完对犹太民族感到十分同情。在临时展厅刚好还有个展览,有一幕是讲当年犹太人逃亡到上海后的生活,看到英文注释把马桶叫做Honeypot,这个联想真是可以了,我在那里笑翻了。 小记:在新建的中央火车站上了个0.8欧的厕所。另外,德国人长的给人感觉都很正统啊,MM又高大又漂亮。 24、WED OCT.18.2006 Barcelona Cloudy, Paris Cloudy晚上整理到三点,早上六点起床准备回家。大箱子实在太重,巴西MM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1 Comments

打包 走人

今天从柏林飞回巴塞罗那 明天回家 后天到家 想我了吧?哈哈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8 Comments

Going for travelling. Coming back next week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6 Comments

半天前的生活1819

18、FRI OCT.06.2006 Sunny 中秋 “遥望家乡月,心念故里情。身有异国伴,不及乡音亲。从远方,中国移动为您带来一段乡音的祝福,一份亲朋的牵挂,祝您:中秋愉快,平安健康,事业圆满!”   中秋。早晨开机,唯一一条短信是中国移动发来的中秋祝福,有点小感动。   19、FRI OCT.07.2006 Sunny 半夜到达马德里atocha车站,接我的叔叔边走边把我对西班牙斑马线为何不是连续的疑问解开了。目的很简单,将原本一长条线减剩两端两个小方块主要为了省油漆,另外每个人行路口都已有红绿灯提醒,就没有必要再画这么明显、具有警告性质的斑马线了。叔叔顺便问我资本主义社会的机场与社会主义社会的机场什么区别。他说浦东机场到处用大理石,而这里的机场都是用混凝土浇了再上点油漆,最后打些灯光,同样漂亮,但却省不少钱。他还说,这里啊,真的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机场车站这些设施能省则省,而社区的公共设施做的相当好,又很便宜,让每个人都能用的上。   车站离家只有一站地铁的路程,边听他侃着,边就到了家。其实我挺累了,盼望着洗澡睡觉,他们却张罗着吃饭,原来他们的习惯是半夜吃饭三点睡觉,周末下午一点起床。我说明天八点起来出门,他们大吃一惊,说这么早,这里所有的场所都要十点开门呢,末了,还千万叮嘱,护照一定不要带出门,贵重物品不要放包里,说是抢劫起来把你按着把包抢走,说的马德里像地狱似的。尽管我事先听说西班牙危险,可在BCN待了这么久也没听说见过被抢,早放松了警惕,他们这么一说,我反倒有些害怕起来。   终于可以回房睡觉,又占人家的女儿房,五岁的小姑娘看来也是迪士尼迷,墙上的架子摆满的童话里的公主芭比,柜子上贴满了迪士尼贴纸,还有米奇公仔仙女台灯和床单等等,小朋友真是幸福。   第二天早上九点半出门,临走前拿出护照,把钱、手机和卡都放口袋里,还写了住地电话之类信息在小纸条上,也随身带着,做好了被抢劫的准备。   马德里地铁比BCN的吵的多,一点没有首都人民风范,还有个傻子在下车前突然冲到我面前大叫hola china,被他妈妈拉住,但我已受惊不小。马德里的推荐旅游线路还算集中,第一天就在下午五点前走了六条线路中的三条,巧的是,在马约尔广场上竟然遇到东大的学长跟另五人来欧洲自助游。近中午时,走到La Almudena大教堂看某种宗教仪式,听圣歌的时候简直要哭了,刹那间,看着巨大的管风琴、漂亮的玫瑰窗还有这么多虔诚的人们,我突然感受到宗教的力量。   周末来这的好处是,随意进哪家教堂,都在举行仪式,而且这两天去的所有场所都是free entry。还有不少教堂在举行婚礼。   由于要赶去看五点半的斗牛(我怕来西班牙不看斗牛会被笑话,就像去BCN不看大海会被笑话一样),就急急忙忙乘地铁前往人山人海的斗牛场las ventas。   看斗牛,一点也不激动,看的很难过。   原来斗牛的时候每一头牛都是一定要死的。我原先以为斗牛跟驯马一样,把牛驯服了,也就结束了。   对于牛来说,这是件多么不公平的事情:先由六个斗牛士轮番用玫瑰红的布激怒,不停的来回跑之后精疲力竭;再被坐在马上的骑士用长矛刺入后背;然后由斗牛士继续刺入六根甩不掉的短剑(这个太残忍了,眼看着血流下来);最后才由主斗牛士出场,用第一根剑划公牛的皮肤,再用第二根剑直刺公牛的心脏,如果公牛没有立马倒下,这将是斗牛士的耻辱。牛倒下后,临死前还要被副斗牛士用匕首猛刺两刀,直到完全断气。斗牛进行时,每一头公牛入场都是那么斗志昂扬,进行中都是气喘吁吁浑身是血,看着它们的胸脯不停在颤动,嘴里不断的留下大口大口的鲜血。同样的过程,总共进行了六次,斗牛士的六次胜利,换来六头无辜公牛的死亡和人山人海的欢呼与掌声。第二头牛倒下又站起来,边吐着血边往场边走,直到靠在铁门边,慢慢的倚下去、倚下去,看着这个场景我都难过的想哭,突然想起小时候读过的一篇文章,《印度的牛》,在印度,牛被奉为神灵,而在这里,便成了玩偶和屠杀的对象。牛们,以后你们投胎千万不要投在西班牙,都去印度吧。   我想也许即使被斗的牛没有被杀死,经历了这样的生死格斗,也不回再回到场上。可是为什么场上的牛啊,明知道眼前的短剑会刺入你的背脊,你还要反复的冲上前呢?明知道斗牛士手里的长剑会让你受伤,取了你的姓名,为什么还要这么傻,受到伤了还要奋不顾身?   当我向同事描述斗牛的残忍时,他却跟我讲述斗牛的精神。斗牛是西班牙的国粹,斗牛的起源首先是把野牛作为猎捕的对象,生活在西班牙的伊比利亚人也把牛作为宗教祭祀中的重要部分。还有人认为西班牙斗牛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090年前,当时“斗牛”作为一种游戏来庆祝国王Alfonso六世的女儿的婚礼。18世纪以前,斗牛只是为了显示勇士的剽悍勇猛,到1743年马德里兴建了第一个永久性的斗牛场,斗牛活动逐渐演变成一项民族娱乐性的体育活动。对于斗牛迷而言,斗牛更像一种勇者的艺术。在西班牙,大约有400多个斗牛场,斗牛的季节从每年的3月19日到10月12日结束。斗牛需要阳光普照的好天气,在这样的日子里,每天进行六场斗牛比赛。对斗牛士而言,在光荣与死亡之间只有一步之遥,一边是生,一边是死。   可是,我看不懂斗牛的精神,我知道每年在斗牛场上牺牲的勇者有十几位,可是死去的公牛有四万多头。也许是看人挑担不吃力,我看到的只是公牛并不是一个斗牛士杀死的,而是十几个人联合先筋疲力尽再杀死的;我看到的只是斗牛士用漂亮的动作杀死了一头已经没有力气的公牛。牛走近时,我甚至能够看到它身上的数字烙印和被剑滑出的一道道裂痕。我们现在描述着古罗马人兽相斗的残忍,现代文明却仍然在继续着这种类似的竞技。几百年后,这个漂亮的斗牛场恐怕也像古罗马斗兽场般剩下断壁残垣,仅供后来人边参观,边谈论“古人”的残忍了吧。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

