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Sweet Home China

老妈

退休后的老妈比上班时的还要忙,一会儿参加苏州市乒乓比赛,一会跳瑜伽和肚皮舞,一会儿练书法,好像把我小时候练的东西都补回来。最近她在做的一件事,看看老爸的点评,笑岔气:   

Posted in NYC - Happy, Sweet Home China | 2 Comments

老爸老妈的自驾游

最近老爸老妈赶潮流,年前跟朋友一块儿自驾游去海南玩儿。途径福州、厦门、汕头、广州,一路开车一路玩耍。每天都看到他们更新朋友圈,好开心!不过他们太低调,只发风景照。那就我来高调发可爱的爹妈吧!看我妈妈嗲不嗲?

Posted in NYC - Happy, Sweet Home China, Travel | Leave a comment

月是故乡明

全国人民都在放假,今年的中秋格外想家。昨晚的明月洒在床前,情不自禁唱一曲明月几时有。想家,想鲈乡。 江上往来人 但爱鲈鱼美

Posted in NYC - Memory, Sweet Home China | Leave a comment

从小父母就让我练字,我也相信字如其人,我写的字和我一样干练,看过我的字的人都说像男孩子写的。我妈妈很喜欢我写的字,寄给她的明信片都会大大夸奖一番。不过我们家的字,我属最差的,我爸爸写的比我好,我爷爷写的比爸爸好。爸爸在水利系统工作,有时候新修水坝会请他写书法。在我出生前后,即使在我出生那天,他还在奋笔练字,记忆中他的小楷跟书上印的一样,让人惊叹。那时候由于字工整,他与朋友一起画建筑施工图挣外快补贴家用,也是后来他和妈妈要我学建筑设计的一大原因。而我爷爷更是了不得,好像是小学还是初中未毕业,确是常常被人请去写字挣钱的。我们家乡的许多金字招牌都是他写的。他还有一个大本事,就是在墙上,可以不打草稿,倒着写空心的打字,请注意,是倒着的哦,而且是空心的。而且他还会刻章,大家都知道刻章都是反的字,他可以不用打稿直接刻,我爷爷真是太厉害了。 爸爸最近在练篆书和隶书,前一阵他醉酒惹妈妈生气,今天却发来这个,让我忍俊不禁。也给大家秀一下偶老爸的靓字。各位小朋友们在电脑四处横行的世界里也一定要练字哦!

Posted in NYC - Happy, Sweet Home China | Leave a comment

出差两周,上周回家一天,昨晚再回家一天。汽车驶入吴江,看着虽然已经有些陌生的家乡,回家的感觉真好。 这次跑了五个城市,上海、哈尔滨、吴江、杭州、深圳。在深圳见了我的大学室友石头,大学毕业后就再没见过,一见她,我就忍不住哭了,大学室友五年,只之后七年未见,还跟以前那样聊天,互相理解互相鼓励,我们给笑亮打电话,好姐妹不知何时才能重聚。在杭州见了高中同学,上海见了大学同学、高中同学、小学初中同学,一年回来一次,总能跟老朋友们聚聚。学生时代交到了那么些一辈子的朋友,回来总觉得有无限依靠。下午在吴江路边买了半斤栗子,在步行街上边走边吃,蹦蹦跳跳,好像回到了小时候。 兔子来上海陪我过了一夜,夜聊聊到凌晨,还是聊不够。她嫌我的头发总是乱七八糟,几百年都不变;刚好妈妈要我去剪发,顺便让发型师烫了个直发试试。结果这位“首席发型师”花了两个小时,剪掉我三十公分头发,心疼死我了。 。 这次还见到好几个同学的下一代,哇,小朋友们真是太可爱了,有的同学都已经是第三个宝宝了。大学同学都是这个总那个总的,成果已经遍布全国。看看自己,家也不成、事也不成,有点质疑自己当年一定要出国是对还是错。 同学中有一位好友已经癌症中晚期,即将进行第三次化疗,他说宁愿什么也不要,换一个健康的身体。上面说的这些抢着买单的同学老总中,有的因为工作熬夜太多在家休息了一个月,有的说为了拿地,领导说几分钟内把一瓶白酒喝完的。在哪里都不容易,人人有本难念的经吧。希望大家都好好的,身体健康,平安喜乐。>

Posted in Sweet Home China, Travel | Leave a comment

回家

到上海了,14个半小时的飞机,飞的倒不太累。上海天空有两层云,一层在2000米的空中,另一层在500-1000米的高度。高层的云上阳光普照,两层云间雾霾连连,低层云下阴雨连绵。估计这两周看到的都是类似的天气了。 先上一张离开美国不久后的照片。云上生明月。还有曼哈顿的中城、下城和中央公园。 这张可以看到我家哦: 北极的冰 上海高架 红烧肉真是太好吃了,回国就彻底回归食肉动物@_@

