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3

如意不如意

人生总是在如意和不如意之间徘徊。只能是给自己最佳的心理暗示,期待朝如意的方向走去。

Posted in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祈祷

最近有听到一些得癌症的消息,有爸妈的朋友们,有自己的朋友,还有老师的父母;最近也有看到一篇转载的文章,大意是每个人一生中或多或少都在产生癌细胞,但是每个人的体内其实都有一种能够杀死癌细胞的能力,文章给了三个好朋友的例子,一对夫妻与另一个男人同时得了癌症,这对夫妻得知消息后便开始云游全世界,第三个人开始化疗。夫妻放下所有包袱,云游归来发现癌细胞都消失了,而化疗的男人却死去。文章的结论是,一个好的心情是治疗的关键。有时候不知道自己得病的人反而倒是没什么问题;体检之后知道自己有问题后,忧心忧郁却反而出了问题。 当然,这事儿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检查出来有问题,自己心理便有大障碍了。想起自己几年前作例行检查时查到一个小囊肿,虽然医生说这个非常常见,没有问题,会自行消失,但是需要复查,我还是紧张的每天都感觉肚子疼,每天都觉得肚子有硬块。其实没检查的时候啥感觉也没有,而且绝不可能从外面摸到硬块。后来会会朋友,出去玩玩就把这事儿忘了,再查时,囊肿早就没了。 又想起一个实验,说人在生气时的呼吸是浅蓝色的,把这种气体收集起来注入可怜的小白鼠,小白鼠几分钟就死去。所以人在生气时体内产生有毒气体。不要生气。 说了那么多,其实就想说,人生苦短,不需要常常为这为那忧愁,不要为工作发愁,不要为失恋发愁,不要为明天发愁。一个好心情可以把癌细胞都杀死,要相信情绪的力量。送给自己,也送给病床上的朋友,为你们祈祷,尽快好起来。 站在阳光下。

Posted in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Subway

On the crowded train to work. In front of me was this gorgeous little girl looking like Amanda Seyfried and her mother. Out of nowhere (no previous conversations) She lifted her head and said: “Mama.” “Yes dear” her mother answere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连续第八天,不太忙的白天。不是不太忙,是一点也不忙。有点可怕。同样一件事儿,大老板跟小老板的反应竟然天壤之别,难怪大老板是大老板,小老板只是小老板而已了。昨天钟同学说得对,要把目光放大放高了,就不会因为别人的原因让自己压抑。感激大老板,向大老板学习。 下班后骑车、壁球、高尔夫、海滩、跑步、唱歌,惯常的事儿再加些新鲜玩意儿。 看到朋友推荐的一个网站,rainymood.com,特别喜欢。rain makes everything better,听着雨声,心里觉得特别安静。