回到巴萨

我活着从马德里回来了 没被抢劫 嘿嘿 不过一个人对着地图迷路 错走了好多冤枉路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中秋快乐——明月几时有?

中秋到了 月亮圆了 家人不能团聚了 我要睡了 你们起了 这么长的文章没人看了 不看没关系 像建筑师一样看看图片嘛 不看图片没关系 总要让我知道你们来过啦~     阳台上的月亮   明天去马德里,留个周末不更新,TAKE YOUR TIME“)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9 Comments

半天前的生活17

17、THU OCT.05.2006 Sunny 上班途中,地铁和火车照例很挤。突见一个靠窗口的人把头偏向一边,帽子上写着“CHI…”,我心里觉得很舒畅,世界上到处都是中国的影子。快下车时,见他终于把头扭了过来,帽子上写的“CHILE”,我沮丧的下了车……   11点,COFFEE TIME,我趁大家下楼时,吃了包泡面,等诸位MM回上楼的时候,一个个都在说是Chinese pasta的味道…… 与老外的话题对于对中国所知不多的老外来说,中国是个神秘的东方国度。第一次到办公室,Carleton听到我从中国来,说了句:“哇,中国,好神秘”。于是,我常常会被问到中国的问题。最常见的问题是:“中国人真的吃狗吗?”这个问题起码有三次被不同的人群问到。也许这里的狗狗都用作宠物和其它功能,“吃狗”在他们眼中是件不可思异的事情。他们会问,是不是每个人都吃狗肉,是不是哪里都可以吃,你吃不吃。我不由的想到那个波兰的小伙子专程跑来中国吃狗的故事。   另一常见话题是计划生育,他们会问,是不是所有的家庭都只有一个小孩,有了第二个孩子是什么状况,是不是第一个若是女孩就能生第二个,到底是男人节育还是女人节育。我只好一个个跟他们解释。我所住的家庭里,女儿有一对龙凤胎,但是他们却没有爸爸,听说爸爸是德国人,当得知有这样两个孩子之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我很诧异的说,那怎么还把孩子生下来,他们却跟我说这个太常见了。我说在中国,第一,结婚前有孩子就会被人觉得有伤风化;第二,这两个小孩在中国,可能就被扼杀在肚子里了。不过西班牙倒不像法国那样,多生孩子有补贴。   一次跟“圣诞老人”出去测量时,他跟我大谈毛主席和日本。说特地跑到伦敦买了一本西语的红宝书,回到公司还拿了本大字报锦集给我看,这个东西在国内估计要到文物市场去买了。今天的报纸上登了一个毛主席头像,做成跟玛丽莲梦露那一套渐变的招贴画一样。“圣诞老人”还跟我说,他也不喜欢日本,但是日本懂得怎么推销自己,为自己做很好的广告,这也是为什么这里许多人都了解日本多于中国、许多人见了我面都跟我用日文打招呼的原因。Carleton也说,不知道为什么,他能够读到的读物都是日本的,在电视电影里看到的中国人都是坏人,最喜欢的食物也是寿司而不是中餐。他这样说的时候,我脸上笑着,心里却酸酸的。我跟他说中国的三国、美猴王、红楼梦,他都摇头说从来没有听说过,中国城市中也只知道上海和北京。中国传统的谦虚在这里变成了保守、闭塞和神秘,虽然已经开放了,但是怎样把自己国家的文化传播世界,怎样适度的谦虚,把值得骄傲的东西宣传出去,还是云游世界的华人值得学习的事情。   同事还问过我西藏是一个国家还是中国的一部分,是不是西藏曾经是一个国家,被中国侵略吞并了,现在又想独立?我郑重其事告诉他们,西藏和台湾一样,都是中国的一部分。说的爱国之心和民族自豪感极其强烈。同事说很想看看中国的历史书,说是我学到的历史一定跟他学到的历史不同。   此外,他们还曾跟我饶有兴致的讨论中国的音乐和舞蹈,听到我给他们放的二胡便问我,这个音乐如果用来跳舞怎么跳。同事们还一个个排队要求我写出他们的中文名字,当然他们把这个叫作“画”,待我写完还一笔一笔的跟着描一遍,连我书写潦草时的小勾都描上去了。