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Thoughts

180604 00:17 静安香格里拉

已过零点。明天第一次和上海员工开全体会,在酒店的写字台前边听音乐边准备。突然时空错乱,好像回到刚到曼哈顿的那几年,一个人呆在小小的空间,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音乐放大,我的小房间就是我的世界,想写文章想跳舞想哼唱,没人管我没人知道。 音乐自动放到林俊杰的豆浆油条,一下又回到大学,小石头常在熬夜赶图的时候放的歌,还有许多许多陶喆的歌。歌曲放到大约在冬季,又是一首大学常听的歌;和高中挚友打完电话,又回到高中煲电话粥的温暖时代。 回国就是这样一个个轮回。变的只是容貌,混混沌沌的déjà vu。 回来对小雨是不公平的,这里有我一半的世界,可是他的全世界在美国。事到如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加入了高中同学筹划20年聚会的小组,都在感叹,怎么20年一晃就过去了?好在大家变化还都不大,不至于见面唏嘘不已。 在香格里拉的54层,独处有音乐的时候,总容易想些写些乱七八糟的。 (来张高中入校20周年筹备委员会第一次午餐会照)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Sweet Home China, Thoughts, Travel | Leave a comment

180525 15:02 妈妈

在去越南的飞机上。 中午在香格里拉吃牛肉面的时候看了看监控,妈妈和宝宝躺着,妈妈还没睡着,已经过了半夜,她好像刚躺下,在涂护手霜。 往前看,想看宝宝刚洗完澡光着屁股在床上玩的可爱样,结果听到晚上10点,妈妈抱着刚洗完澡的元宝回到房间,放下他开始找睡衣给他穿,然后就是自言自语的:“元宝,奶奶好累,奶奶好累。”我哭了。 我真是一个不孝的女儿。我没有能力辞去工作全职带娃,我不舍得元宝从小扔在幼儿园被老师晾着,我不敢强迫婆家来帮我父母分担一些。全部的压力,都放在我妈妈肩上。我爸爸每次最多只愿意来美两个月,这次只来了一个月。元宝在吴江的时候,白天老爸都要去工作,还是留我妈妈一人在家。元宝出生就睡不好,不仅把我弄的神经崩溃,也把我妈妈折腾的一样。 原本七月妈妈可以回国休息了,结果我又要搬回上海,元宝也要跟着回来,又让她带着,还是继续辛苦。如果再来二宝,妈妈一定不舍得我会继续帮我,她自己的身体受得了吗?我还敢生吗?

Posted in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女红

小雨的大衣裂了个口子,料子是呢绒的,很薄很碎,我费了好大劲才算缝住,不过就好像一堆废布被无乱的拧在一起。然后没几天、又裂开,我发消息给妈妈,请她帮忙。不多会,宝宝午睡,她发来照片,已经缝好了,还说,你家没有碎布,我只能缝成这样,尽力了。 我说,老妈你太厉害了!缝的那么平整。 我的西装裤线开了,之前只好用三个别针别住,家里有钓鱼线,但是我自己缝肯定是皱皱巴巴,于是又交给老妈。我说老妈,你需要缝纫机吗?她说要什么缝纫机,手工就可以了。我自己去洗澡准备睡觉,每天被宝宝晚上闹的没法睡觉的老妈却带着线到楼下准备趁宝宝睡着帮我缝裤子,嘴里叨叨说,楼上灯光太暗我线穿不进去。老妈用的是普通线,并没有用钓鱼线,等我洗完澡出来,裤子已经整整齐齐的摆在了我的床上。 从正面,完全看不出针角的痕迹,从反面,即是上面的样子,我激动的大叫,老妈你太厉害了!妈妈听我大叫,钻进我的房间,嘴上假装埋怨我说,这有什么厉害,女同志连这点活都不会,来妈妈教你。然后告诉我一针穿过外层布料一针穿回打个叉再穿过另一层布料。还顺便教了我她是怎样按照缝纽扣洞的针法缝的小雨的大衣。她问,你会缝纽扣洞吗?我摇摇头,她说,怎么纽扣洞都不会缝呢,你看,要这样一针穿一针,刚好从侧面看起来是一条线。 看着老妈认真的样子,我突然想起我小时候她教我的很多东西。教我做一些她认为传统女孩子应该会的女红,缝纽扣,织毛衣;叫我不要吹口哨;教我手表要朝里戴,说这样女孩子看表时比较优雅;教我吃饭不要发出声音;教我打40分,后来慢慢演变成80分和120分;教我打乒乓。爸爸教我打羽毛球、下象棋,带我去滑半只船在太湖里采菱角吃;还让我扛米袋和煤气罐 :p 我的爸妈都是极其聪明之人,考试都是全市前三,超过研究生的人,受益于他们的教育,给了我一个好基因、好头脑、好身体,还有坚韧不拔的性格。爸妈骨子里希望我是传统的,但是他们又是眼界开阔的,允许我在外面闯荡。 妈妈还带来了舅妈给宝宝织的毛衣,我又一次惊呆了,连说舅妈太牛了。我妈看我评价那么高,有点不在乎,说,这有什么,你小时候我也经常织毛衣,几天就可以织一条,现在没时间。还问,你会不会?我心想,我小时候你好像只教我织围来着的……还是那种不会开头不会结尾的一块布……

