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tangtoni

About tangtoni

Cute Toni

一岁零8天

昨天,2017年8月22日,我来美的10年零1天,元宝开口叫了我妈妈,咬字清晰,我的❤️都融化了。 07年8月21日,哥大学生会说好有人接机的日子,我从浦东机场飞到了纽约,那天夏天的那一天,下着小雨,天尤其的冷,早上7点多一些,我带着比我还重的行李,钻进了一辆yellow cab,对纽约的第一印象就是学生会为什么没有人来接我(因为到的太早)、冷、还是里面硕大的计程车,后座上放了一个箱子,我还能绰绰有余的把脚架起来靠在窗前。 也不知过了多久,车子停到了西112街601号,我在这里的第一个家、学校的宿舍。学长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可惜他没有钥匙,我还需要去学校UAH取钥匙。此时从吴江到纽约已经出门超过30小时,全因为想省钱,买了泰航从曼谷转机的机票,结果从曼谷到纽约竟然还经过了北京,也是这辈子坐过最久的直飞飞机——十七个小时。好在泰航服务很好,除了打包的三个大箱子以外,还多让我check in了一个大箱子。这样我有四个大箱子,随身一个背包、一个手提包、一把二胡还有一个小手提箱,八件行李远超我的重量,也不知道是怎样从地球一端运到了另外一端。虽然高中起就住校,这么远要去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妈妈把棉被都给我抽真空带上了。当年出国,不知道妈妈在家有没有想我有没有流眼泪呢?十年前的照片里,爸妈是那么的年轻,现在来帮我带元宝,不敢染发,显得苍老了许多。妈妈总说上辈子是她欠我的,所以这辈子来还。现在自己当了元宝的妈妈,才更能体会这种感触。 去了UAH,第一次遇见成为最好朋友的盈MM,她大概也是来取钥匙,和一个男生走进来(后来成了她老公),噼里啪啦跟工作人员说了好久,她进门的时候就让人眼睛一亮,这个女生太漂亮啦!她说英文的时候我又想的是,她英文怎么能这么好的,到底是上海姑娘。我迎上去,自我介绍并说,你就是顾盈吧。她很惊讶我怎么会认识她,其实早在国内被哥大录取学生上海聚会时,我因在南京未能参加,但看到了他们聚会的照片,盈就是唯一一个一眼看到集体照留下印象的人,当时特地看了一下名字,记住了,竟然就碰上了。之后跟学长去中餐馆吃午饭的时候又碰上了,然后就是聊不完的共同话题,和一辈子的最好朋友。 十年转瞬即逝,从23岁到33岁,真的是最好的青春都贡献给了这片自由杂烩的土地。当年一起玩耍时的许多人,如今早已断了联系,只记得零星的片段。若不是一位旧友柬埔寨男生Lean在脸书上给我留言,说“十年前的今天,和你一起在飞机上遇见,如果你的宝宝已经一岁,祝福你”,我真的没有记起这是我的十年纪念日。当年在从北京到曼谷、曼谷到纽约的飞机上,遇到了Lean,还有在曼谷做生意的美国人Allan,两人都留下了联系方式,Allan后来见过好几次,现在泰国定居取了泰国太太有了一个可爱的混血宝宝。而Lean,其实我却一点记不得当年与他见面的场景,只记得曼谷机场半夜地上坐着很多光脚的大人小孩。 幸好Lean提醒了我,才会去翻看当年的照片,看到许多初到美国的兴奋与激动。从懵懂的小姑娘到小雨妻子再到元宝妈妈,对美国的新鲜感早已过去,闯劲仍有余但身上的包袱越来越重,开始进入平和的家庭生活。当然,还是想继续往好的方向折腾折腾。 下一个十年,希望容貌不变,其他都越来越好。一定会的。 2007年8月21日在上海浦东机场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NYC - Memory,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一岁零5天

17年8月20日,周日,元宝生日趴。贴几张照片纪念一下。小家伙抓阄,第一次,他的最爱拨浪鼓,一生无忧无虑;第二次,毛笔,文人雅士,白话说来就是成绩好棒的好学生;第三次,勺子,一生有口福。希望元宝一生幸福健康快乐,不愁吃穿不愁钱。

