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NYC – Work

180626 连锁效应

你们有没有遇到过一件事错就件件错下去? 高峰时间在曼哈顿坐出租车就是一件错上加错的事情。 洗完牙,5:45,信心满满可以赶上6:08的火车,叫了Via(便宜的共享出租),等待时间6分钟。等来了司机,一查谷歌地图,20分钟才能到宾州火车站,估摸着608是很肯定赶不上了,621还是有可能。一路堵车。堵车期间,司机又接到两个request,要去43街三大道和Lexington Avenue分别接俩人。我问司机620能到吗?司机光顾着跟我说话,错过了43街的路口,只好开到39街再转上去接人。到了43街路口,两人都接到了,已经到了6:13,看着眼前的红灯,我不假思索跳下了车,8分钟时间,我需要跑到中央火车站的另一头坐上S,然后到时代广场转1、2、3线。 好不容易冲到了S,车却在我眼皮底下开走了。等了几分钟坐上了下一班,已经跑到了下车的最佳位置,却因为时代广场高峰期的人流,不得不慢吞吞的夹在人群中挪。 下楼梯的好不容易看到一俩2号线,却在我面前却硬生生的把门关掉,要再等2分钟等下一班1号线。从时代广场坐车不同于下班的站台,我并不知道该走到车厢的哪一头才能最快的进入宾州车站。 我默默的往前走,一边跟老公发消息抱怨自己没听他应该坐地铁的建议。车来了,上车了。下车的时候刚好是平时的口子。Again,人流堵在前面,无法冲下楼。准备去坐630的车了。 还好提前看了621的站台,21号站台刚好是离地铁出口最近的站台,时间已经到了623,下楼梯时,火车的警告灯已经亮起,一个健步踏上车厢,车门在我身后关上。 有趣的是,前面铁定心思一定要赶621的车,反而一环接一环的错过,快到的时候已经放弃621准备坐630了,心态放松,反而在623时成功上了621。 所以世间没有什么非达到不可的目的。放松心态,能达到最好,不能达到还有第二选择。 中午和友人吃饭,作为犹太人的他,强烈要求我直接和公司犹太CEO就这次派回上海的事好好协商,多要一些。我很感激朋友对我的建议,在美国这样的社会,我之前一直是按照如果我的做得好公司自然会奖励我的心态,可殊不知,公司要盈利,当然是能不给就不给,如果不去主动要,公司就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给你多一万美金的奖励已经要你感恩戴德了。奖励跟付出远不成比例。 记得刚到纽约时,现在真格学院院长顾及老师、那时的同级校友,在她和星星一同租住的华尔街的房子里对我说,在纽约,一定要aggressive。此后当broker的日子里,我一直记着她这句话,得以在纽约商业地产存活,后来退出broker界,觉得自己太aggressive,慢慢又回归不锋芒毕露的nice,现在到了这种时刻,恐怕又得把这个劲儿使出来。其实如果有选择能当一个温柔居家的女人,谁又愿意去当一个凶残的商界女强盗呢。 顺便提一句,说起顾及,印象深刻的是她排在家门口那一双双的尖头黑色高跟皮鞋。那时候还在读研究生的我心想,这样的鞋真难看,踢人大概会踢死人吧?尖头皮鞋也是aggressive的象征,看满大街都是韩式可爱型的圆头平底鞋。现在我的高跟鞋,也全都是尖头的了。中午的犹太朋友说,“如果你是一只害羞的小绵羊,这些人就会到处踩踏你,他们想要看到的是fighter,如果你要求了,最差的情况就是他们不给你。”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去找总裁fight,但是一旦有契机,相信自己会行动。也跟大家共勉。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NYC - Life, NYC - Work, Travel | Leave a comment

