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NYC – Memory

主持照

在上海跟学长们吃饭的时候,他们在群里发来了我大学在几次建筑之春晚会的主持照,那时候的我,虽然活跃在舞台,但是真的土肥圆。没有专业的美妆美发团队,也没有人教我穿衣,全凭宿舍好友七嘴八舌的建议。青涩的大学时代,看看笑笑吧。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NYC - Memory | Leave a comment

180601 08:34 在吴江

7点多醒来,看看手机就睡不着了。老爸8:30来敲门叫我起床,让我自己下楼煮小馄饨。 打开窗户,好像回到十几年前。院子里从零星的几部车到停满了车,门前多盖了好多新楼,挡住了视线。其他完全没变,吴江的空气还是一样的味道。昨晚躺在自己的床上,睡的很香。 这种感觉很奇怪,好像美国已经是另外一个世界,很快就要淡忘,那里的高楼大厦房子车子仿佛都是陌生的身外之物,我好像回到了十几年前出国之前,轮回了一遍又回到原点。 第一周在上海是紧张的交接,第二周开始陆续告诉了一些老朋友,跟他们吃饭、交流。唐元要回来了,唐元要回来了。好像是件很大的事情,好像朋友们都很为我开心。都会说,哇,真好,恭喜你!但是after all,大家还是会很快回到自己的轨迹上,继续不相交的走下去。 那些说一辈子的人,还不都是各自结婚生子忙忙碌碌,那些说不想生娃的人,只是不想和你生罢了。有时候想想,旧人还是不要聚的好,徒增忧愁,徒增感慨万千,走到人生的哪一个阶段,就该和那个阶段的人相处。除了前半辈子的父母和后半辈子到的爱人,又有谁会陪你走一辈子。 身边的人都在老去,身边的人看我恐怕也在老去。兜兜转转人生不过百年。趴在吴江的窗台上,我好像回到小时候,在鲈乡二村家的窗台上用小榔头敲小核桃看楼下风景的十几岁。 (小城市 窗台外车子房子变多的小风景)

Posted in NYC - Memory, Sweet Home China | Leave a comment

唱歌

从研究生毕业以后断断续续的练习百老汇声乐也已经八年了。热情的时候每周一次课,到后来怀孕生孩子中间停了大半年。我是老师历史最悠久的学生了。长进是有一些的,高音都不怕唱也能唱上去了,跟在百老汇演出还是差很多。 这么多年之后,老师也收了几十个学生了,终于要组织一场汇报演出。迟疑了半天,还是报名。时间在一个月以后,上西的一个小剧场。曲目上周也定下来了,老师很希望我演唱一首中国歌曲,我坚持要唱平时练的百老汇曲目。What I Did For Love。讲的是一群跳舞的人停止跳舞。听上去很像我自己,搬离曼哈顿前跳了8年的肚皮舞,然后怀孕、来长岛住,终止了舞蹈生涯。 上台跳舞不紧张,上台唱歌还是有些紧张的。舞台上表演过唱歌舞蹈钢琴二胡话剧朗诵指挥主持,唱歌最多的时候是小学,班级里花元瑜老师按琴听音,我总是第一个回答出来,到后来就骄傲的手举着不放下来了。合唱队领唱唱了玫瑰玫瑰,后来变成了指挥。还记得毛主席诞辰N年的时候比赛演出我爱北京天安门,吴江第二名。然后有记忆的是六一儿童节唱种太阳,后来六年级毕业演出唱了唱支山歌给党听。练习的时候一只手展开的手势也要练好久。后来初中比赛唱了红梅赞,还有范晓萱的深呼吸。高中参加唱团Single Bed,开演唱会的时候,在舞台唱美女与野兽和许多别的歌。 这次将是在受过专业训练以后的第一次登台,也算对自己过去几年练习的一次大胆总结吧。加油!

