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3

Bless

旧友突然发来邮件,说明天要动手术,恶性肿瘤。他跟我同岁,工作狂。这个要强的孩子住院一个月了,过年吃了止痛片回家团聚,要动手术了也不告诉父母,怕他们担心,自己一个人面对。 给远在国内的他打了个电话问候,国内已过凌晨,他说明天要手术了,睡不着。说在医院躺了这么多天,过去的人生都想了一遍,许多事情都想开了,说如果手术成功康复,准备一年不工作要好好世界各地转一转,休息休息。我听他说着,告诉他会没事的,想着人生苦短,想着各种结果,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眼泪刷刷的流下来。 一年前,我手术完毕昏迷中,有个人第一次拉着我的手想着将来的人生,也难过起来。如果就此醒不过来,人生还有什么遗憾?如果我们很老很老的时候还能拉着手互相扶持,很幸福的景象。 短短几十年如过往云烟,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要等待,不要拖延,不要后悔,也不要为无意义的事情烦恼。过去的事,可以不忘记,但是一定要放下。祝福我的旧友手术一定成功,一定要好好的康复起来。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NYC - Friends | Leave a comment

北京爱情故事

22:09 跟着某人的步伐,看北京爱情故事,刚开始看的时候,想学习学习权筝是怎么走出来的,看到一半,特羡慕生病时的任知了。看完,其实最羡慕的还是权筝。做最好的自己,爱情会回来的。完美大结局,我喜欢的。唯一不同的是,电视里没有多一个人。 想到唐娇跟女孩儿们说的,男生女生都是一个字,贱。还是这句话,道理都懂,做起来忒难。不想起那个人来,昏昏沉沉倒也好;想起来的时候,揪心的疼。不见面的时候,降低自己对短信的期望还好;期盼起来却像个无底洞,没完没了。窝在家里不讲话,盘在床上没有表情;见了面虽有责备却还是心里脸上都高兴。不写了。   23:17 下午看到刘若英和陈升的专访,看她在唱为爱痴狂时陈升出现,奶茶在演唱会上唱不下去的场景,很感动。也是春天,也是秋天。 我从春天走来 你在秋天说要分开 说好不为你忧伤 但心情怎会无恙 为何总是这样 在我心中深藏着你 想要问你想不想 陪我到地老天荒 如果爱情这样忧伤 为何不让我分享 日夜都问你也不回答 怎么你会变这样 想要问问你敢不敢 像你说过的那样的爱我 想要问问你敢不敢 像我这样为爱癡狂 想要问问你敢不敢 像你说过的那样的爱我 像我这样为爱癡狂 到底你会怎么想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Leave a comment

有时候,特别羡慕任知了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Leave a comment

Sick

一直走不出来,原来是病了。知道自己原来是depression以后,反而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走不出来也不能再怪自己心态不好。想不到一直自诩为乐观开朗的唐元竟能和抑郁走的这样近,难怪除夕夜打开28楼的窗户,冷风吹在脸上有往下跳的冲动。有点后怕。好了,病根子找到了,医生不知能不能帮我。其实知道根源还在自己,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要像萱萱学习,走出blue,作顽强的小鱼。自言自语。 电脑又坏了,有点讨厌我的戴尔了,以后还是用哥哥送的苹果好了。希望晚上回家电脑可以修好,东西不要丢。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1 Comment

