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5

民谣

这几天看中国好声音,蒲悦妹妹的甜美嗓音让人久久不能忘怀。她总共就唱了两首歌,都是民谣类型的,第一首梨花又开放,感觉确实少了一些味道,去年韩红在我是歌手里的版本更赞;第二首如果有来生,这个明显比原唱谭维维的要更胜一筹。百度里说当时高晓松为谭维维录这首歌录了三天,因为要她放下技巧放下浮躁,刚好蒲悦小朋友纯净的心态和声音将这首歌唱的恰到好处。 唱歌比赛真是难,唱的纯净了,会被说没有声音里没有故事没有经历;唱的有感情了,又会被说技巧感太强太过了。反正评委怎么说都有理由找出瑕疵。听了这么多场唱歌比赛,印象最深的还是周深和李维的贝加尔湖畔duet,真的是天籁。古人说余音绕梁三日而不绝,这首演绎已经绕着我的脑袋一年了还是余音不绝万听不厌。 昨天跟朋友们谈起这几首民谣,除了上面说到的两首外,还有邓紫棋那首后会无期。给朋友放了蒲悦的如果有来生,然后朋友说,这歌有英文原版,于是放给我听,是Skeeter Davis的The End of the World。听着很熟悉,再看了一下如果有来生的作者是词高晓松和曲格非,在网上同时搜两首歌的歌名,并没有人说是抄袭,我把两首歌来回听,有相似之处但是好像又不同,对于抄袭歌曲这样的事我是觉得很不爽的,但是怎么网上没有人说是抄袭还说谭维维这歌得了N多大奖呢?所以今天干脆把两首歌的音节都写下来,看看到底是音符相似还是音节相似。结果大掉眼镜,音符基本都不同。 这就奇了怪了,为什么Skeeter这首英文原版哼起来那么熟悉呢?一拍脑袋,再放了一遍邓紫棋的歌,再一看后会无期的作曲Arthur Kent & Sylvia Dee,原来是“后会无期”不是“如果有来生”,是翻唱也不是抄袭。我真是多虑了。 之前听梨花又开放和后会无期感觉也很像,常常可以唱串了,原来是一开始的几个音相同。嗨,反正这三首歌颠来倒去都可以混着唱,人家也没有抄袭,是我想多了。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NYC - Life | Leave a comment

最近在玩的

最近在玩的,除了高尔夫,偶尔去爬墙。      今天得知小石头怀孕6个月,笑亮怀孕3个半月,真的非常非常非常开心。咱们宿舍比其他宿舍都晚半拍,明年一群小猴子蹦出来,想想都开心。好想早点重聚。结婚的时候笑亮过来,聊了一宿,新郎只好早早的睡着了😅  真的很感谢东大八人的大宿舍,五年的室友情深可堪比钻石恒久远。 周六陪老公朋友去滑水,这周没滑到,只做专职摄影师。之后在Lake Hopatcong State Park吃烧烤。              周日看最新碟中谍,然后中央公园参加逸馨小朋友的生日野餐会,放眼望去,我是最老的。。。不过自我介绍时,有人问,你现在在哪里读书?也算给我些小安慰吧。       寻寻觅觅,在纽约有家,可是城市太大,找不到亲密圈子的温存。于是所以一直存在着“想回去”却一直回不去的状态吧。纽约。

Posted in NYC - Life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