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3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盈MM和焕,两个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人。 晚上给盈庆祝大生日,托她的福,他的老公给了她一个大惊喜,带着女儿、盈的父母和我一起去了Per Se用晚餐。盈很早就发来短信跟我约今天的晚餐,说他们全家要一起吃饭,我也是family所以也要一起。说的我很感动兮兮的。晚餐时我们还在讨论在哥大读书时一起去超市和酒店找原料做提拉米苏的场景,盈说“好像还在昨天呢!”我指着她20个月大的女儿说,“是啊,一眨眼,这个都这么大了。”席间她父亲拍拍她,满脸幸福,还对外孙女说,你妈妈是我的宝贝。宝宝和外公特亲,又想到自己的父母,爸妈都超爱小孩子,每次别人的小孩都要逗个不停,自己这么晚,真是有点自私自责。 昨天看第三集爸爸去哪儿,看到在滑沙的时候,田亮因为担心女儿受伤,拉着女儿的滑沙板一路跟下高高的山坡直到平安地带才肯放手,这个场景看得我泪流满面,父母总是担心我们,够得着的时候,他们总会拉我们一把,够不着的时候,他们的目光从不曾离开,我们总是他们的牵挂。想爸妈了。爸爸寄来他的信用卡,说让我刷国内的卡,自己工资可以存起来,这么大的人了,还没有给父母上交过工资,却还要爸妈赞助未来,还花工资大手大脚心安理得,不说倒好,一说羞愧。一早爸爸打来电话说iPhone的照片都没了,说了很久也不能恢复,他告诉我英文单词需要一个个字母拼给我听,很想就在他的身边,可以帮他把这些事儿都搞定了。盈妈妈说三十而立,可到现在还只能自己温饱,却还不能让父母过更好的日子,很有挫败感。纽约,怎么这么难?越挫越勇,可是还是战胜不了你。 到家,看看网络,看到讲赫本和派克的故事,读到下面的文字。从友情到爱情只要一步之遥,从爱情到友情却要千山万水千辛万苦千回百转。我看,从爱情到友情恐怕得有个陌生人过渡,爱情是在意和在乎的,陌生人是在意却故意不要在乎的,友情是不在意却在乎的。爱情到陌生人再到友情,也许是更现实的过程,只是这友情也许再不是之前的友情了。若友情变了,则交心的知己失去了;若能是回归原点的友情,那虽不是王子与公主永远幸福生活的结局,也算是个旅途破费周折的完美结局了罢。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NYC - Friends,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性格测试

朋友发来一个性格测试,做了一下还蛮准的。好久不做性格测试,最近真是闲的无聊了。链接如下:http://www.typefinder.com/test/type-finder-personality-test 我的测试结果是ESFJ 大象,可爱的,我喜欢。 这两天脾气古怪,动不动就较劲,看来要么是当妹妹受溺爱惯了,或者是当大姐大发号施令惯了,就是没习惯平起平坐的状态。 昨天纽约天气特别好,在拉面馆吃完面,拐进公司旁的Christie’s拍卖行,行里正在楼顶展馆展出收藏家Jan Krugier的个人收藏品,准备下周拍卖,他与许多名画家私交甚好,这次拍卖包括了150多副作品,总值预计超过1.7亿美金,包括毕加索、马蒂斯、康定斯基、Giacometti、米罗、莫奈等等。看到最便宜的一副是Edward Hopper的一副小画,低价8000美金。毕加索基本都是上千万的预计拍卖价。 许久没有激动人心的事情发生,都差点忘了if you get bored in NYC, it’s your fault. 很爱这座城市拐弯抹角就能发现宝藏,午饭后短暂的半小时也能不经意的赏画。 洛克菲勒的溜冰场又开了,年初溜冰场关闭启动露天餐馆的场景真的就在昨天。是时间流的太快,还是记性不好,苦与乐都丢在昨天,对明天没有什么期待,害怕走向下一刻的路。刚才读到一篇文章。说你遇到每一个人都是自己,你每天都在跟不同版本的自己打交道,这个世界是充满爱和暖意的,所以当你遇到负能量时,只是那个自己陷入了困惑、步入了迷途,你要帮助那个“自己”,帮TA恢复本来那个高兴的自己。可是如果自己遇到了困惑,是不是也有别的“自己”来拉你一把呢?这是不是就是幸福着你的幸福、悲伤着你悲伤呢? 跳舞越来越密集,还有两周时间要演出了,可以安静不讲话的排练跟半夜在暖气屋里焐着被子听爵士写博文一样舒服。也许我天生就不是一个电视机。 话又多了,凌晨两点,安。

Posted in NYC - Life, Thoughts | 1 Comment

土豪金 3

土豪金从郑州出发,不紧不慢的到了韩国,再到了阿肯萨斯,今天又到了肯塔基。这河南土豪真是不着急,我在纽约拿着半块碎屏的4S可急死了。 另一则,关于两个人,虽然爱情是不平等的,但一个人要为另一人而改变,一个人在另一个人面前便不是自己了,喜欢高雅却要变得通俗,喜欢平民却要变得奢华,我在思考,这样的两个人是幸福的么?那个为了另一人改变的人会累么,那个享受着改变了的人的人会就觉得满足么?一直变一直变是会变成压抑最后爆发呢还是变成同样的习惯?爆发便是悲剧,习惯便是完美结局吧。只要本质价值观相似,抱有平和的心态,还是可以相扶到老的。 我现在的心态?不抱希望的心态,把期望值压到最低,所以坏事发生不抱怨,好事发生是惊喜。不听嘴上说的,只信事实和行动。business做多了,知道在合同签署的最后一刻也有可能单子黄了,当然只要不是100%的没希望,总也有希翻盘。想法虽然有点消极,但算是保护自己情绪的最佳状态吧。感情、工作、生活都一样,有目标却结局随缘。 还有,从小到大都是唐元姐姐,我不想当姐姐了!

