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Interest

不滑雪了

我跟滑雪无缘,第一天到西部,又断一根骨头。今天滑的超好的,蓝道黑道都不怕,真是晚节不保。 Alpine Meadows的山顶,背后是Lake Tahoe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Interest, Travel | 2 Comments

Two Days in a Row

Second day (Sunday), we got 13 inches of new snow. 第一次滑那么多雪,摔了好多,虽然大部分都不太疼,但是累的气喘吁吁,而且觉得很沮丧,坐在雪山上,看着旁边的人飞也似的滑下去,差点就跟个小孩似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还好戴着滑雪镜,谁也看不到。要强却又胆子太小,直埋怨自己怎么就是滑不好。 午饭后滑了一条长长的绿道,中间夹了一小段黑道,大概因为吃饱了饭的缘故,虽然还是摔的厉害,倒也稍微找到点感觉。大腿肌肉酸的不行,照例两点收工。 今天上班全身酸疼,最疼的还是屁股,弯腰打喷嚏都不行,太缺乏锻炼了。这周末加下周要开始真正滑雪训练,在西部几座大雪山连续滑好多天,都不敢告诉老爸老妈。其实断腿以后我也不敢滑雪,被人带着,只好硬着头皮上阵,我会多加小心的。只是更希望去西部的national park嘛,想去优胜美地,想去大峡谷,想再去一次Muir wood。还很期待西雅图观光游。

Posted in Interest, Travel | 1 Comment

Back in Killington

2012年1月15日,我在Hunter滑雪的时候 滑断了腿,被救生员从蓝道上抬了下来;1月19日,我绑着石膏回国过年;1月29日,国内外医生同时认定我必须动手术,家长不舍,但最后决定让我回纽约做手术,搭上当天回美的班机;1月30日傍晚,纽约大学骨科主任给我动了我人生第一个手术。从此,我的身体里多了一片钢板和四个钢钉。舞蹈队的队友不止一次对我说,we are delicate dancers, you can’t go snowboarding. 两年以后的今天,不听话的我半推半就的又穿上了雪鞋,回到Killington滑雪板。滑雪前心理阴影很大,摔伤了倒不疼,手术之后麻醉醒了以后那种疼,这辈子没有尝过,以后生孩子恐怕也不过如此吧,这个以后再来比较。第一轮上山战战兢兢,第二轮开始感觉回来了,跟着小歪小雨拉妮几个狠角色,一停不停滑了好多轮。午饭休息一小时,又被拉上了山,我却困的要命。按照以前的习惯,到下午2-3点,就是休息喝饮料的时候了,他们几个却说要玩到雪场关门。我一个人回到休息处,躺在沙发上,I’m done for the day。 今天气温超低,据说晚上要下7-10英寸的雪,明天估计摔跤也不疼了。哦,值得一提的是,今天我摔疼的跤只有一次,算不算技术长进呢?不管怎么样,玩到累了就想休息,少了一点儿push自己的力了。 分享一些雪景 旁边沙发上,小朋友也累了。 Toni’s back! 小时候老在窗上呵气写Toni,来了美国以后就只告诉别人我叫Yuan,好久不写Toni,有点念旧了。

Posted in Interest, Travel | 1 Comment

Salsa

Danced salsa for four hours. It was a lot of fun!  

Posted in Interest, NYC - Happy | 12 Comments

Concert

  蒙师兄邀请 参加大都会博物馆贝多芬奏鸣曲音乐会 长达两个半小时! 听钢琴家演奏 回想钢琴老师教诲的Legato 享受~~   大提琴家Zuill Bailey       钢琴家Simone Dinnerstein   ^^        

Posted in Interest, NYC - Happy | 17 Comments

懒人一个

这个这个…在家好象有点懒…

Posted in Interest | 5 Comments

什么料?

我对爸爸说 "老爸,我真的不是学建筑的料" "恩,那你是干什么的料?" "老爸,那你说我是干什么的料嘞?" "你啊,你是玩的料!" "@#$$%^&*^….."

Posted in Interest | 1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