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Sweet Home China

180604 00:17 静安香格里拉

已过零点。明天第一次和上海员工开全体会,在酒店的写字台前边听音乐边准备。突然时空错乱,好像回到刚到曼哈顿的那几年,一个人呆在小小的空间,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音乐放大,我的小房间就是我的世界,想写文章想跳舞想哼唱,没人管我没人知道。 音乐自动放到林俊杰的豆浆油条,一下又回到大学,小石头常在熬夜赶图的时候放的歌,还有许多许多陶喆的歌。歌曲放到大约在冬季,又是一首大学常听的歌;和高中挚友打完电话,又回到高中煲电话粥的温暖时代。 回国就是这样一个个轮回。变的只是容貌,混混沌沌的déjà vu。 回来对小雨是不公平的,这里有我一半的世界,可是他的全世界在美国。事到如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加入了高中同学筹划20年聚会的小组,都在感叹,怎么20年一晃就过去了?好在大家变化还都不大,不至于见面唏嘘不已。 在香格里拉的54层,独处有音乐的时候,总容易想些写些乱七八糟的。 (来张高中入校20周年筹备委员会第一次午餐会照)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Sweet Home China, Thoughts, Travel | Leave a comment

180601 08:34 在吴江

7点多醒来,看看手机就睡不着了。老爸8:30来敲门叫我起床,让我自己下楼煮小馄饨。 打开窗户,好像回到十几年前。院子里从零星的几部车到停满了车,门前多盖了好多新楼,挡住了视线。其他完全没变,吴江的空气还是一样的味道。昨晚躺在自己的床上,睡的很香。 这种感觉很奇怪,好像美国已经是另外一个世界,很快就要淡忘,那里的高楼大厦房子车子仿佛都是陌生的身外之物,我好像回到了十几年前出国之前,轮回了一遍又回到原点。 第一周在上海是紧张的交接,第二周开始陆续告诉了一些老朋友,跟他们吃饭、交流。唐元要回来了,唐元要回来了。好像是件很大的事情,好像朋友们都很为我开心。都会说,哇,真好,恭喜你!但是after all,大家还是会很快回到自己的轨迹上,继续不相交的走下去。 那些说一辈子的人,还不都是各自结婚生子忙忙碌碌,那些说不想生娃的人,只是不想和你生罢了。有时候想想,旧人还是不要聚的好,徒增忧愁,徒增感慨万千,走到人生的哪一个阶段,就该和那个阶段的人相处。除了前半辈子的父母和后半辈子到的爱人,又有谁会陪你走一辈子。 身边的人都在老去,身边的人看我恐怕也在老去。兜兜转转人生不过百年。趴在吴江的窗台上,我好像回到小时候,在鲈乡二村家的窗台上用小榔头敲小核桃看楼下风景的十几岁。 (小城市 窗台外车子房子变多的小风景)

Posted in NYC - Memory, Sweet Home China | Leave a comment

唱歌

从研究生毕业以后断断续续的练习百老汇声乐也已经八年了。热情的时候每周一次课,到后来怀孕生孩子中间停了大半年。我是老师历史最悠久的学生了。长进是有一些的,高音都不怕唱也能唱上去了,跟在百老汇演出还是差很多。 这么多年之后,老师也收了几十个学生了,终于要组织一场汇报演出。迟疑了半天,还是报名。时间在一个月以后,上西的一个小剧场。曲目上周也定下来了,老师很希望我演唱一首中国歌曲,我坚持要唱平时练的百老汇曲目。What I Did For Love。讲的是一群跳舞的人停止跳舞。听上去很像我自己,搬离曼哈顿前跳了8年的肚皮舞,然后怀孕、来长岛住,终止了舞蹈生涯。 上台跳舞不紧张,上台唱歌还是有些紧张的。舞台上表演过唱歌舞蹈钢琴二胡话剧朗诵指挥主持,唱歌最多的时候是小学,班级里花元瑜老师按琴听音,我总是第一个回答出来,到后来就骄傲的手举着不放下来了。合唱队领唱唱了玫瑰玫瑰,后来变成了指挥。还记得毛主席诞辰N年的时候比赛演出我爱北京天安门,吴江第二名。然后有记忆的是六一儿童节唱种太阳,后来六年级毕业演出唱了唱支山歌给党听。练习的时候一只手展开的手势也要练好久。后来初中比赛唱了红梅赞,还有范晓萱的深呼吸。高中参加唱团Single Bed,开演唱会的时候,在舞台唱美女与野兽和许多别的歌。 这次将是在受过专业训练以后的第一次登台,也算对自己过去几年练习的一次大胆总结吧。加油!

