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7

放假以后

  2007年12月17日 PAPER交掉   Xuxu送别会 这家伙回家休闲去了~~   2007年12月18日 ZHU Ke送别会 兼 法学院部分兄弟考后大餐   2007年12月20日 继续做小饼干   2007年12月20日 时代广场 谁能告诉我这个不看电视的人 这个是什么节目   还是20日 华尔街   2007年12月22日 中央公园滑冰场 第一次玩冰刀   汇报完毕^^ 等待LA之行 大家圣诞快乐 元旦快乐 ")  

Posted in NYC - Happy | 38 Comments

Great!

Last day in office this year. Boss said we would close early today, say, 1 pm? and u put in as normal hours (so we get paid as normal hours ^^) ! Nice boss!

Posted in NYC - Happy | 6 Comments

Mavis — interviewed by Luyu

http://www.tudou.com/v/bVf90Sf2B-o http://www.tudou.com/v/n5n4rvqknvs http://www.tudou.com/v/YuZxzISCWJ8 http://www.tudou.com/v/swVKZNdsgf8

Posted in NYC - Memory | 12 Comments

看中文 一目十行; 看英文 十目半行

NND, 真想让老外来读中文PAPER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15 Comments

扁舟系岸不忍去,秋风斜日鲈鱼乡

今日闲来无聊. 突然想起吴靖喆,这个小学时的才女,初中毕业后似乎就米见过,于是上GOOGLE搜,果然不出所料,名字特别就是好找, 一下搜到她博客,顺带搜到几个写到她的博客. 其中一人名Elfe, 不知何人, 但一定是吴江人. 他/她的一篇博写到我亲爱的家乡, 转来一用:   "诗话垂虹 垂虹桥在它倒塌之前该是中国最长的联拱石桥吧?它始建于北宋庆历八年(公元 1048),原为木桥,几经修缮,最多时曾达99孔,泰定二年改建为白石垒砌的联拱石桥,共 72 孔长 500 多米,桥身三起三伏,长若垂虹。 在 1967 年的一个夏夜它轰然倒塌,仅存几个残缺的桥孔。如今这片地方建成了遗址公园,是我和臭黑晚上散步的好去处。 今天突发奇想,在百度国学里输入“吴江 桥”,想找找描写垂虹的诗词。一下子就在《全宋词》里找到了首令人笑绝的烂词:“渺然震泽东来,太湖望极平无际。三吴风月,一江烟浪,古今绝致。