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9

周末 啊 我爱周末啊~!

上班第二周了,执照考试顺利通过,也开始忙起来了。在公司工作,到底跟假期在政府工作感觉完全不同。 这个星期特别忙,周一上班,周二周三胡主席代表团过来被叫去帮忙,中途还抽空出去跟公司开了两个会,周四周五又开了六个会。还有两个公司的鸡尾酒会。即使所有的地方都在中城步行范围以内,穿着最低的高跟鞋的脚还是疼的要命。老爸嘲笑我说,哈哈 还没习惯吧~ 很想去运动,可是每天都好想睡觉。 晚上去跳了两个小时的肚皮舞,哦对了,我这个老年人竟然还算在哥大肚皮舞队里,跟一帮小我七八岁的freshman小姑娘们混,还要有每周训练的commitment,因为必须参加演出。今天练那个肚子上的肉可以来回动的功夫,可惜我的胃和小肚子都不够大,怎么练都练不出来,还是跟着扭扭吧。 参加地产的鸡尾酒会还是挺不错的,本周第一场在帝国大厦61楼,主题是“帝国大厦重建”,楼主和他儿子跑出来说,最近花了大价钱装修,希望大家帮忙,赶紧把空的楼层租了。诶,有没有哪位看我博的要买房子的啊,来买帝国大厦吧~ 找我代理啊~  第二场在535麦迪逊大道,也是新装修的大厅,食物精致到不舍得吃,不过人太多,没好意思给食物拍照。临走的时候每人发了一把定制瑞士军刀,表面是新大厅墙上挂的抽象艺术作品。哦,帝国大厦走的是发了一把大伞。白吃白喝还送东西,这个活儿还蛮好的嘛~ 由于这两天跟老板出门开会比较多,我们在走路的时候就聊天,结果才知道,他老人家已经75岁 – 比我爷爷奶奶年龄都大 – 走路还带风,还在做生意,还每天跑步骑自行车作运动。真是让人大跌眼镜。想起之前某人的奶奶还有另某人的奶奶一个83岁一个91岁都还在开汽车到处娱乐,哇,太佩服了@_@|||   周二周三帮中国代表团干活的主要场地在新闻中心。胡老大是肯定见不着啦,不过见了几个参赞,外交部发言人,还有发改委副主任,还有无数记者和警察。另外有几个发改委的人看起来好严肃,怕怕。     主席下榻的华尔道夫酒店里有一个很好看的落地钟   今天总算受到了暑假在市政府实习时受市长布隆博格邀请参加市长官邸烧烤时的照片,差不多是两个月前的事情了吧,照片其实没有那么好的原因是,拍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大约在他身边站了5秒钟不到吧。挂出来大家看着玩玩儿~  

Posted in NYC - Work | 8 Comments

包菜结婚

刚从婴儿商品店里帮大牛的宝宝买完高档奶瓶回来,就接到包菜的电话。 结婚以前,男性朋友大概可以分为这么几种:普通朋友、兄弟、(前)男朋友。还有一种比男朋友少那么一点点亲密,但是情感上跟男友互补的特别要好的异性朋友,数量极少,可以称为蓝颜知己。 包菜就是我的蓝颜知己。我们虽然住的不远,纽约和新泽西。曾经是美国和中国的距离,再曾经是南大和东大两个校门的距离,再再曾经是苏州中学红楼和灰楼之间的距离。最近不过是公车并排坐回吴江,嘻嘻哈哈。见面不多,一年也就少于5次;联系也不多,一年估计多不了10次。但就是这么一个大我两岁的小哥哥,对于我来说,分量不轻。那时考大学时一个个从南京打来的鼓励电话,同学录上写给我的sweet smile,还有出国前的鼓劲吹风……每次想到,心里就很感激温暖。 电话里依旧是不客气,以为他打电话过来是聊晚上去百度总裁李彦宏的讲座。结果话锋一转,他轻描淡写的问到,“诶,那个,你知道我结婚了么?”这个,我是真的不知道。不过也是意料之中吧,反正也搬到了一起,结婚不是迟早么;意料之外是,竟然速度这么迅速。他说,“我放了照片在facebook上,我还在想,你怎么到现在还不打电话来恭喜我呢?!”我是嘻嘻哈哈的说,你是说我怎么到现在还不打电话来骂你怎么还不告诉这个消息是吧?(汤一枫同学就是这种耍赖保密的典型) 我有点讨厌facebook了,太多的friends在上面,我想关注的重要的朋友的信息反而看不到了。其实犯错的时候,人总是喜欢找个什么东西来怪罪一下吧,我也不该怪facebook的,是我不好,什么时候开始,就变的这么不关心朋友了呢。 晚上讲座,照例遇见很多熟悉的面孔,可是名字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人年纪大了,记性在原本就差的基础上更差了。 包菜说,你现在好象很低调么。我说我本来就不喜欢social啊。其实每次人家这样问我,我都会告诉别人,其实,我真的不喜欢人很多、很吵的地方。我喜欢一对一面对面的交流,不喜欢很多人的场合,开场白和几分钟的聊天都是一式一样的套词。某小学妹对我说,本来一直觉得你是party queen的,现在觉得你更像housewife了。诶?这样的形容,好像有点极端,不过从中可以看出一些我这两年的状态吧。 dakai说,你的social跟某party girl的social又不同,你是学术型的(我是么?好惭愧啊。)说你该去当老师的。说起当老师,国内确实有所高校邀请我去面试的,可惜我找到了工作,也就先不要回去误人子弟了。 咳,跑题了。在写包菜结婚这事儿的。这家伙求婚订婚结婚都在一周内搞定了,夏威夷请了个土著当证婚人。看照片,这幸福的蜜似的,真为他们高兴。今年听到好多以前的同学结婚的。哦,当然还有去年结婚的今年抱了小朋友的。可是为什么我还在这里穿的一本正经却继续想当小朋友呢?每周跟比我小七八岁的本科生跳肚皮舞;今天晚上杨烨同学生日晚宴又是最老大姐大…… 好了,主题是:恭喜包菜同学大婚!   christian oth

