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3

老鼠

虽然属老鼠,床上还有一只米老鼠,可真的遇到老鼠时也只好吓的尖叫。昨晚入睡时听到厨房有动静,以为龙头没关紧,结果持续不断的声响,只好起来观察,看到一只小老鼠探出额头,又飞快的消失了,它躲藏的很好,屏气凝神的不让我发现,我给前台打电话,前台却说要等到第二天才能上来。我抖了一下灶头后的塑料袋,它飞也是的钻到了冰箱后再也没了声响,我踢了几脚冰箱,小老鼠还是没有动静,估计是回到邻居家去了,也许冰箱后有个出入的洞吧。把厨房灯留着,回去睡了。 别误解,我家向来以干净著称,怎么也想不到竟然钻进来个老鼠,这大概是纽约最让人头疼的地方,国内从没有老鼠蟑螂,这里却常常可见,老鼠更是地铁的常客。打电话给朋友求救,却被告知,别紧张,the mouse is probably more scared of you than you are scared of him! 以前觉得女生遇到老鼠尖叫很大惊小怪,原来自己也不能幸免。希望没吵到邻居。 早晨跟爸爸短信发牢骚,他回了一句"合并同类项"。我不解,问他啥意思,老爸说"你属什么?"嗨!我爸这时候还跟我开这种玩笑,真老鼠爬进了我的老鼠窝,把我这个地头老鼠可吓坏了。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Leave a comment

聚会

晚上是原来行业的年轻人聚会,聚会名单哗啦啦的几百人。我跟办公室leasing部门的两个同事早早的来到场地。说来也好玩儿,原来跟这两位同事是对家,他们在房东这边儿,我在租户这边儿;现在到了一家公司,就在同一边儿了。 聚会在第二大道和53街的Copia,小小的酒吧挤满了做房地产的年轻人。遇到好些老朋友,有的是以前谈判桌上的对家,有的是以前的同事。突然觉得有点怀念以前常常在城市中行走的工作,没有积累起来的spare tire,没有在电脑前逐渐逝去的视力,还有那么多直性子的业内好友。许多人对brokerage有负面的想法,这个行业是特别的残忍,需要人特别的tough,所以造就了这个行业人群的性格。可是多数人都是心肠好的,起码,我还是很怀念以前行业的那些朋友。 你们说,如果怀念以前,是不是因为现在的不够好?还是说,任何事情都因为是围城,所以城里城外的,得不到的和逝去的,才是最想念的? 睡了,一下又到半夜了。 我和业内好友H重聚

Posted in NYC - Memory | Leave a comment

周二的胡言乱语

傍晚很早就饿了,于是跑去楼下餐厅吃晚饭。刚走进饭店,老板娘看见我来了,还没等我开口,就直接跟厨房说:“一个番茄炒蛋,不放糖,少米饭”。然后我刷卡、等菜。大概我现在在这位老板娘心目中就等同于番茄炒蛋了,我一进门就是番茄炒蛋来了。 时空交错到大学时代,回到东大宿舍区,那儿的南京小煮面是出了名的好吃,而那个小煮面老板娘脑子就跟excel sheet一样,每个人爱吃什么都记得住。每次我跟JJ一进门,老板娘就直接用那淳朴的南京话往厨房里喊,“两碗牛肉面加两个打散的蛋!” 不知道小煮面还在不在那里了。 吃完晚饭,回到办公室又呆了两个小时,回到家中已经9点半后了,只想写完博客躺在床上。 昨晚下班去跳了一个钟头的zumba。之后受邀去了46街第8第9大道之间的Swing46跳swing dance。这个摇摆舞我是不会跳的,不过刚好去欣赏爵士乐、摇摆舞表演、踢踏舞表演,还有免费的摇摆舞课。唱歌跳舞真是让人开心的活动,只可惜昨晚是周二,不能尽兴,就早早的回家了。 洛克菲勒中心广场上的石头展览开始了,留影一张。晚上回家时Radio City前排着一大堆人,原来是排队拿明天晚上在这里举行的NFL Draft的免费票,幸好我不是football迷。Radio City还在打着Sarah Brightman 9月21日演出的广告,可是我不能去买,因为不知道自己9月份会在哪里。我甚至都不敢安排5月底的旅游。记得乔布斯传记里有提到说他身体已经虚弱到不能安排未来的旅行。不能提前计划好将来的事,感觉有点悲伤。乔布斯是因为身体不好;而我是因为不知道自己未来几个月的去向,我不能订5月出去旅游的计划,不能订9月的音乐会,不能订11月去法庭反驳交警给我的罚单,一切一切都是未知。工作、感情、未来,自己无法决定,还是在矛盾之中;决定不下来就只好顺其自然。多想这么多未知中,哪怕有一个确定的因素,然后可以全部朝着这个方向前进。多希望这个因素首先是家,首先是你。家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Leave a comment

