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5

流逝

刚从时代广场的WESTIN财新高峰论坛回来,感慨万千,倒不是论坛的内容对我有了什么人生的启发,而是遇到了一个大约7年未见的哥大老朋友。其实说是朋友,也只是君子之交,2008年1月我刚到纽约半年,操起了文艺老本行组织了哥大CSSA的新春晚会,那时候的学生会淳朴的很,没有现在学生会这样复杂,晚会主题叫“奥运一家亲”。报名参加节目的人很多,其中也包括报名主持人的,面试了好些主持人,其中还包括现在上海外语频道主持人爱新觉罗贝。今天遇到的这位性格很直爽的天津女孩很出挑,瘦瘦高高伶牙俐齿,长得也很甜美,当时就被选中作了当年哥大春晚的主持人之一。之后只知道她毕业后去了新华社当记者,然后好像就回了北京,再也没了消息。 今天去跟邀请我去会议的人S道别,站在S旁边的这位女生直直的看着我,说诶,你不是?我也是看着眼熟,通常这种情况下,我下意识的就说诶好久不见啊,脑子里却在想着人家的名字。我一旁的朋友插了上来跟她自我介绍,她却还是直直的打量我,并没有待见我那位朋友,那种久违的眼神却明显也是忘记了我的名字,S来打圆场,说这位是L,诶,元,你们认识吗?我一拍大腿,嗨!L,这是多少年没见了?哥大毕业都已经6年,你怎么回来啦?她说是啊,今天这个财新论坛就是我办的呀,我被单位派来一年,老公在哥大读MBA,S顺口说,嗨,人家小孩都快两岁啦! 我看着她,聊着天,熟悉的面庞有点面生,如果S没有告诉我这是L,我恐怕是认不出来的。7年对一个人的改变,竟然这样的大。她原先讲话快人快语,现在慢条斯理;原先俊俏的脸庞现在化了妆,发型也烫了卷,明显圆润和成熟许多,写在脸上更多的是疲惫。她说刚回来一个月,一年以后又搬回香港,或者北京。我离开的时候,一直想着L,她一直是个很要强的女生,多年来一直当记者,可是分明从她的脸上看到了我自己的影子,别人看我,心里可能也在感慨岁月在我脸上写下的痕迹吧。已经不止有一个人说,哎哟,你看起来很疲惫,要好好休息哦。我只好打个哈哈说,哦哦,只是不化妆而已。其实这些疲惫,恐怕已经变成了永久的记号:黑眼圈、开始下垂的皮肤、无神的眼睛,都是这个时代,每天十几个小时在电脑前呆着的产物。 上周和老公在犹他和亚利桑那旅行8天,没有电脑的辐射,眼睛都变得明润起来,黑眼圈淡去一些,精神尤为振奋。周围的人,都是一面面镜子,感慨TA们,也感慨自己的流逝。婚后提笔极少,不知是生命中少了灵感,还是生活变得安逸懒惰了呢?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NYC - Life,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