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0

Memorial Day – long weekend

  其实我的房间真的很小,但是每一个到我家来拜访的人,进了我的小房间都会说,“啊呀,这个地方挺好的啊!”大概是说我的房间真的很紧凑,同时也是安慰我的话吧。客人来的时候我都会把乱七八糟的东西塞到看不见,所以看起来还是挺干净的。我的床底好像是一个很安全的保护空间,刚好我一个人高;音箱放在床底,回响相当好。一个人缩在床底下,想起电视里的小孩躲到床底下就会觉得很安全很温暖一样;又想到大学里每个姑娘的床上挂一个床帘,帘子一拉,就是一个单独隔绝的小空间。总之,除了跳舞会撞头以外,其它都挺好。 这几天都过30度了,我的小房间好像蜂窝一样越加发热了。我的东西也越来越多,所以夏天到了,我要开始扔东西了。美国Memorial Day,三天长周末让我有空在家好好整理一番,哪件衣服都不舍得扔,最后整理半天拿出一小包给Salvation Army。 我开始开电风扇了,然后把窗帘拉开,看到了一个冬天不见的天井——至少,我还能从房间里看到天空——天气真好。     这两天在迷一个钢琴奇才-Derek Paravicini,本身智力有问题,又是盲人,但是他能弹出只听过一次的复杂音乐。连续看了两个晚上他的视频,我想他是用那颗简单纯真的心,才能把一件事做好。那些发自内心的笑容和对音乐的简单执着让我很感动。想起“海上钢琴师”里的钢琴家,又想起阿甘。都是简简单单的,把一件事发挥极致的做好。   发现新大陆,楼下的珍珠奶茶店竟然有卖茶叶蛋,$1.5两个,味道还挺正宗。友人来访,好几个月没有下厨,重新操刀做四个小菜。新换了三个新室友,还没有熟悉。susu学妹下周也要离开美国。就我,还傻傻的坚守阵地。 收到好友的邮件,拼命说自己累自己忙,说三天几百封邮件。还有星星同学,签名说自己累,可是凌晨3、4点还不睡觉。我最近想的很通,工作再重要,也没有放下包袱、保持心情轻松愉快重要。所以我的有工作癖的亲们,给自己放个假吧。life is too short to be stressed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15 Comments

又是一年毕业时

  又是一年毕业时,一周前还听到半夜学弟学妹尖叫解压的声音,一周后的哥大周围,在紧张的考试氛围后突然轻松热闹了起来。到处可见穿着婴儿蓝毕业服的学生,家长们也都自豪的来了。我自己也激动好像自己又毕业了一次,去年爸爸妈妈来参加毕业典礼的情形好像很近。   突然又不想搬家了,上班的中城跟读书的上城差别那么大,中城的高楼大厦和虚荣的繁华,让我好像是穿在高跟鞋里可怜的脚,看上去很漂亮,却是挤压的很疼。社会的现实让我这个整天想生活的童话里美好世界的人失望迷茫,想反抗却又不愿意违背自己尚存善良的价值观。每每回到上城的家中,回到哥大散步,心情舒畅的直羡慕学生生活。昨天去了纽约上周的雪城Syracuse参加Amy的毕业典礼,今天留一天给自己在家中放假。心情大好。   Xiaoyin小朋友花1500美金新买一镜头,我继续给他当试验品,给我的米奇黑莓做个手机广告。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13 Comments

时代广场差点爆炸

  时代广场昨天晚上几乎发生汽车炸弹事件,收到朋友短消息说时代广场查到可疑炸弹刚刚被疏散的时候,我正在事发地点7个街区以外的摩洛哥酒吧给肚皮舞队的队友捧场(各位家长大人,必须声明,我还是很乖的,不到不得已,我酒吧一年最多去1-2次,而且一般提前离开)。今天一早读了纽约时报才发生还是一起挺严重的事件。   这个地方是我每天上下班的口子,本来还想过了暑假搬到中城去离上班地点近一些,现在看来是乖乖的呆在离闹市远一点的上城吧。 pic source: nytimes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11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