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NYC – Life

191021 元宝3岁2个月6天 如意16周6天

昨晚又一次五个多小时的睡眠,还不是连续的。当然,从元宝出生头一年的每晚只睡不连续的三小时,到现在不连续的五六个小时,也算静待花开、有所进步,只是这个进步的速度实在有点缓慢。 我好累。 已经不想再跟小雨抱怨说,元宝昨晚又闹、我又没睡好,因为得到的回答只会是,谁让你没有sleep train他,I told you blablabla。所以只能在这里吐槽。 元宝四个月的时候进行了三天的睡眠训练,别人家的小孩哭10到15分钟就睡着了,这个孩子连续三天每天哭两个小时,还是睡不着。那个时候我就知道睡眠训练,并不适用于所有的孩子。三天的训睡对于元宝来说是痛苦、对于在门外听他撕心裂肺的哭是折磨。三天后的早晨,我再也忍不住听到这个四个月大的宝宝还不会坐不会站只会一直哭一直哭,冲进门把他抱起来,那时候我就想,我宁愿自己睡不好,也不愿意他再这样被折腾了,那三天失败的训睡以后,元宝变得更加没有安全感,晚上夜醒更多了。我在想是不是太早把他一个人放在单独的房间里,他虽然不懂,但也有感觉。从小就特别缺乏安全感。早晨的时候,如果他4-5:00哭,我会把他抱到我们的大床里,他就睡得很好。那时候第一次当妈妈,所有的事情都是照本宣科。晚上老公说听不见孩子哭,也就几乎从来没有让他起来帮忙,每天晚上睡不连续的三个小时,都是一个人扛。直到元宝七个月的时候再也忍不住请了一个晚上的保姆。帮我带了两个月,说,孩子太闹,逃走了。我已经读了大量的睡眠书籍,元宝九个月的时候,再次用温和的方式训睡,他的睡眠才有所好转。 再到后来,元宝回国,以后和我妈妈一起睡。之后睡觉就再也离不开人了。现在发展到只要我陪睡,我半夜离开泵奶,他有时候也会醒。现在因为白天早已不穿尿布,经常自己晚上把尿布脱掉,然后尿床在床上。昨晚也是这个情况,想再给他穿尿布,他死活不肯。连续两天的尿床,我也知道他没法控制自己,但昨晚我真的是发飙了。深更半夜,我对着一个三岁的小孩发火,你不穿尿布,又不肯起来上厕所,妈妈不要陪你睡觉!然后我走回了自己的房间,把门关上,听到他在自己房间哭了,大概也知道自己惹妈妈生气了,一会儿不哭了,蹬蹬跑到我爸妈的房间,我爸出来说,爷爷陪你吧,他倒也识相的去睡了。再过了一会儿,又听他蹬蹬蹬跑来我们房间,床很高,加上被子,他看不到床上谁是谁,先去爸爸那端,拽着床单往上爬,爬上来以后看到不是我,又下去换了一端,拽着床单爬了上来,跟我说他要嘘嘘,其实他刚尿床,哪里还再有嘘嘘啊,心里很是心疼他,这个孩子知道要告诉我他要嘘嘘来让我不要再生气。我陪他去了一趟厕所,他憋出一点尿,我抱着他回去睡了。 快到早上他又醒来哭,我问他要不要嘘嘘,他只想找他的玩具车。还是坚持带他上了个厕所,回到床上,我开始泵奶,我妈进来自然是一番指责,说我不会带孩子,一烦躁,就怼回去了。 如意的月嫂走后的第一晚,我陪妹妹一个房间,我陪元宝元宝睡着以后,小雨进去陪睡,睡到半夜,哥哥发现枕边人不是妈妈。自然是哭着跑到我床里,妹妹还是定点吃奶,但是两个孩子都我一个人扛,那天刚出月子的我只睡了三小时,第二天,我给小雨发短信说,再这样下去,我要猝死了。于是他说,要不他来陪妹妹,我泵出来他喂,就跟那时候月嫂一样操作。 妹妹没有训睡,自然就很乖,第一觉可以睡7个小时,第二觉就天亮了。我才想起元宝出生头一年,加入了一个睡渣妈妈群,群里当时没有一个二胎,而新妈妈的大群里,早已许多天使娃的妈妈们有了老二。能够被训睡训好的孩子,本身就有可以好好睡觉的潜质。没有过睡渣宝宝的妈妈,永远都无法理解孩子怎么会睡不好,“肯定是你们宠出来的吧,肯定是你们没有进行睡眠训练吧!你看没训练,活该睡不好!” 面对这样的评论,再多的抱怨到口头,也只能自己咽下去了。  第一胎的时候,医院里有一个差不多同时生孩子的妈妈小组。其中一位祖籍台湾的ABC妈妈,老大宝宝睡得很好,老二是个睡渣。她感叹的说,我现在终于能够理解你那个时候的感受了。她已经快要抑郁发疯,这还是在老公晚上起夜帮忙的情况下。终于有一天她发来短信说今天晚上定了宾馆一定要好好的睡一觉。 很感恩妹妹睡眠很好很规律,也很感激老公终于不再说晚上听不见孩子哭,负责妹妹的起夜,尽管偶尔搞不定还是需要我来喂,但是跟三年前比真的已经好太多。 对于元宝,我依然静待花开,希望自己晚上被吵醒可以再好好的控制自己的脾气,老觉得他大了该懂事了,其实还只是一个三岁的小宝宝。 睡不好,加上回到工作岗位,奶量从元宝时期的两个满瓶,到前一阵每边四盎司,到今天只剩这么点儿。有点担心妹妹母乳能撑到几个月。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NYC - Life | Leave a comment