中央公园 木兰花开

周日下午大好天气,去中央公园赏花。冬天的枯枝还在,嫩叶已出,转角便是山花烂漫。    

Posted in NYC - Happy | 1 Comment

杂记

周五下班跟舞蹈队的小朋友艾米莉一起吃饭,这小家伙今年大一,刚好在我办公室附近作实习,所以就约我出来。实习的内容据说就是每周五过来看电视……怎么有那么好的工作。吃饭的时候她跟我说,她有男朋友了,实习的时候认识的,来自澳大利亚,处了一个月。然后又跟我说他是交换生,这个学期以后就要回澳洲,所以他们约定了7月22号分手。我好大跌眼镜,都约好时间分手了,总共认识+相处四个月,这能称为“男朋友”么?不就是关系好的朋友么,这个从小移民加拿大的小姑娘早已满脑子西方思想了,想着自己刚大一的时候连男生的手都没牵过,爸妈又规定大学不许谈恋爱,看来小孩子还是放在中国养到大学毕业比较安全。哦对了,以前一起跳舞的时候,艾米莉总以为我是大四的学生,却没想到我比她整整大了10岁,天哪,简直可以叫我阿姨了。顿时觉得自己好老,不过她嘴倒是很甜,说我看起来还是像大学生,没有皱纹,哈哈哈。晚饭后跟她一起去学校看我们舞蹈队演出,是一个街舞加肚皮舞的演出,我去排过一次,可惜总是加班,这个学期是没法继续练了。 刚才在脸书上看到,去年毕业的舞蹈队的队友Juliana订婚的消息,她去年全职研究生加全职在联合国工作,从哥大毕业以后搬回了加州,这个男朋友认识不到一年,今天就向她求婚了,好幸福啊。祝福他们。 都快四月底了,纽约阳光虽好,却还是温度低的冻人,北京都过20度了,纽约今天只有3-14度,暖气已经关掉,在房间里只好在睡衣外再穿个hoodie。白天在家门口走了一圈,看到满树的花。花虽好看,不要让我过敏就更好啦。下午唱歌的时候老师表扬了,说若我回国可以考虑去audition,说的我心里美美的^^ 某人说我不化妆比化妆好看,明显指出了我是个不会化妆的粗人,今天下午在家练习,把自己化了个熊猫眼,哈哈,有点羡慕那些会精致打扮的小姑娘呢,偶只会化个重重的舞台妆HOHO。

Posted in NYC - Happy | Leave a comment

Tiffany’s Blue Book Ball At Rockefeller Center

还记得我昨天说洛克菲勒中心那个不成型的Tiffany盒子么?今天成型了,但是进不去了,原来今天是人家的invitation only的Blue Book Ball。一早同事Eric就说他朋友在今晚这个舞会上摄像,即使是摄像,也被要求穿正式的长裙,可想有多正式。7点半下班出门,办公室里空无一人,整个溜冰场周围都被保安拦了起来,还好我知道乐高的通道可以重新走到Channel Garden,所以就在蓝盒子附近溜达了一圈。 发现记者同学很可怜,堆在一块儿举个炮筒,然后一辆辆的黑车停在第五大道,一个个明星走下来,有Kate Hudson, Sarah Jessica Parker, Hilary Rhoda, Jessica Biel等等。我路过的时候刚好是Gwyneth Paltrow下车,她往右边走了,左边的所有记者都大声嚷嚷,然后她终于听到了,过来让记者拍了几张照片。 表妹的微信头像换成了一句话,她比我小6岁,是我最喜爱的小妹妹,做的事业是我想作的幼儿园老师,今年9月就要出嫁了。看到这句话,觉得心里暖暖的,很温馨。这也是我想要的状态。在这里,即使进不了上流社会,去不了高级派对,若有你陪伴,比什么都好。

Posted in NYC - Happy | 3 Comments

在晚餐

每天晚上吃番茄炒蛋会不会营养不良呢? 照例在餐馆点了番茄炒蛋,后面排队的是个文邹邹的青年,看上去像是跟我一样的公司职员。我坐下来开吃,他端着盘子去了离我两个位置的地方。我开始看手机,突然两个位置以外的距离传来大声咀嚼的声音。饭店里人很少,我抬头看了看他,这个文邹邹的男生顿时在我心中形象跌到最底,听着声音就不用再看第二眼。 也许是我太picky,从小妈妈就教育咀嚼时不张嘴,吃饭不发出声音是好的教养。就好像在国内吃饭手要扶着碗,吃西餐手却要放腿上、胳膊肘不能上桌、不可以舔西餐的刀子一样。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标准,我只是对吃饭太大声有点介意而已。哦对了,看到他还在深色西裤里穿了双显眼的白袜子,唉。Sorry, I shouldn’t judge. 不过张小娴好像也说过,如果是喜欢的人,那大声吃饭也会觉得可爱;倘若不喜欢的,那这种声音就是不可饶恕的罪过了。抱歉对陌生人指手划脚了。 Tiffany把洛克菲勒中心的溜冰场租下来,盖了一个大大的蓝色盒子,据说明天是一个给VIP的私人宴会。要买多少Tiffany的人才会收到邀请呢?呵呵。今天去看还像个工地,明天不知会不会整理干净了,这么讲究的公司,应该会把场地也做的很精致吧。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