180607 08:17 前往Penn Station的commuter rail上

到纽约后,昨天在家休息一天,上午带娃,下午妈妈把娃抱走让我睡觉。元宝见我第一句叫我的是“姐姐”,之后问他,你怎么叫我姐姐,才改口叫了妈妈。陪伴孩子的时间真的太少太少,下周一周又要去三番出差。元宝都不要小雨抱,父母陪伴的时间少,元宝真的沦落到了外婆一个人拉扯大的地步,好在我比我妈妈还要宠孩子。也就仗着我是妈妈,我在家的时候,元宝跟我还是最亲。 时差的缘故,昨晚继续醒了很多次,早上睡不着了,听到妈妈一早就下楼为我们做早饭。妈妈已经最近病了,我想全是晚上照顾孩子没能好好睡觉的缘故,她说我已经带大了一个女儿,现在再带大一个儿子,已经很好了!我要是再生一个,父母应该不会再有精力帮我了。 元宝早上总要有人睡在身边才踏实,妈妈下楼做早饭后,他就坐起来哭,我过去陪他,又得以入睡,闻闻他的小手和小脸,拍拍小屁股,就这样躺着陪他。 今天小雨做了早班车走了,我自己开车去车站,坐晚班的火车。Hicksville火车站的停车场一到夏天就有许多空位,尤其是周四周五,感觉周围的人周四周五都不需要上班,夏天都出去度假。冬天就完全不同,需要早起二十分钟抢车位,然后在车里等着,掐着点走去站台,防止高高站台上的风在冬日里把人吹成冰棍。冬天最晚到达车库的时间,7:29,也许可以抢到最后几个车位。夏天呢?比如今天周四,8点到的,还有172个车位,而且不用停在最下层。 开到火车站,停好车,走到站台,等车。这段最熟悉不过的道路,今天有点恍惚,好像过了很久很久重新走的一段路,其实不过两周半而已。 接下来的日子,被别人的决定推着往前走。对于我这种不喜欢做选择的人来说,也许是件好事?上海的日子,不用每天的commute,体力应该会轻松一点,而每天要做决策,脑力一定会压力更大一些。

Posted in NYC - Work | Leave a comment

围城

我是一个很怕说再见的人。那年顾盈离开纽约,我跟她抱头痛哭;每次在机场车站告别,都是一眨眼两行泪水。所以这次离开美国,我一定不声不响的就走。始终觉得还会再回来,上海只是短暂逗留。这次是人生的大转折点,短短几周时间,订了回来就回来了。这次回来出差第四天了,过一周半回去美收拾一个月,就彻底搬来上海。也不知道意味着什么。上海到处挤满了积极的年轻人,好像稍微怠慢一些,就会被超过。到底是回国好,还是美国好?总是想骑在城墙横跨两头,哪能有享受两边好的好事!这次主动从城外又穿回了城内,试一试吧,我不怕挑战。

Posted in NYC - Work | Leave a comment

单位近况

公司最近裁了一拨人,也有人跳槽,也招了一波新人,大概是大公司正常的来去百分比吧,本来跳槽的同事还对公司有亏欠之意,感觉在繁忙的时候却离开了需要团队,跟TA聊天的时候,还是能感觉到这丝歉意和不舍。去的单位自然是发展前途更好,老板却并没有为TA高兴;而裁掉的那拨人里,也不知是何原因,有工作了十多年到二十多年的老兵,其中有部门的总领导,当天谈话,立刻出局,都没有给时间整理自己的桌子,很是凄惨。有的老人生了六个孩子,却生生的被辞退,裁了以后又招了新兵,总人数仍然不变。后浪升到前浪。 我想,当那位跳槽了的同事听到这些消息以后,大概就不会那么愧疚了,你把公司当家,公司却只当你是员工,资本主义社会就是这样的残酷。在中国的企业,一旦招了人,不犯大错误,大约是一辈子不会裁人的,真要裁人,企业恐怕也被口水淹死了。以前老爸经常说老外一点人情味都没有,所谓的纯粹business is business,可是真有可能吗?一天24小时,一大半的时间都在单位,你见同事老板的时间甚至超过见爱人孩子,怎么可能单单的business is business。事业和私人永远都是分不开的。想想那位六个孩子的爹,为公司工作了十多年,一把年纪了还要去找工作,接下来的日子有多艰难。再去翻了一下工作二十多年的人的Linkedin,走了有一阵了,档案却还没有变,也许还在找下家。如果放在自己的身上,该有多心寒啊。为公司付出了一辈子,最后却被公司抛弃。在国内,工作了那么多年的人,恐怕真的是高枕无忧;而在纽约这片土地,大概永远都要弦绷的紧紧的提高警惕,越居高位越要居安思危,你为他们工作,他们付你工资,谁也不欠谁。这样的地方,谁还愿意付出真心。写到这里,大概也理解了,老外周末、放假绝对不工作,也不希望你打扰他们的部分原因了。 每次听到这样的消息,都感觉更想回国了,想回那个有人情味的地方。