Posted in Thoughts | 1 Comment

土豪金 续

经过一个月的漫长等待,我的土豪金,终于来也! 即将跟十几个小伙伴们踏上悲催的两天背包爬山露营旅程,Vermont真冷啊。上次5月爬了Devil’s Path之后决定再也不参加这种折磨自己的活动了,没想到又来一次,真是意志不坚定。好在这次有秋叶来赏,也算有所期盼吧,只希望晚上野外露营不要冻到睡不着。

Posted in NYC - Life | 1 Comment

土豪金

老早订的土豪金,一直说预计10月邮寄但却没给个具体日期,今天终于有盼头了。刚好周日打球又把手机屏幕摔坏了,是时候换手机了。everything is brandnew,好像重生的日子。 Processing Items Available to ship: October 24-28 Delivers: Nov 4 by Standard Shipping iPhone 5s 32GB Gold (CDMA)

Posted in NYC - Life | 1 Comment

New Journey

131014 1:12AM 打球、长岛,红叶、庙里,逛街、交新朋友。十月,新的开始。谢谢你 X。

Posted in NYC - Life | 1 Comment

白天纽约 晚上过去

零点,有点胃疼。今天改听Bon Iver的电台,几天不写,好像要写很多东西,一一写来。 上周惠人带着一家从国内来访纽约,惠人是我的高中学长,跟包菜是好朋友,高中毕业后就没有见过,如今下一代都已经带出国旅游了。包菜跟我也是几个月未见,上次见面他还在教训我深陷一段不能自拔的已经逝去的感情,让我重新找回自己;转眼再过两个月,他也要当爸爸了。我们三人跟高中一样没心没肺的聊天,十多年不见,还是一样的熟悉。 大学时期的设计课老师雒老师上周也带一帮学生来纽约,召集了我们几个老学生一起吃饭喝酒。我们这一届是雒老师从东大规划院出来教的第一批学生,我们是他的开门大弟子。他带过我一个图书馆设计,记得当时做的两栋楼,由一块表皮相连。今天老师发来信息说:“记得我带你唯一的设计,坚决的双子图书馆。。。小姑娘长大了,老师为你骄傲”,老师还给组里每个人的设计画了一个明信片,刚才想去老师的人人主页找那张明信片的扫描图,可惜找不到了,却看到了许多许多东大熟悉的老师和学生发的照片和状态,突然觉得很想念大学的日子,想起中大院、十三舍,想念经、石头、笑亮,肉夹馍、小煮面。照片里那些教过我的老师,我们长大了,他们却还跟以前一样,送走一届又一届的学生。现在每每有老师来纽约聚餐,感觉好像原来是老师,现在年龄拉近成为了朋友。聚会时满是记忆,送别时是依依不舍,好像向过去告别,回到当下的现实。 在异乡遇见过去的人,总是有特别的感觉。 补:找到了雒老师画的明信片(2004年3月28日,9年半前): C发来信息,说他的老母亲中风,已经在医院昏迷了6天了,估计撑不了太久,然后说了一句,“life is funny”。昨晚还好好的在一起吃饭,第二天就昏迷再也说不上一句话。想到外婆在我小学的时候常在我家照顾我,可是她嫌城里闷的慌,定要回乡下,一天帮舅舅家烧饭时说头晕,回到二楼的房间想爬上床休息,可再也没爬的上床。那时候乡下到城里的公路还没有修好,舅舅他们带着她一路颠簸着去了城里的医院,可是她再也没有醒来。那时候我还小,害怕死亡,她昏迷的时候妈妈要我用棉签给外婆喂一些水,我都满心的害怕。她走的时候,被火化的时候,我记得阿姨拉着铁门嚎啕大哭的场景。我还记得外婆听我说英语的时候说,这外国话怎么卷舌头这么厉害,听也听不懂的。怎会想到,再想说话的时候就没有下一次了。为C的母亲祈祷。 T在脸书上发了一条很悲伤的状态,我给他打了个电话问他怎么了,这个阳光的英国大男孩却说“I’m just lonely”。有时候我们想要独处的时间,嫌两个人在一起太腻太黏糊,嫌许多人在一起太吵太热闹,等一个人时间久了却发现不是习惯了,而是寂寞了。脸书微信微博人人另一头是别人热闹的世界,这一头却是孤单的自己和敲字的电脑。 何海建发来邮件说要回香港工作了,Wenqi微信上说去了加州,Qianqi去年也搬去了加州,我突然对自己坚守纽约阵地的想法产生了怀疑。这次有机会去加州,却又退缩了,不知道这次的选择又给自己铺了一条怎样的路? 下面这张照片是上周老雒来纽约访问时在230 Fifth的rooftop bar拍的。用iPhone拍完后发现帝国大厦的立面仍然有透视,用手机软件改了半天还是不够直,我给老雒看了一眼,他说算了,你还是用PS改吧。今天终于空下来把线拉的直直的,发给老雒看了一下,他说,“我们都有建筑强迫症”。还真是的,要是看到哪张照片里的线不直,或者没对齐,我就觉得很抓狂。过去看到一篇文章叫:“白天纽约,晚上巴黎”,题目就浪漫的让人向往。所以就给这张照片取个名字叫“白天纽约,晚上纽约”,少了我热爱的巴黎,多了鲁迅“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的意味。 安 纽约

Posted in NYC - Memory, Thoughts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