Posted in NYC - Work | Leave a comment

有点好笑

在微博朋友圈转发了一条妈妈给我的文章,写的是十封信。在转发前,我在文章前加了自己的感触,写了以下文字: "妈妈发来的分享,说的特别好,跟大家分享。 假如人生不曾相遇,假如人生没有Waldorf,没有庄严寺,没有手术,假如人生一再错过。。。后来才发现,一切成为了永恒。 开始:" 结果再上朋友圈的时候,发现好几位朋友转发了这条消息,唯一的区别是,他们删除了我以上文字的第一段。而保留了第二段,大概是以为第二段也是属于"十封信"的。可他们哪知道,Waldorf, 庄严寺,手术,永恒,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而他们,只当这是一条立志信息了。竟然连屈同学也这样转发,有点讽刺,呵呵。 附 十封信,也和博友分享: 值得读的十封信 《第一封》 写给你      假如人生不曾相遇,我还是那个我,偶尔做做梦,然后,开始日复一日的奔波,淹没在这喧嚣的城市里。我不会了解,这个世界还有这样的一个你,让人回味,令我心醉。假如人生不曾相遇,我不会相信,有一种人一认识就觉得温馨,有一种人可以百看不厌。    《第二封》 写给幸福      一直以为幸福在远方,在可以追逐的未来。后来才发现,那些拥抱过的人,握过的手、唱过的歌、流过的泪、爱过的人、所谓的曾经,就是幸福。在无数的夜里,说过的话、打过的电话,看过的电影、流过的眼泪……看见的或看不见的感动,我们都曾经有过,然后在时间的穿梭中,一切成为了永恒!      《第三封》 写给努力      不要抱怨你没有一个好爸爸,不要抱怨你的工作差,不要抱怨怀才不遇无人赏识。现实有太多的不如意,就算生活给你的是垃圾,你同样能把垃圾踩在脚底下登上世界之巅。这个世界只在乎你是否在到达了一定的高度,而不在乎你是踩在巨人的肩膀上上去的,还是踩在垃圾上上去的。    《第四封》 写给修为      看别人不顺眼,是自己修养不够。人愤怒的那一瞬间,智商是零,过一分钟后恢复正常。人的优雅关键在于控制自己的情绪,用嘴伤害人,是最愚蠢的一种行为。    《第五封》 写给了解      有个懂你的人,是最大的幸福。这个人,不一定十全十美,但他能读懂你,能走进你的心灵深处,能看懂你心里的一切。最懂你的人,总是会一直的在你身边,默默守护你,不让你受一点点的委屈。真正爱你的人不会说许多爱你的话,却会做许多爱你的事。    《第六封》 写给独自      一个人单身久了,就不想去恋爱,会感觉朋友越来越重要;一个人单身久了,就不想去逛街,会越来越喜欢在家听歌;一个人单身久了,就变得成熟起来,会比以前越来越爱父母;一个人单身久了,就买很多鞋子,会独自去很多很远的地方旅游;一个人单身久了,就不经意悄悄流泪,但会在众人面前什么都无所谓。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NYC - Memory | Leave a comment

王子殿下

好了,说个好玩儿的事吧: 两个小时前我在第五大道的大学俱乐部参加卢森堡总领馆组织的活动。刚踏进门开始聊天,聊天的对象是一卢森堡人和他夫人,这位先生温文尔雅,介绍自己的时候名字一长串法语,我没记得。他们俩又没有像其他人带着铭牌。他说和妻子去年年底结婚,去了中国旅行,今年12月还准备再去中国。聊完,我说我们交换下名片吧,然后递上了我的名片;他收下,然后很有礼貌的说自己没有名片,但是从旁边的随从那儿拿了张名片给我,说是他秘书的名片。我握在手里也没仔细看。 这两人走了以后,旁边史蒂夫跟我说,这位是卢森堡王储His Royal Highness Crown Prince Guillaume。大吃一惊。我竟然向王子要一张名片@_@….. 回来网上查了一下,王子和比利时伯爵夫人去年10月结婚,这位王子是国王继承人,去年的婚礼花费50万欧元,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2220578/Prince-Guillaume-marries-Countess-Stephanie-Lannoy-Luxembourg.html。再回来查了下名片上的法语,地址是卢森堡宫殿 @_@ ….. 我真是太囧了,问王子要名片!

Posted in NYC - Happy | Leave a comment

Morning

六点。醒了两次了,看来还是有点时差,以为倒好了,其实没有。以为好了,其实没有。以为的事,跟实际的,还是以实际为准,以为的,只能是美好的幻想。实际朝幻想靠拢中,也是好事。 有点胡言乱语,再眯会儿。

Posted in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该打

走了,又来了,又走了。 不想见,偷见了,又想见了。

Aside | Posted on by | Leave a comment

跑步

晚上跟钟同学参加了耐克在中央公园跑步的活动,跟着一大群人跑了六公里。这是我腿断以后第一次跑步。小时候喜欢短跑,不喜欢长跑,自从几个月前那次背包两天爬24公里的行程后,觉得什么长途跑都不是什么大事儿了。一边跑一边想到伟豪同学以前推荐的村上春树的What I Talk About When I Talk About Running,说长跑像毒药,是会上瘾的。我估计不会上瘾,跳舞和球类还是比光光跑步要吸引我的多。不过出身大汗有助于倒时差。 到家。他发来短信问,”why are you still mad at me?” Why? 大概是因为以为自己原谅他了,可心底却仍然久久不能释怀吧。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Leave a comment