还有一次,谈到数学的问题,我心算了一道简单的乘法,Carleton说等一下,我要用计算机,没有计算机怎么算。当他得知中国小学中学大学基本所有的考试都不允许使用计算机的时候,瞪大了眼睛说,那怎么考试?   当然,他们也知道一些比如台湾问题、中日关系没那么要好之类的话题,所以有时候故意跟我开开政治玩笑,比如见了我面拼命鞠躬、嘴了叨念着学日本人……     中西习惯想到哪里写到哪里,日后待补充。 吃饭时间不同(中:早饭7点,午饭12点,晚饭19点;西:早饭8点,午饭14点;晚饭21点),不过吃完就睡觉,显然不太健康。饭后:中:无;西:甜点。我曾经问过他们为什么饭后要吃甜点,也没人说的上来,就是习惯。喝水:中:温水;西:冰水。“热水?”“热水是用来洗澡的”……酸奶:中:每盒酸奶一根吸管;西:无。因为酸奶不是用来在路上吃的。车上距离:中:挤,贴。在上海坐公车时总有人抱怨我那一把松鼠尾巴似的头发;西:人也多,但是总保持一定距离,再也没有人抱怨我的头发。车里音乐:中:POP;西:CLASSIC。无论是火车上还是地铁站的走道,都在放古典。塑料袋:中:随便拿;西:那天上街看到德国人毕恭毕敬的折了个袋子揣在口袋里。交通指示灯:中:机动车红灯和行人红灯同时:西:机动车红灯比行人红灯早亮几秒。打扮:中:传统以不穿奇装异服为佳,;老太太更不能太妖娆;西:特立独行者多,花枝招展的老太太也多。手机:中:杂牌;西:以NOKIA和SIMENS居多售票员:中:冷冰冰;西:买里昂火车票的时候遇到一个表情丰富、打键盘像在手舞足蹈的弹钢琴的售票员     圣诞老人老板很可爱,圆圆滚滚的像圣诞老人,经常做些逗乐的事。比如一日上班时间路过他办公室,看他一个人做在电脑前全神贯注的做着什么,以为老板在画图,仔细一看,原来是聚精会神的在打拖拉机,还转过头冲我呵呵一笑说这是他最喜欢玩的,还问我会不会。还有一次,大家都在画图,突然一个人蹦蹦跳跳的跳进来,竟然是我们的“圣诞老人”,想象一下啊,一个比我矮一点的、留着白胡子、滚圆滚圆的老公公,“蹦蹦跳跳”的跳进来,我们全部笑趴了。老板似乎挺喜欢音乐,每天在办公室里走路都是跳着华尔兹步、转着圈走的,嘴里还时不时的唱些歌剧,连上厕所的时候,所有办公室还能听到他的歌声,谁都拿这个可爱的老爷爷没办法。   强悍地铁票和奇怪电话卡BCN城市公共交通主要靠公共汽车、小火车、地铁、电车等等,车票全部是一样的,都是名片大小名片质地的一张小卡片,在一个半小时内换乘都只算作一次。先前我买的是10次的卡,一张卡纸,要在机器里来回折腾十多次,只好保护的格外小心。在还剩下三四次的时候,我买了张月卡,还是一张卡纸,这回我要了个封套,多加保护。此时,我突然想起,那张10次卡被我放在裤子里在洗衣机里搅过了,拎出来时,正面的字已经洗成白花花的一片,我心想,还有几次就这么浪费了。还没干透的时候,我把它塞进机器里,被吐了回来。然而,当它干透了,我又存着侥幸心里将它塞入机器,竟然又能使用了!看来我真是小瞧了这些小卡纸。   朋友帮我从BCN旁边的小镇带了两张电话卡,面值5欧。第一次用来拨国内电话,请同事帮忙听还剩多少分钟,答案竟然是2400?!我又强调了一遍,说会不会是240分钟?同事说你居然不相信西班牙人的西班牙语?!又有某次,用此卡在公共电话上打国内电话,剩余时间70多分钟,打本市内电话,18分钟;再回固定电话上打国内电话,1400多分钟。奇了,这个卡是反着算钱的?   今日地铁事回家的地铁中看到一个男生的耳洞打得夸张了,直径一公分,洞周围一圈血色可见,耳垂没多少支撑便随着地铁摇来晃去,看着都觉得疼。打耳洞穿耳环是以美为目的,那不停的把洞撑大反倒是苦行僧自虐的行为了。     老外的生活习惯真是令人匪夷所思,现在已经是凌晨,我正准备关上电脑睡觉,德国人跑上来问我和巴西MM要不要一起看刚买的怪物史莱克2?!我说我已经看过了,于是巴西人刚回来不久就又深更半夜跑到楼下去看DVD了。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

