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tangtoni

About tangtoni

Cute Toni

女红

小雨的大衣裂了个口子,料子是呢绒的,很薄很碎,我费了好大劲才算缝住,不过就好像一堆废布被无乱的拧在一起。然后没几天、又裂开,我发消息给妈妈,请她帮忙。不多会,宝宝午睡,她发来照片,已经缝好了,还说,你家没有碎布,我只能缝成这样,尽力了。 我说,老妈你太厉害了!缝的那么平整。 我的西装裤线开了,之前只好用三个别针别住,家里有钓鱼线,但是我自己缝肯定是皱皱巴巴,于是又交给老妈。我说老妈,你需要缝纫机吗?她说要什么缝纫机,手工就可以了。我自己去洗澡准备睡觉,每天被宝宝晚上闹的没法睡觉的老妈却带着线到楼下准备趁宝宝睡着帮我缝裤子,嘴里叨叨说,楼上灯光太暗我线穿不进去。老妈用的是普通线,并没有用钓鱼线,等我洗完澡出来,裤子已经整整齐齐的摆在了我的床上。 从正面,完全看不出针角的痕迹,从反面,即是上面的样子,我激动的大叫,老妈你太厉害了!妈妈听我大叫,钻进我的房间,嘴上假装埋怨我说,这有什么厉害,女同志连这点活都不会,来妈妈教你。然后告诉我一针穿过外层布料一针穿回打个叉再穿过另一层布料。还顺便教了我她是怎样按照缝纽扣洞的针法缝的小雨的大衣。她问,你会缝纽扣洞吗?我摇摇头,她说,怎么纽扣洞都不会缝呢,你看,要这样一针穿一针,刚好从侧面看起来是一条线。 看着老妈认真的样子,我突然想起我小时候她教我的很多东西。教我做一些她认为传统女孩子应该会的女红,缝纽扣,织毛衣;叫我不要吹口哨;教我手表要朝里戴,说这样女孩子看表时比较优雅;教我吃饭不要发出声音;教我打40分,后来慢慢演变成80分和120分;教我打乒乓。爸爸教我打羽毛球、下象棋,带我去滑半只船在太湖里采菱角吃;还让我扛米袋和煤气罐 :p 我的爸妈都是极其聪明之人,考试都是全市前三,超过研究生的人,受益于他们的教育,给了我一个好基因、好头脑、好身体,还有坚韧不拔的性格。爸妈骨子里希望我是传统的,但是他们又是眼界开阔的,允许我在外面闯荡。 妈妈还带来了舅妈给宝宝织的毛衣,我又一次惊呆了,连说舅妈太牛了。我妈看我评价那么高,有点不在乎,说,这有什么,你小时候我也经常织毛衣,几天就可以织一条,现在没时间。还问,你会不会?我心想,我小时候你好像只教我织围来着的……还是那种不会开头不会结尾的一块布……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NYC - Happy,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唱歌

从研究生毕业以后断断续续的练习百老汇声乐也已经八年了。热情的时候每周一次课,到后来怀孕生孩子中间停了大半年。我是老师历史最悠久的学生了。长进是有一些的,高音都不怕唱也能唱上去了,跟在百老汇演出还是差很多。 这么多年之后,老师也收了几十个学生了,终于要组织一场汇报演出。迟疑了半天,还是报名。时间在一个月以后,上西的一个小剧场。曲目上周也定下来了,老师很希望我演唱一首中国歌曲,我坚持要唱平时练的百老汇曲目。What I Did For Love。讲的是一群跳舞的人停止跳舞。听上去很像我自己,搬离曼哈顿前跳了8年的肚皮舞,然后怀孕、来长岛住,终止了舞蹈生涯。 上台跳舞不紧张,上台唱歌还是有些紧张的。舞台上表演过唱歌舞蹈钢琴二胡话剧朗诵指挥主持,唱歌最多的时候是小学,班级里花元瑜老师按琴听音,我总是第一个回答出来,到后来就骄傲的手举着不放下来了。合唱队领唱唱了玫瑰玫瑰,后来变成了指挥。还记得毛主席诞辰N年的时候比赛演出我爱北京天安门,吴江第二名。然后有记忆的是六一儿童节唱种太阳,后来六年级毕业演出唱了唱支山歌给党听。练习的时候一只手展开的手势也要练好久。后来初中比赛唱了红梅赞,还有范晓萱的深呼吸。高中参加唱团Single Bed,开演唱会的时候,在舞台唱美女与野兽和许多别的歌。 这次将是在受过专业训练以后的第一次登台,也算对自己过去几年练习的一次大胆总结吧。加油!

