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0

准备开始放假

前几天还是挺郁闷的,因为电脑一直没有弄好,所以我的东西暂时还没有回来。记得上一次备份大约是无数个月前的事了,有一些东西在网上传过可以保留下来,还好这大半年没有什么功课,倒是照片和日记都没有了。日记也不常记,特别难过且有时间的时候才写了一些,(导致以后的回忆都是不开心的事?呵呵)如果真的东西丢掉了,老的时候回头看,会看到这一年的记忆断层,毕竟自己的记性太差。   上周纽约的天特别蓝,透明的空气让人觉得很干净。路过河边教堂:     明天上一天班,后天就飞拉斯维加斯待四天,然后回纽约呆一个周末,再上两天班就回吴江。问了好几个在国外长呆的好友,都说不愿意过年回去,说是过年回去太麻烦,到处吃饭走人家。也许我自己是出国时间太短吧,我还是想过年的时候回家,今年除了工作了不能拿红包了,其他跟亲戚们的开开心心和吃喝玩乐还是照样。回家就是为了跟家人在一起,也许我暂时还不能感受那种过年回家“烦”的感觉吧。 跟某中国通老爷爷打了个电话问候,好几个月不联系,我说诶你怎么消失了。他说我生了场大病差点死掉。我吓了一跳,说你现在没事了吧。他说现在没事了,我生病的时候,真希望自己在中国,让中国医生给我治。美国医生给我全部开抗生素,导致我抗生素排斥……又想起这几天自己想在这里约个年度体检,结果个个医生都要排到3月份,简直是ridiculous。我觉得这个美国生病每次还不能直接去医院非要跟医生预约排队真是太差劲了,难怪有人说笑话说,美国经常有人在医院/诊所排队就发毛病去世的。还是中国可以直接去医院的好。 前不久下班,刚出电梯就看到CBS电台在我们办公室楼下电梯间拍电视,电视剧是The Good Wife,可惜我不看,也不知道这位站着的女明星是谁。       今天跟某商务人士好友谈天,发现自己在business这行道行实在太浅,自己嫩到捏一下都能滴出水来却原来还觉得自己雄心勃勃。还是学校好,没有那么多挖空心思的处心积虑(不是贬义词),自己要学的实在是太多了。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12 Comments

谁来拯救我的电脑

像我这样不看电视的人,最郁闷的事莫过于电脑坏掉。这次连电脑神人小牛也暂时还没帮我搞定,有另一牛某人却见死不救。症状如下: 开始不能log in说是不能load user profile 然后我把我的user profile删掉了结果登陆进去以后 我的文件都找不到了用搜索可以找到这些文件但是当试图打开的时候 就出现以下画面vista系统     图片有点小,具体文字是: C:usersyuandata……. refers to a locations that is unavailable. It could be on a hard drive on this computer, or on a network. Check to make sure that th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11 Comments

大学的本质,转节选

  其实我也是读一点东西的,比如前几天看到的一篇哈佛的刘瑜写的一篇文章,有一段写的特别漂亮,摘过来跟大家分享:       “我相信,大学精神的本质,并不是为了让我们变得深奥,而恰恰是恢复人类的天真。   天真的人,才会无穷无尽地追问关于这个世界的道理。关于自然、关于社会。大学要造就的,正是达尔文的天真。爱因斯坦的天真。黑格尔的天真。顾准的天真。也就是那些“成熟的人”不屑一顾的“呆子气”。   “成熟的人”永远是在告诉你:存在的就是合理的,而合理的就是不必追究的,不必改变的。   真正的人文教育,是引领一群孩童,突破由事务主义引起的短视,来到星空之下,整个世界,政治、经济、文化、历史、数学、物理、生物、心理,象星星一样在深蓝的天空中闪耀,大人们手把手地告诉儿童,那个星叫什么星,它离我们有多远,它又为什么在那里。     前两天读王璐小友的文章,其中有句话说的挺好玩,说到国内某现象,他说:两个连大学都算不上的什么机构,竟然为自己还算不算一流大学而辩得脸红脖子粗。   这事我没怎么跟踪,所以也不太清楚。好像是香港几个大学挖了几个高考状元走,清华北大就开始捶胸顿足,觉得自己不再“一流”。这种捶胸顿足有点滑稽,仿佛宋祖德为自己不再是一线男星而痛心疾首。其实,清华北大的确应该捶胸顿足,但不该是为了几个高考状元,而应当是为自己与天真的距离。”   若要看全文,请点击这里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10 Comments

