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5

Dinners in the Dark

Camaje餐厅的Dinners in the Dark(摸黑吃饭)是四个要好的美国同事联合送的结婚礼物,刚收到这家餐厅礼品券的时候脑子里天马行空的想了一圈,想到好像曾经在网上读到过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吃饭的餐厅,纽约各种稀奇百怪的事情都有,想必这样吃黑暗料理的黑暗餐厅也在下城的某个旮旯湾儿里存在着,一点儿也不觉得惊奇。不过当在网上预订晚餐的时候,阅读了需知以及点评之后才发现根本不是我想象的那回事儿。所谓的摸黑吃饭,竟然是让你戴着眼罩而已,Yelp对这家餐厅的点评仅有三星,原来黑暗餐厅里竟然是亮的,还未吃饭,就有一点儿小失望。 这个Dinners in the Dark每个月大约在Camaje餐厅举行两次,去之前需要在网上预订,整个支付过程也在网上提前完成,后来参与了吃饭过程才知道这样提前支付的必要性,因为是摸黑进去摸黑出来,根本无法“买单”,这是后话。由于餐厅较小,一次大约只能摆放10桌,每桌两人,预订这个一月两次的晚餐有点困难。我们好几个月前收到的礼品券,连续订了两次都被放上了waitlist,等第三次订到的时候,已经是7月9号了。 晚餐7点准时开始,要求提前到场。Camaje位于西村的85 MacDougal Street,从W4地铁站下来走路5分钟的距离,这个社区是年轻人的天堂,到处是特别的小餐厅小酒吧,街上都是各色的年轻人、艺术家以及纽约大学的学生。我们7点准时到达餐厅门口,几乎所有人已经到了,拥挤在门口。服务生给大家发了眼罩,眼罩是特别制作的,靠着皮肤的地方是厚厚的黑色海绵,带到正确的位置不会透光也无法作弊。一会儿餐厅的老板兼大厨Abigail女士出现,给大家讲了一下规则,无非是请大家不要偷看,进餐厅前就要带上眼罩,出餐厅才可摘掉;请大家充分感受失去光明后其他感官的敏感,比如听觉、嗅觉、触觉还有味蕾;有特别需要举手,比如如厕,服务生会带去厕所,厕所有昏暗的蜡烛,但是由于长期在黑暗中,眼睛会变得敏感,所以烛光已足够云云。接下来她拿出所有就餐人员的名单,位置早已提前安排好,按座位入场。有食物过敏或者特别要求的人员先入场。我们是第二个被叫到的,刚开始我还觉得挺奇怪,我俩都没有什么过敏的呀,怎么被“特殊安排”了呢?吃了前菜才知道原因,后面再谈。    眼罩戴好,一个接一个搭着服务生的肩膀进入餐厅。刚进门,一股花香渗进鼻肺,还有清脆的鸟叫,我们小心的绕过几个桌子,服务生把我一只手放桌上,一只手放椅子,告诉我背后是墙,就此坐下。在我们身后,一桌桌逐渐满员,鸟叫声逐渐被大家的聊天声音替代。餐厅的回音做的不是很理想,满满的20人聊天,我很难听到对方的声音;也许是被蒙着眼睛的缘故,以为对方也听不见我说话,桌子好像又比普通桌子大,所以只好扯着嗓子喊,一会儿就哑了。 大厨先让大家聊了一会儿,给大家上了水和酒精,我们不喝酒,得到的是苏打水。大厨祝词,祝大家用餐愉快,告诉我们菜谱要到大家吃完后才会公布。上菜之前,先给每桌上了四小块干面包,大厨让大家先触摸了一会儿面包,然后放在嘴里,但是要等她一二三后一起咬,说是一块儿咬的声音可以让大家感知空间的大小。这么多人同时咬完面包后都笑了,觉得这样的“行为艺术”和“声音艺术”很有意思。    (摸黑拍的照片) 第一道菜上来了,叉子叉了几下,吃出来了,是个沙拉,老公说他吃到的是虾,我说我吃到的是三文鱼。