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3

周一结束

傍晚6点半,交了明天上午要汇报的报告,快七点了,不想再呆在办公室,决定回家练习汇报,感觉好像上学要作presentation前一晚总是嘀嘀咕咕自己心中默念稿子。真羡慕那些脱口成章的人呢,每次到公共演讲还是会很害怕,尤其要被四个专家严刑追问。明天汇报过后,不知道还会不会继续被布置作业呢? 上午下了点儿雪,现在外面却开始下雨。没有带伞,只好塞着耳机在雨里走,今天不听星巴克下载的每周一曲了,继续听我的百老汇歌剧。有朋友群发邮件说要去Marie’s Crisis聚会,一下子勾起了我的记忆。这是西村一个很特别的小酒吧,在纽约近六年的时间,这个酒吧给我的印象最深。这个地方离地铁一号线的Christopher Street很近,一个半地下的音乐酒吧,非常残破,1850年代是妓女的小房间。记得装饰木头被油漆成红色,酒吧总共不足20平米,中间摆了一架红钢琴,周围围了一圈唱歌的人,许多是同性恋,绝大多数是在百老汇或外百老汇上唱歌的人们。弹钢琴的是个高手,每一首百老汇歌剧信手拈来,大家就围着钢琴师快乐的齐声歌唱。有时候有人兴致来了,也会独唱一曲,我一共去过两次,第二次去的时候,一位男歌手唱的Jekyll & Hyde剧中的This is the Moment让我记忆犹新。来到这里,才发现自己学了近四年的百老汇歌曲,却还是有那么那么多的曲目连听都没有听过,但是跟着这帮人在这里和着,倒也是快活的很。上次妈妈在纽约的时候,没能好好带着她玩一玩,如果下次还有机会,想带爸爸妈妈到纽约的各个角落去感受。给在欧洲的爸爸发了条短信,他已经离我近了一些了,如果不需要签证就能够飞来纽约跟我住几天多好。又是讨厌的签证。 思绪拉回我的小屋。一会儿要开始准备明天的汇报,头疼。在家里干活虽然是没有什么效率,可是在办公室里呆了10个钟头之后就再也不想坐在那个冷冰冰的写字台前了,哪怕是脱掉西装卧床背书也要心理上好受多呀。我是不是太懒啦?再次敬佩一下每天工作到11点的YING MM和TT同学。 好啦,安啦。 照片来源 http://www.literarymanhattan.org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NYC - Memory | Leave a comment

Monday Morning

5:55AM Morning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Leave a comment

