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年年终

下周就是春节了,过年的时候回不了家有点小失落。去年妈妈在美国过年,留老爸一人在家,今年可好,爸妈在吴江,而我大年三十要去密歇根出差。T_T 工作结束后一定要叫老板好好款待我们。

上周又去迈阿密,从13年9月第一次的自助旅行之后,出公差又去了三次迈阿密,还好第一次从Everglades到Key West玩了个遍,之后的三次基本都是酒店呆着或者在办公室,跟迈阿密或者上海出差没区别。要是住了同一个品牌酒店,还会感觉有时空交错的幻觉。

IMG_1080

IMG_1081

从迈阿密回来以后,参加了两场大活动,第一场是北美高校联盟的新春酒会,两支舞连着跳,换衣服时间20秒 🙂 套第二套衣服在第一套上的时候,突然记起初一时,也是先跳舞,然后要弹四手连弹,只来得及套了一件校服,下身还是跳舞的七分裤;跳舞时捧着蜡烛,结果弹琴时手不停打滑,还跟花老师的女儿胡倩同时忘记停了一秒又同时记起来,有惊无险。曲目还记得,是草原英雄小姐妹。好多时候都觉得是以前的情景再现,人的记忆真是很神奇的东西。 那场演出还跳了另一只舞,叫大中国,白衬衫牛仔裤,还记得大尻借了朱雯的牛仔裤费了半天劲才拉上去,超搞笑。如今胡倩、大尻、朱雯都已为人母,尻同学马上要二胎了,就我这个拖后腿的速度最慢。跟不上大尻同学的步伐啊,从小学开始就跟她比赛唱歌,总也比不过她,小学是毛主席诞辰多少周年,她唱金瓶似的小山,我唱我爱北京天安门,她第一我第二;然后是初中又是一个什么党的歌唱比赛,我唱唱支山歌给党听,她唱啥忘了,她又是冠军;还有一次她直接在广播站现场演唱,我在家里录了范晓萱的歌,那次貌似同学们给我投了个校园十佳歌手。哈哈,记忆跳蹿,小学她是铜管乐队指挥,俺是鼓号队指挥。真好玩。

回头来说,这次彩排的时候,肚皮舞队的小姑娘们听到音响在放”talk dirty to me”,赶紧跑出来看谁在跳这支舞,结果看到我在台上蹦蹦跳跳,被她们发现除了办公室和肚皮舞的另外一个我,嘻嘻。

IMG_1275

IMG_1273

IMG_1270

IMG_1255

IMG_1252

IMG_1467

IMG_1224

IMG_1468

IMG_1464

IMG_1470

IMG_1463

IMG_1469

IMG_1417

周一,2月9日,第二次在林肯中心的Avery Fisher Hall演出。

IMG_1475

IMG_1338

IMG_1473

IMG_1344

纽约下大雪,据说明天是二十年来最冷的一天。不过,我今天离开了纽约,开往更寒冷的Killington滑雪,零下三十度的气温,想想都不想出门…托总统的福,又一个长周末。情人节+总统日哈皮!

IMG_1414

IMG_1415

Advertisements

About tangtoni

Cute Toni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NYC - Life.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