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NYC – Memory

元宝137天

今天周四。在从Penn Station回长岛新家的路上,搬家已经一周,这周末四天放假再收拾收拾就差不多了。 最近的两周元宝晚上表现都算不错,基本上是喂一次或者不喂。可是刚刚过去的周日25号晚上,他一放小床就醒来大哭,搞的疲惫不堪。26号晚上我执行了第一次sleep train,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半夜醒来就是不去抱他,他哭的很惨烈,睡过去十分钟又醒来大哭,从2:50到4点,断断续续大哭了一个小时,终于睡着。我站在他旁边,弯腰拍拍他亲亲他的小脸,他哭我也哭。其实后来请教了别人才知道应该都不要去看他,反正这样的sleep train,真的觉得自己很残忍,又知道连续睡眠对宝贝其实是好处。如果要开始训练的话,应该让宝贝自己睡一个房间,已经开始一个洗澡喂奶听小海马睡觉的routine,宝宝已经连续两天都可以自己睡着,希望不需要Sleep train了吧。 这周上班三天,commute了三天,几乎都是6点起床泵奶,7:15离家,8:30到公司。离家的时候宝贝还在睡觉,到晚上到家的时候他又睡了,都不能陪他玩,不开心。笑亮发来微信说她也看不到女儿醒着的样子,也不开心。可是她说在国内不常见全职妈妈呢,美国倒是常见,可是当了全职妈妈,房贷又怎么办。 新家很好,布置完了以后开暖屋派对,才知道那么多同事都是长岛长大,我们CEO竟然是我们镇上高中毕业的,这也太巧了。 以前住的407终于结束了二房东身份,今天去打扫干净,一切还跟我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有点怀旧。1116在这个难租的冬季终于租出去了,并租到了我们想要的租金。1211想留给自己偶尔住住的,看来也是租出去得了,总是hold on to这些自己有感情的东西,生活怎么能继续。1116和1211都是自己装修的,真的不舍得。 (407自己好多年前涂的厕所)

Posted in NYC - Life, NYC - Memory | Leave a comment

34w3

气温32度,下周要高达36度,今天已经热到不行了。 今天去costco的途中抓到一只比卡丘,嘿嘿,我们家附近的公园只有蝙蝠,看来多出去逛逛才是正道。 昨天把元宝的小床装好了,今天开始整理待产包,家里乱成一团,怎么整理都觉得地方太小,明年争取搬别墅吧,只是commute的时间太长了,怎么就没有两全其美的方法呢,想在楼里再买个一室一厅,老妈却说没有脱排油烟机,不让买。。。纽约跟上海一样挤,记得小时候去上海亲戚家,挤在一个小小的老式公寓,每个水龙头上还有一把锁锁着,没经历过小城市的总觉得离不开大城市,而我这样小地方出来的人才是无时无刻不惦念着小城市的好。 昨天元宝动的特别厉害,不知道是不是长大了蜷缩在小空间不舒服,好在今天又恢复正常了。昨晚起夜无数次,平均每1.5-2个小时起一次,已经开始感受产后夜里喂奶的场景了,真心困。