Posted in NYC - Work | Leave a comment

180222 19:48

同组工作的老美同事后天要去上海工作了,今晚大家喝酒为他送行。我照例不沾酒精,点一杯mocktail。共同工作时间很短,仅仅三个月,他入职的时候,老板就嘱咐我说要成为他工作中的最要好的朋友,要多教他,所有的会议都让他参与学习。面试的时候我也面了他,高层问我,此人中文怎样,我一看,简历上写了business proficiency,这不骗人嘛,连普通对话都难以交流,哪来的商务中文水平,老外就喜欢夸张,这要是换成中国人,一下就变成了不诚信、欺骗、造假。不过我们讲话就是客客气气,问起对别人的评价,好的自然说好的;不好的,我们也只会说,还行。这位同事原来做deal出生,地产模型做的很厉害,只可惜,有一些很难相处的诟病。入职才三个月,大老板马屁拍的响响的,同辈或者高一辈的小老板全都得罪一圈,包括还未曾见面、只是远程共事的上海同事们。 就是这样一位同事,在美国跟我走的最近、共事最多的同事,离别拥抱时还是感觉到了一阵酸楚。无论之前多少的不愉快、怒怼,分别之下也都如过往云烟,随它去罢。想起另一位美国同事告诫的,很多时候,工作中,千万别觉得是针对你的,同志们只是就事论事,business is business。而国人如我,总是take it personally,这一点上,还是要像老外学习。

Posted in NYC - Work | Leave a comment

元宝345天

170725 准备打包去三番出差,找出上个月去新奥尔良的清单,发现前四样东西已经不需要带了。 晚上洗澡,用力挤了一下,还是能挤出几滴奶,不再是白白的颜色,而是透明的水状。 断奶这件事情,始终是纠结的,不断时有些烦,断了却又念想着跟宝宝的bonding。每天没有泵奶器的陪伴,感觉多了很多时间,有些不习惯了。 这次出差,可以跟同事们一样,正常的吃喝玩乐努力工作,这次希望可以好好的睡整觉了。

Posted in NYC - Work | Leave a comment

安慰贴

人力资源部总监下午发来邮件,说是阵亡将士纪念日前的周五1点放假。每年的5月底Memorial Day一过也预示着夏天的开始。邮件里又说,夏天开始,我们即将恢复夏令时的日程,也即,周五3点下班!并且夏天周五可以穿business casual。 几分钟后,立刻收到部门老板转发该邮件,邮件是发给我们组的几名新员工的,我被抄送。邮件曰:某某新同志们,如果你们跟元和马克交谈过,这个所谓的夏令时日程只适用于秘书们,对于你们来说就是扯谈,如果你们没活干了,夏天的周五可以早走,但是,如果你们活干不完是不许走滴。而且,周五没有休闲商务装,必须仍然穿正装! 新员工们从第一封邮件的欢呼雀跃立马变成第二封邮件的垂头丧气:要是对我们不适用,发给我们干嘛吗?害大家白高兴一场。我看到部门老板的邮件,苦笑,每天工作到9点以后的人,能6点下班已经是谢天谢地了,可没指望3点可以走人。不过人力资源这封“允许早走”的邮件,还是起到了很振奋人心的作用的,起码我的心理安慰说,公司对你们还是很好的;起码还可以跟朋友们炫耀,看,我们夏天周五3点就可以下班了——即使没人真的3点就走了。

Posted in NYC - Work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