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NYC – Work

单位近况

公司最近裁了一拨人,也有人跳槽,也招了一波新人,大概是大公司正常的来去百分比吧,本来跳槽的同事还对公司有亏欠之意,感觉在繁忙的时候却离开了需要团队,跟TA聊天的时候,还是能感觉到这丝歉意和不舍。去的单位自然是发展前途更好,老板却并没有为TA高兴;而裁掉的那拨人里,也不知是何原因,有工作了十多年到二十多年的老兵,其中有部门的总领导,当天谈话,立刻出局,都没有给时间整理自己的桌子,很是凄惨。有的老人生了六个孩子,却生生的被辞退,裁了以后又招了新兵,总人数仍然不变。后浪升到前浪。 我想,当那位跳槽了的同事听到这些消息以后,大概就不会那么愧疚了,你把公司当家,公司却只当你是员工,资本主义社会就是这样的残酷。在中国的企业,一旦招了人,不犯大错误,大约是一辈子不会裁人的,真要裁人,企业恐怕也被口水淹死了。以前老爸经常说老外一点人情味都没有,所谓的纯粹business is business,可是真有可能吗?一天24小时,一大半的时间都在单位,你见同事老板的时间甚至超过见爱人孩子,怎么可能单单的business is business。事业和私人永远都是分不开的。想想那位六个孩子的爹,为公司工作了十多年,一把年纪了还要去找工作,接下来的日子有多艰难。再去翻了一下工作二十多年的人的Linkedin,走了有一阵了,档案却还没有变,也许还在找下家。如果放在自己的身上,该有多心寒啊。为公司付出了一辈子,最后却被公司抛弃。在国内,工作了那么多年的人,恐怕真的是高枕无忧;而在纽约这片土地,大概永远都要弦绷的紧紧的提高警惕,越居高位越要居安思危,你为他们工作,他们付你工资,谁也不欠谁。这样的地方,谁还愿意付出真心。写到这里,大概也理解了,老外周末、放假绝对不工作,也不希望你打扰他们的部分原因了。 每次听到这样的消息,都感觉更想回国了,想回那个有人情味的地方。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NYC - Work | Leave a comment

180222 19:48

同组工作的老美同事后天要去上海工作了,今晚大家喝酒为他送行。我照例不沾酒精,点一杯mocktail。共同工作时间很短,仅仅三个月,他入职的时候,老板就嘱咐我说要成为他工作中的最要好的朋友,要多教他,所有的会议都让他参与学习。面试的时候我也面了他,高层问我,此人中文怎样,我一看,简历上写了business proficiency,这不骗人嘛,连普通对话都难以交流,哪来的商务中文水平,老外就喜欢夸张,这要是换成中国人,一下就变成了不诚信、欺骗、造假。不过我们讲话就是客客气气,问起对别人的评价,好的自然说好的;不好的,我们也只会说,还行。这位同事原来做deal出生,地产模型做的很厉害,只可惜,有一些很难相处的诟病。入职才三个月,大老板马屁拍的响响的,同辈或者高一辈的小老板全都得罪一圈,包括还未曾见面、只是远程共事的上海同事们。 就是这样一位同事,在美国跟我走的最近、共事最多的同事,离别拥抱时还是感觉到了一阵酸楚。无论之前多少的不愉快、怒怼,分别之下也都如过往云烟,随它去罢。想起另一位美国同事告诫的,很多时候,工作中,千万别觉得是针对你的,同志们只是就事论事,business is business。而国人如我,总是take it personally,这一点上,还是要像老外学习。

Posted in NYC - Work | Leave a comment

元宝345天

170725 准备打包去三番出差,找出上个月去新奥尔良的清单,发现前四样东西已经不需要带了。 晚上洗澡,用力挤了一下,还是能挤出几滴奶,不再是白白的颜色,而是透明的水状。 断奶这件事情,始终是纠结的,不断时有些烦,断了却又念想着跟宝宝的bonding。每天没有泵奶器的陪伴,感觉多了很多时间,有些不习惯了。 这次出差,可以跟同事们一样,正常的吃喝玩乐努力工作,这次希望可以好好的睡整觉了。