Posted in NYC - Memory | Leave a comment

滑雪回顾

全球滑雪顽固份子邀请大家写一写第一次滑雪经历,为什么会想去滑雪的,我也参了一稿,如下: 08年2月17日,刚到美国5个多月,那时候参加大型集体活动基本都是跟着哥大学生会走,CUCSSA组织什么我就参加什么。这一次他们组织去Jack Frost滑雪,生长在江南的我连能积起来的大雪都少见,更别说滑雪了,是想都没想过的事儿,于是跟着几个小伙伴报了名。当时觉得滑雪的票是天价,几十美金的beginner package,只能滑一天;然后也不知道去哪里买滑雪的服装,打听了好半天,才去了Union Square的一家叫Paragon Sports的运动器材店,找来找去,随便一条雪裤又至少是好几十美金,丹妮那时是班里的土豪,记得她二话不说买了一条雪裤,可我心想也就尝一次鲜,以后不会再去了吧,硬是狠不下心。结果临行前,学生会一再告知,摔倒以后裤子会湿掉的哦,要注意保暖blablabla,于是我听说了一个可以防水的好办法(也许是学生会教的,记不太清楚了),也即,用保鲜膜贴肉把两条腿裹一圈,然后再在外面穿普通裤子,就这样,兴高采烈的上路了。上了学生会的大巴以后,一路上大家兴奋不已叽叽喳喳,而我却全然没有聊天的兴致,为什么呢?外面很冷,大巴上很热,我的腿被保鲜膜裹的严严实实的,温度一高就开始奇痒无比,抓来抓去也没用,恨不得在车上就把保鲜膜撕下来。直到下了车,待到冰冷的雪地,再加上初次滑雪的兴奋与紧张,这痒劲儿才算过去了。那是我的第一次滑雪,大家都被教了双板,只会披萨刹车就直接上了绿道,记忆犹新。 在这之后,两年内再未滑过雪,直到10年冬天第一次接触了单板,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无图无真相,上几张在Jack Frost的照片,看看,每个人都是穿着牛仔裤上山,普通的羽绒服,没有头盔,还带着围巾。那牛仔裤里面,还有包着紧紧的保证不透水的保鲜膜。。。😅😅 第一次滑双板视频https://youtu.be/wOWRYyLPNMU,两年后第一次滑单板视频http://youtu.be/EttAmwCeftg 之后的故事你们都知道了,断腿断手,伤心往事不提也罢。         

