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2

重新跳舞

2012年1月15日滑雪把右脚踝摔断以后,7个月过去了,手术后的四颗钢钉和一块钢板还在。每天早上起来要自己做康复训练,用脚写字母。从上周开始,可以慢慢穿高跟鞋了。原先没工作前向往穿高跟鞋,上班以后厌恶穿高跟鞋,脚断了以后不能穿又想穿,怎么连穿高跟鞋也成了围城了。 受伤后最郁闷的一件事就是不能剧烈运动了,我最喜爱的运动跳舞真是想也不能想。眼睁睁的看着舞蹈队的队友到处演出,心里着急的想回去训练。医生说了,现在我的脚踝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那我就决定,9月开学后,重归舞蹈队,为10月份的演出努力。今天在家买了网上舞蹈视频,跳了40分钟,这么久不锻炼,汗水直流。脚踝仍然不是很好,踮脚或者用力会疼。跳完以后又肿了,两只脚颜色也不一样。康复的这么慢,感觉自己不像年轻人倒像老人了。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Tagged | 2 Comments

网络发毛病

我家网络这几天每天早晨下载电子书好好的;晚上回到家看YouTube、看网页就特别慢,甚至打不开网络。跟我的网络供销商Time Warner打了三次电话求助,每次都说"客户您好,我们现在在电话高峰时期,可能需要长时间等待",有一个是晚上近11点打的,怎么也想不出怎么会半夜还电话高峰。三次电话两次我耐心等待到了,对方客服让我重启了半天,还让我把网络线的两端换一下(明明一样的头),最后还让我把浏览器的历史记录等清理 – 我跟对方说,这个清理浏览器跟网络不通似乎没啥关系吧?莫非我这十几年电脑白操作了?最后结果是仍然不通。然后对方说派个技术人员上门服务,我说可以,对方说,最早下周一,要整整一周以后!我说得,别派了,我要换网络供应商了。 今天一怒之下申请开通了FiOS。价格 是时代华纳的2倍贵,据说是现在业内最快的光纤。重新打给时代华纳要取消业务时,对方又提出下周二派技工来察看,说这周没有网络的时候不算钱。我说不用了,对方又说给我免费升级到一个更快的网络还每个月给几块钱的优惠,就想留住我。无奈我下定了决心要换。美国的人工服务真是太差劲了。如果不想客户离开,自己的产品和服务早怎么不做好,到最后关头再挽留,么用了。感情也一样。     后续:8/23/2012: 今天时代华纳专门有人打电话又来问我,用什么方法可以挽留我。我很抱歉的告诉人家,我已经决定换网络公司了。真是的,不早点给我好好解决,非要到彻底走的时候才来挽留。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Tagged | 7 Comments

看书

看到这么一句话,说的多好呀: 丹麦作家Isak Dinesen这样讲:“女人啊,当她们完全长大、已经把做女人这件事情搞明白、能够释放自己力量的时候,她们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生物。”这样的女人,她们对于爱情和婚姻的普遍观点是:“一个男人得好成什么样,才能让我觉得放弃现在的生活是值得的啊!”听到了吧,这就是快乐、自信的女人们的心声。所有的单身女性,在准备尝试婚姻之前,都应该持有这样一种态度。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Leave a comment

下一次旅行

特别想一个人作一次长途旅行,想走就走,想停就停。不需要考虑感情、结婚、小孩、工作、金钱、未来;时间、青春。想下雨的时候一个人呆在家里听音乐。 现在我在干嘛?开会前在世贸旁的一家小咖啡馆吃酸奶听音乐放松一个人发呆,15分钟以后又要开始工作又要回到现实中。我们舞蹈队都在读书的小孩向别人介绍我这个大人的时候都会说,"Yuan is the only real person here,因为她已经在工作啦!" 爸妈,别再跟我说男朋友、结婚、人家要生二胎了。我知道你们为我着想。我都记在心里了。不需要天天说好么?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