羽化蓬莱,胸吞云梦,不妨如此。看垂虹千丈,斜阳万顷,尽倒影、青奁里。”笑绝之余有些气绝。我挚爱的家乡,我小时候每日都会经过的垂虹遗址,竟被用无聊的华丽词藻不恰当地堆砌着形容,不忍卒目。 不甘心,从书橱里翻出了《笠泽诗韵》。这是一本吴江中学出版的小书。江中有两座孔庙,其间有很多石碑,小时候的托儿所就设在孔庙,我们总在石碑间捉迷藏。如今那里建了一个碑廊,满是历代名人咏吴江的诗词碑刻,而《笠泽诗韵》就是将这些碑刻的图片、诗歌集和而成的小册子。翻开小册子,惊讶于这么多如雷贯耳的名字:李白、白居易、杜牧、张先、苏轼、秦观、米芾、陆游、姜夔、唐寅还有爱新觉罗·玄烨。一首首细细读来,看到了“鲈乡”的出处,看到了“垂虹”的源头,还有那些水、船、莼菜、盘龙糕……从来没有哪次读诗能有今天这般感觉亲切。 西晋的张翰有《秋风歌》,“秋风起兮佳景时,吴江水兮鲈正肥”,借口思念家乡的莼羹鲈脍辞官回家。后宋朝的进士林肇学样,且由诗句“扁舟系岸不忍去,秋风斜日鲈鱼乡”中取二字命名鲈乡亭,亭一造好就归故里隐居。自此鲈乡即成吴江之别称。 张先的诗把吴江写得很清爽。“春后银鱼霜下鲈,远人曾到合思吴。欲图江色不上笔,静觅鸟声深在芦。落日未昏闻市散,青天都净见山孤。桥南水涨虹垂影,清夜澄光和太湖。”“桥南水涨虹垂影”一句,虽然没有“云破月来花弄影”等三句让张先自称“张三影”的句子精巧,但相传“垂虹”之名来源于此,还是值得记下一笔。 关于吴江,最有意味的一句诗我还是从余秋雨的书中看来的:“枫落吴江冷”。它的上句是什么?没人知道。这是唐代崔信明流传至今的唯一诗句。《新唐书》记载,“信明蹇亢,以门望自负,尝矜其文,谓过李百药,议者不许。扬州录事参军郑世翼者,亦骜倨,数恌轻忤物,遇信明江中,谓曰:‘闻公有“枫落吴江冷”,愿见其余。’信明欣然多出众篇,世翼览未终,曰:‘所见不逮所闻!’投诸水,引舟去。”对这位崔老兄,我是万分同情加一万零一分的幸灾乐祸。只是不知关于吴江他是否有别的佳句,若有,真的就可惜了。"     文中描写的诗句很多都是以前读过的,范仲淹那首"江上往来人,但爱鲈鱼美。君看一叶舟,出没风波里"写的就是吴江. 标题的"扁舟系岸不忍去,秋风斜日鲈鱼乡" 是赞美吴江的最有名的诗句之一了. 家里有<笠泽诗韵>,也有很多吴江诗话集,一本本小册子,放在厕上倒也经常翻看. 文中写的垂虹桥是当年在吴江中学读书时每天骑车路过的, 现在修了公园, 感觉失去了原来的味道. 江中的两座孔庙, 也是当年中午去曹总妈妈那里跟杂碎姐姐一起吃饭时每天路过的图书馆, 记得还进去学雷锋打扫过卫生. 不过后悔没好好利用多看点书. 好象某次春夏交错季节进去看书时穿了短裙还被沈艳艳盯着看了半天最后问我冷不冷…(她现在在某所医院工作了吧, 这帮小朋友都开始有自己的事业了,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NYC - Memory | 46 Comments