190702 元宝2岁10个月 如意第8天

昨晚元宝半夜可能做梦,又开始大哭大闹,陪睡的爸爸哄不住,我妈进去抱,元宝还是要我,我进去后陪睡睡着。我回到房间没多久,他又开始醒来哭闹,再次哄睡着。我回到房间,他又故伎重演。我回到他房间,对他吼,说你还让不让我休息了?妈妈很累!他突然好像懂事了似的,开始叫奶奶。我有点心疼了,说我去叫奶奶陪你好吗?他点点头。 早上他说妈妈你陪我去幼儿园好不好,我说医生说妈妈不能下楼,他便说,那就拜拜啦,然后自己很乖的下了楼梯。 现在元宝越来越懂事了,慢慢讲道理也会听了,不像以前那样总是胡搅蛮缠。就是睡觉还是睡渣,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睡个整觉。 妹妹倒是很乖,目前还是吃了睡睡了吃的新生儿状态。从吃奶和睡觉就可以看出跟哥哥很不一样。妹妹吃奶没有一开始的高频吮吸,直接大口吃,吃不了几分钟就睡着,即使没吃饱,也能睡三四个小时。大家常说的儿子睡觉不好吃得好,女儿吃的不好睡的好,可能就是这个表现。目前看来,女儿带起来真是省心容易得多,小雨爸爸也是各种溺爱,希望睡觉好的优良习惯能够一直保持下去。

Posted in NYC - Life | Leave a comment

190512 母亲节

元宝每天放学的小书包我一般都不检查,今天他睡得早,我把小书包打开一看,真的有母亲节礼物诶,是学校老师帮助准备的一条围裙,好贴心。 这几天我和小雨两个人带娃,才第二天,已经深感不易。长期不做饭,已经退化到不知道放多少盐。宝宝觉得我们做的不好吃,连续吃了三顿bagel,可怜的娃,肚子肯定很饿,啃了一天的面包。就指望我爸我姑赶紧旅游回来,指望我老妈还有两周来美陪元宝睡觉。世上还是爸妈最疼女儿啊。

Posted in NYC - Life | Leave a comment

190415 元宝上学

今天元宝2岁8个月,倒完时差以后正式开始在纽约上托儿所。早晨怕他粘我,让小雨和我爸送去,我在去上班的火车上看监控,看到小小的他背上了他的小书包被抱上了车,鼻子一酸。我爸妈和小雨总说我宠他,该宠他的时候怎么宠也不够,宝贝也就这么几年粘着妈妈的时间。希望第一天在全陌生全英文的环境下,他可以很快适应新的集体环境。元宝可以的,加油💪🏼

Posted in NYC - Life | Leave a comment

元宝难得感冒

昨晚刚睡下,元宝就开始哭闹,坐起来要找奶奶,抱都不要我抱,直到我妈妈过来抱走。放在床上睡着了,我刚躺下陪他,又坐起来哭,我妈妈只好抱到楼下沙发上陪他睡,才算到了早上。上周元宝游泳着凉,拖鼻涕一天就好了,结果传染给我妈妈和小雨,这两位症状都很严重,小雨的老板直接让他在家工作不要影响同事。元宝喜欢缠着我妈,结果交叉感染,又重新传染给宝宝。这下宝宝开始发烧咳嗽流鼻涕。本来一直是我妈妈陪睡,偶尔我陪,这几天都是我陪,让我妈妈好好休息,结果反而宝宝闹腾的我妈一夜不能睡。白天喜欢我甚至更多一点的元宝,晚上却一定要奶奶。他睡眠这样不好,反思还是陪他时间太少,从小让他一个人一个房间一个床睡觉,导致了没有安全感所致;最近送去幼儿园一周,可能心理也有点阴影,就怕primary caregiver不在身边。回上海后,陪他的时间就更少了,公司才不会care,公司的奖励值得我失去陪伴孩子的时间吗?尝试一段时间吧,每次改变不得不承认确认让人exciting,但是接手的是个烂摊子,市场不行,人为的努力希望有点效果。