Posted in NYC - Memory | Leave a comment

旧相片

爸爸微信上发来几张旧相片,说是整理房间的时候找到的。每一张都有一些记忆。 第一张,在吴江公园,小时候好像经常去公园,以前的我很顽皮,公园里的假山、滑梯、秋千永远都玩不厌。以前的门票好像是五分钱还是五毛钱?我躲的这块石头上面是一个中国传统的亭子, 对,就是那种红色的、有挑檐有美人靠的亭子,从亭子可以看到一个很大的人工湖,湖另一端的树林是我小学里练气功的地方,那时候为了治病,每天晚上跟一些大师练太极,有的气功师号称可以发气,还自称练气功久了头顶的穴位是凹下去的,还有大妈告诉我练功时会阴穴上提,小时候的我哪懂这些,练了半天,不知道身体有没有好些,反正一直都发不出气,头顶也没有凹下去。至于会阴穴这个名词,纯粹是当年大妈告诉我了位置后,我听的面红心跳才记住的名词。 树林里有一棵大树,当年高琪生日的时候我们在树上刻名字,相约将来要回来看的。刻到一半,写的是“高干”,当时不知为何因为这个名字笑个不停,也存在了记忆里。如今的高琪毕业于plastic surgery专业,近况不详,大概跟多数同学一样,在吴江过着安逸的小日子。 今天的吴江公园好像已经改名松陵公园,政府在另一块地新建了一个吴江公园。这个我小时候最喜欢去的地方,长大以后竟再也没机会回去过。 哦,忘记说了,从小的我就爱大红色,导致有一天衣柜拉开几乎都是红衣服,妈妈警告说,不许再买大红的衣服了!你穿白色的好看,买白色的吧。直到大学开始进入建筑系,所有建筑师都是穿全黑,我的衣柜变成了黑白红三种。   下一张,应该是在松陵饭店的后花园,假山后面是人工的水池,这套衣服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的衣服之一,可能因为是红色小短裤加红色小领结的缘故,幼儿园毕业拍集体照好像穿的也是这套。我的头发自来卷,扎两个小辫子时会卷成一个圈,可惜小时候并不明白。小学里特别崇拜的女生是班里成绩最好跳舞最好字最漂亮长的也美的陈希,她是全直的头发,扎一个低马尾齐刷刷的,可羡慕了,我也学样扎一个低马尾,可是我的头发怎么都扎不出齐刷刷的样子,后来才明白自己的天然卷。 照片里我跟两个姐姐在一起。中间的是李ming姐姐,小时候跟我一样有哮喘,比我更严重,我青春期的时候哮喘就好了,听说她还是没好。后来她去了加拿大,据说再也不复发,可能是因为天气干燥加上空气清新的缘故,于是她就定居海外,不再回吴江。 最右边的是王晓寒,幼时的邻居,大概两三岁的时候她就牵我的手带我玩。听说她后来去了英国,然后回到苏州考了公务员,妈妈提过好几次,说她这样的生活安安逸逸,要我学习。这两位姐姐,似乎小学之后就没有再见过。 我在小学毕业前都是单眼皮,所以小时候笑起来眼睛都眯成一条缝,后来慢慢竟然长成了双眼皮。 据爸妈描述,我以前是有名的“皮客”(吴江话:调皮捣蛋第一名),进了幼儿园,哭到不行,所以先送去大班,大班的哥哥姐姐都让着我,于是就不哭了,然后再回中班读书。去幼儿园接我的时候,永远都是在床底下。幼儿园的老师在我记忆里永远都是那么年轻,有一个美女老师,近几年见到,还跟记忆里一样的美;还有一个胖胖的徐老师,跳操的时候,她总是把那个周围一圈带铃的鼓敲在她胖胖的大腿上,我的个子只到她的大腿,场景好像就在眼前晃着。  第三张,得了个奖,是一个会照相的电动小熊(或者小猪)。 当然,不是真的照相,但是闪光灯会亮。小时候经常上台演出,有一张照片是妈妈坐在台下认真看我演出的样子,我在台上演的是清风,幼儿园的老师演的是玫瑰,还有其他小朋友演各式各样的植物。这张照片穿红衣服的倒是记不起来表演了什么,可能也是跳舞,老师竟然没有在我的额头中心点一个红点。记得还演过一场比美会,我演的是一只梅花鹿,演出服还有一个小尾巴加一个角,周晓翔演的好像是黄鹂鸟,任意演的老马,整台演出大概的意思是老牛和老马最终夺冠,因为劳动最光荣。我的台词是这样的: 大家好,大家早 我刚从河边洗个澡 听说要开比美会,我赶紧就往这儿跑 大家看,大家瞧,我美的皮毛美的脚 身材多苗条,多苗条!   这张好像是上海某个游乐场外,当时的我特别喜欢这个小摩托车,骑了一次两次都不够,爸爸妈妈硬拽着我进了游乐场,我嚎啕大哭,后来有一张照片就是我张大嘴大哭的囧样,还有一张是撅嘴巴的样子,也是蛮好玩的,老爸这次倒没有拍给我。小时候经常一生气就撅嘴巴,爸妈总说可以挂盐水瓶了,我也害怕将来翘嘴唇没有了樱桃小嘴,后来才改。不过当今好像又不流行小嘴了,美国满街都看到注射过液体的厚嘴唇,看来以前撅嘴巴是撅对了,嚯嚯。哦,又是红衣服。  最后一张,更小的时候,爸妈更年轻的时候,妈妈年轻的时候可比我现在美多了,爸爸也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帅青年。我从小皮肤就黑,妈妈总是怪爸爸把黑皮肤一传给了我。我脖子中间的那把长命锁里面有许许多多的小宝贝,记得有剪刀算盘数字等等,纯银打造、玲珑小巧。  老爸要来美国旅游了,激动。又怕爸爸住不习惯会孤独。将来怎么办?他们来,失去了一辈子的朋友圈,对他们不公平;我们回去,又找不到立足的地方。看到一篇文章说人生只有900个月,如果每年只见父母一次,人生只再见他们30次/一个月的时间,多么残忍的数字。 最近思考生孩子的意义,传宗接代是本能,但又看到朋友们逗孩子玩好像在玩玩具,对大人来说,生孩子是为了延续自己的香火,那对孩子来说,世间那么多磨练,人生又如此短暂,孩子出生自己没有选择权。我们生孩子是为了自己,好像是一种很自私的本能行为。有朋友问我,那你如果可以选,你会选择不被生出来吗?我说不会。那也许对于孩子的意义来说,是体验人生,不管什么样的人生,每个人都会有温存的记忆。