MoMA – Bauhaus, Tim Burton, Monet

  今天终于再次跑去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看特别展览 MoMA经常不定期有特别有意思的展览,今天有三个我特别想看的 1、包豪斯Bauhaus 2、Tim Burton 3、莫耐Monet   周六,博物馆的人果然是——疯狂多 看看一楼排队的人吧:   包豪斯在六楼 这间在德国魏玛小镇的设计学院虽然只存在了短短14年,却对世界现代设计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我在06年暑假是有幸去德国柏林的郊外拜访过这间学校 (06年的照片)   这次展出是当时的老师及学生作品展 按照时间顺序,分成三位校长的三个时期(格罗皮乌斯(WALTER GROPIUS),汉内斯·梅耶(HANNS MEYER)密斯·凡·德·罗(L MIES VAN DE ROHE),三位都是赫赫有名的建筑大师) 每个时期下面按照各位老师的课程展出相关作品 包豪斯推崇的是工匠及设计之结合,作品之多之有意思,真是让人瞠目。 尤其印象之深的是梅耶的四副手工作品,一套竞赛图纸 那个细的——我们这些整天靠电脑画图的人,好汗颜哪~ 展览内都不可以拍照,所以在纽约的话,就去看看吧,下周就结束了   Tim Burton在三楼   Tim Burton是谁? 也许你跟我一样记不住导演的名字,不过他的几部电影你可能看过的。比如: 《蝙蝠侠》Batman (1989) 《剪刀手爱德华》Edwar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NYC - Happy | 14 Comments

小样、出国和规划地产师

  中午上班实在困的不行 就去楼下Duane Reade帮表妹婷婷买雅漾Avene去红丝面霜 专柜一个热心黑MM在我只买了一瓶雅漾的情况下给我 劈里啪啦讲了一大堆关于我皮肤该用什么类型的护肤霜的问题 同时还热情赠送我无数小样 导致我回到办公室从两只口袋里掏出这么多包小样的时候把同事给吓了一跳   大学室友阿春发来MSN说要我改申请材料 说自己日语考试也通过了 就等考完托福以后去日本留学 春以前在宿舍里就疯狂迷恋日本动画片 听到后来日语听力竟然都能听懂了 这才是婴儿学习语言的方法吧? 不过真是为她高兴,毕业两年多,工作两年多,梦想还在继续 她又跟我扯这个那个要去英国啦要去美国啦 我现在也不说,出国是鸡肋了 如果要我再选择一次,我还是会出来的   外面的世界 不出来看一看 怎么会知道自己有多渺小 怎么会知道自己有多高的山要爬,有多大的险要闯   春华加油 群群加油   晚上7点,做完一大堆工作,把自己包成爱斯基摩人(同事这么叫我的……),准备走人 结果某客户打来电话,一讲就讲了一个钟头,饿到我走路都不能走 – –||| 客户是朋友介绍来的,非常严谨 他不停的问我曼哈顿的发展和城市的区划也让我规划师的意识逐渐膨胀,感觉很好 纽约房地产委员会的副主席就是注册规划师嘛 老妈啊,我没有完全转专业啦!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18 Comments

变魔术

  老妈给我捎来几包黑木耳   今天煮鸡汤喝,于是拿出一包来泡一下——幸好只拆了一包——一只碗竟然都放不下!   每次煮汤都煮到锅子放不下 今天的健康营养美味好汤是——鸡汤! 外加:芹菜、蘑菇、木耳、胡萝卜、玉米、豌豆,还有洋葱 香是香的不得了啊!   有人来我家喝汤不?今天就行,给我打电话~

Posted in NYC - Happy | 15 Comments

bored

要么我真的是年纪大了?以前从来也没有一个人在家觉得无聊过,今天放假第三天,竟然在家百般无聊,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也许是我房间太小了吧,想在家跳舞也会撞头……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