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3

手拉手

朋友圈上看到表妹旦旦的一张照片 照片中的妹妹被拉着手,满脸的幸福。记得最早以前,这样的照片是一个摄影师男友带她女友全世界旅游,男孩从背后拉着女孩的手,拍女孩儿的背影。后来在人人上也看到一个女孩在波多黎各被拉着手拍的背影,看不到脸,但是一定跟妹妹一样,写满了甜蜜。我很羡慕。 这样的场景让我的心里感觉甜滋滋的。Sweet。什么时候也有一个男孩儿跟我这样拍照呢? 明天一早,我又要开始一个人的旅行。这么多年,一个人的旅行不少,却从未像现在这样希望有一个人可以跟我手拉手去一个两个人都想去的地方。一个人的世界固然清静,两个人的世界里却有我期待的甜蜜。

Posted in Thoughts | 1 Comment

Pandora

打开邮箱,音乐盒子Pandora发来贺信庆祝8周年纪念。潘多拉是我最爱的音乐盒子,陪我度过无数个夜晚。记得有两个月每天听太多,超过了每月的限量,只得交钱继续听。最爱的两个频道是古典和爵士。当然,我的收藏中还有很多轻摇滚、R&B,有时候也会跟着hiphop和肚皮舞音乐瞎晃晃。不知不觉,已经听了17,301首歌了,每首三分钟来算,近900个小时过去了。 Here we go:

Posted in NYC - Life | Leave a comment

六年

六年前的今天,我带着7个箱子,在浦东机场与父母告别,搭乘泰航经曼谷中转,25个小时以后到达纽约,坐上了当时感觉超大的黄色出租车,在雾雨濛濛中,来到了我在纽约的第一个家。https://yuantang.wordpress.com/2007/08/20/曼谷机场转机时间/ 2007年8月21日,我开始在这个第二故乡书写我人生新的篇章。搬到第五个地方以后,我在天花板上画下蓝天白云,在墙上写下「纽约 纽约」中的歌词:if I can make it there, I can make it anywhere。 六年,我还在奋斗中,有高潮有低谷,老天还是很眷顾我的,一直以来,顺境居多快乐居多,遇到许多好人好友,支持我帮助我,一直走到现在。父母虽在家乡,他们还是最心疼我的。爸爸平时话不多,但是他也想我,有一天他说,知道女儿要强,如果你累了想家了,就回来吧。妈妈平日是女强人,也不说想我,但有时会突然发来短信说,妈妈想跟你说话。去年一月腿断的时候,第二天我要回纽约,她跟身在纽约的顾盈妈妈视频,拜托她好好照顾我动手术。我看到她心急的样子,再也忍不住哭了,妈妈看到我哭,立马就说,我们不去美国了。在地铁上写下这些文字,回忆起这些事情,眼泪又掉下来。 2013年,过去四分之三了,我只能说,前八个月,不是我的年。年初遇到低谷,现在遇到第二个低谷。每一个人都或多或少会遇到困难,我始终相信,天无绝人之路。安慰别人的时候,我说在低谷的时候往四周爬都是向上的。QJ也安慰我说,it’s all good,没什么大不了的,你给自己太大压力了。有困难的时候,我喜欢一个人承担,有时候就奔溃了,奔溃的时候我也想有人来帮帮我。可是大家都很忙,来关心一次两次,就已经很感激了;有人说着要来帮忙,有时却有心无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最后还是要靠自己坚强。我来这里,我的家,写些文字发泄发泄、激励激励。世间万物皆似,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 除此之外,我又一次问自己,我到底想找一个什么样的人,想过许多种答案,最后只有一个,就是一个不再需要我要强的男人。 半夜,晨边高地,David Lanz,The Enchantment。心静。