Posted in NYC - Happy | 1 Comment

如何在纽约作公证/认证

这是一篇技术贴。。。 老爸在国内需要我这里提供一些文件,文件需要由使馆或者领馆认证,于是麻烦的手续就开始了。由于此事实在太复杂,决定写一篇攻略,方便将来其他人不需要再跟我一样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公证认证可以适用于结婚证、离婚证、文凭、委托书、授权书等等。另,其实我也不太能清楚认证公证的区别,反正步骤一样,下面写公证认证在我这里是一个意思。 声明一下,纽约总领馆的网站有详细介绍,将来步骤有变还是以官方网站为准。网站一些官话其实我不太懂,比如什么certified copy啊,什么书记官啊,什么州务卿啊一概不懂,所以我就打电话去总领馆闻讯。签证和认证电话一样,+1 212-868-2078,再按0转人工服务。经常是忙音,一定要不停的按重播。等人工客服给我解释了以后,再回过头去看总领馆的说明,就清晰了很多。先概述一下,之后详细写,一共有四个步骤: 1. 找公证员Notary Public公证 2. 找county clerk认证 3. 找Secretary of State认证 4. 去总领馆/大使馆申请认证 1. 找公证员Notary Public公证 这个公证员应该到处可以找到,银行邮局估计都有,我办公室有个秘书就有这个章,所以就请她帮我作公证。这里插一句题外话,公证员很容易考,考过以后给你一个小钢印,以后还可以帮别人作公证。我自己办的是一份中文的委托书,需要先翻译成英文,如果是自己翻译的话需要写一个affidavit,说自己有能力作这个翻译,然后在公证员前签署这份affidavit和委托书。如果有专门的翻译公司翻译的话,翻译公司应该会证明翻译文件的正确性,然后也一并拿给公证员签字盖章。注意,这一步必须本人在公证员前出现操作。后面三步都不需要本人。 2. 找书记官 County Clerk认证 地址是60 Centre Street, New York NY。以前在规划局实习的时候常常中午去唐人街吃午饭,每次路过那些政府大楼啊法院啊都觉得庄重恢宏。这次刚好有机会进去见见世面。County Clerk在一栋古罗马式的巨型圆形建筑中。门口是爱奥尼柱式,一进门的屋顶彩绘艺术美到无法用言语表达。走进去后穹顶中庭是更多的精美壁画,在大都会博物馆也没有见过。办certified copy在右手电梯下一层,房间号114B。 当时我只有委托书原件、自己翻译的文件、公证员声明,结果被告知需要翻译需要被认可,或者自己签署一个真实翻译的affidavit,他们有模版,只需要填写姓名和语言即可。如图。但是这份affidavit还必须在公证员面前签字公证。当得知从中城坐了半小时火车到下城,按照要求准备了材料,排了这么长的队后还不能办,我真是又急又气。好在一个街区外就有公证员服务。顶着烈日把这份申明签字公证好,价格$3,最少$10才能刷卡,我当时没有带现金,也没有带银行卡,只好腆着脸皮问在场的其他顾客借$3现金,可以马上venmo或者quickpay还给人家,结果大家都没有现金,最后还是一个黑人大哥解决了我的燃眉之急,送了$3给我。 翻译真实的Affidavit公证好了。回到County Clerk,工作人员会把文件装订成一本,第一页附一张红纸,红纸比文件小一些,在红纸边界和文件处盖骑缝章,然后换一个窗口缴费。费用仍然是$3,还好这里可以收信用卡,但是缴费的队伍慢慢长长,前面起码等了20个人。这第二步终于完成,下面去第三步。 3. 去Secretary of State认证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NYC - Life | Leave a comment

元宝一岁了

今天是元宝的生日。祝最爱的宝贝生日快乐健康幸福快乐的成长。周日给他办个小派对,到时候应该有十几个宝宝参加,估计是乱成一团但是应该很好玩。老板让我思考一件纠结的事情。选择恐惧症,有点联想自己到“我的前半生”里的唐总。机会摆在眼前的时候,是无畏向前还是全盘思考,真难。

Posted in NYC - Life | 2 Comments

元宝345天

170725 准备打包去三番出差,找出上个月去新奥尔良的清单,发现前四样东西已经不需要带了。 晚上洗澡,用力挤了一下,还是能挤出几滴奶,不再是白白的颜色,而是透明的水状。 断奶这件事情,始终是纠结的,不断时有些烦,断了却又念想着跟宝宝的bonding。每天没有泵奶器的陪伴,感觉多了很多时间,有些不习惯了。 这次出差,可以跟同事们一样,正常的吃喝玩乐努力工作,这次希望可以好好的睡整觉了。

Posted in NYC - Work | Leave a comment

元宝324天

第一次玩沙,竟然很乖的只吃了一口沙。 第一次20多个小时没有泵奶也没有很涨。开始了很久的慢慢断奶,每天泵两次已经好几周,看来终于要来了。有点轻松也有点不舍。今天抓着宝宝让他吃奶,他不肯;昨天迷糊的时候让他吃奶,他嗦了几口还没奶出来便失去了耐心,扭过头去。 断奶看来比我想象中来得要快,即将失去和宝宝之间的这份bonding,真的很矛盾。

Posted in NYC - Life | Leave a comment

元宝318天

宝贝十个半月大了。吃很多辅食,几乎跟大人一样,但是不爱喝奶。泵奶也渐渐的变成有些负担,尤其这次去新奥尔良出差,老板不肯给我报销运奶费用,只好背回了二十多包奶。目前已经减少到一天泵两次,连续几天坚持12个小时一泵,从本来很涨到现在不涨,刚才忍了14个小时才泵,也并没有很涨的感觉,泵出来总共只有4盎司,要知道我峰值时可是可以满满两大瓶一次十几盎司的。看着这么点奶,其实是有些失落的。每天早上班晚到家,和元宝相处的时间可能只有一小时,而且基本是哄睡时间,出差以前,每天两点到四点他醒来,就抱到我们床上,有时候还喂喂他,出差回来以后妈就不再让我早上抱宝宝跟我们睡了,说不要养成习惯,于是,这最后一次胸喂也取消了,感觉和宝宝的bonding更少了。泵奶在犹豫不决之间,慢慢减产,顺其自然的断奶了。 孩子从我的身体而来,却不属于我们,总是要自己独立飞翔的。

Posted in NYC - Life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