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4

ID Fraud

平时粗枝大叶惯了,主要只用一张信用卡,怕每个月还钱搞不清楚,每天用卡一两次,也基本不看账单。这个总是不太看账单,这几天回国前夕加圣诞元旦出血购物了不少,昨天瞄了一眼发现事情大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Queens Medallion Leasing,想来想去我基本不太出曼哈顿,更不会去租出租车牌照,心里一紧张,于是继续往前看账单,越看越揪心,从12月6日开始,有人陆续在接下来的7天盗刷我的卡43次,总计近$4000,我的血汗钱…. 此盗贼这7天足遍大纽约,刷卡记录遍布曼哈顿、皇后区、布鲁克林、布朗克斯,还有新泽西几座城市;购物大多分几类,衣服类(H&M, GAP, All Saints, Century 21)、鞋子(Footlocker, Timberland)、快餐(麦当劳叔叔、 Dunkin Donuts, Wendy’s)、游戏(GameStop, bestbuy)。连68分钱的甜甜圈还有1块多的麦当劳都要盗用我的卡,我白养了TA七天。我该庆幸此人没有去Per Se或者Masa吃上千元的晚餐吗?或者没有第五大道刷个手表或是LV包包什么的。 以前花旗银行的信用卡主要不在常住地刷都会给我电话确认,这次Chase却什么警告都没有,银行还告诉我这个很常见?!气愤之余打电话给信用卡公司关闭了此卡,然后拨了911,接线员说要直接去居住地管辖区的警察局,去了以后警察叔叔告诉我要带打印出来的账单。虽然据说没什么用,但是可恶的盗贼太无耻,这种人就应该进监狱惩罚一下,就是因为警察不抓小数额的才让这些人逃之夭夭白吃白喝还买gift card,来美这些年,真是什么好的坏的都经历了一下。 以下是盗贼的刷卡记录。竟然买了900块gift card,真是聪明+无耻,我这把卡停了他还能继续花! 问,这种identity theft有什么方法可以避免吗? 1 8.95 2 200 3 25.85 4 141.48 5 200 6 6 7 24.7 8 1.84 9 200 10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NYC - Life | 5 Comments

