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8

180730 16:38 最后一天Commute 在回家的火车

离别跟分手一样,长痛不如短痛,或者正如英文中所说,揭下伤疤的创口贴,快速撕下比慢慢撕下痛楚更短暂些。否则就从人人的依依不舍,到“噫,她怎么还没走?” 好了,总算还没沦落到那一步,终于是要走了。从6月5号回来准备离开,到后天8月1号要走,几乎整整两个月的时间,白天交接、晚上管着上海办公室,还有很多事情想办没有办完,很多东西想搬也搬不走。这次准备了三个大行李箱,加上妈妈和儿子的,一共六个行李箱,和11年前2007年8月21号到纽约时也差不多,大概人生多余的太多,整理整理,也就可以浓缩在几个箱子里面。 在去工地前的一小时,到各个楼层再和几个没见到的同事说再见。遇到参加派对的Tyson,他说哈哈,你说你要走了,我却比以前见到你更多!我说”这次是真走了,一小时后!”否则就真的回到我开头说的那种情况了。 同事们两周前给我开了欢送会,洋洋洒洒来了很多人。有的同事赞我人缘好,开玩笑说若是他们的欢送会,一定没人来。玩笑归玩笑,这家公司的氛围还是很喜欢的。还记得第一天来面试,坐在大堂等待的时候,来来去去的聒噪人群,当时就觉得公司好忙好热闹,要是能加入就好了,果然愿望成真。每家公司有其特色,步伐快的单位也有其残忍之处,一旦跟不上必被淘汰,所以一些老员工被狠心舍弃,其他员工战战兢兢紧跟时代。 这次跟上次CBRE的告别还有所不同,上次是离职去新东家,这次是升职去管亚洲,其之不易已可预见,但是也感恩有这样的机遇。尤其感恩老公的支持,心里觉得愧对儿子和家庭,相信牺牲的这些时间,一定是为了家庭更好的未来。 I’m so ready.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NYC - Work | 2 Comments

元宝难得感冒

昨晚刚睡下,元宝就开始哭闹,坐起来要找奶奶,抱都不要我抱,直到我妈妈过来抱走。放在床上睡着了,我刚躺下陪他,又坐起来哭,我妈妈只好抱到楼下沙发上陪他睡,才算到了早上。上周元宝游泳着凉,拖鼻涕一天就好了,结果传染给我妈妈和小雨,这两位症状都很严重,小雨的老板直接让他在家工作不要影响同事。元宝喜欢缠着我妈,结果交叉感染,又重新传染给宝宝。这下宝宝开始发烧咳嗽流鼻涕。本来一直是我妈妈陪睡,偶尔我陪,这几天都是我陪,让我妈妈好好休息,结果反而宝宝闹腾的我妈一夜不能睡。白天喜欢我甚至更多一点的元宝,晚上却一定要奶奶。他睡眠这样不好,反思还是陪他时间太少,从小让他一个人一个房间一个床睡觉,导致了没有安全感所致;最近送去幼儿园一周,可能心理也有点阴影,就怕primary caregiver不在身边。回上海后,陪他的时间就更少了,公司才不会care,公司的奖励值得我失去陪伴孩子的时间吗?尝试一段时间吧,每次改变不得不承认确认让人exciting,但是接手的是个烂摊子,市场不行,人为的努力希望有点效果。

Posted in NYC - Life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