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07

什么料?

我对爸爸说 "老爸,我真的不是学建筑的料" "恩,那你是干什么的料?" "老爸,那你说我是干什么的料嘞?" "你啊,你是玩的料!" "@#$$%^&*^….."

Posted in Interest | 12 Comments

恶癖

看完一部片子,把BAIDU上所有有关片子的音乐全部载下来,最后慢慢删掉重复的

Posted in Interest | 5 Comments

用于覆盖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我很痛,哪里都痛

兔子,我一边跟你说,一边在流泪,我真的很痛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

疼S我

捏肩膀,捏脖子,捏颈椎… 我被那个盲人叔叔捏的快要酸死了.他说 "你年纪轻轻,颈椎怎么就成了这样?!"….. 这话吓S偶了,所以决定利用寒假推拿保养 他还说: "你有两块筋啊,都成块了…不用力推化不开啊" 莫非像某人曾说过,我有静脉曲张,长到脖子里来了? 我疼,我疼,没关系,貌似再推个几次就不疼了…. 哎哟喂,真的很疼啊…唉^^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6 Comments

不是最新结论

男人就是死要面子,给个台阶还不愿意下!!!摇头,叹气,愤怒,伤心. 却还只能强颜欢笑,强打精神,道歉,鼓励对方要加油. 牺牲是应该的,我认了.可笑.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

memOOry

看了05年写的博客,发现自己已经遗忘了很多东西。旁边的态度也在不停变着,从前的热闹变成现在的客套和冷漠。偶尔会觉得失忆很好,或者像[创世纪]里的蔡少芬一样记得很久以前的事而忘记新近的物。至少脑子里会空白一些,不那么紧的喘不过气来。妈妈说你们这些小孩,就应该下下基层,像一张白纸,什么都不懂。我反倒希望,多忘记些什么,再多记得些什么。   再看从前的同学录,发现再沉默寡言的,到最后也是满腹心事,文字滔滔不绝,毕业最后的敞开心扉,是因为预料到前途不会有交点么?有一点新发现就是,过去一些同学的未来愿望,如今真的成了现实,有想做服装设计师的,有想开电玩店的,看起来那么不现实的可爱愿望,追求到了,就是幸福。有点小羡慕……   午饭后照着吴江日报全版描写的一家盲人按摩店慕名而去(本人最容易受广告和推销的诱惑,所以被骗手机的事广为流传,SIGH…),盲人老板谈吐不凡,据说早先也是机械系的大学生。各位同学,尤其是,深受电脑之苦的同学,每天除了睡觉就在电脑前的同学,每天焐在被子里上网和看电视的同学(这个尤其伤颈椎,我再也不敢了),强烈建议,尽量少在电脑前呆,我的右侧肩膀后的肌肉已经属于中度损伤,貌似颈椎的形状也变丑了……办了张卡,隔天给人家送钱去。 28号是好日子(嘿嘿,28号生的人好啊),周日一哥们结婚,顺当高中同学聚会。弟弟说你这个没工作的人不要出人情了,始终觉得不好意思,改天问问柚子这个同学没工作的人什么情况。爸爸扔了10张老人头给我,我心里好惭愧…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