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9

硬碰硬

我在门外,小雨在家教育元宝。愿意是他吃了半个羊角面包以后就要看电视,小雨不允许,要求他吃完或者吃半盘苹果。 我下楼以后,元宝觉得我会妥协,就开始像我要求,小雨说,不要妥协。结果他开始哭闹。我出了门,看着监控,他对小雨哭闹越来越厉害。元宝脾气特别的倔强,小雨也是个硬碰硬的。换成我,也许考虑他不想吃了,早上他一般也不肯吃太多;也许就给他看了,然后喂一些。或者说好看一集,再吃。或者去找些别的元宝感兴趣的给他玩。每次这样硬碰硬,他终究是碰不过他爹的,非要大哭大闹一场,值得吗?今天我不去干预小雨教育孩子,虽然我是不太赞同这样的教育方式(也许真的是太宠?),另一方面,孩子得到NO,受一些挫折是应该的,这样的事,让爸爸去办吧。 昨天跟DQ出门,亲眼见到她的育儿方式,让我很是羞愧,但也不百分百赞同。DQ的儿子J比元宝更皮,元宝谁都皮的过,就是从小皮不过J。常常是J去惹元宝,照片里也都是J去弄元宝的脸这类的,两个孩子是好朋友,但DQ家就不爱跟我们家玩,给人的感觉就是我们俩教育不好孩子,影响了她家的孩子。从昨天玩了一天的接触下来,我并不认为都是元宝影响了J,反倒是很多次都是J来招惹元宝。DQ育儿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完全满足孩子,一些她认为不妥的事情,坚决要求孩子服从。俩孩子看电影的时候,J没有站直,而是扭来扭去,立刻被她拎到后面,要求他站好。吃饭的时候,蕃茄酱挤出来,没有用薯条蘸,而用手指,立刻要求停止吃东西,静坐数到50才可以继续吃。吃饭的时候,吃着吃着站起来,要求立刻坐下。两个孩子翻白眼,也并不是元宝先翻的,她立刻跟J说,如果你再翻白眼,就不允许跟元宝玩。J说话有时候乱说,就是明明知道一个词,用一些别的声音来替代,元宝也这样,不知道这俩孩子谁影响了谁,她就要求他好好说话。等等等等。一些事情我看起来无关紧要,她却要求孩子完全的遵守。一天的相处下来,真的让我反思,我对元宝,是否真的太松太放纵了?想到慈母多败儿就有些害怕,但又不觉得自己是慈母,可好多人都说我宠儿子,我对他温柔,等我凶的时候他就很听我的。需要再要求严格一点?

Posted in NYC - Life | Leave a comment

故乡的云

QQ音乐里搜索声入人心,今天竟然只给我重复放一首歌,听的眼里都是酸楚的泪 天边飘过故乡的云,它不停地向我召唤 当身边的微风轻轻吹起,有个声音在对我呼唤 归来吧 归来哟,浪迹天涯的游子 归来吧 归来哟,别再四处飘泊 踏著沉重的脚步,归乡路是那么的漫长 当身边的微风轻轻吹起,吹来故乡泥土的芬芳 归来吧 归来哟,浪迹天涯的游子 归来吧 归来哟,我已厌倦飘泊 我已是满怀疲惫,眼里是酸楚的泪 那故乡的风和故乡的云,为我抹去创痕 我曾经豪情万丈,归来却空空的行囊 那故乡的风和故乡的云,为我抚平创伤

Posted in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妹妹23周5天

自11月29号妹妹第一次翻身成功以后,今天妹妹又锲而不舍的尝试翻身,经过一次次的失败以后,终于成功了。之后又以每秒一次的速度连续翻了好多次,可惜等到要拍的时候力气耗尽,只好躺着瞪着无辜的小眼神看着我。 下午元宝终于肯被爸爸单独带出门,我安心的睡了两个小时,醒来的时候骨头酸软,天也黑了,实在太缺觉了。没娃之前,午睡超过一个小时就会头晕,有娃以后,下午睡两个时候也不觉得满血复活,感觉可以连底洞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越睡越累的感觉。什么时候能恢复年轻时那样的精力就好了。

Posted in NYC - Life | Leave a comment

摘录

《亲爱的安德烈》中有一句话: “所谓父母,就是那个不断对着你的背影既欣喜又悲伤,想追回拥抱又不敢声张的人。” 作家夏七夕在《后来的我们都哭了》中写道:“父母,是这个世界上最孤独的人类。” 世间所有的爱都是为了相聚,唯独父母的爱是为了别离。

Posted in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