Posted in NYC - Work | Leave a comment

安慰贴

人力资源部总监下午发来邮件,说是阵亡将士纪念日前的周五1点放假。每年的5月底Memorial Day一过也预示着夏天的开始。邮件里又说,夏天开始,我们即将恢复夏令时的日程,也即,周五3点下班!并且夏天周五可以穿business casual。 几分钟后,立刻收到部门老板转发该邮件,邮件是发给我们组的几名新员工的,我被抄送。邮件曰:某某新同志们,如果你们跟元和马克交谈过,这个所谓的夏令时日程只适用于秘书们,对于你们来说就是扯谈,如果你们没活干了,夏天的周五可以早走,但是,如果你们活干不完是不许走滴。而且,周五没有休闲商务装,必须仍然穿正装! 新员工们从第一封邮件的欢呼雀跃立马变成第二封邮件的垂头丧气:要是对我们不适用,发给我们干嘛吗?害大家白高兴一场。我看到部门老板的邮件,苦笑,每天工作到9点以后的人,能6点下班已经是谢天谢地了,可没指望3点可以走人。不过人力资源这封“允许早走”的邮件,还是起到了很振奋人心的作用的,起码我的心理安慰说,公司对你们还是很好的;起码还可以跟朋友们炫耀,看,我们夏天周五3点就可以下班了——即使没人真的3点就走了。

Posted in NYC - Work | Leave a comment

安慰剂

我们团队新招了两位中国小朋友,今天站一溜儿拍照,老板发来照片,发现我是最矮的一个,还好老板和老爸都很统一战线的安慰我说,浓缩的都是精华。 节日要来了,精神上还没进入状态,刚过去的周末购物大出血,今天上班了还没回过神来。然后是继续备战考试中……

Posted in NYC - Work | 4 Comments

当学生

做考卷最郁闷的事情就是选的答案全错。。。T_T

Posted in NYC - Work | 1 Comment

加班晚餐

我们基金部多数同事都是从投行跳槽来的,文化也接近投行,加班便是惯例,尽管也许要比投行好一些,我这大半年下来也常常是9-10点才离开单位,不过比起上一家公司,现在公司的加班更有意思,同事也比较有趣。就拿晚饭这桩事来说吧,每天晚上会有一个analyst为所有加班的同事点饭,一般5点半不到,会有一封邮件发给大家,包括晚上准备叫外卖的餐厅,以及点菜的时间。基金部的analyst不多,每位analyst都有自己的喜好,比如其中一位M先生尤其喜欢土耳其菜,只要轮到他点菜,不出意料一定是同一家土耳其餐厅;另一位稍资深一些的分析员喜欢点新式美餐,通常是带有organic字眼的食物、沙拉、蔬菜汁之类的健康晚餐;偶尔他们也会点上一次日餐,也无外乎寿司和海带沙拉。一般大家点菜都是每人一个主菜,再由主点人点上许多小菜供大家分享。 有时候过了6点还没有人发邮件给大家时候,就说明今晚各吃各的了,熬夜加班没有加班费,但是晚餐和的士是公司报销的。在没有收到晚餐邮件的时候,我会走去同事那里问,诶今天没有晚饭吗?然后他们就会起哄说,你也可以点呀!我就说好,下次! 昨晚6点不到,没有邮件,于是我跑去跟同事自告奋勇,今天点饭了吗?没点的话我来给大家点吧!大家说好啊。然后我把常吃的“功夫小笼包”饭店链接发给大家,一分钟后,好几位同事开始给我打电话,还有人给我回邮件,大家都在问同一个问题“我该点虾米?”大家对中餐的陌生和好奇让我笑的直不起腰来。最后没有问我的同事很统一的都点了chicken ramen,有的点了炒面;受我推荐的同事点了牛肉面或者主厨特别推荐的拉面。我又给大家点了许多小笼包、萝卜丝饼、牛肉煎饼、生煎包、煎饺之类的小吃,点完以后才发现忘记给大家买珍珠奶茶。不过看到所有的同事一块儿哈皮的吃中餐的情景,还是很开心的。有同事问,你们每天吃这么多carbs,是怎样保持身材的呢?大家总结到最后是我们中国人基因好:) 每天吃饭吃面都不会胖!希望下次美国同事去吃中餐的时候不要再点beef broccoli, general tao’s chicken, sesame chicken之类的大众美式中餐了。 现在考虑的事情是,下次再给大家点中餐,该选哪一家呢?

Posted in NYC - Work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