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NYC – Friends

靠谱的人

朋友有许多种,有的平日一起玩的很high、常常联系,真的有事了找TA了,人家理都不会理,最后你告诉TA事情解决了,TA还假惺惺找一大堆没有能帮上忙的理由,还让你觉得TA真心为你办成了这事而高兴;有的平时不太联系,有什么事情,一条短信过去,不用你催,TA就拼了命的帮你去办。靠谱还是不靠谱,以前网上有个故事是爸爸让儿子去借钱检验,我看,平日间的急事就能衡量。 我也有这样的两种朋友。有一个时不时发信息过来,总是说哎呀你怎么不联系我,总是最后一秒约吃饭,总是说TA多么多么关心在乎,表现的好像TA把我当成TA世界里最好的朋友,然后我有什么着急的问题要问TA,永远都等不到最及时的回复,然后过几天TA发信息来又问今天下班早嘛要不要一起吃饭,只字不提我问的问题。还有一个朋友以前常常向我咨询曼哈顿的地产信息,我每次有问必答,TA小孩要借哥大的书,我托人帮忙,TA某朋友小孩要找宿舍,我帮着找,此人是金融行业的资深人士,帮过TA那么多次忙之后,我一共开口请TA帮忙两次,一次是其单位活动的门票、一次是找工作,如果说第二件事比较困难的话,第一件事明明是举手之劳,我的邮件却像石沉大海。这样不靠谱的人,我们土话叫做托人托到了个“王伯伯(wang baba)”,从此看清面目,只可能是君子之交。 我的朋友们都对我特别好,平时我也比较独立,尽可能不要麻烦别人,但是真的求人的时候,托到一个“王伯伯”真的会让人心灰意冷。可能大家或多或少生活中都会遇到这样的人吧,别人有事,你全心全意帮他,不求回报,但是万一你也有事了,起码希望别人也尽一份心意。 除了借钱看朋友是否靠谱以外,找工作的时候,尤其在海外有身份限制的情况下,很是可以看的清楚。一些所谓关系不错的朋友,其实只是business的朋友。那时候有三位朋友,平时联系不多,关键时刻,都把这事当成他们自己的事情,一个个打电话推荐。一个在几分钟之后就告诉我给某几家打了电话,已经安排了一个面试;一个表面不说,背地里已经帮我把简历投给了好几个TA信的过的人,还有一个给我发来一个其认为信得过的业界可以帮的上忙的人员列表。我是很重朋友情谊的人,这样帮助我,尤其在关键时刻帮我的人,我一辈子都记得。那些不靠谱的朋友再来找我,我一样会出力,只是朋友情谊会看清楚些、看淡些。 朋友之间多珍重,希望多给别人作那个靠谱的人。

Posted in NYC - Friends, Thoughts | 10 Comments

节日快乐

原来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很忙的人,直到刚才看到老板的日程表,才发现自己实在是弱爆了。 星星把脸书状态改成了”in a relationship”,她以前都不改状态的,这次这么高调,没准是好事将近啦,好朋友一脸幸福甜蜜的样子,把我也高兴坏了。我们这三姐妹,只有盈妹妹一人不负重托,把人生大事改办的都办了。剩下我和星星两个咋咋唬唬的拖油瓶。看来明年是个大好的年,so look forward to it. 新工作还蛮开心的,好多地方很像CBRE,还有以前的同事一起共事,有点回家的感觉。很快是圣诞假期了,准备出去转转。明天是我腿断以后第一次滑雪,这次会小心谨慎慢慢滑,娱乐休闲还是以开心为主。 公司会议室可以看到中央公园,景色很好,上雪景照一张,节日快乐。

Posted in NYC - Friends, NYC - Work | Leave a comment

没题目

魔漫相机,笑死我了,差点没忍住。恭喜你完成deal,狗屎同学!

