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1

yes, just myself

记得还在哥大读书的时候,有时候下了课一个人会跑去街对面的Ollie’s吃饭。虽然是美式中餐,但离学校最近就是它了,所以仍然常去。某次一个人在等常点的牛肉面,碰到朋友俄罗斯籍美国人铁木真,还有苏中的学长朱国基。铁木真是博士高材生,总是不停夸奖自己有多聪明数学有多好领导力有多出众,起先学了几句中文,就按照自己名字的谐音翻译了这个名字。 他见了我还是照常问候,然后问我是不是在等人,我说没啊,就我一个人等吃牛肉面呢!他大呼小叫叫来朱同学,说,啊呀,这个元,一个人还来餐厅吃饭,真奢侈。我说一个人就不能在饭店吃了?他进而说,你看,我跟朱从来不一个人在饭店吃饭呢,一个人嘛,就叫外卖么好嘞!然后过了一小会,他俩等来了他们的外卖,就提着走了。这事也没放在心上。 三年后的今晚,我刚独自看完声乐老师的音乐剧,晚上9点半在纽约大学附近找了家素菜馆坐下,放眼望去,都是两三个人成群,聊天,等菜。素菜馆没有吧台,我一个人占据了最后一个两人桌,觉得有点奢侈。想起那时候铁木真对我说的,一个人还出来细细的坐在餐馆里吃饭!眼里满是惊叹。 又想起一位成功的年轻同事教育我的,每天都要跟别人吃饭-完完全全照着那本never eat alone的书来做。这个烦躁的社交世界,什么时候变得事事要与外部世界交流,要随时交换信息,要常常活在别人的想法中?即使是恋人,也需要各自的独处空间吧。 一个人在饭店吃饭有人也会教育,一个人怎样怎样都会有人闯进来,一个人,我的安静的世界只有这个时候才能让我思考。就好像喜欢一个人旅游一个人在火车上写文字。回到纽约的现实中,连我的蒙特利尔游记都写不下去,脑子中那潭平静的水,打乱以后,记忆就不见了。 我记性不大好,现在随时想到就要随时记录。 喝完太咸的紫菜汤,我把账单留在桌上,明天开始,是我平静开心的周末。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3 Comments

New day resolution for tomorrow: get up half an hour earlier.

以前通常是6点半的闹钟,赖赖床,在7点半以前出门的。最近都是暑假放假放懒了,每天到快8点才出门,结果每天地铁都挤的不行,跟半个小时前的7点半那种休闲的感觉差太远。每个人都急匆匆的,放眼望去,到处都是地中海的头顶,迎面而来的到处都是苦巴巴的上班脸。而自己呢,从半夜12点睡到早上7点,还是困的不行。看来还是得恢复10点半睡6点半起的8小时睡眠制。 所以决定,从明天开始,恢复提前半个小时的起床时间,早睡早起才是王道,

Posted in NYC - Work | Leave a comment

Montréal diary 2

(2) 时间是9月2号下午4点,这列从纽约到蒙特利尔的火车不仅速度慢,一路上还动不动就停车。看了下时刻表,已经迟了一个多小时了,刚到纽约州的Plattsburgh。 早晨出门的时候很笨的忘记了两样东西-一是辛苦准备的行程,没有打印出来,好在黑莓手机里存了一份;二是装满我喜欢的歌的iPod Nano,只带了个iTouch出门。现在,我只能在灿烂阳光下的火车里听iTouch仅有的肚皮舞音乐-好像有点跟此时此景不搭调,只好将就了。 火车沿着哈德逊河往上走,有时旁边是一望无际的湖面,有时是平静如水的树林;有时在岩石中穿行,有时在小镇中行走。想起之前有文章说起高速火车对生态环境的危害,这里的火车之所以能跟村落住房这么接近,也就是因为它走的不紧不慢吧。自己坐过的最快的火车是从大阪到东京的新干线,当时只记得窗外的路灯一闪一闪什么也看不清。而我现在一路好山好水,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8个小时,晃晃的火车跟摇篮似的,醒醒睡睡,看看书打打新的中秋版愤怒的小鸟,再加个WIFI就完美了。要是在纽约的生活工作不要这么紧紧张张,不要这么匆匆忙忙就好了;如果每次旅行能够多两天时间,那我情愿常常坐火车。哦,上下车时最好是那种郊区紧贴着路崖的小站,城市中央的总站人实在太多太杂了。 嗯,火车有点加速了,一会在入境的时候不知道还需要停多久。