Posted in NYC - Memory, Sweet Home China | Leave a comment

四月大雪

世界上真的只有父母和儿女是无条件的对你好,爸妈带着元宝回到了美国,我的生活轻松了很多,晚上由我妈妈照顾元宝,让我自己睡整觉;白天他们带元宝玩,让我和小雨安心上班。早上起来有热水喝有早饭吃,晚上回家有热腾腾的晚饭等着,中午有时候还能带饭。昨晚我自己装了今天的午饭,拿到单位打开一看,爸爸早上还悄悄的多放了两只大虾,想哭。 真的越来越不留恋纽约,好像以后元宝成长在这个城市,除了他的父母、我们夫妻双方,再没有国内那些可以一起长大的表亲们,好像无依无靠,在这个大城市完全不能掌控。如果以后老了我们回国了,岂不是又一次骨肉分离,上一次是跟我的父母,下一次是跟我的子女。吴江这个小城市,确实,逃不出小城市的弊端,但想起来总是温馨的,好像事情都不是虚无缥缈的,总可以掌控。是否现在想的、记忆中的,跟现实差别会很大呢?是否回不去的是故乡?人们为何要背井离乡去到一个以为比故乡好的地方呢?已经出来走了一圈,什么时候再走回原点呢? 统统逃不出故乡的味道,父母带的梅干菜做成的梅干菜烧肉,嘴里吃的海虾却做成小时候太湖虾的葱爆味,甚至带的榨菜、唐人街买的玫瑰腐乳,还有妈妈背来的瓷碗,周末打的红五星,和父母之间的吴江话。 在四月的大雪中想念吴江的潮湿空气。

Posted in NYC - Memory, Sweet Home China, Thoughts | 3 Comments

纽约年初一 吴江年初二

晚上照例跟爸妈宝贝视频,爸妈带了元宝正在太公太婆家过年。我的爷爷奶奶年纪虽大,后院蔬菜庄稼种的可旺盛了,还养了一些母鸡和鸭子。元宝平时见到的小动物都是纸上谈兵,每次见到真正的小动物就迈不开腿不肯走了,痴痴的观察着小动物们。刚好有两个巢中,两只母鸡在下蛋。我问爸爸,我们把鸡蛋拿走了母鸡会生气吗?他说不会的,她们会咯咯哒叫着汇报生了蛋。我再问,那每次我们都拿走吗?能不能孵几只小鸡出来?爸爸说没有公鸡,没法孵小鸡。 我诧异的问,孵蛋怎么还需要公鸡了?老爸嘲笑我,鸡蛋没有受精怎么孵出小鸡?!感觉我这三十多年的书都白读了,一只以为鸡蛋已经是受精卵了,原来并不是!原来可以只是母鸡的卵子。。。我好没文化。 聊了好一会儿,跟爷爷奶奶拜了年,爸爸想要挂电话,我说,再让我看看元宝嘛,老爸说,好了好了,再一个月就还给你了!说的好像我们把元宝借给他们玩儿似的。接元宝的时候,估计是要免不了哭一场了。爸妈暂别元宝的时候,估计也是一样的场景。选择了不一样的生活,就要经受的起短暂分别和长期两地。我以为我很想我的父母,这次孩子远在地球另一边,才更能体会父母才是更加挂念的一方,但是父母尊重了孩子的选择,所以强忍着看着孩子渐行渐远的背影。不求孩子多有成就,只求他们平安喜乐,常常惦记常常可以回到身边。 我以为奶奶今天在视频看到我,又要跟我说一次:“你答应我你要回来的”,每次回去见她,都要这样提一句。今天竟然没有提,也许知道提了也是让我不知如何回答,奶奶这样聪明的女人,还是珍惜我爸在身边和曾孙在身边的乐趣吧,远的就随她去吧。 新年快乐。

Posted in Sweet Home China | 1 Comment

结婚三周年

2015年1月9日,老黄历翻来的好日子,我们去纽约市政厅扯了证。一晃三年过去了,元宝也快17个月了。晚上两人出去吃了一顿,意大利老爷爷们还给我们唱周年快乐歌,挺有意思的。 早上起床,大学的团委书记豪哥给我发来消息,说整理资料找到了我当年申请优秀毕业生的表格。原来大学得过那么多奖,都不太记得了。多亏他留下了这份珍贵的资料。怀念过去的时候要么是现状不够好,要么是老了,我的现状是可以更好的,年纪倒也不觉着老,那怀念第三种可能要么是想炫耀一下曾经的辉煌哈哈哈。上图:

Posted in NYC - Happy, Sweet Home China | Leave a comment

180105 17:41

下班回家的火车上。 翻看在吴江时拍的元宝的视频。看到爸妈对他的呵护,想起以前在家乡的日子。好像从来都是很简单,不似现在的生活,上班紧张忙碌,时不时心情被同事打乱;不管帮公司节省了多少亿美金,做的再好,也不过是几万美金的奖金;已是团队二把手,还是有时被有人当成初级员工;华人工作努力就是理所应当,华人就是要比别人多勤奋工作。路上每天浪费三小时,暴雪后的今天更是浪费了四个小时。大城市的生活,从来就不适合我,不是么。 很想念小城市的简单生活,上学上班步行10分钟,买菜打酱油就在楼下,小朋友上游乐园随时可去,时不时就有一大桌亲戚好友聚餐唱K。简单生活的时候想出去看看,大城市呆久了想回归自然。围城理论真是诠释的恰到好处。 在曼哈顿过着,真累。

Posted in Sweet Home China, Thoughts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