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4

随笔

朋友说昨天他家养了好多年的猫咪萝茜死了,他说早上起床下楼的时候不再有她迎面示好,不再有一个毛茸茸的小东西蹭他的脚脖子,他说很想念她。我是见过那只猫了,很乖,从来不叫,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已经很老了,每天只吃一顿饭,到饭点的时候她会跟着人走到厨房仰头望着你等着喂食;大部分时间她只在房子外的庭子里晒太阳,因为年纪大了,屋子里到处都是她棕色白色的毛。记得以前有个测试是问喜欢猫还是喜欢狗,说是喜欢猫的人心思细腻。这个问题对我来说不适用,因为我只喜欢“别人家的”宠物,不喜欢自己养。狗狗粘人、每天要遛、有气味;猫猫独立、干净、不吵。如果要我说选择猫咪的人,估计除了心思细腻以外,还很可能是因为想养宠物却又怕麻烦,所以养只喵喵就都解决了。萝茜死了,她在的时候,主人习惯了每天喂食、每天清理猫毛、每天晚上等她回家,一切的一切都很习惯自然,突然间,她消失了,每天程式化的事情突然失去了意义,去超市习惯在货架上拿几罐猫粮的手抬起来又退了回去,回到家第一件事是给小猫喂食,现在只有空荡荡的一个人煮饭,每天稀松平常的习惯突然变成了不习惯,然后开始想念。人都是这样的一个过程吧,陌生、熟悉、习惯、失去、不习惯、再次习惯不习惯。 我拍过一张萝茜的照片,在2010年9月7日的日志里,http://goo.gl/qMY62B,这里再贴一次,纪念她曾经对我为喂食的期盼和听我弹琴的乖巧。 跟大学室友聊天,她坐完小月子刚回去上班,她说,心态跟以前有很大的不同,以前做什么都是拼搏,现在放开了。另一位好友的老婆也是坐了小月子,我的这位朋友干脆辞职休假一年在家里陪老婆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许多本来觉得重要的事情突然间变得不再重要,原来生活本身才是生活的重心。总是说人生苦短,不停的打拼是为了让人生更有意义,如果打拼的不开心不健康,每天到家只想休息,是不是该松一松,想想自己到底要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每天赖床,然后上班一整天,效率最高的时候傍晚5点到7点。每天这个时候,华灯初上,同事们陆续走了,不走的也沉默不语,喜欢这样的安静。窗外暗下来窗内亮起来,这时候的电脑屏幕让我的眼睛不再疲惫,这时候的我可以集中精力很长一段时间,把当天的邮件都处理完。趁着现在有办公室,我还会开着pandora听肖邦的电台。有时候我想,每天要是能这样高强度高集中的工作2-3小时,其余时间变成我自己的时间,这样的状态应该是让人满足的吧。 看中国好舞蹈,一个男孩跳了一段现代舞,曲名“老爸”,第一次看舞蹈眼睛湿润,不知是歌声感人呢,还是舞姿感人。只知道今天很想家,很想爸妈。

Posted in NYC - Life, Thoughts | 1 Comment

炖鸡汤

炖好鸡汤准备睡觉,还是自己做饭健康。屋里好香啊~

Posted in NYC - Life | 2 Comments

长假第二天

白天在新泽西BBQ,看到两位朋友的豪宅;晚上舞蹈排练两小时后在家门口吃西安名吃。拿到一个超级幸运号码。

Posted in NYC - Life | 1 Comment

Froyo

每天吃pinkberry和冰淇淋会肥嘛? 上周每天都吃。长周末,网上预定了两大罐frozen yogurt,足不出户可以吃新鲜的冰冻酸奶😍

Posted in NYC - Happy | 1 Comment

中国字

今天做网页的美国同事问我,说她正在制作的中文网页中有好多叉叉,想问问我是不是哪个字识别不出来,并附上了截图。我看来看去一个叉叉都看不到,于是她又在那个叉上画了个箭头给我看。这一看把我笑坏了,原来是一个“区”字。网页上有很多区,难怪她看到的都是叉叉。想起十多年前在法国跟host family下中国象棋,象棋是圆的,他们不知道怎样是正是反,拿了一个棋子想照着画下来,结果写出一个30度斜角的字。题外话,那场象棋比赛是我教他们的,结果偶输了……当然,如果要我看什么阿拉伯语,我肯定也是看到满屏的毛毛虫。没准老外看到无法识别中文的电脑显示的全是方框,还以为是中文字呢。他们肯定心想,全部都一样的中文字,中国人民太伟大了,中文书写太简单了!  

Posted in NYC - Happy, NYC - Work | Leave a comment

加班

凌晨3点零6分,加班完毕,真是打破记录了。碎觉!555

Posted in NYC - Work | Leave a comment

Little Potato

今天发现我们公司最年轻的VP也已经工作10年了,而我才工作了5年,还在当一个Associate。想想国内的同学都是什么大老总了,在美国投行工作5年也可以升VP了。唉,真没用。熬啊熬啊熬。

Posted in NYC - Work,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