After the big PAPER

5000字的大PAPER终于搞定长舒一口气先说是今天DUE的 既然是今天么 半夜前交都不算过时 所以把老师下午3点多发来的邮件置之不理老师这样说的"YOUR PAPERS!  It is 3:20 and Avery closes at 5.  Where are your papers?"因为教授要纸质版本的 所以一般塞他邮箱 但是放邮箱的那层楼5点关门 所以他这样催还好这个邮件是群发的 不然我就被吓死 收到邮件的时候还在公司上班 哪有闲情写PAPER…既然没说今天几点DUE 所以 应该没人理他… (可怜的教授)8点半 论文搞定 5000字啊 今天都是自己写的 不容易不过还是要特别感谢一些曾经跟笑亮雷雷他们一起搞的SRTP今天我的PAPER主题是民工 所以用了一些以前写的东西 省了不少心说到民工 也算作过两次民工的实地调研 朗诵比赛的时候是民工的主题 这次又写民工的PAPER 对他们既有同情也有感动记得以前朗诵比赛我们小组拿第一名的时候春华写的诗:   生存之民工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24 Comments

落大雪

  今天出去调研 被冰雹砸到 躲到店里没事干 买了双鞋子 房间光线很适合拍照 都不需要PS调啦~ 为什么一购物就开心呢 啦啦啦

Posted in NYC - Happy | 25 Comments

生者永志不忘——南京大屠杀70周年祭

重新去看那些关于大屠杀的文章,不可想象的震惊和悲伤,究竟是什么,让他们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9.11 死亡人数 3646人, 相比之下, 南京的300000是个多么难以想象的数字. 记得在南京的时候, 听说学校跟宿舍之间曾经的进香河, 屠城的时候就是一条血河, 北京西路当时也是屠杀的地方,南京, 现在的繁华下面,有多少冤屈的灵魂. 也无怪乎,总感觉南京是个温存的城市,太温柔太和顺, 让人浮躁不起来. 记得每年这个时候,南京都会响起警笛声的. 心里响一下. 想念南京.   ZZ FROM QQ NEWS: 今年是南京大屠杀70周年。南京大屠杀,在国家与国家,国人与国人之间如鲠在喉。    1937年12月13日,南京城沦陷,30万以上中国人被残杀。日军在疯狂杀戮的同时,还大肆奸淫妇女,进行大规模的抢劫、焚烧和破坏。其手段之残忍,行为之野蛮,令人发指。这段血腥的历史是现代文明史上最黑暗的一页,是每个中国人都不该遗忘的耻辱。这场浩劫是中国人永远的伤痛,也是全人类的耻辱。从某种意义上说,它的性质比二战时德国纳粹杀害犹太人更严重,毕竟纳粹屠犹是一个党屠杀一个民族,而南京大屠杀是一个民族屠杀另一个民族。这值得整个人类深思。   链接: http://news.qq.com/zt/2007/njdts70/index.htm 有很多图片和文章,还有VIDEO  

Posted in NYC - Memory | 16 Comments

有个疯子

  考完试,终于考完了,不过还有两个PAPER,现在没有心思写.开始洗衣服打扫房间,两个星期没打扫房间,竟然这么脏,不能忍受了.以后有钱千万不能住百老汇旁边,又灰又吵,来过我家的人都知道,纱窗上直接可以用毛笔沾了练书法. 我也有点整理癖,不过我们六楼住了个疯子,超级整理癖.   今天早上7点起来上厕所,发现ARTEMIS的房间开着,厕所灯大开,地上放着三个桶, 一股恶臭;厨房灯坏了,想喝水,看不见.厨房桌子上的东西全部被挪走,留下一滩黄水,非常恶心.想问ARTEMIS发生了什么事,可惜没见她人(后来才知道去找我们的管理员了). 其实我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有一次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厕所的天花突然开始漏水,此时已是晚上,管理员下班了,只好拨紧急电话,连2楼的人都来问我怎么回事,管理员来了以后检查了半天说,六楼的人在清理地板,所以其实1-5楼都在漏水 — 姑且不说纽约这个房子有多烂吧, 随便漏漏就一通到底. 6楼的地板清理完毕, 这个事情也就这样过去了.   今天是怎么回事呢?听说是这样的, 我一屋的学历史保护的学生写PAPER写到早上6点,想去洗澡休息一下,发现厕所正在下雨; 另一室友建筑学学生ARTEMIS在工作室干活到早上6点回家,发现走廊在下雨…于是,两人去找管理员,并且听漏水的声音摸索到6楼,可是那个蛮横的人不承认,于是她们上了7楼,7楼一点没事,好了,锁定6楼. 那个人原来是整理癖, 也许是洁癖? 他只是让水龙头一直开着, 放水….他把所有的东西全部拿出来堆在他家门口,整理房间….可怕的人. 我们家的厨房刚刚新装修好, 哥大又要为这个可怕的人多花几两银子了. 听说法官以前都找过这个人, 不过似乎拿他没办法, 不知道这次会不会控诉他… 不管怎样, 现在厨房的灯是不能用了, 还得等明天干透了重新装….   预计明天又要下雪,为什么还有PAPER,真是郁闷…         PS: 听听同学在BLOG里写到了偶,好开心呀. 杂碎同学写他老姐也带到我一点,好开心呀. 偶的记性不好, 欢迎大家多写啊  哇卡卡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26 Comments

考试前一天

  一边下饺子   一边烤饼干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2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