走路在纽约

新工作第一周,几乎每天加班,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么? 去山王吃了碗雪菜肉丝面,沿着中央公园往回走,听着音乐让脑子发白,好久好久,都忘记了自己心里一个人的平静。纽约还是像电视里的画面一样绚烂和黑暗。 人间一日竟如此漫长。 谢谢你的花。 22:31 两个半月没有见到我的舞蹈队的小朋友们,今晚是Glass House Rocks,哥大最酷的一场演出。如果没有这过去的烦心事,今晚我也在这个玻璃房子里演出。这帮小朋友老早都写邮件来安慰我,我都没有回复,好像关在一个盒子里,谁也不想联系。她们都问我好不好,我只说OK。演出前Olivia说有东西给我,拿了两张小卡片给我,写满了队友给我的祝福,大部分队友只知我换了很忙的新工作,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眼泪不争气的在小朋友面前流了出来。很爱这个小团体。可是一想到我在专心排练的时候,却有人趁机在不专心,就再也无法回到舞蹈队的状态,我永远的失去了她们。我需要回去,不能排练也要去每周一次的课程,跟这帮姑娘们一起,简简单单的喜怒哀乐,没有那么多烦心事儿。Lauren一路上在跟我讲她这个冬天抑郁症的事情,临了,我们彼此道别时说,everything will be better。到家查了一下定义,不经意间也许得了跟小萱萱一样的病,萱可以走出来的,我也一定可以。听着古典,喝点红酒,为什么还在流泪,为什么自己跟自己说话没有用了呢。好在还有日记,好在还有我的博客,为什么看到我写的东西不是感触而是这个不要写那个不要写呢?我在加油,我在自我调整,没有想过会这样难。 我们是天上的好朋友,你守了你的诺言成全了我让我感受这滋味,不要继续在地上伤害我了好么。我尝够了伤心的滋味,让我回到天上去吧。 好久没跟爸爸妈妈通话了,我不想讲话好么?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Leave a comment

情人节前一天

一早到我的牙医那作检查,牙医是个和蔼可亲的美国老爷爷,大约60多岁的样子,满头银丝但又很前卫的打扮。检查毕,他说,情人节快乐!我嗯了一声,他以为我不记得这个节日,说明天是情人节呀。我又怎会不知,心里有点苦。他还继续问,你准备怎么过呀。我敷衍了几句。他说他今天要给他老婆去订花,说每年都从同一家花店订花,他们总会给他弄的很惊喜。 很向往这样天长地久可以一起变老的爱情。删掉了明晚日历上的预留的时间段。如果爱,每天都可以是情人节。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Leave a comment

爱情

看到网上一篇文章中的一句:“一切努力都会有回报,除了爱情”。然后想到今天上午某人在邮件中说的:“感情不是学习和工作,不是你努力了就可以得到的”。两句话有着异曲同工之处。爱过、痛过、迷茫过、愤怒过、开心过、伤心过,安静了,思考了,就好像刘若英唱的,如果能够退回到原来的位置,也该是很幸福的事不是么?可是,要离开一个熟悉的地方,离开熟悉的人,离开熟悉的气味怎么会这样难这样难。这种情绪,扩张在我身体的每一个毛孔,在空气中弥漫开来,我真的不是一个成熟的女子,要让全世界跟着我一起悲伤,你是我的全世界。我一直在等那个时间空间我无法控制的时候,这样这里的世界再下雨,世界另一头仍然可以是晴天,当我不能触摸到的时候,也许才可以迎接新的世界。可是每过一天,一边是剩下的日子,一边却是煎熬,还是应该离开。我自私到想要拥有全世界,却忘记自己只是这宇宙中的一只蚂蚁。没有蚂蚁的世界,还是一样的多姿多彩,一样的转个不停;没有了世界的小不点儿,也不知道要爬到哪里去。该离开了,不要再当自私鬼了。   [北京爱情故事] 爱情 爱情 原本就是一个人的事情 一个人动情 一个人平静 一个人付出 一个人任性 爱情 爱情 慢慢变成两个人的感情 一个人发疯 两个人心疼 一个人牺牲 两个人享用 如果爱情可以看天气决定 那要怎么去适应四季分明 如果爱情可以随心情决定 那要怎么去抵挡圆缺阴晴 如果爱情可以因疼痛决定 那要怎么去面对风平浪静 如果爱情可以为欢喜决定 那要怎么去感受波澜不惊

Posted in NYC - Memory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