随写

街上到处是end of season sale,纽约才刚刚开始炎热,怎么就已经是换季打折了呢?商家总是走在时间的前面。我却好像怎么也赶不上时间。 10天。2013年6月26日离开纽约,7月7日回到纽约,在家乡的一周半,时间蹭的一下跃了过去。数不清的饭局,三次同学聚会,两次拍闺蜜照,一次回乡;跟小时候一样,放寒暑假带了本书回家,照例留在了旅行箱最底,别说翻页了,连封面都没触摸到。 话题依旧是老套,无非是回国不回国,有没有男朋友。关于前者,饭桌上总是对立的两派,一派说回家乡当公务员,舒舒服服;一派说是留守美国,这样下一代无需再走我的老路。父母也就这样,常常夹在两派之间,希望我回去,又不希望我回去。奶奶辈倒是很清楚,强烈希望我回去。原本说好的5月份的回国,现在计划更改,奶奶不停的问,不是说好要回来了么,怎么又不回来了呢?爸爸说,你让我们空欢喜一场。 关于男朋友,所有亲朋好友突然站成了统一战线,结论一致的要求我抓紧时间找,找个差不多的就行了。当然也有个别小姐妹悄悄的在耳边说:“他们真讨厌,干嘛非要人结婚”。我没有那么前卫,我自然是想结婚的;一个人呆着挺好,两个人也挺好。只是一个人有时候呆累了,倒也羡慕起两个人的生活。以为自己不挑剔的,大概还是太挑剔了吧。自己觉得还没有太“大龄”,别人却觉得beggars can’t be choosers。 最近流行的杨绛的一百岁感言,说“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说的真好。别人我不管,父母给的压力,很大一部分也是来自他们的peer pressure,我理解,但是心里有时候也会压的不舒服。躲在纽约,也是自立,也是逃避。 离别。每次爸爸都让妈妈不要一起送我,每次妈妈都不肯,坚决和爸爸两个人一起送我去浦东机场。以往到早了,妈妈都不让我进安检,一定要和我在机场挽着走走,再告诉自己坚持不掉泪,看到妈妈红眼,我也忍不住。这次事件太紧,差点错过飞机,一到机场就没有机会再“走走”,跟爸妈和姨夫挥挥手,进了安检,怕多回一次头又忍不住,直到坐上了飞机,一个人可以随便流泪,在爸妈面前却小心翼翼。去年骨折在家,流了一次眼泪,妈妈立马说,我们不去美国了。到了纽瓦克,看到妈妈的邮件,说不舍得我,怕我一个人吃苦,眼泪刷刷的还要安慰妈妈说我一个人好着呢。特别怕离别,车站、机场,都是勾人伤心的地方。跟亲人离不了别,还要再见的;跟离别的情人,是不是再也不要见的好? 他回来了。在我回来的第二天。和以前一样,他总能影响我的心情。4个半月没有见面,他在北京经历了起伏,我的体重也长回了95斤。他发来短信,和以前一样健谈,我强迫自己发去简短不带感情色彩的语句。我想,还是不要见面的好。是还在恨他么?送给他的植物已经死去,大师说,他是我人生的必经之路。没有好好的离别,以为还要见面的,就不曾有离别的感伤。你不相信那是最后一次见面,也许就是。 工作。5个月了,没有长进。对这份工作大约是,期望越大,失望越大。我不该在这里抱怨我的工作,我只想说,我是个很喜欢工作的人,我很想有些事情做,而不是每天坐办公室拿着工资。这样看来,其实我不太适合清闲的公务员。啊,别打我,其实公务员很好的,我挺想当公务员的,现在回去还不一定考的上呢,呵呵。在老公司顶替我的小姑娘写来邮件说,曼哈顿的中国业务基本都被你开发完了,你有那么多资源,业务又做的那么好,为什么要跳槽呢?为什么呢?我也不知道,我以为我想做的事,却不是我想象的样子。职场,比我这个稚嫩的小姑娘要复杂的多的多了。继续加油。 晚上受钟铭邀请去参加耐克组织的中央公园跑步,8公里,那么久不跑步的我,不知道能不能坚持下来,外面又是30多度的高温,自己前天回来的时差还没有调整好,不过,我喜欢挑战。

Posted in NYC - Memory, Sweet Home China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