Posted in NYC - Happy | Leave a comment

Montréal Diary 1

9/2/2011 有点小太阳的小晴天 (1) 旅行开始。 在复杂的宾州火车站内转了半天以后,终于坐上了前往蒙特利尔的观光火车Adirondack。车票买晚了,只买到普通车厢,窗户够大,座位大的跟飞机头等舱似的,我的腿太短,连前面搁脚的地方都够不上,只好盘腿而坐。放下前面的小桌子,摆好每天早晨星巴克的燕麦片和鲜榨果汁,摇摇晃晃的,11个小时的火车之旅开始。 工作两年以来,除了回国两次,周末的短途出游之外,我就没有像大学和研究生那样背包旅行过了。这次下定了决心,只要一有长假,一定早早定好日程,暂离纽约。喜欢独自旅行,想留就留,想走就走;短时间内,没有人在耳边,可以坐在火车上看着移动的风景静静思考;可以不用说话,在转弯小巷欣赏陌生的惊喜。 一直听说蒙特利尔很美,喜欢法国,也想看看蒙特利尔的双重性格。08年去多伦多的时候,赶着回来参加好友柯在哥大的毕业典礼,未能抽出两天时间去一次蒙特利尔,这次利用美国劳动节,再加暑假最后一周多数老美出门度假的机会,奢侈的拿到4天时间,独走蒙城。可惜观光火车太慢,来回两天时间要花掉,只剩两天时间逛逛晃晃。自小一起长大的好友怡忱住在蒙城,多年不见,一定更漂亮更有气质了吧。我这几天就留宿她家,也好好叙叙旧。 我还装模作样的带了本书看,这火车晃的,想起以前小学保护视力的书上写:”不在动荡的车厢内看书”,这下是看不成了。

Posted in NYC - Happy | Leave a comment

移民局的H1B抽查

暑假的最后一周,办公室里人烟稀少。老美趁着艾琳飓风过后的余温,再到海滩边利用最后机会往死里晒。 我在安安静静的办公室坐着,今天下午有位客户要来跟我见面,其他就没太多事情了。在我饿着肚子即将要去吃午饭的时候,电话铃响了,一个模糊不清的声音噼里啪啦说了一通,我对那头说,你打错了吧?他说,你是不是唐元啊,我是大楼前台,移民局有人找你。“移民局”?有米有搞错?可别吓我,我脑子里想了一圈,也没觉得自己干了什么亏心事。我对保安说,你让她上来到我们接待处吧。我心里还想着,不会找错人的吧。要不就是我下午那个客户跟我搞笑来着的。再过了几分钟,我们前台电话说,你的客人到了。一问,仍然是移民局的,得,别今天把我遣返了……抓了个证件就跑到下一层公司前台处。 眼前是一位穿粉红衣服的棕色皮肤MM,看起来有点害羞。见了我第一句话是,我先给你看看我的证件然后再告诉你怎么回事。随即拿出一个小盾牌一样的证件,赫然写着“移民局”!这么真实的一个移民局官员站在我面前,我没做任何错事也有点小紧张。她说,每年我们移民局都要对H1B进行抽查,你被抽到了!现在我会问你一些问题,并且需要到你的座位上拍几张照片以作证明。 悬着的心放下了。怎么这样的好事我还能轮上?我开始跟小姑娘侃大山,问她每年抽到的比例是多少,比例小的话,我可以去买彩票。她说50%的人都会被抽到,说她每天要访问5-6个人。她来到我的座位前,咔咔拍了几张照。找了个会议室,拿出一份材料向我提问。问我职位、工作性质、工资……反正什么隐私都被她问去了,她很认真的把我说的每一个字都记下了——是每一个字!包括我完全忘记语法的中式英语。她说一会还要跟我们公司的总人力资源头头通话确认我的信息…… 小姑娘跟我说,他们这种抽查都是不事先通知的,万一人不在,就加大了他们的工作量,只好下次再来。我说刚好我还没出去吃饭没出去旅游……她说有时候他们抽查的单位,根本公司就不存在,所以那样的话,H1B就要被吊销了。有这种情况的小盆友们请注意安全…… 半个小时的抽查完毕,我送走了移民官,一个人跑到楼下吃了一大盆日本牛肉饭。明天,一个人的旅行开始!

Posted in NYC - Work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