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4

持续生病中

同事说,You haven’t been sounding good for a while. 昨天在办公室咳到不能自已,今天整个鼻子阻塞几乎无法呼吸。今年这么冷的天,四月最后一天还只有8度,过敏应该还未发生,所以按照症状来看,应该是从周六晚开始的发烧加感冒。最近真是比林妹妹还林妹妹,怎么总是病殃殃的,跳舞都跳不动。 记录一下。继续悲催的土星回归中。

Posted in NYC - Life | Leave a comment

Hi

时间走得太快。当我说,等一等我,给我一些时间思考。人却头也不回的、坚定的,走了。 这才意识到,这世界上,大家都很忙,没有时间为你暂停。

Posted in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康复中

Couldn’t be happier. 上周六晚病了以后,连续在家躺了三天。,周三周四以为自己好了便跑去上班,结果却是因为药物支撑。周四晚参加舞蹈排练却完全不能转圈。周五再次被摧毁,继续呕吐、看医生。又昏睡一整天,晚上错过Joanie的舞蹈课,做了几次医生教的治疗动作,周六白天吃了平时三分之一的药,晚上开始好转;周日停药,80%康复。今天恢复上班,90%康复。 卧病在床时听到大家去跳舞、打篮球、打网球,我满脑子想的都是健康真好。想到那位癌症晚期正在做集散性化疗的同班同学,又想到那位整天工作太辛苦吐血尿血的同班同学,我们总是在拥有的时候肆意挥霍,在失去以后才痛心疾首惆怅万千。这次幸好及时恢复,这几年断手断脚身子骨远不如从前,已经变成了一个玻璃娃娃,名称好听却不实用。结论:早睡、睡眠充足、心情保持好、吃好、适当锻炼,珍惜健康的生活。 周六演出成功!

Posted in NYC - Life | 1 Comment

大病初愈

周六下午的“枕头大战”以后,毫不夸张的病了三天四夜,下不了床。今天终于好些了,跑来上班,走路还是轻飘飘,好像踩着棉花。英文中描述的lightheaded形容的恰到好处;中文中头重脚轻,倒也不完全差强 – 应该是头轻脚轻,反正整一棉花掌水上漂。 既然大病初愈,今天就不加班了,6点离开,跑去日思夜想的Les Miserables百老汇看看有没有rush ticket。今天周三有两场演出,中奖几率很高,不过去的时候可不抱希望。果然不抱希望就拿到一个surprise,哈,今晚终于可以看秀啦。还有一个半小时,跑来一风堂吃面,这个地方每次排队半小时以上,结果今天侍者带我上了新开的二楼,成了二楼第一个食客,一个空空的一风堂,真是难以想象,当然,这里很快也被填满了。待会儿除了面以外我还要点Lady M的蛋糕,把前面吃了吐吐了吃的三天补回来,肥妞~ 希望身体赶紧痊愈,享受生活。

Posted in NYC - Happy | Leave a comment

下雨天

Rainy day. 气温也降了。有人说住在曼哈顿很不真实。从时代华纳的大玻璃看外面冷雨中疾走的人群,耳机里放着巴黎圣母院里的音乐,不知道歌词什么意思,只听起来很应景,好像在拍电影。 耳朵里开始放Bernadette Peters的You’ll Never Know。地铁一下就到了103街,周末,一个人发呆。 Darling, I’m so blue without you I think about you the live long day When you ask me if I’m lonely Then I have only this to say You’ll never know just how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NYC - Life, Thoughts | 1 Comment

迟到迟到!

为什么每次坐地铁去跳舞地铁都出问题呢?每次算准了时间出门,一到地铁站就是14-20分钟的等待。还不容易来了一辆,因为太满又不停站。看着车子载着满车的沙丁鱼走掉,气坏了,又迟到!

Posted in NYC - Life | Leave a comment

上班前

今天天气超好,一早的蓝天白云让人神清气爽,空气也没那么冰冷,纽约的春天终于快来了。早晨上班前跑去律师事务所转了一圈,坐的是原来去CB上班的老路线,熟门熟路。一路各大办公楼下,看到好几对恋人,一个要进办公楼了,两人接吻,另一人继续往前去另一个办公楼。试想有人每天跟你一起坐地铁开车上下班,进入工作前一个甜蜜的吻,下班出了办公楼又有一个甜蜜的吻在楼下等你,该是多么的幸福啊。 哦,又想起以前那个拉着手从背后拍照环游世界的情侣照片,还是没有实现。

Posted in NYC - Work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