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4

闹笑话

今天傍晚开了一个大会,是我们下一个项目的启动会议,老板召集了各个部门近20位同事一起坐在大会议室里一个小时,讨论到某文件的时候,一部门同事说这个文件是不是保密的,老板说是的,同事说,好,那Joe Blow看不到对不对?老板说对。然后我来了一句,Who’s Joe Blow?问完这个问题,本来很严肃的讨论变成了全体大笑,老板一边笑一边告诉我,Joe Blow指任何人,他还问我中文里有没有这样的说法,我想了想,应该就是张三吧。这帮人笑到会后还在跟我说Joe Blow,说是个good one。想象一下一帮中国人讨论说这玩意儿不能给张三看,然后旁边一老外问谁是张三…… 英文里应该有人真的叫Joe Blow吧?好像没有碰到过真的叫张三的人。。。我喜欢跟幽默的人打交道,这帮同事听懂了我的幽默,上班也可以变得很哈皮!

Posted in NYC - Work | 3 Comments

New App

今天玩一个新的汇钱APP,然后我试着给自己发了一块钱,结果收到这样一个邮件: 太🐷啦,好好笑!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1 Comment

气死了

19:45 周日演出,这几天每天都要排舞,时间是是晚上6点到8点,如果6点要到学校,表明我5点半就要离开公司,那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所以预料到会迟到。昨天迟到一小时。今天6点多,老板打来电话说,一会儿7点来大头头办公室开电话会,得,这会儿开完会了,离开公司7点40,等我到学校,姐妹们已经排练结束了,还不如直接回家。我心里有点生气,生活应该大于工作吗?舞蹈是我的生活。我不介意加班,但希望是提前安排好的加班,不要总是last minute,或者不要打乱我已经安排好的事情。盼了一整天的舞没跳到,气哄哄的回家去了。

Posted in NYC - Work | 1 Comment

靠谱的人

朋友有许多种,有的平日一起玩的很high、常常联系,真的有事了找TA了,人家理都不会理,最后你告诉TA事情解决了,TA还假惺惺找一大堆没有能帮上忙的理由,还让你觉得TA真心为你办成了这事而高兴;有的平时不太联系,有什么事情,一条短信过去,不用你催,TA就拼了命的帮你去办。靠谱还是不靠谱,以前网上有个故事是爸爸让儿子去借钱检验,我看,平日间的急事就能衡量。 我也有这样的两种朋友。有一个时不时发信息过来,总是说哎呀你怎么不联系我,总是最后一秒约吃饭,总是说TA多么多么关心在乎,表现的好像TA把我当成TA世界里最好的朋友,然后我有什么着急的问题要问TA,永远都等不到最及时的回复,然后过几天TA发信息来又问今天下班早嘛要不要一起吃饭,只字不提我问的问题。还有一个朋友以前常常向我咨询曼哈顿的地产信息,我每次有问必答,TA小孩要借哥大的书,我托人帮忙,TA某朋友小孩要找宿舍,我帮着找,此人是金融行业的资深人士,帮过TA那么多次忙之后,我一共开口请TA帮忙两次,一次是其单位活动的门票、一次是找工作,如果说第二件事比较困难的话,第一件事明明是举手之劳,我的邮件却像石沉大海。这样不靠谱的人,我们土话叫做托人托到了个“王伯伯(wang baba)”,从此看清面目,只可能是君子之交。 我的朋友们都对我特别好,平时我也比较独立,尽可能不要麻烦别人,但是真的求人的时候,托到一个“王伯伯”真的会让人心灰意冷。可能大家或多或少生活中都会遇到这样的人吧,别人有事,你全心全意帮他,不求回报,但是万一你也有事了,起码希望别人也尽一份心意。 除了借钱看朋友是否靠谱以外,找工作的时候,尤其在海外有身份限制的情况下,很是可以看的清楚。一些所谓关系不错的朋友,其实只是business的朋友。那时候有三位朋友,平时联系不多,关键时刻,都把这事当成他们自己的事情,一个个打电话推荐。一个在几分钟之后就告诉我给某几家打了电话,已经安排了一个面试;一个表面不说,背地里已经帮我把简历投给了好几个TA信的过的人,还有一个给我发来一个其认为信得过的业界可以帮的上忙的人员列表。我是很重朋友情谊的人,这样帮助我,尤其在关键时刻帮我的人,我一辈子都记得。那些不靠谱的朋友再来找我,我一样会出力,只是朋友情谊会看清楚些、看淡些。 朋友之间多珍重,希望多给别人作那个靠谱的人。