Single Bed

高中的时候加入了一个演唱团体,叫做Single Bed。这几天是母校苏州中学“府学980周年、新学110周年”华诞,创始人之一、我的拜把姐们儿星星同学给我们这些“元老级”成员建了一个微信群,要求大家写一些感想,供学校使用。截止日是今天,我一提笔就停不下来,思绪万千,一直写到现在,凌晨1点: 2014年12月12日 姓名:唐元 级别:99科少班,02届。 现在地点:瑞联集团Related Companies,美国纽约 工作:房地产基金部经理 为什么当时加入乐队:跟周晶晶关系一直很好,自己从小就喜欢音乐,所以看到她和陈婷发起这个乐队的时候第一时间跟团队试唱,还记得试唱的曲子是金海心的“那么骄傲”,当时唱完后陈婷就说好听,行! 作为创始人感想:上个月在纽约在苏中人聚会,大部分都是90后,其中有一位说自己是Single Bed的,还给我看了一个网上所谓的乐队的编年史,史上竟然都没有包括我们这些创始的成员。于是我问他,你知道Single Bed名字的来历吗?他说不知。作为“元老级”成员,我解释了一下,当时最早的两名成员周晶晶和陈婷,周晶晶的外号是星星,陈婷的外号是狗狗,星星+狗狗,“星狗”=Single,然后这个Bed好像是加着顺口用的。这位小学弟听了有些惊讶,不过也算弄清楚了这个名字的来历,并且相信了我确实是老一辈Single Bed的成员。 大学的时候回过一次苏中,看到大礼堂写着Single Bed第N届演唱会,觉得很欣慰也很自豪,当时一拍板成立的乐团竟然在十几年的今天依然活跃。 Single Bed成立初期是想建乐队的,无奈十几年前大家水平有限、资金也有限,只有雷思温一人能弹吉他,还有一些同学可以弹钢琴,绝大部分都是唱歌为主,所以最后就从乐队变成了专门演唱的乐团。成立初期有十几名同学,大部分是我们一届的,还有三名大一届的(蔡蔡、戈亮、雷雷)和一位低一届的。演唱的歌曲以欧美风为主,记得都是些那时候流行的团体组合Backstreet Boys、Spice Girls、Westlife,还有星星和康康喜欢唱高难度的Mariah Carey和Whitney Houston,集体唱一般还会找一些中文团体的音乐。我们也尝试自己写歌,流传下来的应该就是那首“未来”;我和星星也写过一首歌“忆”,当时在大礼堂首演的时候,由雷雷伴奏并演唱的。几天前星星建了我们这一届成员的微信群时问我还记不记得歌词,想了好久也想不全——那时候的存档工作应该多做一些。 我们的第一场大演出,大家买了真维斯的白T恤和丙烯,每个人要求自己画上Single Bed,然后写上自己的名字。我和老达一起演唱“美女与野兽”,当他唱到一半转过身去的时候,全场爆笑——原来他背后写的是“精忠报国”。这个镜头,恐怕多数成员今天都会记得。唱这首歌的时候Celine Dion的原唱中有一句调特别高,高中时期的我,乐感和声音虽好,可是没有学过声乐,乐团也不教发声技巧,练习了好久,都是扯着嗓子喊,最后演出是唱上去了,很想听听当年的录音效果,有同学给我写高中同学录的时候夸奖说圈圈是乐团里声音最甜美的,很开心,但是也知道,自己的水平完全是业余扯嗓子,天生条件和唱歌技巧也远不如蔡蔡星星康康旖婷等人,以前只有卡带,希望可以找出来听一听回顾稚嫩的青涩。 那时候的我是住宿生,大家都爱听广播欢乐都市夜,我们在大礼堂首演的时候,竟然全场爆满,而且阿欢的主持人也来到了现场,还跟蔡蔡合唱,当时真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我想戈亮的人生恐怕是我们这帮人中受Single Bed影响最大的吧,演出结束不久,他从苏州中学毕业,后来成了欢乐都市夜的一名主持人,刚开始话是三名主持人中最少的,到后来慢慢成熟起来,今天成为了专职的明星主持人,这些都要感谢Single Bed。 对自己离校后生活影响:我和星星在乐团的时候,在道山上和戈亮的见证下拜把成了姐妹,她高三去了美国,我本科毕业来了美国,两人一直互通有无,远程倾诉,多年以后在美国相会,更是乐得不得了。这些年星星又空中飞人似的到处跑,但是我们的友谊还跟高中一样亲密。Single Bed对我的影响是交了一帮关系那么好的朋友,虽然大部分联系没有那么频繁,但我相信我们再次相聚的时候,一定还跟以前一样无话不说。 对学校祝福的话:我们这个社团算是苏中比较早并且持续时间比较长的一个音乐社团。苏中的社团与美国高中和本科社团很相似,社团锻炼人的创造力、团体合作能力,让参与的同学形成一个亲密的小团体,这么多年,我最要好的朋友是高中同学、是社团的同学。苏中的氛围与绝大多数强调高考的高中不同,苏中的氛围更自主、更自力,学生们学习能力强、组织能力强、兴趣爱好广,活跃、外向,多数毕业后成为各个高校的佼佼者,进而成为社会的栋梁。我在苏中的成绩并不拔尖,但是毕业后在东南大学建筑学院不仅五年综合成绩第一,还作为学院学生会主席组织参加了众多学生活动,这些都归功于苏州中学给我打下的良好基础。在海外的生活,遇到艰苦的时候,我会想到在苏中图书馆自习时每一个人努力拼搏的场景,会想起那个时候种下的梦想,再大的艰苦都可以乐观的过去。我很感谢苏州中学,没有苏中就没有今天的我。祝福母校繁荣昌盛,继续培养世界的英才。

Posted in NYC - Memory | 2 Comments

安慰剂

我们团队新招了两位中国小朋友,今天站一溜儿拍照,老板发来照片,发现我是最矮的一个,还好老板和老爸都很统一战线的安慰我说,浓缩的都是精华。 节日要来了,精神上还没进入状态,刚过去的周末购物大出血,今天上班了还没回过神来。然后是继续备战考试中……

Posted in NYC - Work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