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8

180222 19:48

同组工作的老美同事后天要去上海工作了,今晚大家喝酒为他送行。我照例不沾酒精,点一杯mocktail。共同工作时间很短,仅仅三个月,他入职的时候,老板就嘱咐我说要成为他工作中的最要好的朋友,要多教他,所有的会议都让他参与学习。面试的时候我也面了他,高层问我,此人中文怎样,我一看,简历上写了business proficiency,这不骗人嘛,连普通对话都难以交流,哪来的商务中文水平,老外就喜欢夸张,这要是换成中国人,一下就变成了不诚信、欺骗、造假。不过我们讲话就是客客气气,问起对别人的评价,好的自然说好的;不好的,我们也只会说,还行。这位同事原来做deal出生,地产模型做的很厉害,只可惜,有一些很难相处的诟病。入职才三个月,大老板马屁拍的响响的,同辈或者高一辈的小老板全都得罪一圈,包括还未曾见面、只是远程共事的上海同事们。 就是这样一位同事,在美国跟我走的最近、共事最多的同事,离别拥抱时还是感觉到了一阵酸楚。无论之前多少的不愉快、怒怼,分别之下也都如过往云烟,随它去罢。想起另一位美国同事告诫的,很多时候,工作中,千万别觉得是针对你的,同志们只是就事论事,business is business。而国人如我,总是take it personally,这一点上,还是要像老外学习。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NYC - Work | Leave a comment

纽约年初一 吴江年初二

晚上照例跟爸妈宝贝视频,爸妈带了元宝正在太公太婆家过年。我的爷爷奶奶年纪虽大,后院蔬菜庄稼种的可旺盛了,还养了一些母鸡和鸭子。元宝平时见到的小动物都是纸上谈兵,每次见到真正的小动物就迈不开腿不肯走了,痴痴的观察着小动物们。刚好有两个巢中,两只母鸡在下蛋。我问爸爸,我们把鸡蛋拿走了母鸡会生气吗?他说不会的,她们会咯咯哒叫着汇报生了蛋。我再问,那每次我们都拿走吗?能不能孵几只小鸡出来?爸爸说没有公鸡,没法孵小鸡。 我诧异的问,孵蛋怎么还需要公鸡了?老爸嘲笑我,鸡蛋没有受精怎么孵出小鸡?!感觉我这三十多年的书都白读了,一只以为鸡蛋已经是受精卵了,原来并不是!原来可以只是母鸡的卵子。。。我好没文化。 聊了好一会儿,跟爷爷奶奶拜了年,爸爸想要挂电话,我说,再让我看看元宝嘛,老爸说,好了好了,再一个月就还给你了!说的好像我们把元宝借给他们玩儿似的。接元宝的时候,估计是要免不了哭一场了。爸妈暂别元宝的时候,估计也是一样的场景。选择了不一样的生活,就要经受的起短暂分别和长期两地。我以为我很想我的父母,这次孩子远在地球另一边,才更能体会父母才是更加挂念的一方,但是父母尊重了孩子的选择,所以强忍着看着孩子渐行渐远的背影。不求孩子多有成就,只求他们平安喜乐,常常惦记常常可以回到身边。 我以为奶奶今天在视频看到我,又要跟我说一次:“你答应我你要回来的”,每次回去见她,都要这样提一句。今天竟然没有提,也许知道提了也是让我不知如何回答,奶奶这样聪明的女人,还是珍惜我爸在身边和曾孙在身边的乐趣吧,远的就随她去吧。 新年快乐。

Posted in Sweet Home China | 1 Comment

新年好

大年初一,首先,新年好。 早上8:20,国内21:20,妈妈打来电话,宝宝正要睡觉,正兴奋开心着,妈妈说,宝宝睡觉前总要喊爸爸妈妈,我想,他虽然年纪还小,也许记忆还不清楚,也容易遗忘,但是关于分离这件事情,怎么样也会有些感觉,知道爸爸妈妈只能住在手机里,不能抱他亲他。学会说话以后,每天视频常常不愿意叫我们,一挂视频马上就叫爸爸妈妈。 我妈和宝贝配合,朗诵了鹅鹅鹅,宝宝记得古诗的每一个字,真为他自豪。昨天还给我们朗诵了悯农和静夜思,小家伙着这四个月的长进不是一点点。终于还有一个月,他就要回到我身边,以后,再也不愿意跟他分开,真是太煎熬。 下周一是总统日长周末,今天上半天班,呆在办公室里五个小时,路上却要花掉三小时,小雨昨晚睡前有些惆怅,问其究竟,只说还是觉得赚太少,甚至不能住在城里。其实住城里是可以的,原本也已住了十年,只是想给宝贝一片更大的空间才搬来了乡下,搬回城里,如果还要按部就班上班的话,那估计得是个公司高层,住个三室一厅。要么就不需要再日日往曼哈顿跑,可以自己当老板,或者找个日程灵活、可以不用每天坐班的工作。有惆怅有目标就有动力,动力转化成新年的行动力。 元旦时的目标,目前执行的还行,动作慢一拍,生气少一点。在农历新年,继续保持。

