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8

180626 连锁效应

你们有没有遇到过一件事错就件件错下去? 高峰时间在曼哈顿坐出租车就是一件错上加错的事情。 洗完牙,5:45,信心满满可以赶上6:08的火车,叫了Via(便宜的共享出租),等待时间6分钟。等来了司机,一查谷歌地图,20分钟才能到宾州火车站,估摸着608是很肯定赶不上了,621还是有可能。一路堵车。堵车期间,司机又接到两个request,要去43街三大道和Lexington Avenue分别接俩人。我问司机620能到吗?司机光顾着跟我说话,错过了43街的路口,只好开到39街再转上去接人。到了43街路口,两人都接到了,已经到了6:13,看着眼前的红灯,我不假思索跳下了车,8分钟时间,我需要跑到中央火车站的另一头坐上S,然后到时代广场转1、2、3线。 好不容易冲到了S,车却在我眼皮底下开走了。等了几分钟坐上了下一班,已经跑到了下车的最佳位置,却因为时代广场高峰期的人流,不得不慢吞吞的夹在人群中挪。 下楼梯的好不容易看到一俩2号线,却在我面前却硬生生的把门关掉,要再等2分钟等下一班1号线。从时代广场坐车不同于下班的站台,我并不知道该走到车厢的哪一头才能最快的进入宾州车站。 我默默的往前走,一边跟老公发消息抱怨自己没听他应该坐地铁的建议。车来了,上车了。下车的时候刚好是平时的口子。Again,人流堵在前面,无法冲下楼。准备去坐630的车了。 还好提前看了621的站台,21号站台刚好是离地铁出口最近的站台,时间已经到了623,下楼梯时,火车的警告灯已经亮起,一个健步踏上车厢,车门在我身后关上。 有趣的是,前面铁定心思一定要赶621的车,反而一环接一环的错过,快到的时候已经放弃621准备坐630了,心态放松,反而在623时成功上了621。 所以世间没有什么非达到不可的目的。放松心态,能达到最好,不能达到还有第二选择。 中午和友人吃饭,作为犹太人的他,强烈要求我直接和公司犹太CEO就这次派回上海的事好好协商,多要一些。我很感激朋友对我的建议,在美国这样的社会,我之前一直是按照如果我的做得好公司自然会奖励我的心态,可殊不知,公司要盈利,当然是能不给就不给,如果不去主动要,公司就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给你多一万美金的奖励已经要你感恩戴德了。奖励跟付出远不成比例。 记得刚到纽约时,现在真格学院院长顾及老师、那时的同级校友,在她和星星一同租住的华尔街的房子里对我说,在纽约,一定要aggressive。此后当broker的日子里,我一直记着她这句话,得以在纽约商业地产存活,后来退出broker界,觉得自己太aggressive,慢慢又回归不锋芒毕露的nice,现在到了这种时刻,恐怕又得把这个劲儿使出来。其实如果有选择能当一个温柔居家的女人,谁又愿意去当一个凶残的商界女强盗呢。 顺便提一句,说起顾及,印象深刻的是她排在家门口那一双双的尖头黑色高跟皮鞋。那时候还在读研究生的我心想,这样的鞋真难看,踢人大概会踢死人吧?尖头皮鞋也是aggressive的象征,看满大街都是韩式可爱型的圆头平底鞋。现在我的高跟鞋,也全都是尖头的了。中午的犹太朋友说,“如果你是一只害羞的小绵羊,这些人就会到处踩踏你,他们想要看到的是fighter,如果你要求了,最差的情况就是他们不给你。”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去找总裁fight,但是一旦有契机,相信自己会行动。也跟大家共勉。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NYC - Life, NYC - Work, Travel | Leave a comment

22.5个月 上托儿所第二周的第一天

每看一次这个视频,心就被揪一下,眼泪要掉下来。这是元宝哭了一早上后终于平静、老师发来的视频。还是太小的小宝宝,不该这样让他没有安全感。

Posted in NYC - Life | Leave a comment

180619 元宝第一天上幼儿园

小小的他很坚强,或者他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开开心心的玩了一个小时i,然后找不到我妈妈就开始哭泣,哭了一个多小时,不肯吃午饭,老师最终向我求救,喔让妈妈赶紧去接他。喂了饭,宝宝😢累了,直接躺在小床上睡着。我妈妈没有继续流他在幼儿园,老师说睡了小时醒来继续哭,但是到户外跟其他小朋友一起玩就好了。 第一天总算顺利过去。不知道明天要哭鼻子多久。 想起我小时候。从我爸妈的嘴里得知,我是最倔的那个孩子,一直哭一直哭不肯停,知道他们把我从小班退出,直接进了大班,大班单位哥哥姐姐让着我,我才总算不哭。 这一个月元宝还是在美国读daycare的,之后回国读,如果哭的厉害,其实我并没有强求他一定要适应。我们家,真的是我最宠他,反而带他的外婆倒是最严厉。