Posted in NYC - Memory, Sweet Home China | Leave a comment

四月大雪

世界上真的只有父母和儿女是无条件的对你好,爸妈带着元宝回到了美国,我的生活轻松了很多,晚上由我妈妈照顾元宝,让我自己睡整觉;白天他们带元宝玩,让我和小雨安心上班。早上起来有热水喝有早饭吃,晚上回家有热腾腾的晚饭等着,中午有时候还能带饭。昨晚我自己装了今天的午饭,拿到单位打开一看,爸爸早上还悄悄的多放了两只大虾,想哭。 真的越来越不留恋纽约,好像以后元宝成长在这个城市,除了他的父母、我们夫妻双方,再没有国内那些可以一起长大的表亲们,好像无依无靠,在这个大城市完全不能掌控。如果以后老了我们回国了,岂不是又一次骨肉分离,上一次是跟我的父母,下一次是跟我的子女。吴江这个小城市,确实,逃不出小城市的弊端,但想起来总是温馨的,好像事情都不是虚无缥缈的,总可以掌控。是否现在想的、记忆中的,跟现实差别会很大呢?是否回不去的是故乡?人们为何要背井离乡去到一个以为比故乡好的地方呢?已经出来走了一圈,什么时候再走回原点呢? 统统逃不出故乡的味道,父母带的梅干菜做成的梅干菜烧肉,嘴里吃的海虾却做成小时候太湖虾的葱爆味,甚至带的榨菜、唐人街买的玫瑰腐乳,还有妈妈背来的瓷碗,周末打的红五星,和父母之间的吴江话。 在四月的大雪中想念吴江的潮湿空气。

Posted in NYC - Memory, Sweet Home China, Thoughts | 3 Comments

一岁零8天

昨天,2017年8月22日,我来美的10年零1天,元宝开口叫了我妈妈,咬字清晰,我的❤️都融化了。 07年8月21日,哥大学生会说好有人接机的日子,我从浦东机场飞到了纽约,那天夏天的那一天,下着小雨,天尤其的冷,早上7点多一些,我带着比我还重的行李,钻进了一辆yellow cab,对纽约的第一印象就是学生会为什么没有人来接我(因为到的太早)、冷、还是里面硕大的计程车,后座上放了一个箱子,我还能绰绰有余的把脚架起来靠在窗前。 也不知过了多久,车子停到了西112街601号,我在这里的第一个家、学校的宿舍。学长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可惜他没有钥匙,我还需要去学校UAH取钥匙。此时从吴江到纽约已经出门超过30小时,全因为想省钱,买了泰航从曼谷转机的机票,结果从曼谷到纽约竟然还经过了北京,也是这辈子坐过最久的直飞飞机——十七个小时。好在泰航服务很好,除了打包的三个大箱子以外,还多让我check in了一个大箱子。这样我有四个大箱子,随身一个背包、一个手提包、一把二胡还有一个小手提箱,八件行李远超我的重量,也不知道是怎样从地球一端运到了另外一端。虽然高中起就住校,这么远要去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妈妈把棉被都给我抽真空带上了。当年出国,不知道妈妈在家有没有想我有没有流眼泪呢?十年前的照片里,爸妈是那么的年轻,现在来帮我带元宝,不敢染发,显得苍老了许多。妈妈总说上辈子是她欠我的,所以这辈子来还。现在自己当了元宝的妈妈,才更能体会这种感触。 去了UAH,第一次遇见成为最好朋友的盈MM,她大概也是来取钥匙,和一个男生走进来(后来成了她老公),噼里啪啦跟工作人员说了好久,她进门的时候就让人眼睛一亮,这个女生太漂亮啦!她说英文的时候我又想的是,她英文怎么能这么好的,到底是上海姑娘。我迎上去,自我介绍并说,你就是顾盈吧。她很惊讶我怎么会认识她,其实早在国内被哥大录取学生上海聚会时,我因在南京未能参加,但看到了他们聚会的照片,盈就是唯一一个一眼看到集体照留下印象的人,当时特地看了一下名字,记住了,竟然就碰上了。之后跟学长去中餐馆吃午饭的时候又碰上了,然后就是聊不完的共同话题,和一辈子的最好朋友。 十年转瞬即逝,从23岁到33岁,真的是最好的青春都贡献给了这片自由杂烩的土地。当年一起玩耍时的许多人,如今早已断了联系,只记得零星的片段。若不是一位旧友柬埔寨男生Lean在脸书上给我留言,说“十年前的今天,和你一起在飞机上遇见,如果你的宝宝已经一岁,祝福你”,我真的没有记起这是我的十年纪念日。当年在从北京到曼谷、曼谷到纽约的飞机上,遇到了Lean,还有在曼谷做生意的美国人Allan,两人都留下了联系方式,Allan后来见过好几次,现在泰国定居取了泰国太太有了一个可爱的混血宝宝。而Lean,其实我却一点记不得当年与他见面的场景,只记得曼谷机场半夜地上坐着很多光脚的大人小孩。 幸好Lean提醒了我,才会去翻看当年的照片,看到许多初到美国的兴奋与激动。从懵懂的小姑娘到小雨妻子再到元宝妈妈,对美国的新鲜感早已过去,闯劲仍有余但身上的包袱越来越重,开始进入平和的家庭生活。当然,还是想继续往好的方向折腾折腾。 下一个十年,希望容貌不变,其他都越来越好。一定会的。 2007年8月21日在上海浦东机场