我正奇怪着为什么我的菜跟别人不同,老公说可能是因为他提前通知餐厅我不吃shellfish(我只是不吃奇怪的海鲜而已,虾还是吃的嘛),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我们被安排优先入座了。我们前面是一对黑人夫妇,后面是两个印度女生,猜测也是因为过敏或者素食主义而被优先安排。    头台和主菜中间隔了很久,视觉的消失让听觉变得敏感,邻桌的谈话声可以逐渐的听的很清楚了。我们饥肠辘辘的等待,不能玩手机,不能做别的事情,于是开始绞尽脑汁的想各种黑暗游戏,最简单的拇指大战,两人握手,看谁能压倒谁的拇指。期间还得小心不能撞翻了桌上的四个杯子。后来又想用手指做一些数字游戏。最后干脆不用手指了,直接心里想数字,然后猜测。数字猜无聊了,开始一人心里想一个东西,可以是任何东西,另一个人问问题,第一人回答是或者否,第二个人猜测。就这样一个玩到主菜上来。黑暗中可玩的选项减少了,不过反倒让人动脑子寻找不无聊。    (摸黑拍的照片) 主菜是某种肉,香料是孜然,肉质非常鲜美,老公猜测是牛肉,我猜测是羊肉,其实我俩都猜错了,大厨最后告诉我们这是猪肉。主菜不是很烫,大约是因为我们允许用手指触碰着吃的缘故。我右手拿叉,左手用手指碰触食物,协助右手吃饭;叉子并不能每次都叉到食物,有时候送到嘴边又掉回了盘里,导致我得把头凑近盘子,大口吃肉,昨晚的吃相一定很难看,我甚至都怀疑这家餐厅会不会偷偷的拍摄大家各种想方设法吃到食物的难看吃相,然后留给我们作纪念,(其实又是我想多了)。 这样的狼吞虎咽,看不见自己吃的东西,好像怕食物被抢,一会儿主菜就吃完了。主菜到甜点之间又是漫长的等待。这个时候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服务生无声无息的走到我们身边,开始在我们背上肩上和头上轻轻的按摩,我们大笑,服务生却不说话也不停止。整个按摩过程持续了几分钟。服务生走了以后,我想了一个恶作剧,反正大家看不到,我也学着服务生的样子,分别给我的左右邻居轻轻按摩,手到之处,只听邻居哈哈大笑,我们俩也是笑到不行。大概服务员也看到了我们的恶作剧吧,不过没有来制止我们。 甜点是个冰淇淋外加几片不知道什么东西,很快又吃完了。最后大厨出来告诉大家吃的都是什么菜,除了每个人一样的食谱之外,还有一些过敏、素食和宗教禁忌的特别菜谱。大厨说,原本的规矩是继续戴着眼罩扶着肩膀一个个走出餐厅,不过昨晚外面下着超级大雨,所以允许大家在店里逗留,也可以摘下眼罩。我这么好奇的人当然第一时间摘下眼罩,饭店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小,红色的简朴装修,看清了邻居的长相;当然,没有看到吃的菜,不过有意思的是,桌上的桌布纸直接写了每一桌就餐者的姓名和禁忌。比如我们桌就写了无酒精、无shellfish,这倒是个不用记性的好方法。就餐者一个个的离开,大厨与每一桌人打招呼、聊天、得到一些反馈,氛围很融洽,我想她也许可以记得当晚每一个人的名字。    餐厅的主人兼大厨说,蒙着眼睛吃饭,就是想让大家的其他感官放大化,嗅觉、听觉、触觉、味觉在失去视觉的情况下更加专注和敏感,就餐者也可更加感激视觉的存在。纽约真的是无奇不有,要是有机会,你也可以去试一试摸黑吃饭。 网站:http://camaje.com/dinnersinthedark/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NYC - Life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