Posted in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同学们

毕业十年聚会后,统计了一下大学同学录,多数都已是单位头脑。一好友发来消息问我是否认识以前单位的上海同事,想买个1500万的房子,我倒吸一口凉气。当时被“出国”迷昏了头,一心只想出来,现在没有后悔药吃。我想每个人一定都有自己的奋斗故事,为了自己所谓的不知道是什么的“梦想”,来到了纽约这个天堂地狱,付出和回报是否成了比例,追求的这段人生经历是否值得,不敢细细思考。 为什么还不回去?还没有一个让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回去的理由,像我这么纠结的人,就这样回去了,一定又后悔回到了围城的另一边。一次次的犹豫,一次次的机会错过,也只能在博客上说说了。记得小学成绩最好的女同学陈希,当年从北京回到吴江,在她的博客还是哪里写到,20多年,回到原点,现在也很好呀,依旧是小镇优秀的女同学,跟老公儿子每天幸幸福福。上海同事上周在总部培训,看到我,说我真的不打扮,说你跟着我们一星期,保证把你弄的漂漂亮亮的!她们每一个人都化妆,有的纹眼线,有装假睫毛,反正一个个都好美,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说的真对,每天早上只知道赶火车,不知道脸上涂涂,化妆化的少了,水平也不行,每次化了都被小雨说还不如不化,自信心一再打击,更加不会化妆。好在现在的app可以给照片加化妆 ;p 看完无问西东,开始看影评,看到古典书城上一段话: “泰戈尔说过: 每一个孩子出生时都带来信息说: 神对人并未灰心失望。 我们这代人注定一生匆忙, 我们这代人常常面临沮丧, 我们这代人要面对无数世俗的眼光, 我们这代人早早学会为自己竖起了防备的宫墙。 正因如此,我们才应该爱自己。 在爱自己时,找到真正的自己 在爱自己时,懂得人生的意义, 在爱自己时,接受自己的不完美, 在爱自己时,接纳别人的善意。 如此,我们才能让生命免于黯淡, 让自己高贵的品质变得纯粹, 做一个自己喜欢的自己, 不辜负这人间一趟。”

Posted in Thoughts | 2 Comments

180210

小雨又出去滑雪了,这个冬天每隔一个周末他都会出门,可能是心里有点愧疚,离情人节还有一周,先给了我的惊喜礼物。虽然婚后一半财产是我的,但是收到礼物心里还是觉得甜蜜蜜的。 其实我一点不介意一个人在家,吃吃睡睡听歌唱歌弹琴看书,随随便便一天就磨掉了,还多下时间写写文章。元宝快到一岁半了,从去年的十月十三日回国到今天已经近四个月不在我身边,这种骨肉分离很痛苦,以后永远也不愿这样,每天两次视频,每天可以看着他的照片视频不停的重复看,看着他从回国时候走路还会摔跤,到现在满场乱跑;从完全不会说话,到12月回国牙牙学语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到可以鹦鹉学舌并且可以说出好多种不同的车,还会在接受东西时说谢谢;从独立睡觉到回国后抱睡,再到现在可以拍拍睡着。错过了很多宝贝的成长瞬间,有一些遗憾,也为他骄傲。 看了陈可辛导演为苹果拍的微电影广告“三分钟”,看到妈妈和孩子短暂的相聚,泪崩。严老师发来消息,“你知道吗?元宝昨晚和我好的[OK] ,他什么话都只需要教一遍就会模仿了,真聪明。美得我睡不着啊!”“鹦鹉学舌,太棒了,你给他的挖泥机视屏一看到就说妈妈,他这是告诉我是妈妈给他录的,我说唐元,他就喊妈妈。很感动,我就想你了。”(这视频是我拍了发回给爸妈让他们给宝贝看的,宝贝喜欢重型器械车)“是的,他太聪明,我陪着他时他非要玩餐车,推得很快,我就说慢点,大爷爷来了,他马上停下来,捂住耳朵,我知道什么意思了,你知道吗?” 我回“我爸爸老是拉他耳朵,叫他不要拉的。”严老师说“我对你老爸说了,他说有时元宝皮捣蛋,他也治不住,假装的,其实你老爸真的自豪,他很喜欢元宝,为了元宝烟也少抽了。” 严老师在我家住了几个月,跟元宝也有一些感情,很感谢她每次去看宝贝就给我一些照片、讲一些近况。严老师是看着我长大的,我小时候的顽皮她都记得,只说元宝比我更甚一筹,说我可以停一分钟。元宝一秒也停不下来。 国内好玩的地方好多,每个商场都有宝宝们玩的游乐场,不像我小时候只有室外的公园。元宝回美后,不知道会不会觉得美国是好山好水好无聊。不管怎样,还有一个月的煎熬,就可以重聚了。 昨天跟单位CEO开会,他听说元宝在国内那么久,说我真不敢相信你跟儿子要分开五个月,他说,you should go back and see him。我问,now? 他说,I don’t know, but you should go back。说的我酸酸的。很想立刻冲到老板面前,说,CEO要我回国看娃,给我放假吧! 马上过年了,国内开始热闹起来,明天家人的年夜饭,只能视频参与了。 同组来了位很难搞的同事,明明是我的下属,却步步紧逼咄咄逼人处处邀功,对大佬们是绝对的溜须拍马,对同级和高一级的就是处处怼,谢天谢地再过三周其就派去中国了。不知要在我们和谐的上海团队掀起怎样的狂风大浪。 午睡咯。  

Posted in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