Posted in NYC - Memory, Sweet Home China | Leave a comment

四月大雪

世界上真的只有父母和儿女是无条件的对你好,爸妈带着元宝回到了美国,我的生活轻松了很多,晚上由我妈妈照顾元宝,让我自己睡整觉;白天他们带元宝玩,让我和小雨安心上班。早上起来有热水喝有早饭吃,晚上回家有热腾腾的晚饭等着,中午有时候还能带饭。昨晚我自己装了今天的午饭,拿到单位打开一看,爸爸早上还悄悄的多放了两只大虾,想哭。 真的越来越不留恋纽约,好像以后元宝成长在这个城市,除了他的父母、我们夫妻双方,再没有国内那些可以一起长大的表亲们,好像无依无靠,在这个大城市完全不能掌控。如果以后老了我们回国了,岂不是又一次骨肉分离,上一次是跟我的父母,下一次是跟我的子女。吴江这个小城市,确实,逃不出小城市的弊端,但想起来总是温馨的,好像事情都不是虚无缥缈的,总可以掌控。是否现在想的、记忆中的,跟现实差别会很大呢?是否回不去的是故乡?人们为何要背井离乡去到一个以为比故乡好的地方呢?已经出来走了一圈,什么时候再走回原点呢? 统统逃不出故乡的味道,父母带的梅干菜做成的梅干菜烧肉,嘴里吃的海虾却做成小时候太湖虾的葱爆味,甚至带的榨菜、唐人街买的玫瑰腐乳,还有妈妈背来的瓷碗,周末打的红五星,和父母之间的吴江话。 在四月的大雪中想念吴江的潮湿空气。

Posted in NYC - Memory, Sweet Home China, Thoughts | 3 Comments

单位近况

公司最近裁了一拨人,也有人跳槽,也招了一波新人,大概是大公司正常的来去百分比吧,本来跳槽的同事还对公司有亏欠之意,感觉在繁忙的时候却离开了需要团队,跟TA聊天的时候,还是能感觉到这丝歉意和不舍。去的单位自然是发展前途更好,老板却并没有为TA高兴;而裁掉的那拨人里,也不知是何原因,有工作了十多年到二十多年的老兵,其中有部门的总领导,当天谈话,立刻出局,都没有给时间整理自己的桌子,很是凄惨。有的老人生了六个孩子,却生生的被辞退,裁了以后又招了新兵,总人数仍然不变。后浪升到前浪。 我想,当那位跳槽了的同事听到这些消息以后,大概就不会那么愧疚了,你把公司当家,公司却只当你是员工,资本主义社会就是这样的残酷。在中国的企业,一旦招了人,不犯大错误,大约是一辈子不会裁人的,真要裁人,企业恐怕也被口水淹死了。以前老爸经常说老外一点人情味都没有,所谓的纯粹business is business,可是真有可能吗?一天24小时,一大半的时间都在单位,你见同事老板的时间甚至超过见爱人孩子,怎么可能单单的business is business。事业和私人永远都是分不开的。想想那位六个孩子的爹,为公司工作了十多年,一把年纪了还要去找工作,接下来的日子有多艰难。再去翻了一下工作二十多年的人的Linkedin,走了有一阵了,档案却还没有变,也许还在找下家。如果放在自己的身上,该有多心寒啊。为公司付出了一辈子,最后却被公司抛弃。在国内,工作了那么多年的人,恐怕真的是高枕无忧;而在纽约这片土地,大概永远都要弦绷的紧紧的提高警惕,越居高位越要居安思危,你为他们工作,他们付你工资,谁也不欠谁。这样的地方,谁还愿意付出真心。写到这里,大概也理解了,老外周末、放假绝对不工作,也不希望你打扰他们的部分原因了。 每次听到这样的消息,都感觉更想回国了,想回那个有人情味的地方。

