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5

2015年5月26日

长周末带爸爸去了趟缅因州的Acadia National Park,周五老公开车路上花了11个小时,周一回来9个小时。有朋友戏称“跟回国时间差不多了”。远归远,景色还是很美的。纽约已经热到恨不得体恤都脱掉,缅因州的晚上却还要开暖气。哦对了,缅因州又被称为Vacation State,听上去就很惬意。 从寒冷的地方回到纽约之后,本季度的过敏竟然奇迹般的好了。为了纪念三周过敏的终结,以今天的日子作为本文的标题。以后是不是要考虑每个五月逃离曼哈顿呢? 老爸上周到达,他说“我是要逃离曼哈顿的,整整六年没有来,这次却又来了”,老爸说让我学城市规划就是上我回国的,我却不肯回去。到达第二晚,与几位老乡留学生家长们吃酒,老爸微醉,走在上西的街头,一边对我说我过的有多苦,说我吃的不好住的太小,一边红了眼圈。最舍不得女儿的就是老爸,所以在逃离纽约6年以后的今天还是来了纽约给我烧点好吃的。本来其实我没觉得自己苦的,被老爸这样一渲染,心里也觉得酸酸的。珍惜老爸在美的每一秒。盼早日团聚。                            

Posted in NYC - Happy, Travel | 3 Comments

安慰贴

人力资源部总监下午发来邮件,说是阵亡将士纪念日前的周五1点放假。每年的5月底Memorial Day一过也预示着夏天的开始。邮件里又说,夏天开始,我们即将恢复夏令时的日程,也即,周五3点下班!并且夏天周五可以穿business casual。 几分钟后,立刻收到部门老板转发该邮件,邮件是发给我们组的几名新员工的,我被抄送。邮件曰:某某新同志们,如果你们跟元和马克交谈过,这个所谓的夏令时日程只适用于秘书们,对于你们来说就是扯谈,如果你们没活干了,夏天的周五可以早走,但是,如果你们活干不完是不许走滴。而且,周五没有休闲商务装,必须仍然穿正装! 新员工们从第一封邮件的欢呼雀跃立马变成第二封邮件的垂头丧气:要是对我们不适用,发给我们干嘛吗?害大家白高兴一场。我看到部门老板的邮件,苦笑,每天工作到9点以后的人,能6点下班已经是谢天谢地了,可没指望3点可以走人。不过人力资源这封“允许早走”的邮件,还是起到了很振奋人心的作用的,起码我的心理安慰说,公司对你们还是很好的;起码还可以跟朋友们炫耀,看,我们夏天周五3点就可以下班了——即使没人真的3点就走了。

Posted in NYC - Work | Leave a comment

为什么关啦?

有人问怎么博客从公开变成私密的了?4月6日有人恶意在我的“小家”留言,原本这里就是我发发牢骚臭臭美的心情驿站,过来的朋友有的潜水有的互动,相安无事,这样一搞破坏,尽管留言需要批准才可公开,但仅我一人看到也已经觉得恶心。这世上无聊的人太多,我也想不出得罪了什么人,只好暂时关闭。自言自语,还有几位好友小酌,倒也清净。 2015年5月有一,纽约今天的最低气温还不到10度,今年的春天来得特别迟,我的花粉过敏神奇般的还没有出现,谢天谢地。 国内回来以后工作异常繁忙,连大年三十都在工作,每天的晚餐都在加班中进行。上周终于请了一周假,坐在海滩上忘掉一切,只觉得能够relax真好。回来的时候,每个老外朋友见到我都说,哇,你晒的真黑呀!他们是好心赞扬,我心里却想着,哎呀,这可要啥时候才能白的回去呢!无图无真相,下篇游记的时候贴图吧。

Posted in NYC - Life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