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6

31w6d 肿

明天就32周,整8个月了。昨天穿成这样去参加活动,几个朋友愣是没认出我来。今早体重141.6磅,小雨总说家里的称不准,反正相对以前的体重来说,已经涨了34磅,有点吓人。这几天开始水肿,脚和脚踝肿到按一下就一个坑。上张猪脚照。 走路和日常生活越来越觉得没精力了。

Posted in NYC - Life | Leave a comment

29w6d

每天带着松松的手表竟然变的紧的勒出了印子。 晚上吃了两顿,还没有觉得特别撑。。。

Posted in NYC - Life | Leave a comment

29w3d

这两天开始进入经常饿的状态,但是又一吃就饱。连续几天吃了肉粽,晚上糯米填肚,感觉撑的胃不舒服,但第二天醒来又饿的要死。今天8点起来吃了个energy bar+香蕉,睡个回笼觉,然后10点多起床又吃了个苹果。11点多吃一碗馄饨,得,现在还不知道到底午饭还要不要吃了。现在有点馋蛋卷,发现一个菜谱,待会儿自己试着做一下。

Posted in NYC - Life | Leave a comment

29w

29周整。 今天在公司门口遇到了我的恩人,当年跟他在CBRE的电梯里见面小聊,他建议我申请CBRE,问我要了名片,当我也问他要名片的时候,他说没带,就跟着他去了办公室,办公室在转角的位置,特别大,当时心里就想,这人一定是CB的某个MD,结果名片递上来一看,Tri-State President。后来跟他follow up,又费了很多周折才加盟了公司。当年如果没有在电梯里的偶遇,也就不会跳槽到CB,也不会有现在的我。所以一直都很感激恩人。好多年不见,恩人已经从CB跳槽了两次,现在是另一家大型房企的CEO。还好这位高高在上的大领导还记得我,寒暄了一阵,就去开会了。纽约说大很大,说小很小,想吃什么菜系去听什么音乐会,一个地铁就可以直达,方便的很;但是如果不是特地约,两个要好的朋友在路上总也不会相见。 6月了,气温又降到了十几度,今年小元宝出生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不会太热呢? 今天是端午,前天在朋友圈求教纽约哪里可以买粽子吃,昨天就收到两个朋友送来的粽子,曾婕一共订了四个,送给我两个;Grace在超市买了四个肉粽,还自己给我包了一个红豆粽,说他们上海人就吃肉粽和红豆粽。总之昨晚迫不及待的回家,迫不及待的把粽子煮了,迫不及待的一口气吃了两个。本来是要跟小雨分着吃的,结果吃着吃着就忘记要分享,被我独吞了。一直到早上,这糯米还没消化还没饿。中午去了MAREA,订婚时候的饭店,有幸被owner和大厨邀请到厨房参观,还顺便赠送了好多不同的小甜点,减肥事业、或者说保持体重的事业遥遥无期。

Posted in NYC - Happy | Leave a comment

28w6d 馋肉粽

在朋友圈发帖请大家支招:纽约哪里有正宗的嘉兴五芳斋肉粽? 总结贴: 以下是朋友圈给出的建议,数字表示推荐的人数: – Chinatown 乔家栅 (100 Mott St, 212-966-3988) 3 – Flushing 昌发 skyfoods (4024 College Point Blvd, Flushing, NY 11354. (718) 939-6688) 2 – Flushing 不一样点心 133-35 Roosevelt Ave, #12, 347-925-5716 1 – Flushing 台湾肉粽 1 – Flushing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NYC - Happy | Leave a comment

28w5d

手脚有些肿了,上周开始带不了钻戒,今天开始连原本有些松松的婚戒也不能带了。彻底从一个瘦皮汤圆,变成一个鼓鼓的汤包了。下面上对比图,4周和28周3天(上周日)的时候。小雨说每天看到我还不觉得,一看对比图,果然是肿了。到时候再来一张临产前和怀孕前的对比吧,肯定很吓人。今天体重136磅,重了28磅,继续人生巅峰。 今天的自拍。上周六剪了头发,同事都夸半天,可惜估计一洗头又会回归爆炸式发型。先得瑟几天吧。

Posted in NYC - Life | Leave a comment

28w1d

老爸老妈最近在北欧旅游,洋洋洒洒组织了个19人的团,老爸是团长,出发前,当了一辈子干部的老妈提醒说,你得把他们分成三个组,不然这么多人可不好管。老爸一拍大腿,嗨,我怎么就没想到?这才不会重蹈上次老爸哥们五人出行,机场却走丢一人的着急事儿。话说爸爸几乎每次都要跟人得意洋洋的吹一把,说当年自己英文一个不会只会数到5,机场丢了一人,跟工作人员比划说one two three four five,再指指自己身边的人说one two three four,表示少了一人,最终机场帮忙广播寻人,在登机前找到了人。 爸妈昨天抵达赫尔辛基,今天坐游轮去斯德哥尔摩。我下班回到家,吃完晚饭想老时间跟他们视频,却发现他们在欧洲时间,这会儿应该在呼呼大睡。只好自己出去走了一圈散散步,打不到爸妈电话,心里有些小失落。 明天打算把头发剪了,边散步边有些不舍得,从小都是假小子形象,每次头发一长,就会去二区楼下那家理发店找同一个理发师理成跟男生一样短的发型。终于到大学的时候,五年没剪,蓄了一头长发;之后来到纽约开始跳肚皮舞,长发飘飘刚好跟搭配着舞蹈。只可惜发质干枯,涂再多橄榄油也无济于事,现在为了涂方便,准备稍微剪短一些了,只怕短了之后更加变成爆炸式,明天再说了。 今天走了13000步,可以奖励自己一个绿茶冰淇淋:p

Posted in NYC - Life,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