Posted in NYC - Happy | 8 Comments

上班第一周

  学了7年城市规划,人生第一份工作竟然是商业地产,怎样摸都摸不着头脑。不过今年这个市场,有份工作也算知足了吧。 上班第二天,6点50分起床,8点半开全体职工大会,会议室黑压压的坐了六七十个人,放眼望去,90%都是男性,其中80%以上都是中老年男子…… 主席在台上介绍了我这个最新被雇佣的员工。大家全体鼓掌,但是很好奇的看着我。白天坐在办公室里,几个经理跑过来打招呼、自我介绍,大家都很友善……想了一下,大概一个因为女的太少了,另一个因为在公司我是年龄最小的之一,再估计就是,唯一的亚洲人?反正开会的时候没看见。 公司主页上写了欢迎新员工Yuan Tang,全美130多家子公司都看到我的名字啦,心里有点高兴的。 下午5点半,我的直系老板之一带我去各个办公室溜达介绍,都5点半了,大部分人还在办公室,想想自己暑假在政府的实习,每天朝九晚五还迟到早退,现在到了公司了,这种事情做不出来了……今天估计快70岁的老爷爷老板呆到6点半才走,我也只好等到他走了以后才敢溜掉。穿了两天高跟鞋,脚好痛啊好痛啊!!其实跑去各个办公室看也蛮有意思的,每个人办公室里都挂了自己喜欢的画,有的人画很艺术很抽象,有的人的画很有逻辑。这些都能看出一个人的思维和精神状态吧。     前不久上课的时候,老美的算术又让我着实笑了一会,40,000除以0.05等于?全班同学立即异口同声说200,000!那速度快的,那声音整齐的,实在让我错愕不已。

Posted in NYC - Work | 19 Comments

best friend

纽约最要好的朋友Ying美女后天启程离开美丽坚。晚上的party,两个人抱头痛哭,所有的朋友围在一圈静静的看着我们,好像电影画面…… 她走了,我最好的朋友又都在远方了。唉,兔子,我也想你了。

Posted in NYC - Friends | 10 Comments

back from Portland, OR

  8月28号妈妈生日那天早上回到纽约之后一直懒得整理,旅游照片今天送上。   2009年8月21日,我在肯尼迪机场等待前往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晚点飞机 身边等待的女孩跟我一个姿势,有意思,大家都等累了。     半夜到达波特兰机场,全美最好的机场之一。出机场的时候,空气很干燥很清新,想起每次出浦东机场时候的那股潮潮的热气,我的皮肤还是想念湿润的气候。   22号一大早出门去坐轻轨进城。住在乡下一个3000人的小镇上,小镇North Plains被称为“通往日落的城市”,当地人说起来可自豪了,因为听起来特别浪漫。可是中文说起来,这个名字似乎挺丧气,咱们动不动就要日不落、日出之类的,通往日落怎么听上去跟没落差不多的。 周末,路边有车库集市,每家每户把不用的东西拿出来摆着卖,为什么美国人喜欢买旧东西呢?一般的小玩意儿我还能理解,可是穿过的衣服和鞋子,不脏么?   乡下就是好,一边走路,一边就有收获,都是野生的,没有农药。红色和黄色的竟然是樱桃,难以相信吧,还挺甜:   波特兰城市的公共交通一直是书上的典范,我也坐轻轨来到市中心   市中心的先锋法院广场(Pioneer Courthouse Square)上有演出,小摇滚乐队演的很起劲。当时做广场的时候鼓励大家捐钱,捐了钱就可以写个名字在砖上。想起咱们的长城,建城的时候会把劳工的名字刻在上面,以示责任。有点异曲同工之妙,不过目的不同。   城中是一个据说很有名的雕像,是纽约的Harry Schwartz在1983年送给波特兰的礼物,叫做“允许我”(Allow me")。没查到到底是什么意思,大约是位先生打着伞找出租车。有评论说,这只能算是来自纽约的游客,因为波特兰人第一不打伞,第二公共交通好到根本不需要出租车。   巧的是,苏州是波特兰的友好城市,看路标上就有苏州的标志。   除此之外,城中靠近中国城的地方,苏州还帮助波特兰建造了一个苏州园林,名为兰苏园。据说是中国本土以外最大的苏州园林。   继续往前走,来到波特兰蒂娅雕塑,位于美国后现代主义建筑大师麦克·格里夫斯(Michael Graves)设计的波特兰大楼入口上方,此雕塑是自由女神像之后美国第二大的铜铸雕像。不过顺便说一下,这个建筑个人觉得不大好看,可能太后现代了吧,难以理解。   往薇拉美特河(Willamette River)走时,景色很不错,绿茵葱葱,整个城市即使在城市最繁华的中心地段仍然让人觉得平静。   河边刚好是星期六集市,我们也顺便去凑热闹。有路边演出,有大象耳朵吃,有稀奇八怪用汤勺做成的工艺品,还有五颜六色的玻璃盆景。     逛累了,去当地的披萨连锁吃晚饭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NYC - Happy | 1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