Posted in NYC - Life | Leave a comment

180607 08:17 前往Penn Station的commuter rail上

到纽约后,昨天在家休息一天,上午带娃,下午妈妈把娃抱走让我睡觉。元宝见我第一句叫我的是“姐姐”,之后问他,你怎么叫我姐姐,才改口叫了妈妈。陪伴孩子的时间真的太少太少,下周一周又要去三番出差。元宝都不要小雨抱,父母陪伴的时间少,元宝真的沦落到了外婆一个人拉扯大的地步,好在我比我妈妈还要宠孩子。也就仗着我是妈妈,我在家的时候,元宝跟我还是最亲。 时差的缘故,昨晚继续醒了很多次,早上睡不着了,听到妈妈一早就下楼为我们做早饭。妈妈已经最近病了,我想全是晚上照顾孩子没能好好睡觉的缘故,她说我已经带大了一个女儿,现在再带大一个儿子,已经很好了!我要是再生一个,父母应该不会再有精力帮我了。 元宝早上总要有人睡在身边才踏实,妈妈下楼做早饭后,他就坐起来哭,我过去陪他,又得以入睡,闻闻他的小手和小脸,拍拍小屁股,就这样躺着陪他。 今天小雨做了早班车走了,我自己开车去车站,坐晚班的火车。Hicksville火车站的停车场一到夏天就有许多空位,尤其是周四周五,感觉周围的人周四周五都不需要上班,夏天都出去度假。冬天就完全不同,需要早起二十分钟抢车位,然后在车里等着,掐着点走去站台,防止高高站台上的风在冬日里把人吹成冰棍。冬天最晚到达车库的时间,7:29,也许可以抢到最后几个车位。夏天呢?比如今天周四,8点到的,还有172个车位,而且不用停在最下层。 开到火车站,停好车,走到站台,等车。这段最熟悉不过的道路,今天有点恍惚,好像过了很久很久重新走的一段路,其实不过两周半而已。 接下来的日子,被别人的决定推着往前走。对于我这种不喜欢做选择的人来说,也许是件好事?上海的日子,不用每天的commute,体力应该会轻松一点,而每天要做决策,脑力一定会压力更大一些。

Posted in NYC - Work | Leave a comment

主持照

在上海跟学长们吃饭的时候,他们在群里发来了我大学在几次建筑之春晚会的主持照,那时候的我,虽然活跃在舞台,但是真的土肥圆。没有专业的美妆美发团队,也没有人教我穿衣,全凭宿舍好友七嘴八舌的建议。青涩的大学时代,看看笑笑吧。

Posted in NYC - Memory | Leave a comment

180604 00:17 静安香格里拉

已过零点。明天第一次和上海员工开全体会,在酒店的写字台前边听音乐边准备。突然时空错乱,好像回到刚到曼哈顿的那几年,一个人呆在小小的空间,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音乐放大,我的小房间就是我的世界,想写文章想跳舞想哼唱,没人管我没人知道。 音乐自动放到林俊杰的豆浆油条,一下又回到大学,小石头常在熬夜赶图的时候放的歌,还有许多许多陶喆的歌。歌曲放到大约在冬季,又是一首大学常听的歌;和高中挚友打完电话,又回到高中煲电话粥的温暖时代。 回国就是这样一个个轮回。变的只是容貌,混混沌沌的déjà vu。 回来对小雨是不公平的,这里有我一半的世界,可是他的全世界在美国。事到如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加入了高中同学筹划20年聚会的小组,都在感叹,怎么20年一晃就过去了?好在大家变化还都不大,不至于见面唏嘘不已。 在香格里拉的54层,独处有音乐的时候,总容易想些写些乱七八糟的。 (来张高中入校20周年筹备委员会第一次午餐会照)

Posted in Sweet Home China, Thoughts, Travel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