半天前的生活16

16、WED OCT.04.2006 Sunny 冰河世纪2碟版发行今日进站时得到的免费报纸adn的头版头条是整版面的冰河世纪2的海报,仔细看,大约的意思是冰河世纪2DVD版的发行。三个月前去影院看了ICE AGE2,这里竟然到现在才有DVD,有点庆幸自己生在有随处可得的盗版DVD的国度了。   昨天电脑中毒了,症状是速度变慢,右下角不断出现要我下载一个特定的杀毒软件的图标。中毒原因不明,但是据同事的检查说有中文。于是今天换了电脑,并且被要求不要去没去过的网站也不要下东西。不过觉得这里有点好的就是,我犯了错,他们都对我说没关系,不要紧张,谁都会中毒的,不过刚好你碰上了。说不定在国内早就被骂了。   BCN的天气今天出门时天气有点凉了,刚才查了天气预报,似乎9号这里有一次大降温,马德里狂降20度,BCN由于是地中海气候,只降5度。不过下周要去的柏林似乎非常寒冷,都在10度以内,还好明智的老妈让我带了毛衣。   顺带说一句,BCN降温归降温,每天太阳依旧很好。记得刚到那天下着倾盆大雨,接机的人说这是一年都难得见到一次的;现在,每天艳阳高照,没有人打伞,我也不好意思打,晒的像去了非洲旅游,之后,终于明白他们话的含义。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半天前的生活15