Posted in NYC - Friends | 1 Comment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盈MM和焕,两个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人。 晚上给盈庆祝大生日,托她的福,他的老公给了她一个大惊喜,带着女儿、盈的父母和我一起去了Per Se用晚餐。盈很早就发来短信跟我约今天的晚餐,说他们全家要一起吃饭,我也是family所以也要一起。说的我很感动兮兮的。晚餐时我们还在讨论在哥大读书时一起去超市和酒店找原料做提拉米苏的场景,盈说“好像还在昨天呢!”我指着她20个月大的女儿说,“是啊,一眨眼,这个都这么大了。”席间她父亲拍拍她,满脸幸福,还对外孙女说,你妈妈是我的宝贝。宝宝和外公特亲,又想到自己的父母,爸妈都超爱小孩子,每次别人的小孩都要逗个不停,自己这么晚,真是有点自私自责。 昨天看第三集爸爸去哪儿,看到在滑沙的时候,田亮因为担心女儿受伤,拉着女儿的滑沙板一路跟下高高的山坡直到平安地带才肯放手,这个场景看得我泪流满面,父母总是担心我们,够得着的时候,他们总会拉我们一把,够不着的时候,他们的目光从不曾离开,我们总是他们的牵挂。想爸妈了。爸爸寄来他的信用卡,说让我刷国内的卡,自己工资可以存起来,这么大的人了,还没有给父母上交过工资,却还要爸妈赞助未来,还花工资大手大脚心安理得,不说倒好,一说羞愧。一早爸爸打来电话说iPhone的照片都没了,说了很久也不能恢复,他告诉我英文单词需要一个个字母拼给我听,很想就在他的身边,可以帮他把这些事儿都搞定了。盈妈妈说三十而立,可到现在还只能自己温饱,却还不能让父母过更好的日子,很有挫败感。纽约,怎么这么难?越挫越勇,可是还是战胜不了你。 到家,看看网络,看到讲赫本和派克的故事,读到下面的文字。从友情到爱情只要一步之遥,从爱情到友情却要千山万水千辛万苦千回百转。我看,从爱情到友情恐怕得有个陌生人过渡,爱情是在意和在乎的,陌生人是在意却故意不要在乎的,友情是不在意却在乎的。爱情到陌生人再到友情,也许是更现实的过程,只是这友情也许再不是之前的友情了。若友情变了,则交心的知己失去了;若能是回归原点的友情,那虽不是王子与公主永远幸福生活的结局,也算是个旅途破费周折的完美结局了罢。

Posted in NYC - Friends,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Bless

旧友突然发来邮件,说明天要动手术,恶性肿瘤。他跟我同岁,工作狂。这个要强的孩子住院一个月了,过年吃了止痛片回家团聚,要动手术了也不告诉父母,怕他们担心,自己一个人面对。 给远在国内的他打了个电话问候,国内已过凌晨,他说明天要手术了,睡不着。说在医院躺了这么多天,过去的人生都想了一遍,许多事情都想开了,说如果手术成功康复,准备一年不工作要好好世界各地转一转,休息休息。我听他说着,告诉他会没事的,想着人生苦短,想着各种结果,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眼泪刷刷的流下来。 一年前,我手术完毕昏迷中,有个人第一次拉着我的手想着将来的人生,也难过起来。如果就此醒不过来,人生还有什么遗憾?如果我们很老很老的时候还能拉着手互相扶持,很幸福的景象。 短短几十年如过往云烟,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要等待,不要拖延,不要后悔,也不要为无意义的事情烦恼。过去的事,可以不忘记,但是一定要放下。祝福我的旧友手术一定成功,一定要好好的康复起来。

Posted in NYC - Friends | Leave a comment

等过年

晚上跟好友包菜吃饭,包菜是我从高中时期开始的蓝颜知己,虽然一年也联系不了几次,但是有什么重大喜事坏事都能聊上几句更新一下。 今晚把自己近况给他描述一番,被他彻底大骂一通说我太幼稚,说这么明显的事情还要苦苦走不出来。这两个月只有盈妹妹知道发生的一切,给了我许多支持,但是从男生角度来分析这个事情,比起女生来说还是要更加坚决清晰一点。盈妹妹的老公给我分析过,伟豪给我开导过,其实自己描述的时候,也觉得思路很清楚,但是什么无形的力量让我不能自已呢?被包菜骂了以后反而心情舒畅了许多,他要push我采取行动,说我自己越谈恋爱越幼稚了。其实他劝导了这一晚,我估计最后还是心软做不到,所以我这样也是自找的了。 包菜说,你这样怎么跟我认识的唐元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了呢?唉,哥哥,你看你把我变成什么样的人了?变得我的好朋友都不认识我了,变得我自己都找不回自己了。 跟包菜吃饭快结束时,临桌来了两个小姑娘一直看着我,过了一会其中一个开口问,请问你是唐元吗?我吓一跳,原来是苏州中学的学妹,以前有人介绍过我也给她看过我的照片。世界太小了,所以说话也要小心,说不定临桌就是一认识的人,呵呵。 一点过年的气氛都没有,直到在中国城看到大片大片的红包和中国结,买了两对鱼,两个红包,喜庆一下。

Posted in NYC - Friends | Leave a comment

BFF

盈妹妹来看我了,关键时候还是要靠好朋友。两个小姑娘叽叽喳喳了一通,就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了。谢谢你,my BFF。

Posted in NYC - Friends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