周末流水账

周末有人回不来,原计划有变,反而做了许多事情。 首先是看书。刚过去的6天内,一口气看完了9本书。如果所有的专业书都能像小说那样好看且引人入胜就好了。看书的时候感慨很多,也做了一些笔记,就不在这里悲天悯人带负能量了。为什么她的书里总是那么多背叛呢?为什么都是死亡才能把回忆留到最好呢?看到后来,人物错综,基本上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另一人。我不喜欢这样的情节。为什么爱情不可以认认真真的简简单单的一对一呢?是她写的太现实,还是我太喜欢做白日梦? 周五晚一个人跑去麦迪逊花园广场看米奇音乐会。妈妈说我总也长不大,就因为我喜欢米老鼠。入场的时候,检票员说,就你一人儿么?我点点头。环顾四周,人山人海,到处都是小毛头。我乐呵呵的边吃crepe边看秀。不过,好像跟迪斯尼乐园看到的确实差距不少。这场明显是给小孩子们看的,有点失望。心想着幸好当时没多给哥买一张票,不然真是有些浪费时间了。演出快结束时,收到短信说,周六情况有变。唉,什么时候我们才能自由出行美利坚呢?签证真是太牵绊了。 周六想睡懒觉,可是现在好像习惯性早醒,只好醒了再睡。午饭后弹了会儿吉他,又把二胡拿出来练了一个钟头,上一次拉琴还是一年前腿断的时候在床上练的,那时候还有一个听众呢,现在也就自娱自乐。躺在床上看了会儿书,然后小憩,醒来的时候,阳光照在脚上特别特别暖和,最喜欢暖洋洋的睡午觉,惬意的不得了! 起来的时候,决定把情人节前打完草稿的一张画画完,画的名字叫Blue Valentine,原因么,呵呵,一个人的节日,只好是blue的。家里的颜料颜色很少,刚来美时只买了五种颜色,包括了白与黑,其实真正也就红、蓝、黄三原色了。理论上来说,什么颜色都能调出来,可每次都跟想象中调的不一样,画出来也倒别有一番风味。一口气涂鸦到晚上7点半,吃了中午的剩饭剩菜,对着YouTube跳了会儿舞,看到脸书上有朋友问我愿不愿意参加周日民乐团的排练,说五月在林肯中心附近的Kaufman Center有演出。 周日继续早醒加回笼觉。起床后照例洗衣服打扫卫生,然后煮八宝粥。蜂蜜喝完了,出门去哥大的集市买蜂蜜。顺便买了柠檬还吃掉一块胡萝卜蛋糕。声乐老师发来信息问可不可以半小时后上课,我急急的赶回家唱了一个钟头。下午2点背着琴去乐团排练,突然好像回到大学时候的民乐团。只不过团员升级成了上海民族乐团、东方歌舞团的高手们,首席二胡是原先拉白毛女的。还有那把京胡简直是活了。今天练第一个曲子是个京剧的曲子,以前没练过,挺有意思,可惜快要回去了,不一定有时间常来排练,今天也算过过瘾。 啊呀,流水账记完。唯一没做的就是带回家的工作本来想做一会儿,结果晚上工作了半小时就开始犯困。感觉好像读书时候每次放假都会带书啊作业啊回家做,但每次书连拿都不会拿出来,作业总是到寒暑假最后一天才做。这个拖延症,真是三岁看到老。 周二又要汇报,有点烦人呢,好像个要被检验的小学生。美好的周末总是那么短暂,不过周五不上班,开心!感谢复活节哈〜

Posted in NYC - Happy | Leave a comment

周日早

4:41AM 早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Leave a comment

周六早

4:06AM 早醒也可以变成习惯,还好周末可以赖床。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Leave a comment

早,4点40,又醒了。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Leave a comment

对再见说再见

下午三点,爸爸打来电话,说在法兰克福转机中,微信发不了所以打电话报平安。我有点责怪自己,心里只想着以为在飞机上的另一个人,都以为老爸早就到达了目的地,一看,其实还只在周三的下午。人家说讨了老婆忘了娘,我这个小孩的心都被占据了,真是该被打醒。妈妈一早发来信息说,今天是世界幸福日,希望成为你最幸福的一天!祝福爸爸欧洲旅行愉快。那么我今天幸福么? 有人喝高了,又聊了很久很久。亲情、友情和爱情中,你们说哪一个份最亲,哪一份最长久呢?如果能把三份感情都融合在一起,那是不是最长久最温馨最快活的呢?当有机会把三份感情合成一份的时候,却为什么要推辞呢?人是不是有自虐倾向的动物,竟会享受痛苦的感觉?我不要。走到家门口的楼下,还总会幻想那部银色的车子停在那里。 三个晚上看完了三本书,好像看书可以忘记现实的一切,把自己放进书里的世界,看到诀别思念,想到即将到来的别离,已经泣不成声。她说,“曾经以为,所有的告别,都是美丽的,我们相拥着痛哭,我们互相祝福,在人生以后的岁月里,永远彼此怀念,思念常存。然而,现实的告别,却粗糙许多。” 又说,“我常常在想,世上有没有幸福的离别?没有苦涩的泪水,也没有遗憾,离去的人根本不知道那即将是一场告别。带着微笑远离,是最幸福的一种离别。所有 的不舍,留给等待的那个人。一天将尽,别离之后,明日我们还会想见吗?明日,也许是天涯之遥“。如果是天涯之遥,那么可不可以永不永不说再见?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