Posted in NYC - Memory,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元宝137天

今天周四。在从Penn Station回长岛新家的路上,搬家已经一周,这周末四天放假再收拾收拾就差不多了。 最近的两周元宝晚上表现都算不错,基本上是喂一次或者不喂。可是刚刚过去的周日25号晚上,他一放小床就醒来大哭,搞的疲惫不堪。26号晚上我执行了第一次sleep train,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半夜醒来就是不去抱他,他哭的很惨烈,睡过去十分钟又醒来大哭,从2:50到4点,断断续续大哭了一个小时,终于睡着。我站在他旁边,弯腰拍拍他亲亲他的小脸,他哭我也哭。其实后来请教了别人才知道应该都不要去看他,反正这样的sleep train,真的觉得自己很残忍,又知道连续睡眠对宝贝其实是好处。如果要开始训练的话,应该让宝贝自己睡一个房间,已经开始一个洗澡喂奶听小海马睡觉的routine,宝宝已经连续两天都可以自己睡着,希望不需要Sleep train了吧。 这周上班三天,commute了三天,几乎都是6点起床泵奶,7:15离家,8:30到公司。离家的时候宝贝还在睡觉,到晚上到家的时候他又睡了,都不能陪他玩,不开心。笑亮发来微信说她也看不到女儿醒着的样子,也不开心。可是她说在国内不常见全职妈妈呢,美国倒是常见,可是当了全职妈妈,房贷又怎么办。 新家很好,布置完了以后开暖屋派对,才知道那么多同事都是长岛长大,我们CEO竟然是我们镇上高中毕业的,这也太巧了。 以前住的407终于结束了二房东身份,今天去打扫干净,一切还跟我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有点怀旧。1116在这个难租的冬季终于租出去了,并租到了我们想要的租金。1211想留给自己偶尔住住的,看来也是租出去得了,总是hold on to这些自己有感情的东西,生活怎么能继续。1116和1211都是自己装修的,真的不舍得。 (407自己好多年前涂的厕所)

Posted in NYC - Life, NYC - Memory | Leave a comment

34w3

气温32度,下周要高达36度,今天已经热到不行了。 今天去costco的途中抓到一只比卡丘,嘿嘿,我们家附近的公园只有蝙蝠,看来多出去逛逛才是正道。 昨天把元宝的小床装好了,今天开始整理待产包,家里乱成一团,怎么整理都觉得地方太小,明年争取搬别墅吧,只是commute的时间太长了,怎么就没有两全其美的方法呢,想在楼里再买个一室一厅,老妈却说没有脱排油烟机,不让买。。。纽约跟上海一样挤,记得小时候去上海亲戚家,挤在一个小小的老式公寓,每个水龙头上还有一把锁锁着,没经历过小城市的总觉得离不开大城市,而我这样小地方出来的人才是无时无刻不惦念着小城市的好。 昨天元宝动的特别厉害,不知道是不是长大了蜷缩在小空间不舒服,好在今天又恢复正常了。昨晚起夜无数次,平均每1.5-2个小时起一次,已经开始感受产后夜里喂奶的场景了,真心困。

Posted in NYC - Memory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