Posted in NYC - Work | Leave a comment

180307 这是一个讨论过无数次的话题

每一次关于是否回国的讨论都是一场无疾而终的念想。这次也一样。 这次是因为小康发了一条朋友圈,是一张预测2018运势的截屏,她的三月份写着“说走就走”,她写道,有些事很邪乎。然后她告诉我,三月份准备海龟了。我说怎么真的说走就走了?她说,也不是,准备一段时间了。 海归这种事,说走就走也许比犹犹豫豫要好得多,好似快刀斩乱麻,舍不得的,痛一下也就过去了,要是总念着现任的旧情牵扯不断,又想着前任的好想回到从前,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恋人,也没有十全十美的选择。 选择,是艰难的。我们这届大综合的高考作文就是选择,不太记得自己写了些什么,每每遇到选择,总是想起钱钟书先生的围城:“围在城里的人想逃出来,城外的人想冲进去”。总觉得别人碗的才是最好的。眼看着留在国内的老同学们一个个升官发大财,动不动就跟我打听我老东家在上海新建的动辄千万的公寓,想着我这个曾经大学连续五年第一名的好学生要是留在国内应该也不会太差。而现在,呵呵,又要吐槽每天浪费在路上三个多小时的通勤时间,日日做着失去挑战性的杂事,赚着看似还行实质半数交给山姆大叔的工资,觉得自己的理想抱负远不止这些。 所以,每每遇到身边某人毅然决然的回国,老同学微信上发来的怀旧感慨,父母亲戚的殷殷期盼,我这平静的心水都要荡漾一阵。 小康的话跟我说了很多: “回去的朋友没有一个想回来的,都劝我要回一定要早,千万别想太多。” “我觉得之前犹豫太久了,至少浪费了一年多吧。” “另外大家庭的亲情对我来讲很重要 还有老朋友。希望圆子(小康的女儿)能体会这种天伦之乐。” “国内教育和湾区一样啊 亚洲人的地方都是精英教育路线么。不过我和她爸爸在这一点上高度统一,我们都很淡然,她回国就是能够好好打好基础,学好中文,中国文化(这些在美国都几乎做不到),英语么肯定是不可能差的。以后各个选择上给她些建议即可,厉害的话就走厉害的路线,不厉害那读个州立大学或者什么也可以。” 最震到我的是这一句: “还是想能离爸妈近一点,现在是他们最好的时候,不多一起have fun太可惜了。”后面的话没有说,但是,确实,等到父母老了躺在床上再回去,那还有什么意义。 曾经我想过,如果我回去,一定是为了父母。现在我想,为了父母是最重要的,我不忍心他们为了我和元宝,每年飞来飞去。这次和元宝分开五个月,每日的思念让我想起我父母对我的日日思念。回去还考虑元宝的教育,希望他是一个纯正的中国人,中国文化是他的根,在美国始终是少数族裔,自信心在国内,明显要更好。 和小雨第一次比较认真的讨论,他不愿意回去,但是如果我想回去的心大于他不想回去的心,他也愿意跟我走。我也担心,就这样回去了,是否耽误了他。 跟妈妈讨论,妈妈说,去年单位派你回来你不肯,你现在回来,什么契机都没有,从头开始,算什么意思? 我自己想不清楚的时候,多希望命运或者别人帮我做出决定。多希望我爸妈说,你马上给我回来,一定要回来!或者我老公说,不行我不愿意回去。或者也许某位老同学说,有个特别好的你不能拒绝的机会在等着你。这样,就可以坚定的选择一面,而不用骑在墙上两边不定了。 然后,都没有。每次都只是想想而已,触动一下而已。大概直到也许哪一天,真的一时冲动,说走就走了。