Posted in NYC - Life | Leave a comment

180626 连锁效应

你们有没有遇到过一件事错就件件错下去? 高峰时间在曼哈顿坐出租车就是一件错上加错的事情。 洗完牙,5:45,信心满满可以赶上6:08的火车,叫了Via(便宜的共享出租),等待时间6分钟。等来了司机,一查谷歌地图,20分钟才能到宾州火车站,估摸着608是很肯定赶不上了,621还是有可能。一路堵车。堵车期间,司机又接到两个request,要去43街三大道和Lexington Avenue分别接俩人。我问司机620能到吗?司机光顾着跟我说话,错过了43街的路口,只好开到39街再转上去接人。到了43街路口,两人都接到了,已经到了6:13,看着眼前的红灯,我不假思索跳下了车,8分钟时间,我需要跑到中央火车站的另一头坐上S,然后到时代广场转1、2、3线。 好不容易冲到了S,车却在我眼皮底下开走了。等了几分钟坐上了下一班,已经跑到了下车的最佳位置,却因为时代广场高峰期的人流,不得不慢吞吞的夹在人群中挪。 下楼梯的好不容易看到一俩2号线,却在我面前却硬生生的把门关掉,要再等2分钟等下一班1号线。从时代广场坐车不同于下班的站台,我并不知道该走到车厢的哪一头才能最快的进入宾州车站。 我默默的往前走,一边跟老公发消息抱怨自己没听他应该坐地铁的建议。车来了,上车了。下车的时候刚好是平时的口子。Again,人流堵在前面,无法冲下楼。准备去坐630的车了。 还好提前看了621的站台,21号站台刚好是离地铁出口最近的站台,时间已经到了623,下楼梯时,火车的警告灯已经亮起,一个健步踏上车厢,车门在我身后关上。 有趣的是,前面铁定心思一定要赶621的车,反而一环接一环的错过,快到的时候已经放弃621准备坐630了,心态放松,反而在623时成功上了621。 所以世间没有什么非达到不可的目的。放松心态,能达到最好,不能达到还有第二选择。 中午和友人吃饭,作为犹太人的他,强烈要求我直接和公司犹太CEO就这次派回上海的事好好协商,多要一些。我很感激朋友对我的建议,在美国这样的社会,我之前一直是按照如果我的做得好公司自然会奖励我的心态,可殊不知,公司要盈利,当然是能不给就不给,如果不去主动要,公司就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给你多一万美金的奖励已经要你感恩戴德了。奖励跟付出远不成比例。 记得刚到纽约时,现在真格学院院长顾及老师、那时的同级校友,在她和星星一同租住的华尔街的房子里对我说,在纽约,一定要aggressive。此后当broker的日子里,我一直记着她这句话,得以在纽约商业地产存活,后来退出broker界,觉得自己太aggressive,慢慢又回归不锋芒毕露的nice,现在到了这种时刻,恐怕又得把这个劲儿使出来。其实如果有选择能当一个温柔居家的女人,谁又愿意去当一个凶残的商界女强盗呢。 顺便提一句,说起顾及,印象深刻的是她排在家门口那一双双的尖头黑色高跟皮鞋。那时候还在读研究生的我心想,这样的鞋真难看,踢人大概会踢死人吧?尖头皮鞋也是aggressive的象征,看满大街都是韩式可爱型的圆头平底鞋。现在我的高跟鞋,也全都是尖头的了。中午的犹太朋友说,“如果你是一只害羞的小绵羊,这些人就会到处踩踏你,他们想要看到的是fighter,如果你要求了,最差的情况就是他们不给你。”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去找总裁fight,但是一旦有契机,相信自己会行动。也跟大家共勉。

Posted in NYC - Life, NYC - Work, Travel | Leave a comment

22.5个月 上托儿所第二周的第一天

每看一次这个视频,心就被揪一下,眼泪要掉下来。这是元宝哭了一早上后终于平静、老师发来的视频。还是太小的小宝宝,不该这样让他没有安全感。

Posted in NYC - Life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