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Miscellaneous

小裁缝

4月26日是我们这个学期最大的舞蹈演出,曲目全部由舞蹈队的十几名队员出,每人都身兼数职,最多的成员一人九支舞,我有五支舞;这个学期工作尤其繁忙,常常因为加班不能参加排练,本周更有甚者,晚8-10点的排练,我迟到15分钟,到了9点,开始跟国内电话会议,结果一开就是一个半小时,错过了剩下所有的排练。可想而知,台下排练不足,演出任务艰巨。 除了身体力行每周9小时的排练以外,舞蹈队因为是穷苦的美国本科生团体,不能每个节目都购买演出服,只好自己制作,这当然也是因为美国肚皮舞服装昂贵的缘故,随随便便淘宝上一套几百人民币的服装到了这里就变成了几百美金。自己制作的材料也不便宜,队员一起去曼哈顿服装区的材料店团购,那些链子都是平均好几美金一米,8个龙虾扣竟然要3美金(淘宝100个5块人民币😳),我为了制作一件胸衣,原料花费近50美金,完全可以在淘宝买一套高级的全套演出服。此外,还要花费两个周末的时间制作服装,成就感倒是挺强的。最近还特地买了个缝纫机,不过钉珠子之类仍然只能手工制作。 上周完成的一套服装,上下身原料价值~$70美金😓,时间成本不计其数。国内的大学同学群里发了一张某同学在上海的巨大办公室的照片,我还窝在一个格子间,周末唱歌跳舞做衣服,毕业8年,这就是差距。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Leave a comment

New App

今天玩一个新的汇钱APP,然后我试着给自己发了一块钱,结果收到这样一个邮件: 太🐷啦,好好笑!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1 Comment

2014第一篇

140108 9:16 有人问我,到底是少一只手更不方便呢,还是少一条腿更不方便?好像我对这个是最有发言权的,2012年断腿,2013年断手。我的回答是,四肢健全是多么的幸福。 我不是左撇子,不能用右手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没法用鼠标、打字巨慢,加上最近生活懒散,博客也不写了。最大的不方便是不能给自己梳头扎辫子,这么多年的蓄发,这次终于让又有想剪短发的冲动。其他的不方便还有不能手洗衣服、不能自己挠痒痒、不能写字、不能拿筷子。倒是最近练出了左手刷牙洗澡吃饭的灵活。 我现在怎么又有功夫写文章了呢?我在加拿大领馆排队,队伍老长,进度老慢,没有手机信号,没法看新闻,kindle又没电了,得,用我灵敏的左手码字吧。 说起这加拿大签证,原先是准备12月20号出发前往Lake Tahoe前拿到的,可以在圣诞期间转转温哥华再顺便去Whistler滑雪。以往办过两次签证,第一次当天拿,第二次第二天拿,我以为我久经沙场,这次也会很快拿到,结果发现嘿,人加拿大领馆技术更新了,全改成网上申请了。我临行前两周半申请,临行一周前领馆说通过了要我交护照,我侥幸的认为既然已经通过,贴张签证一周总够了。结果到36天后的今天,护照还没有影子。 交护照我是跑去领馆的Dropbox交的,发现现在还不能自取了,必须自己去邮件买个$20的特快信封,领馆真是省钱。前两天打电话去领馆,只有录音电话,写邮件去,得到自动回邮说会在25个工作日内回复。我等不急了,又跑来加领馆查询,昨天周二,来的时候发现现在加领馆不仅不设签证中心VAC,连办公时间也变成了一周两小时:每周三上午8:30-10:30,一周上两小时班,这是怎样的工作怎样的效率啊!于是只好今天再来。我8点45到的,前面洋洋洒洒排了30人,安检排队,进门后再排队,我前面两姐妹最起码跟窗口问了二十分钟一百万个问题。10点,终于到我,工作人员系统里找不到我的护照,说让别人后台去check,只好继续等,终于拿到盖了签证的护照,几乎错过我11点的骨科医生预约。。。这还亏的我在曼哈顿,要是纽约以外的人,岂不是麻烦死。 总结,现在连美国签证都是一周内拿的,美国上海领馆官方时间是2天。加拿大反其道而行之,从原来的当天拿到后来的第二天,到现在的官方时间35天,这么不欢迎人的姿态怎么促进加拿大旅游业呢?加拿大人越来越少也真是不能怪别人了。 摔跤视频:   我最近太不关心好友了,今天看包菜去年生日时的记录,说他夫人预产期是2个月以后的11月底,再去人家微博一看,女儿都已经一个多月大了,大大的恭喜一下,小公主超级可爱。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2 Comments

嗓子疼

亲爱的嗓子同学,你都疼了一周了,明天能不疼了么?我今天10点半就睡!谢谢。安。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Leave a comment

Sick

昨天6点半起床打高尔夫,结果回家就开始感冒,今天低烧中,555。外面温度不低,可是我在家里冲热水袋还觉得冷。 跟爸爸视频,他在乡下爷爷奶奶家吃饭,刚接通,那头叽叽喳喳好几个声音,原来阿姨和堂妹跟老爸一起来看我,吓了一跳,赶紧从床上坐起来好好跟他们通话。妈妈在家接待她广州来的BFF,她没有iPhone,有个iPad整天不充电,所以只好直接电话,小聊一会儿,same old stuff,永恒不变的话题,不过最近话题稍微集中了一点,也好,起码没那么广而散的烦我了。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1 Comment

下雨的纽约

上跳舞课前饿了,在星巴克买了块香蕉巧克力咖啡蛋糕,一个不留神,纸袋子拿倒了,蛋糕掉在了地上。收银台的小姑娘人很好,跟我说了声oh, it’s okay,转身给我换了块新的,觉得心里很温暖。 今天中午纽约下起了大雨,没有伞,也没有人送伞。午饭冲到饭店淋了一次;傍晚跳舞结束又淋了一次。终于坐到了黄色出租车里,半天挪不了一个街区。 在下班高峰时湿答答的库伯联盟广场 有人写邮件来质问为什么两天没有消息,对于关心你的人,反而无言以对。麦迪逊大道上一家家漂亮的店面从眼前飞快的闪过,又一次在这个城市迷失。 下雨的出租车窗外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Leave a comment

跑步

晚上跟钟同学参加了耐克在中央公园跑步的活动,跟着一大群人跑了六公里。这是我腿断以后第一次跑步。小时候喜欢短跑,不喜欢长跑,自从几个月前那次背包两天爬24公里的行程后,觉得什么长途跑都不是什么大事儿了。一边跑一边想到伟豪同学以前推荐的村上春树的What I Talk About When I Talk About Running,说长跑像毒药,是会上瘾的。我估计不会上瘾,跳舞和球类还是比光光跑步要吸引我的多。不过出身大汗有助于倒时差。 到家。他发来短信问,”why are you still mad at me?” Why? 大概是因为以为自己原谅他了,可心底却仍然久久不能释怀吧。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