15、TUE OCT.03.2006 Sunny 地铁趣事每天在地铁和小火车里总能看到些有趣的人和事,除了那些打满洞的新新人类外,今天看到某女生背上刻了日文“サら”,便拼命想原来背过的五十音图,心里暗念sala.以为是sarah(猜想是她名字)的谐音,再默念几遍,突然领悟到是西班牙大众品牌ZARA的音译。当然,也不排除就是人家名字纹身的猜测。   另一事是今天又看到以前看到的景象——不下三次看见有人——不分男女老少——统统在玩填字游戏(这里叫作CRUZADAS),买票排队时玩,等车时玩,地铁里玩,乐在其中。貌似这个游戏印了本小书,好像国人说的读书,“枕上,厕上,马上”,专供人们无事时玩耍。   记得前几天坐在我对面的是一挂满了带刺链条和项圈的人;还有一位拎的是放化肥那种蛇皮袋做的包;在去神圣家族教堂的途中还看到一个很高大的女士,结果一开口吓坏了我,完全是男人声音,再仔细看,神态和表情都有点像“娘娘腔”的男子,不过又具有女性特征,所以估计是个变性人;还看见过坐我旁边的七八个月的小孩打了耳洞,莫非也是“打洞”要趁早?免得到成年后打洞吃更多的苦。   今天去Sants火车站预定周五去马德里和下周去瓦伦西亚的车票,售票处的电子告示牌摒弃了中规中矩的无趣正楷,打出了卡通单词,极其童趣。不过十个窗口开了五个,跑过去一看,嘿,没人排队!乐了,结果被告知凭号码纸等待叫号,扭头一看,背后的三长排座位密密麻麻塞满了人,心里一凉,号码取来,发现前面排了六十多位……Sants车站号称BCN最大最豪华车站,运营国内外火车,奇怪的是,如此大的车站,所有的标识和报站都只有加泰罗尼亚语和西语,没有更普遍的英语,与大站身份不符。不仅此地,所有的地铁和小火车以及其它路牌、标识或印刷品,基本都没有英文,不知是地方保护主义欺负外乡人呢还是像法国人那样嫌英语登不上大雅之堂。   等待的时候花了十分钟把这个“最大”的车站转了一遍,发现一家挂满火腿的商店,记得前几天在海边餐厅吃饭的时候,餐厅里也挂满了火腿,好象还看到路边也有商店做这样的装饰,也不知味道怎样,没敢细闻。还碰上一对搞笑胖父子,大老远的就听到儿子在那里打拳似的“赫、赫”大叫,走近一看,胖儿子正在用力的推胖爸爸,一边推一边还用脚踹;胖爸爸一只手把儿子扭倒在地,儿子在地上用脚缠着爸爸使之不能挪动。如此反复。试想想,两个穿白衣服的有点肉的高大欧洲男子,在火车站这样的公共场所打打闹闹,大声喧哗,滚来滚去,当看到等买票的人异样的眼神时,我才估计,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个新鲜事。   等了50分钟的叫号,再花十分钟把四张票搞定,终于可以回去了。可惜Sants不厚道,公告牌让我回顾了上次去里昂时的悲惨经历——明明看到在5站台,冲下去等了半天又没有,冲上来又看到在2站台,心里想以往都在1站台,不可能是反方向吧?冲下去一看果然是在1站台。不过是坐一站就到终点的那趟车,只好又转一次车,进站时天大亮,出站,夜幕降临时,终于回到住地。     焦饭过来不久后在中国超市里买了一袋米,这里的米可不像家里那样10公斤20公斤卖的,一包一公斤。想想在这里时日不多,下周又要出门旅行,一公斤的米只烧过一小碗粥,再不用可就浪费了,于是饿着肚子也要自己烧饭吃。我开着大火煮饭,直到上面未熟下面的焦味已经漂的整栋楼都是,才开起小火慢慢煮。洗锅子时,发现下面的黑色用铁丝网搓了好几遍都搓不干净。终于意识到电饭煲的好处。不过也正是电饭煲让我把小时候用锅子煮饭的技能全部忘掉了。科技发明,到底是聪明人为偷懒而为的,那么,到底是进步了,还是退化了呢?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