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8

180601 08:34 在吴江

7点多醒来,看看手机就睡不着了。老爸8:30来敲门叫我起床,让我自己下楼煮小馄饨。 打开窗户,好像回到十几年前。院子里从零星的几部车到停满了车,门前多盖了好多新楼,挡住了视线。其他完全没变,吴江的空气还是一样的味道。昨晚躺在自己的床上,睡的很香。 这种感觉很奇怪,好像美国已经是另外一个世界,很快就要淡忘,那里的高楼大厦房子车子仿佛都是陌生的身外之物,我好像回到了十几年前出国之前,轮回了一遍又回到原点。 第一周在上海是紧张的交接,第二周开始陆续告诉了一些老朋友,跟他们吃饭、交流。唐元要回来了,唐元要回来了。好像是件很大的事情,好像朋友们都很为我开心。都会说,哇,真好,恭喜你!但是after all,大家还是会很快回到自己的轨迹上,继续不相交的走下去。 那些说一辈子的人,还不都是各自结婚生子忙忙碌碌,那些说不想生娃的人,只是不想和你生罢了。有时候想想,旧人还是不要聚的好,徒增忧愁,徒增感慨万千,走到人生的哪一个阶段,就该和那个阶段的人相处。除了前半辈子的父母和后半辈子到的爱人,又有谁会陪你走一辈子。 身边的人都在老去,身边的人看我恐怕也在老去。兜兜转转人生不过百年。趴在吴江的窗台上,我好像回到小时候,在鲈乡二村家的窗台上用小榔头敲小核桃看楼下风景的十几岁。 (小城市 窗台外车子房子变多的小风景)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NYC - Memory, Sweet Home China | Leave a comment

180527 11:14

在从胡志明市回上海的飞机上。 越南是个很有意思的地方,在胡志明市,你可以看到我小时候的中国模样,但也可以看到像Bitexco Financial Tower那样跟曼哈顿一样先进的大楼。整个城市热热闹闹,这种新与旧在轰轰的摩托车声中交杂。 在胡志明市过马路是个胆大的活儿。还没去越南之前,同事拍回来的视频,说在越南过马路,你需要对多往车辆和摩托车有足够的信心,在川流不息的交通中,你只要紧握同行的手,闭着眼睛,相信车子不会撞到你,就这样可以过去了。还真是这样,你要是在马路边等着没车,恐怕永无尽头,但是你直接勇敢的冲上大街,反而像交通灯似的,穿行交通都为你停下,然后在你身后,轰轰的继续开走。 这是我第二次来胡志明市。到晚间的时候,街道一点也没有因为夜幕降临而安静下来,反而一阵阵的蹦迪声随着热浪吹来。许多人坐在街上,就看着过往行人,也不聊天不做任何事,只是这样懒着乘凉。市中心的步行道两边,到处都是摆摊的夜市小推车,随随便便地上一摊小塑料桌、小塑料矮凳子,人们就买了随街而坐,边吃边聊。街道两边停了大量的摩托车,摩托车上是一对对的情侣,听说在摩托车上谈恋爱,也是越南的特色。我问越南同事,为什么要在摩托车上谈恋爱?她也说不上来。可能想走就走想停就停,大家凑到一块儿,热闹且有自己的小地盘吧。 这次连续做了两个晚上的热石按摩。一个小时$15,90分钟也不过$23.26。当然,看菜单的时候是觉得自己超级富有的越南盾,分别是35万盾和42万盾。越南按摩的手法跟中国的盲人按摩完全不同。中国有从点(指尖)到线(手肘)到片(手掌)的推法,而越式主要以按压为主,感觉你自己是个面粉团子,任由技师骑在身上,用手推、用腿跪,感觉好像要把身体里的最后一口空气都压了出去。热石是烫了以后拿在手里类似刮痧一样在经络上来回摩擦,刚开始有一些烫,时间长了就觉得身体暖暖的很舒服。我们去的靠近日本区的一家按摩店,整个日本区有许许多多招徕按摩的店面,有的看起来像是Happy Ending的店,我们任由本地同事带去,想必该是最正宗的越式推拿。哦对了,如果坐商务舱,在越南机场还送你半小时的免费按摩,手法也是一样,但是不需要解衣宽带,着急赶飞机的时候,并不能够真正慢慢的享受。 这两次过来都是出差,白天开会,晚上才有时间稍微逛逛景点,城内有一些法国殖民地时的建筑。住在美国领馆对面的洲际酒店。越南的出租车都非常的旧,窗户都需要手动旋转。我们就餐的每一家越式餐厅却又装修的别有味道,每一家放到纽约恐怕都是炙手可热的特色店。越南的饭菜我很喜欢,我甚至可以一日三餐都吃Pho,当然除了Pho,各式春卷、南瓜花、香蕉花、牛肉鸡肉炒不知名的菜,都特别好吃。更灵的是,每顿饭都可以点一只新鲜的椰子,价格是45000盾,$2不到。洲际酒店的早餐出了新鲜椰子竟然还有甘蔗。 (洲际酒店的早餐) (各式春卷和越南菜) 朋友推荐买越南的房产和股票,不过作为老外来说,钱进去容易出来难,经济确实在发展,我也看好这个地方,但是钱没有多到可以随便拿来花的程度,或者也嫌麻烦,也许赚钱良机就此错过。越南人让我想起一个更加热一点的南京,都是人超级nice,懒洋洋的慢吞吞的步调,只不过越南还夹杂着一些轰轰的快步调。很期盼看到几十年后这里的样子。希望在经济发展中,越南的性情不会变。 (随时随地午休的保安)

Posted in Travel | 1 Comment

180525 15:02 妈妈

在去越南的飞机上。 中午在香格里拉吃牛肉面的时候看了看监控,妈妈和宝宝躺着,妈妈还没睡着,已经过了半夜,她好像刚躺下,在涂护手霜。 往前看,想看宝宝刚洗完澡光着屁股在床上玩的可爱样,结果听到晚上10点,妈妈抱着刚洗完澡的元宝回到房间,放下他开始找睡衣给他穿,然后就是自言自语的:“元宝,奶奶好累,奶奶好累。”我哭了。 我真是一个不孝的女儿。我没有能力辞去工作全职带娃,我不舍得元宝从小扔在幼儿园被老师晾着,我不敢强迫婆家来帮我父母分担一些。全部的压力,都放在我妈妈肩上。我爸爸每次最多只愿意来美两个月,这次只来了一个月。元宝在吴江的时候,白天老爸都要去工作,还是留我妈妈一人在家。元宝出生就睡不好,不仅把我弄的神经崩溃,也把我妈妈折腾的一样。 原本七月妈妈可以回国休息了,结果我又要搬回上海,元宝也要跟着回来,又让她带着,还是继续辛苦。如果再来二宝,妈妈一定不舍得我会继续帮我,她自己的身体受得了吗?我还敢生吗?

Posted in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围城

我是一个很怕说再见的人。那年顾盈离开纽约,我跟她抱头痛哭;每次在机场车站告别,都是一眨眼两行泪水。所以这次离开美国,我一定不声不响的就走。始终觉得还会再回来,上海只是短暂逗留。这次是人生的大转折点,短短几周时间,订了回来就回来了。这次回来出差第四天了,过一周半回去美收拾一个月,就彻底搬来上海。也不知道意味着什么。上海到处挤满了积极的年轻人,好像稍微怠慢一些,就会被超过。到底是回国好,还是美国好?总是想骑在城墙横跨两头,哪能有享受两边好的好事!这次主动从城外又穿回了城内,试一试吧,我不怕挑战。

Posted in NYC - Work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