Posted in NYC - Memory, Thoughts | 5 Comments

小鱼 加油

Posted in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天高云淡 纽约初秋

130806 我爱Manolo。有一天朋友来我家,打开鞋柜一看问,怎么你的鞋盒都是一个样儿的?我想把我的鞋都变成Manolo的鞋子,可惜我舍不得买全价的鞋子,只好在今天这样的半年度打折周去淘鞋。店主Abbey早就认得我,昨天去晚了还给我一张不用排队的卡,一见我就亲切的问"sweetheart,看中哪几双啦?"每次再怎么下决心只买一双的,最后还是以多双收手。然后,第五大道上,看到一个撇嘴笑的骑着自行车的疯丫头,挂着三双Manolo冲向快要迟到的课堂。 是不是,强迫症?就像我爱红色,我爱范晓萱,我爱米老鼠。不管别人怎么想,我想我的世界都是TA们。就像疯狂的爱一个人,希望每天的气味都是TA的,每秒的角落都是TA的,转角伸手都是一个人,回忆梦里都是一个人。若我的世界没有这些,我可以依然疯狂大笑,却少了些幻想和浪漫,多了些扭过头去的惆怅和牵挂。小心被爱上,鱼的心很小很神经质。 课堂作业提前一小时做完,交给老师,全对,于是提前一小时回家。也许我更适合当学生,没有那么复杂,没有那么千丝万缕。就好像每次回到学校跳舞,走进校园就觉得心里松松的。 中央火车站到时代广场的地铁上,一位艺人开始唱歌,车厢里满满的挤着一群美国高中生-或者刚进大学的小朋友们,艺人唱到高潮部分,所有的学生开始附和和声,还有个男孩配了几句说唱,气氛顿时像个无伴奏合唱团,精神立即大好。艺人说自己的唱片即将发布,学生下车了,跟艺人说,keep singing man,递上一些零钱以表appreciate。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可以简单和快乐到像学生和卖唱艺人这样,互相帮助、互相振奋、互相感激、彼此给彼此带来快乐。只可惜,生意场上太多人情冷暖,最简单的关系反倒是奢侈品了。 也许,时间和长途旅行是疗一切伤的最好的选择。 外一则: 其实我并不知道来这里的是谁,有时候我好像在跟自己自言自语,有时候好像在跟你们说话,有时候又是跟某一个人说的。你们有时候跟我说话,更多时候是风过无痕,我只能看到世界各地在我的stats里留下的印记。不管你们是谁,谢谢来我家作客。

Posted in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最后的最后

故事总要有个结局,即使结局是不完美的。从2011年6月15日,到2013年8月3日,你和我同时失去了一位爱人、一位知己。 几年不见的蕾蕾打来电话,寒暄了一阵,原本搞艺术的她已经开始了医学院生涯。生活在改变,人在改变,都在不知不觉的时间的无涯中。蕾蕾说一直关注我的博客,我很感谢。她说年初也是失恋的日子,看我写的东西很有感触。我没法解释发生的一切,若是心灵慰籍,只能说是上天的安排,这样才不至于一直沉沦在悲痛中。爱情是最玄的东西,没有爱情可以结合,有爱却故意要失去。你说爱一个人就不要和她结婚,这样才会永远,好像有点道理,我却还是不懂。为什么最后是三败俱伤,哦,也许是两,也许只是一。 你发来消息问,"你不是已经好了么,为什么连话也不说一句了。"好了么?你是真的信我,还是安慰自己?见到你,我怕是好不了了。你的生活已不需要我;我需要你,可是你已不是我的。所以我宁愿从你的生活中退出,宁愿你怪我一声不吭。这最后一击,好像当头一棍,怕是永久的伤害了。 原谅,陌生人之间是不存在原谅的。 孙燕姿 我怀念的 我问为什么 那女孩传简讯给我 而你为什么 不解释低着头沉默 我该相信你很爱我 不愿意敷衍我 还是明白 你已不想挽回什么 想问为什么 我不再是你的快乐 可是为什么 却苦笑说我都懂了 自尊常常将人拖着 把爱都走曲折 假装了解是怕 真相太赤裸裸 狼狈比失去难受 我怀念的是无话不说 我怀念的是一起作梦 我怀念的是争吵以后 还是想要爱你的冲动 我记得那年生日 也记得那一首歌 记得那片星空 最紧的右手 最暖的胸口 谁记得 谁忘了 想问为什么 我不再是你的快乐 可是为什么 却苦笑说我都懂了 自尊常常将人拖着 把爱都走曲折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NYC - Memory | Leave a comment

晚饭后

在TAO吃完晚饭,听音乐走路在纽约的清凉夏夜;FAO玩具店里超大的despicable me;中央公园旁优雅走路的马;随着地铁起步惯性翻了几个滚、翻到我脚下的小沙皮;让座给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看他熟练在座位上盘起腿,然后邻座起身后又见他可爱的在地铁座位上爬了一会儿。

Posted in NYC - Happy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