Posted in NYC - Happy,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四月大雪

世界上真的只有父母和儿女是无条件的对你好,爸妈带着元宝回到了美国,我的生活轻松了很多,晚上由我妈妈照顾元宝,让我自己睡整觉;白天他们带元宝玩,让我和小雨安心上班。早上起来有热水喝有早饭吃,晚上回家有热腾腾的晚饭等着,中午有时候还能带饭。昨晚我自己装了今天的午饭,拿到单位打开一看,爸爸早上还悄悄的多放了两只大虾,想哭。 真的越来越不留恋纽约,好像以后元宝成长在这个城市,除了他的父母、我们夫妻双方,再没有国内那些可以一起长大的表亲们,好像无依无靠,在这个大城市完全不能掌控。如果以后老了我们回国了,岂不是又一次骨肉分离,上一次是跟我的父母,下一次是跟我的子女。吴江这个小城市,确实,逃不出小城市的弊端,但想起来总是温馨的,好像事情都不是虚无缥缈的,总可以掌控。是否现在想的、记忆中的,跟现实差别会很大呢?是否回不去的是故乡?人们为何要背井离乡去到一个以为比故乡好的地方呢?已经出来走了一圈,什么时候再走回原点呢? 统统逃不出故乡的味道,父母带的梅干菜做成的梅干菜烧肉,嘴里吃的海虾却做成小时候太湖虾的葱爆味,甚至带的榨菜、唐人街买的玫瑰腐乳,还有妈妈背来的瓷碗,周末打的红五星,和父母之间的吴江话。 在四月的大雪中想念吴江的潮湿空气。

Posted in NYC - Memory, Sweet Home China, Thoughts | 3 Comments

180307 这是一个讨论过无数次的话题

每一次关于是否回国的讨论都是一场无疾而终的念想。这次也一样。 这次是因为小康发了一条朋友圈,是一张预测2018运势的截屏,她的三月份写着“说走就走”,她写道,有些事很邪乎。然后她告诉我,三月份准备海龟了。我说怎么真的说走就走了?她说,也不是,准备一段时间了。 海归这种事,说走就走也许比犹犹豫豫要好得多,好似快刀斩乱麻,舍不得的,痛一下也就过去了,要是总念着现任的旧情牵扯不断,又想着前任的好想回到从前,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恋人,也没有十全十美的选择。 选择,是艰难的。我们这届大综合的高考作文就是选择,不太记得自己写了些什么,每每遇到选择,总是想起钱钟书先生的围城:“围在城里的人想逃出来,城外的人想冲进去”。总觉得别人碗的才是最好的。眼看着留在国内的老同学们一个个升官发大财,动不动就跟我打听我老东家在上海新建的动辄千万的公寓,想着我这个曾经大学连续五年第一名的好学生要是留在国内应该也不会太差。而现在,呵呵,又要吐槽每天浪费在路上三个多小时的通勤时间,日日做着失去挑战性的杂事,赚着看似还行实质半数交给山姆大叔的工资,觉得自己的理想抱负远不止这些。 所以,每每遇到身边某人毅然决然的回国,老同学微信上发来的怀旧感慨,父母亲戚的殷殷期盼,我这平静的心水都要荡漾一阵。 小康的话跟我说了很多: “回去的朋友没有一个想回来的,都劝我要回一定要早,千万别想太多。” “我觉得之前犹豫太久了,至少浪费了一年多吧。” “另外大家庭的亲情对我来讲很重要 还有老朋友。希望圆子(小康的女儿)能体会这种天伦之乐。” “国内教育和湾区一样啊 亚洲人的地方都是精英教育路线么。不过我和她爸爸在这一点上高度统一,我们都很淡然,她回国就是能够好好打好基础,学好中文,中国文化(这些在美国都几乎做不到),英语么肯定是不可能差的。以后各个选择上给她些建议即可,厉害的话就走厉害的路线,不厉害那读个州立大学或者什么也可以。” 最震到我的是这一句: “还是想能离爸妈近一点,现在是他们最好的时候,不多一起have fun太可惜了。”后面的话没有说,但是,确实,等到父母老了躺在床上再回去,那还有什么意义。 曾经我想过,如果我回去,一定是为了父母。现在我想,为了父母是最重要的,我不忍心他们为了我和元宝,每年飞来飞去。这次和元宝分开五个月,每日的思念让我想起我父母对我的日日思念。回去还考虑元宝的教育,希望他是一个纯正的中国人,中国文化是他的根,在美国始终是少数族裔,自信心在国内,明显要更好。 和小雨第一次比较认真的讨论,他不愿意回去,但是如果我想回去的心大于他不想回去的心,他也愿意跟我走。我也担心,就这样回去了,是否耽误了他。 跟妈妈讨论,妈妈说,去年单位派你回来你不肯,你现在回来,什么契机都没有,从头开始,算什么意思? 我自己想不清楚的时候,多希望命运或者别人帮我做出决定。多希望我爸妈说,你马上给我回来,一定要回来!或者我老公说,不行我不愿意回去。或者也许某位老同学说,有个特别好的你不能拒绝的机会在等着你。这样,就可以坚定的选择一面,而不用骑在墙上两边不定了。 然后,都没有。每次都只是想想而已,触动一下而已。大概直到也许哪一天,真的一时冲动,说走就走了。