Posted in NYC - Memory,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Single Bed

高中的时候加入了一个演唱团体,叫做Single Bed。这几天是母校苏州中学“府学980周年、新学110周年”华诞,创始人之一、我的拜把姐们儿星星同学给我们这些“元老级”成员建了一个微信群,要求大家写一些感想,供学校使用。截止日是今天,我一提笔就停不下来,思绪万千,一直写到现在,凌晨1点: 2014年12月12日 姓名:唐元 级别:99科少班,02届。 现在地点:瑞联集团Related Companies,美国纽约 工作:房地产基金部经理 为什么当时加入乐队:跟周晶晶关系一直很好,自己从小就喜欢音乐,所以看到她和陈婷发起这个乐队的时候第一时间跟团队试唱,还记得试唱的曲子是金海心的“那么骄傲”,当时唱完后陈婷就说好听,行! 作为创始人感想:上个月在纽约在苏中人聚会,大部分都是90后,其中有一位说自己是Single Bed的,还给我看了一个网上所谓的乐队的编年史,史上竟然都没有包括我们这些创始的成员。于是我问他,你知道Single Bed名字的来历吗?他说不知。作为“元老级”成员,我解释了一下,当时最早的两名成员周晶晶和陈婷,周晶晶的外号是星星,陈婷的外号是狗狗,星星+狗狗,“星狗”=Single,然后这个Bed好像是加着顺口用的。这位小学弟听了有些惊讶,不过也算弄清楚了这个名字的来历,并且相信了我确实是老一辈Single Bed的成员。 大学的时候回过一次苏中,看到大礼堂写着Single Bed第N届演唱会,觉得很欣慰也很自豪,当时一拍板成立的乐团竟然在十几年的今天依然活跃。 Single Bed成立初期是想建乐队的,无奈十几年前大家水平有限、资金也有限,只有雷思温一人能弹吉他,还有一些同学可以弹钢琴,绝大部分都是唱歌为主,所以最后就从乐队变成了专门演唱的乐团。成立初期有十几名同学,大部分是我们一届的,还有三名大一届的(蔡蔡、戈亮、雷雷)和一位低一届的。演唱的歌曲以欧美风为主,记得都是些那时候流行的团体组合Backstreet Boys、Spice Girls、Westlife,还有星星和康康喜欢唱高难度的Mariah Carey和Whitney Houston,集体唱一般还会找一些中文团体的音乐。我们也尝试自己写歌,流传下来的应该就是那首“未来”;我和星星也写过一首歌“忆”,当时在大礼堂首演的时候,由雷雷伴奏并演唱的。几天前星星建了我们这一届成员的微信群时问我还记不记得歌词,想了好久也想不全——那时候的存档工作应该多做一些。 我们的第一场大演出,大家买了真维斯的白T恤和丙烯,每个人要求自己画上Single Bed,然后写上自己的名字。我和老达一起演唱“美女与野兽”,当他唱到一半转过身去的时候,全场爆笑——原来他背后写的是“精忠报国”。这个镜头,恐怕多数成员今天都会记得。唱这首歌的时候Celine Dion的原唱中有一句调特别高,高中时期的我,乐感和声音虽好,可是没有学过声乐,乐团也不教发声技巧,练习了好久,都是扯着嗓子喊,最后演出是唱上去了,很想听听当年的录音效果,有同学给我写高中同学录的时候夸奖说圈圈是乐团里声音最甜美的,很开心,但是也知道,自己的水平完全是业余扯嗓子,天生条件和唱歌技巧也远不如蔡蔡星星康康旖婷等人,以前只有卡带,希望可以找出来听一听回顾稚嫩的青涩。 那时候的我是住宿生,大家都爱听广播欢乐都市夜,我们在大礼堂首演的时候,竟然全场爆满,而且阿欢的主持人也来到了现场,还跟蔡蔡合唱,当时真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我想戈亮的人生恐怕是我们这帮人中受Single Bed影响最大的吧,演出结束不久,他从苏州中学毕业,后来成了欢乐都市夜的一名主持人,刚开始话是三名主持人中最少的,到后来慢慢成熟起来,今天成为了专职的明星主持人,这些都要感谢Single Bed。 对自己离校后生活影响:我和星星在乐团的时候,在道山上和戈亮的见证下拜把成了姐妹,她高三去了美国,我本科毕业来了美国,两人一直互通有无,远程倾诉,多年以后在美国相会,更是乐得不得了。这些年星星又空中飞人似的到处跑,但是我们的友谊还跟高中一样亲密。Single Bed对我的影响是交了一帮关系那么好的朋友,虽然大部分联系没有那么频繁,但我相信我们再次相聚的时候,一定还跟以前一样无话不说。 对学校祝福的话:我们这个社团算是苏中比较早并且持续时间比较长的一个音乐社团。苏中的社团与美国高中和本科社团很相似,社团锻炼人的创造力、团体合作能力,让参与的同学形成一个亲密的小团体,这么多年,我最要好的朋友是高中同学、是社团的同学。苏中的氛围与绝大多数强调高考的高中不同,苏中的氛围更自主、更自力,学生们学习能力强、组织能力强、兴趣爱好广,活跃、外向,多数毕业后成为各个高校的佼佼者,进而成为社会的栋梁。我在苏中的成绩并不拔尖,但是毕业后在东南大学建筑学院不仅五年综合成绩第一,还作为学院学生会主席组织参加了众多学生活动,这些都归功于苏州中学给我打下的良好基础。在海外的生活,遇到艰苦的时候,我会想到在苏中图书馆自习时每一个人努力拼搏的场景,会想起那个时候种下的梦想,再大的艰苦都可以乐观的过去。我很感谢苏州中学,没有苏中就没有今天的我。祝福母校繁荣昌盛,继续培养世界的英才。

