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20

金融危机

08年金融危机到现在已经12年了,目前这个经济周期比以往的都要长,所以一直在想,什么时候才会下一个金融危机?结果每天都看着股票创历史新高。 好了,金融危机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被这个黑天鹅事件新冠病毒带出来了。股票这周熔断两次,不敢看我的股票,也不敢去看我的退休金。08年的时候没有退休金,对于我这个还在学校的研究生来说,最大的影响就是工作难找,当时也没有特别认真的去找,想着实在不行就回国好了,结果还真找到了。现在回头看,也不知是福是祸。那时候留在纽约的人极少,回国的一样混得很出色。相信我自己回国,也许会比呆在纽约更好。小雨和TT都劝我说,不可能,两边的好处都占,既然已经选择了这条路,就好好的走下去,一样可以走得精彩。 出不出国,回不回国,都是一样的围城。 小雨说,退休金里,几辆车都没有。昨晚还在说,怎样才能再多赚一天让生活好一点。我对他说,需要更多的资源,需要开拓思路,跳出comfort zone,去一个不一样的朋友圈。其实说的容易,我自己也做不到。现在每天最想做的事,好好睡一觉。 昨晚元宝咳了一夜,浅睡眠时就挪到我身边、腿架在我肚子上、手摸我的鼻子,叫我如何能睡着;妹妹鼻塞,半夜哭了一个半小时,三点多实在控制不住抱过来喂奶。一整夜飞快的过去,天就亮了。元宝六点说不睡了,我给他穿好衣服,继续睡,7点他准备回到房间叫我起床。看了一下小米手环,只记录到三个半小时的睡眠,其他时间由于动的太多,已经不算我在睡觉了。 公司官方没有批准大家在家办公,然而身边所有的人似乎都在家工作。贾斯丁说,“你可以在家工作,我不该这样说,但是我OK的”。老板还算仁道。于是明天起,准备在家工作,希望多出来的三个小时,可以多做点什么。

Posted in NYC - Work | Leave a comment

妹妹8个半月

妹妹八个半月了,最近意识越来越强烈,只要看到我就要我抱。我一抱就会趴在我的肩膀上嘴贴着我,谁来都不要。现在家里的排名是我、奶奶、爸爸、爷爷。有一次妹妹坐在凳子上还张开双手想要哥哥抱。只要哥哥在,妹妹的眼神就没有离开过哥哥。哥哥到哪她也身体扭向那个方向,指挥抱他的人挪到那个地方。早上我离开的时候,她看到我要走会着急的哭。 哥哥从妹妹出生时的“我来抱我来抱”,到之后的醋 意大发不让我抱妹妹,连喂奶也不可以。再到最近的我可以抱妹妹,但是他自己的玩具,哪怕一块乐高积木也不给妹妹玩。自己却抢妹妹的玩具,抢妹妹的零食大吃特吃。但是也会常常逗妹妹笑。视频发出来好几个朋友都说好甜、也想要二胎了。 新冠病毒猖狂,公司却还在expect you to be present at work,不识时务。所有的事情明明都可以在家完成的,也没有哪个年轻人敢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开这个口。毕竟你一个人想在家工作,其他人都来办公室,老板会怎么想。可是周围的几乎所有人都开始在家工作了,亚马逊的员工甚至可以一个月不用去上班。看 元宝还是一如既往的睡渣,昨晚我看手表的时间就是11点,凌晨2点哭闹,上厕所,凌晨3:30哭闹说脚疼要我揉又上了个厕所,再5点妹妹吃奶,然后早上6:30哭闹说那个cookie好吃,还不包括中间钻到我被子里来贴着我睡。一哭闹就用腿踢我两只手放我脸上摸我的鼻子。我已经不知多久没有睡到6个小时的觉了。更不是不知多少年没有睡过一个连续哪怕3-4小时的完整睡眠了。我只想好好睡一觉。uninterrupted。

Posted in NYC - Life,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嘴甜小子

元宝洗完澡故意把水从浴缸里弄出来,一下倒到垫子上,我的袜子和裤脚管也吸满了水。我问他,你为什么要这样。他说我觉得很funny。我很凶的说,这一点也不funny,你这样妈妈没法陪你睡觉了。陪他睡觉对于他来说大概是最天大的事情了,每次用这事威胁一定成功。想想自己用这样的理由,也真的很过分,尤其对一个本身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小孩来说。 想起我自己小时候,一次是小婴儿的时候,父母都不在家,一个人爬到桌子上对着窗户外大哭,记得那时候住在二楼,窗户外面右下方是一楼入口凸出的屋檐。那时候应该很小,可能不到三岁,但记忆如此深刻,就知道那时候的创伤多大了。后来邻居看到,把我父母叫了回来。早 还有一次,是在外婆乡下的房子里醒来,床边没有人,吓得没有穿裤子就到外面大哭,是一个下雪天,我光着腿站在雪地里,等外婆回来。 对于元宝来说,总要半夜醒来几次确认一下我是否在身边,我想跟我小时候是一样的感觉,我却还要用不陪他睡觉这理由吓唬他。好惭愧。 把他裹着浴巾抱到床上,他突然跟我说了一声,你好美,我愣了一下,他又打着哈欠、倒在了床上看着我说了好几次你好美,弄的我很不好意思,没法继续跟他生气。 小子嘴真甜。

Posted in NYC - Happy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