Posted in NYC - Work, Sweet Home China | 1 Comment

随写

街上到处是end of season sale,纽约才刚刚开始炎热,怎么就已经是换季打折了呢?商家总是走在时间的前面。我却好像怎么也赶不上时间。 10天。2013年6月26日离开纽约,7月7日回到纽约,在家乡的一周半,时间蹭的一下跃了过去。数不清的饭局,三次同学聚会,两次拍闺蜜照,一次回乡;跟小时候一样,放寒暑假带了本书回家,照例留在了旅行箱最底,别说翻页了,连封面都没触摸到。 话题依旧是老套,无非是回国不回国,有没有男朋友。关于前者,饭桌上总是对立的两派,一派说回家乡当公务员,舒舒服服;一派说是留守美国,这样下一代无需再走我的老路。父母也就这样,常常夹在两派之间,希望我回去,又不希望我回去。奶奶辈倒是很清楚,强烈希望我回去。原本说好的5月份的回国,现在计划更改,奶奶不停的问,不是说好要回来了么,怎么又不回来了呢?爸爸说,你让我们空欢喜一场。 关于男朋友,所有亲朋好友突然站成了统一战线,结论一致的要求我抓紧时间找,找个差不多的就行了。当然也有个别小姐妹悄悄的在耳边说:“他们真讨厌,干嘛非要人结婚”。我没有那么前卫,我自然是想结婚的;一个人呆着挺好,两个人也挺好。只是一个人有时候呆累了,倒也羡慕起两个人的生活。以为自己不挑剔的,大概还是太挑剔了吧。自己觉得还没有太“大龄”,别人却觉得beggars can’t be choosers。 最近流行的杨绛的一百岁感言,说“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说的真好。别人我不管,父母给的压力,很大一部分也是来自他们的peer pressure,我理解,但是心里有时候也会压的不舒服。躲在纽约,也是自立,也是逃避。 离别。每次爸爸都让妈妈不要一起送我,每次妈妈都不肯,坚决和爸爸两个人一起送我去浦东机场。以往到早了,妈妈都不让我进安检,一定要和我在机场挽着走走,再告诉自己坚持不掉泪,看到妈妈红眼,我也忍不住。这次事件太紧,差点错过飞机,一到机场就没有机会再“走走”,跟爸妈和姨夫挥挥手,进了安检,怕多回一次头又忍不住,直到坐上了飞机,一个人可以随便流泪,在爸妈面前却小心翼翼。去年骨折在家,流了一次眼泪,妈妈立马说,我们不去美国了。到了纽瓦克,看到妈妈的邮件,说不舍得我,怕我一个人吃苦,眼泪刷刷的还要安慰妈妈说我一个人好着呢。特别怕离别,车站、机场,都是勾人伤心的地方。跟亲人离不了别,还要再见的;跟离别的情人,是不是再也不要见的好? 他回来了。在我回来的第二天。和以前一样,他总能影响我的心情。4个半月没有见面,他在北京经历了起伏,我的体重也长回了95斤。他发来短信,和以前一样健谈,我强迫自己发去简短不带感情色彩的语句。我想,还是不要见面的好。是还在恨他么?送给他的植物已经死去,大师说,他是我人生的必经之路。没有好好的离别,以为还要见面的,就不曾有离别的感伤。你不相信那是最后一次见面,也许就是。 工作。5个月了,没有长进。对这份工作大约是,期望越大,失望越大。我不该在这里抱怨我的工作,我只想说,我是个很喜欢工作的人,我很想有些事情做,而不是每天坐办公室拿着工资。这样看来,其实我不太适合清闲的公务员。啊,别打我,其实公务员很好的,我挺想当公务员的,现在回去还不一定考的上呢,呵呵。在老公司顶替我的小姑娘写来邮件说,曼哈顿的中国业务基本都被你开发完了,你有那么多资源,业务又做的那么好,为什么要跳槽呢?为什么呢?我也不知道,我以为我想做的事,却不是我想象的样子。职场,比我这个稚嫩的小姑娘要复杂的多的多了。继续加油。 晚上受钟铭邀请去参加耐克组织的中央公园跑步,8公里,那么久不跑步的我,不知道能不能坚持下来,外面又是30多度的高温,自己前天回来的时差还没有调整好,不过,我喜欢挑战。

Posted in NYC - Memory, Sweet Home China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