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7

元宝170天 丁酉年正月初四

上周五,2017年1月27日晚,年三十,我们正式开始进行元宝的睡眠训练。给他建立睡前routine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每晚看他差不多困的时候就开始洗澡和喂奶,通常他看到奶瓶都会迫不及待的抢着,然后吃到最后一个盎司的时候睡着。所谓的睡眠训练,其实就是残忍的让他哭泣,我们用的是cold turkey CIO (cry it out),而没有采取隔段时间进去安慰的方法。读了一些资料,感觉CIO会哭的时间更短、见效更快。看了很多的case也听到身边的例子,都是说3天见效。 第一晚,哭50分钟;第二晚,哭5分钟,效果显著;第三晚,严重倒退,7点睡下,7点半开始哭泣哭了30分钟,在8点半以前醒了无数次,每次小哭一阵,然后一口气睡到早上4点,开始大哭,哭了一个小时还没有停的迹象。5点钟,我再也听不下去了,明知道此时进去前功尽弃,任凭小雨在背后失望的叹气,我不能再接受我的宝贝这样无止境的哭泣。走到他的小床边,帮他拉开换尿布,他看到我的瞬间,那眼神终身难忘,元宝只有五个多月大,但他仿佛什么都明白似的,瞬间哭的更厉害了。好像你去安慰一个哭泣的人,你去安慰,他反而更觉得委屈、哭泣的更加厉害。元宝好像在说,妈妈你为什么抛弃不管我,为什么到现在才来救我。抱起他,给他喂奶,他马上就不哭了,我却开始流泪。心里不停的自责,CIO不适用于所有的宝宝,我们没有建立好的routine就让他经受这些磨难。抱回大床,他在我怀里一直睡到天亮。 昨晚回归一切,试图进行新的训练,关键在于不能让他把吃奶和睡觉联联系在一起,公公提前为他洗澡喂奶,放进小床越来越兴奋,入睡就失败。10点他醒来,喂奶后企图放他小床自己入睡,折腾两小时后,还是失败,每次抱的很困了,一放小床秒醒。只好又奶睡。昨晚前知道他会多醒几次,check是不是身边有人,保证自己有安全感,果然,2点以后是无休无止的每40分钟到2小时一醒的状态。白天可以抱到他睡着不喂奶,深更半夜疲惫不堪,再加上睡前就有些头痛,只好继续奶睡,恶性循环,两次喂奶都直接在沙发上跟他一起睡着。唯一的好处就是不需要涨奶了。早上在火车上摇摇晃晃睡了50分钟算是补充了一些元气。公公起床说,昨晚没听到哭声吗?我头痛欲裂,自己找的麻烦,一句话也不想说了。 产后没有抑郁,但是长期缺觉,挺不开心的。听宝宝哭,更加不开心。当妈妈的不易。更要孝敬妈妈。 元宝,你能心疼妈妈,多睡整觉吗?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NYC - Life | Leave a comment

元宝168天,大年初二

今天是睡眠训练的第三天,7点睡下,7点半第一次哭了十五分钟,之后在9点半前又断断续续哭了好多次,还好后面每次时间比较短,但是从前他从未这么频繁的哭过。昨天第一次哭五分钟,后来醒两次,每次哭两分钟。第一天哭50分钟。不知道这样算不算进步。听到宝宝哭,我这个为娘的心都碎了。第一天跟着他哭,今天又继续跟着他哭。在网上不停的搜索哭泣免疫法的文章,企图说服自己这是为宝宝好;又找出CIO坏处的文章,企图让自己放弃。可是放弃的话,宝贝就白哭了三天,大年初二就在一直在这样的矛盾自责中。自责自己不是好妈妈,让宝贝这样哭泣却不去抱抱他。元宝一直都还挺乖的,一般晚上醒一到两次,有时候也许是遇上生长期,才会不停的醒或者醒来不肯睡。也怪我,没有给他正确的sleep association,让他总是吃着奶睡着。希望宝宝三天训练通过,就此睡整觉,不要再让我心里不安和负罪感,为了让自己睡好而这样对待宝宝。 今天的三张照片,可以自己扶着站立、弹钢琴和卖萌耍赖:

Posted in NYC - Life | Leave a comment

元宝167天,大年初一

宝贝的第一个年,带着外公外婆送的长命锁和金手镯,拿着爷爷奶奶的红包,元宝是个幸福的开心宝宝。

Posted in NYC - Happy | Leave a comment

元宝162天

外面下着大雨,风大的把人吹的东倒西歪,连NJ Transit都被停开,幸好长岛火车按时进行。17:15,我按时泵完奶,跳上地铁,冲到宾州火车站的18号铁轨,赶上了17:35的快车,这班火车是全天Hicksville和Penn Station之间最快的火车,只要40分钟就到站,中间不停,即使每天这样按时下班,到站后开车回家,到家也已经六点半了。如果稍晚一些,回家的时候元宝大概都睡了。搬去长岛后,经常有人问我,how’s your commute? 我都会说,还好啊。以前想象的在火车上的日子是看书、看新闻、听音乐、回归许久不动笔的日记和博客,而当真正开始commute的时候,发现上班路上是靠在小雨肩上呼呼补觉,下班路上是半迷糊继续补觉但是得时刻醒来防止错过站。 元宝的睡眠时好时坏,前天和大前天好起来是连续9个小时和7个小时,昨晚坏起来是1-2小时一醒。白天时常不和他在一起,还掌握不了他的全部脾气和习性,晚上只好宠他惯他醒来就给他吃奶接觉。周末的时候就全天候跟他腻在一起,他吃饱的时候会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眨也不眨,眼神清澈的透着白天的高光,仿佛看穿我的灵魂,此时的元宝温柔的一声不吭也一动不动,就这样温暖的钻在我的怀里撒娇。 之前看一篇文章,讲的是张灵甫将军转世的人的记忆。说起TA前世救的人成为了TA的母亲,前世欠的人成为了这辈子的孩子。我在想我和元宝在前世是不是亏欠了他的,也许是被我前世伤害了的恋人,所以这辈子要当他的妈妈好好疼他爱他。我又想起那段话,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他们仅是借由你的身体而来到这个世界,他们是自由的灵魂,想到这些,又觉得有些惆怅,孩子终将远走高飞离我而去,但我也理解,孩子并不属于你,只是,和宝贝一起的时间太短太短了,现在想来人生太短太短了,直到现在还不能发现自己喜欢做什么擅长做什么,每天路上花三个小时上的班多数是为了一点点可怜的小工资,有点不甘心。老板倒是很体谅,出差和晚上的应酬都不需要我参加了。 妈妈前天上周六回国,下午3点多她竟然还醒着说想和元宝视频。她和宝贝在一起的时间比我还长,这样一分开肯定是万分的舍不得,第一次视频的时候感觉她都要哭了,离别机场的时候,我坐在车子后面想到即将到来的短暂分别眼泪汪汪,好在机场安检的队伍太忙乱,还没来得及掉眼泪,妈妈就排队到前头去了。中午跟几个苏州来的客人午餐,几个不是苏州人却都在园区安了家,真的好想回国,贪图家乡的安逸和安定,不用太大的理想抱负,就稳稳当当开开心心的在太湖旁边把小朋友养大,不也是很好么。

Posted in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元宝159天

明天周六,妈妈就要回国了,我很舍不得她,她很舍不得元宝。公公前天晚上已到,和妈妈交接两天。元宝明天还是认生,尤其是想睡的时候。这几天他又第一次生病,不停的打喷嚏流鼻涕。中午让妈妈去参加村里的妈咪聚会,留宝宝和公公在家。妈妈出门的时候宝贝睡着了,回来的时候两点,宝贝哭,让公公哄,结果一个多小时了还是不能停歇。妈妈只好抱回来,可是宝宝拒绝吃奶拒绝睡觉,结果一下午没有睡。我回家的时候五点半了,他才累的趴在我妈妈肩头睡着了。妈妈心疼的都掉眼泪。上一次还是小雨带娃,我和妈妈出门看戏,宝贝哭了两个多小时,我和妈妈到家他还在哭,结果变成我和妈妈宝宝三个人一起哭。唉,真让人担心。明天开始宝贝就要白天一个人跟着公公了,真的怕他哭。

Posted in NYC - Life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