Posted in NYC - Memory | 2 Comments

好没用啊 又想家了

每天都想家,怎么办呢?该跟爸妈说么?说了就变成一个人想家还要让父母担心;不说就是一个人想家父母却以为自己不想家乡不想他们。恐怕还是不说的好。

Posted in NYC - Memory | Leave a comment

月明

床前明月特别亮,劳动一整晚装了五个厨房的柜子,睡前拍拍月亮,此时iPhone用不上只能上单反了。12个小时前爸妈看到的是同一款月亮,前几天纽约气温上升到夏天最高温,今夜气温骤降,月儿分外明,已是秋天的感觉。周末去唐人街买月饼、做推拿,找到一家与国内推拿不相上下的中医师傅,帮我推拿的是位口音很重的河南大妈,河南果然出人才,有人口才文笔好,有人手艺功夫高,推到我神清气爽今天还在腰酸背痛。大班的月饼跟不要钱似的,人人排着长队疯狂抢购,轮到我的时候问什么没什么,只好反着问还有什么?最后买到蛋黄莲蓉。每年吴江家里的月饼都吃不完,现在沦落到自己掏钱排队抢购月饼,依然吃不到想吃的椰蓉蛋黄和苏式鲜肉。怎一个馋字了得! 好了,夜深,上照片,思乡,睡去了。中秋哈皮,每天都要哈皮。

Posted in NYC - Life, NYC - Memory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