Posted in Thoughts | 3 Comments

新年好

大年初一,首先,新年好。 早上8:20,国内21:20,妈妈打来电话,宝宝正要睡觉,正兴奋开心着,妈妈说,宝宝睡觉前总要喊爸爸妈妈,我想,他虽然年纪还小,也许记忆还不清楚,也容易遗忘,但是关于分离这件事情,怎么样也会有些感觉,知道爸爸妈妈只能住在手机里,不能抱他亲他。学会说话以后,每天视频常常不愿意叫我们,一挂视频马上就叫爸爸妈妈。 我妈和宝贝配合,朗诵了鹅鹅鹅,宝宝记得古诗的每一个字,真为他自豪。昨天还给我们朗诵了悯农和静夜思,小家伙着这四个月的长进不是一点点。终于还有一个月,他就要回到我身边,以后,再也不愿意跟他分开,真是太煎熬。 下周一是总统日长周末,今天上半天班,呆在办公室里五个小时,路上却要花掉三小时,小雨昨晚睡前有些惆怅,问其究竟,只说还是觉得赚太少,甚至不能住在城里。其实住城里是可以的,原本也已住了十年,只是想给宝贝一片更大的空间才搬来了乡下,搬回城里,如果还要按部就班上班的话,那估计得是个公司高层,住个三室一厅。要么就不需要再日日往曼哈顿跑,可以自己当老板,或者找个日程灵活、可以不用每天坐班的工作。有惆怅有目标就有动力,动力转化成新年的行动力。 元旦时的目标,目前执行的还行,动作慢一拍,生气少一点。在农历新年,继续保持。

Posted in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同学们

毕业十年聚会后,统计了一下大学同学录,多数都已是单位头脑。一好友发来消息问我是否认识以前单位的上海同事,想买个1500万的房子,我倒吸一口凉气。当时被“出国”迷昏了头,一心只想出来,现在没有后悔药吃。我想每个人一定都有自己的奋斗故事,为了自己所谓的不知道是什么的“梦想”,来到了纽约这个天堂地狱,付出和回报是否成了比例,追求的这段人生经历是否值得,不敢细细思考。 为什么还不回去?还没有一个让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回去的理由,像我这么纠结的人,就这样回去了,一定又后悔回到了围城的另一边。一次次的犹豫,一次次的机会错过,也只能在博客上说说了。记得小学成绩最好的女同学陈希,当年从北京回到吴江,在她的博客还是哪里写到,20多年,回到原点,现在也很好呀,依旧是小镇优秀的女同学,跟老公儿子每天幸幸福福。上海同事上周在总部培训,看到我,说我真的不打扮,说你跟着我们一星期,保证把你弄的漂漂亮亮的!她们每一个人都化妆,有的纹眼线,有装假睫毛,反正一个个都好美,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说的真对,每天早上只知道赶火车,不知道脸上涂涂,化妆化的少了,水平也不行,每次化了都被小雨说还不如不化,自信心一再打击,更加不会化妆。好在现在的app可以给照片加化妆 ;p 看完无问西东,开始看影评,看到古典书城上一段话: “泰戈尔说过: 每一个孩子出生时都带来信息说: 神对人并未灰心失望。 我们这代人注定一生匆忙, 我们这代人常常面临沮丧, 我们这代人要面对无数世俗的眼光, 我们这代人早早学会为自己竖起了防备的宫墙。 正因如此,我们才应该爱自己。 在爱自己时,找到真正的自己 在爱自己时,懂得人生的意义, 在爱自己时,接受自己的不完美, 在爱自己时,接纳别人的善意。 如此,我们才能让生命免于黯淡, 让自己高贵的品质变得纯粹, 做一个自己喜欢的自己, 不辜负这人间一趟。”

Posted in Thoughts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