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岁零8天

昨天,2017年8月22日,我来美的10年零1天,元宝开口叫了我妈妈,咬字清晰,我的❤️都融化了。

07年8月21日,哥大学生会说好有人接机的日子,我从浦东机场飞到了纽约,那天夏天的那一天,下着小雨,天尤其的冷,早上7点多一些,我带着比我还重的行李,钻进了一辆yellow cab,对纽约的第一印象就是学生会为什么没有人来接我(因为到的太早)、冷、还是里面硕大的计程车,后座上放了一个箱子,我还能绰绰有余的把脚架起来靠在窗前。

也不知过了多久,车子停到了西112街601号,我在这里的第一个家、学校的宿舍。学长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可惜他没有钥匙,我还需要去学校UAH取钥匙。此时从吴江到纽约已经出门超过30小时,全因为想省钱,买了泰航从曼谷转机的机票,结果从曼谷到纽约竟然还经过了北京,也是这辈子坐过最久的直飞飞机——十七个小时。好在泰航服务很好,除了打包的三个大箱子以外,还多让我check in了一个大箱子。这样我有四个大箱子,随身一个背包、一个手提包、一把二胡还有一个小手提箱,八件行李远超我的重量,也不知道是怎样从地球一端运到了另外一端。虽然高中起就住校,这么远要去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妈妈把棉被都给我抽真空带上了。当年出国,不知道妈妈在家有没有想我有没有流眼泪呢?十年前的照片里,爸妈是那么的年轻,现在来帮我带元宝,不敢染发,显得苍老了许多。妈妈总说上辈子是她欠我的,所以这辈子来还。现在自己当了元宝的妈妈,才更能体会这种感触。

去了UAH,第一次遇见成为最好朋友的盈MM,她大概也是来取钥匙,和一个男生走进来(后来成了她老公),噼里啪啦跟工作人员说了好久,她进门的时候就让人眼睛一亮,这个女生太漂亮啦!她说英文的时候我又想的是,她英文怎么能这么好的,到底是上海姑娘。我迎上去,自我介绍并说,你就是顾盈吧。她很惊讶我怎么会认识她,其实早在国内被哥大录取学生上海聚会时,我因在南京未能参加,但看到了他们聚会的照片,盈就是唯一一个一眼看到集体照留下印象的人,当时特地看了一下名字,记住了,竟然就碰上了。之后跟学长去中餐馆吃午饭的时候又碰上了,然后就是聊不完的共同话题,和一辈子的最好朋友。

十年转瞬即逝,从23岁到33岁,真的是最好的青春都贡献给了这片自由杂烩的土地。当年一起玩耍时的许多人,如今早已断了联系,只记得零星的片段。若不是一位旧友柬埔寨男生Lean在脸书上给我留言,说“十年前的今天,和你一起在飞机上遇见,如果你的宝宝已经一岁,祝福你”,我真的没有记起这是我的十年纪念日。当年在从北京到曼谷、曼谷到纽约的飞机上,遇到了Lean,还有在曼谷做生意的美国人Allan,两人都留下了联系方式,Allan后来见过好几次,现在泰国定居取了泰国太太有了一个可爱的混血宝宝。而Lean,其实我却一点记不得当年与他见面的场景,只记得曼谷机场半夜地上坐着很多光脚的大人小孩。

幸好Lean提醒了我,才会去翻看当年的照片,看到许多初到美国的兴奋与激动。从懵懂的小姑娘到小雨妻子再到元宝妈妈,对美国的新鲜感早已过去,闯劲仍有余但身上的包袱越来越重,开始进入平和的家庭生活。当然,还是想继续往好的方向折腾折腾。

下一个十年,希望容貌不变,其他都越来越好。一定会的。

2007年8月21日在上海浦东机场

Advertisements

About tangtoni

Cute Toni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NYC - Memory, Thoughts.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