Posted in Thoughts | 1 Comment

180222 19:48

同组工作的老美同事后天要去上海工作了,今晚大家喝酒为他送行。我照例不沾酒精,点一杯mocktail。共同工作时间很短,仅仅三个月,他入职的时候,老板就嘱咐我说要成为他工作中的最要好的朋友,要多教他,所有的会议都让他参与学习。面试的时候我也面了他,高层问我,此人中文怎样,我一看,简历上写了business proficiency,这不骗人嘛,连普通对话都难以交流,哪来的商务中文水平,老外就喜欢夸张,这要是换成中国人,一下就变成了不诚信、欺骗、造假。不过我们讲话就是客客气气,问起对别人的评价,好的自然说好的;不好的,我们也只会说,还行。这位同事原来做deal出生,地产模型做的很厉害,只可惜,有一些很难相处的诟病。入职才三个月,大老板马屁拍的响响的,同辈或者高一辈的小老板全都得罪一圈,包括还未曾见面、只是远程共事的上海同事们。 就是这样一位同事,在美国跟我走的最近、共事最多的同事,离别拥抱时还是感觉到了一阵酸楚。无论之前多少的不愉快、怒怼,分别之下也都如过往云烟,随它去罢。想起另一位美国同事告诫的,很多时候,工作中,千万别觉得是针对你的,同志们只是就事论事,business is business。而国人如我,总是take it personally,这一点上,还是要像老外学习。

Posted in NYC - Work | Leave a comment

纽约年初一 吴江年初二

晚上照例跟爸妈宝贝视频,爸妈带了元宝正在太公太婆家过年。我的爷爷奶奶年纪虽大,后院蔬菜庄稼种的可旺盛了,还养了一些母鸡和鸭子。元宝平时见到的小动物都是纸上谈兵,每次见到真正的小动物就迈不开腿不肯走了,痴痴的观察着小动物们。刚好有两个巢中,两只母鸡在下蛋。我问爸爸,我们把鸡蛋拿走了母鸡会生气吗?他说不会的,她们会咯咯哒叫着汇报生了蛋。我再问,那每次我们都拿走吗?能不能孵几只小鸡出来?爸爸说没有公鸡,没法孵小鸡。 我诧异的问,孵蛋怎么还需要公鸡了?老爸嘲笑我,鸡蛋没有受精怎么孵出小鸡?!感觉我这三十多年的书都白读了,一只以为鸡蛋已经是受精卵了,原来并不是!原来可以只是母鸡的卵子。。。我好没文化。 聊了好一会儿,跟爷爷奶奶拜了年,爸爸想要挂电话,我说,再让我看看元宝嘛,老爸说,好了好了,再一个月就还给你了!说的好像我们把元宝借给他们玩儿似的。接元宝的时候,估计是要免不了哭一场了。爸妈暂别元宝的时候,估计也是一样的场景。选择了不一样的生活,就要经受的起短暂分别和长期两地。我以为我很想我的父母,这次孩子远在地球另一边,才更能体会父母才是更加挂念的一方,但是父母尊重了孩子的选择,所以强忍着看着孩子渐行渐远的背影。不求孩子多有成就,只求他们平安喜乐,常常惦记常常可以回到身边。 我以为奶奶今天在视频看到我,又要跟我说一次:“你答应我你要回来的”,每次回去见她,都要这样提一句。今天竟然没有提,也许知道提了也是让我不知如何回答,奶奶这样聪明的女人,还是珍惜我爸在身边和曾孙在身边的乐趣吧,远的就随她去吧。 新年快乐。

Posted in Sweet Home China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