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8

单位近况

公司最近裁了一拨人,也有人跳槽,也招了一波新人,大概是大公司正常的来去百分比吧,本来跳槽的同事还对公司有亏欠之意,感觉在繁忙的时候却离开了需要团队,跟TA聊天的时候,还是能感觉到这丝歉意和不舍。去的单位自然是发展前途更好,老板却并没有为TA高兴;而裁掉的那拨人里,也不知是何原因,有工作了十多年到二十多年的老兵,其中有部门的总领导,当天谈话,立刻出局,都没有给时间整理自己的桌子,很是凄惨。有的老人生了六个孩子,却生生的被辞退,裁了以后又招了新兵,总人数仍然不变。后浪升到前浪。 我想,当那位跳槽了的同事听到这些消息以后,大概就不会那么愧疚了,你把公司当家,公司却只当你是员工,资本主义社会就是这样的残酷。在中国的企业,一旦招了人,不犯大错误,大约是一辈子不会裁人的,真要裁人,企业恐怕也被口水淹死了。以前老爸经常说老外一点人情味都没有,所谓的纯粹business is business,可是真有可能吗?一天24小时,一大半的时间都在单位,你见同事老板的时间甚至超过见爱人孩子,怎么可能单单的business is business。事业和私人永远都是分不开的。想想那位六个孩子的爹,为公司工作了十多年,一把年纪了还要去找工作,接下来的日子有多艰难。再去翻了一下工作二十多年的人的Linkedin,走了有一阵了,档案却还没有变,也许还在找下家。如果放在自己的身上,该有多心寒啊。为公司付出了一辈子,最后却被公司抛弃。在国内,工作了那么多年的人,恐怕真的是高枕无忧;而在纽约这片土地,大概永远都要弦绷的紧紧的提高警惕,越居高位越要居安思危,你为他们工作,他们付你工资,谁也不欠谁。这样的地方,谁还愿意付出真心。写到这里,大概也理解了,老外周末、放假绝对不工作,也不希望你打扰他们的部分原因了。 每次听到这样的消息,都感觉更想回国了,想回那个有人情味的地方。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NYC - Work | Leave a comment

180307 这是一个讨论过无数次的话题

每一次关于是否回国的讨论都是一场无疾而终的念想。这次也一样。 这次是因为小康发了一条朋友圈,是一张预测2018运势的截屏,她的三月份写着“说走就走”,她写道,有些事很邪乎。然后她告诉我,三月份准备海龟了。我说怎么真的说走就走了?她说,也不是,准备一段时间了。 海归这种事,说走就走也许比犹犹豫豫要好得多,好似快刀斩乱麻,舍不得的,痛一下也就过去了,要是总念着现任的旧情牵扯不断,又想着前任的好想回到从前,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恋人,也没有十全十美的选择。 选择,是艰难的。我们这届大综合的高考作文就是选择,不太记得自己写了些什么,每每遇到选择,总是想起钱钟书先生的围城:“围在城里的人想逃出来,城外的人想冲进去”。总觉得别人碗的才是最好的。眼看着留在国内的老同学们一个个升官发大财,动不动就跟我打听我老东家在上海新建的动辄千万的公寓,想着我这个曾经大学连续五年第一名的好学生要是留在国内应该也不会太差。而现在,呵呵,又要吐槽每天浪费在路上三个多小时的通勤时间,日日做着失去挑战性的杂事,赚着看似还行实质半数交给山姆大叔的工资,觉得自己的理想抱负远不止这些。 所以,每每遇到身边某人毅然决然的回国,老同学微信上发来的怀旧感慨,父母亲戚的殷殷期盼,我这平静的心水都要荡漾一阵。 小康的话跟我说了很多: “回去的朋友没有一个想回来的,都劝我要回一定要早,千万别想太多。” “我觉得之前犹豫太久了,至少浪费了一年多吧。” “另外大家庭的亲情对我来讲很重要 还有老朋友。希望圆子(小康的女儿)能体会这种天伦之乐。” “国内教育和湾区一样啊 亚洲人的地方都是精英教育路线么。不过我和她爸爸在这一点上高度统一,我们都很淡然,她回国就是能够好好打好基础,学好中文,中国文化(这些在美国都几乎做不到),英语么肯定是不可能差的。以后各个选择上给她些建议即可,厉害的话就走厉害的路线,不厉害那读个州立大学或者什么也可以。” 最震到我的是这一句: “还是想能离爸妈近一点,现在是他们最好的时候,不多一起have fun太可惜了。”后面的话没有说,但是,确实,等到父母老了躺在床上再回去,那还有什么意义。 曾经我想过,如果我回去,一定是为了父母。现在我想,为了父母是最重要的,我不忍心他们为了我和元宝,每年飞来飞去。这次和元宝分开五个月,每日的思念让我想起我父母对我的日日思念。回去还考虑元宝的教育,希望他是一个纯正的中国人,中国文化是他的根,在美国始终是少数族裔,自信心在国内,明显要更好。 和小雨第一次比较认真的讨论,他不愿意回去,但是如果我想回去的心大于他不想回去的心,他也愿意跟我走。我也担心,就这样回去了,是否耽误了他。 跟妈妈讨论,妈妈说,去年单位派你回来你不肯,你现在回来,什么契机都没有,从头开始,算什么意思? 我自己想不清楚的时候,多希望命运或者别人帮我做出决定。多希望我爸妈说,你马上给我回来,一定要回来!或者我老公说,不行我不愿意回去。或者也许某位老同学说,有个特别好的你不能拒绝的机会在等着你。这样,就可以坚定的选择一面,而不用骑在墙上两边不定了。 然后,都没有。每次都只是想想而已,触动一下而已。大概直到也许哪一天,真的一时冲动,说走就走了。

Posted in Thoughts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