Posted in NYC - Friends, Thoughts | 10 Comments

新照片

小表妹发了一张照片到我们的姐妹群,说猜猜这是谁,大表妹一看就说,这是“美女姐姐!”(她们从小就这样叫我哈哈哈)。我一看,咦,这不是我的照片嘛?小表妹说她老公也以为是我。结果她揭开谜底,这是: 舒淇。。。 舒淇干嘛学我在海边拍照嘛~ ^_^ 跟一帮90后跳了两小时舞,累坏了。

Posted in NYC - Happy | Leave a comment

转载

看到一段话,转来: “你曾经无数次下定决心要做好的那件事,后来不过是说说而已。你曾经遇见一个以为会相濡以沫一辈子的人,最后也只是过客而已。你曾经有一次多么刻骨铭心的经历,现在想想已淡无痕迹,仿佛从未发生过。时间高冷得让人害怕,它改变了那些该变的,而我们想侥幸为自己留下的那一点点小坚持,也被一并掠走了。” 原来坚持如此脆弱,想像的终究抵不过现实。

Posted in Thoughts | 1 Comment

孟庭苇和其它

跟朋友去唐人街唱k,点到几首孟庭苇的老歌,回到家意犹未尽,重新在电脑上放她的歌。突然记得小学六年级的时候,除了她那些特别老掉牙的歌,印象最深的还是“真的还是假的”还有“心言手语”两张专辑,一张黑白封面,一张青绿色封面,小时候唱她的歌不觉得,如今唱k才发现她的调子竟然这样高。最喜欢的几首曲子:往事、将思念寄托远方、心电感应、手语……啊,几乎是这两张专辑里的所有歌。那时候情窦还没初开,唱着歌词也不懂在讲些什么。就好像再早几年妈妈一边帮我洗澡,我一边唱小虎队的爱:“让我们,自由自在的恋爱”,然后妈妈问“你跟谁恋爱呀?”,我就傻乎乎的笑。小时候唱孟庭苇的歌,只知道调好听,歌词就像跳舞的muscle memory,唱的太多,直到今天都记得,但就是不知道在唱些什么,只有今天再来仔细看歌词,才能更加体味更加贴心。那时候刚念初中,每天骑自行车上下学,我们四个要好的女孩子(曾经赫赫有名的“垃圾组”)常常在自行车道上并排骑车,任后面的三轮车咯吱咯吱的打铃,我们也毫不理睬。边骑车边唱,杨钰莹的“你看蓝蓝的天”,还有许茹芸的“独角戏”,然后停着等红绿灯的时候,我们四个中成熟最早的大牛回头望了我一眼,深沉的说“你不要也演独角戏哦”,那时候我们都没有谈过恋爱,但是我心里暗暗喜欢着隔壁班的一个男孩,那时候还不像现在的孩子,这样的情愫可是说也说不得的,大牛说完这话暗示我的单相思,让我着实脸红发热了一阵。此时此刻我脑子里想的,正如孟庭苇歌中唱的,“往事就像一场,没有对白的影像,一幕幕地浮现,叫人难忘”。 以前有人说,开始怀旧的时候就是老了;也有人说过,惦念的过往,就是现在过的不够好。我已经“老”了好一阵了,也很知足,也需要知足。今天这种怀旧,到更让我想起另一位仁兄论起的“空虚”,说是许多人做事都是为了自己不再空虚,高中读书很忙,大学突然不忙了,男孩子开始打游戏,打游戏代替了学习,把空虚给转移了;工作了又很忙,周末不加班,女生开始逛街,逛街又转移了不用上班的空虚。每个周日晚,是我固定的“周一上班前综合忧郁怀旧症”,晚上看完新片maleficent,失望回到家,本可以看书学习的,结果开始听孟庭苇,只要在做着什么,就是转移空虚。有人所谓的“挡不住寂寞”,谈恋爱也不过是在海外找个人陪伴转移空虚而已,太较真太上心反而让自己揪心空虚了。错过了扼腕,遇见了珍惜。一辈子有人陪着,不用空虚而已,需要知足。   真的还是假的 我听说开始总是真的 后来会慢慢变成假的 充满温柔的眼神哪 是用来开心不是用来伤心的 我听说轻吻总是真的 但耳边细语常是假的 装饰爱情的诺言哪 是随口哼哼打发寂寞的歌 你的爱是真的还是假的 如果是真可以真多久 我一决定就不许自己后悔了 怕你是我有苦难言的选择 你的心是真的还是假的 如果是真让我看的懂 我一付出就不许自己后悔了 我的心很怕痛你要疼我

Posted in NYC - Memory,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