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Thoughts

190227 生日前夕

要问可以让你立刻落泪的时刻是什么? 下午妈妈打来电话,原来是元宝午觉醒来要找我,他的小脸红扑扑的,身子缩在被子里,小脸一半也藏起来,然后妈妈说,昨晚发烧,我爸妈抱了元宝一夜。可怜的孩子,可怜我的爸妈。元宝开始嘻嘻哈哈,然后突然眼泪掉下来,带着哭腔说,“妈妈抱抱”。可是隔着屏幕,我好想立刻冲回家抱抱他。我的眼泪马上刷的流下来。 妈妈说电话挂了吧,元宝说,不要挂。然后继续跟我说,妈妈我想要你。 孩子需要你的时候你不能在身边,父母需要你的时候你不能在身边,爱人需要你的时候也不能在身边。一个人自由是好,可是生活的意义何在。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190127

元宝下午不肯睡午觉,尝试了一个小时不行,妈妈教他看书,他却跟到我床边,爬起来躺下再尝试十五分钟还是说睡不着;我很累,就想睡一会儿,可是一周只见到他两天,他就一直粘着我。打开门喊妈妈,人却没影。打电话冲妈妈发火,怪她怎么短短十分钟就出门了,怪她怎么不带一下元宝让我睡会儿,最后直接挂掉了她的电话,十分钟以后,妈妈派了爸爸来接元宝,让我午睡。 元宝快要两岁半了,这么长时间,几乎都是我的妈妈24小时在带,元宝睡觉从小就不好,才两个月大的时候,妈妈要么晚上帮我带,轮到她休息的时候,她还是会凌晨四五点跑到我房门口把元宝抱走让我好好睡觉。这两年半,她真的老了很多很多,她是真的不舍得我吃一点苦,宁愿自己累着。她常常说我说我爸这里那里,我和老爸有时候忍不住也要顶回去。妈妈退休前在单位是老板,在家里是爸爸的小公主,退休后仍然是工作狂,还能继续返聘赚钱,她一辈子也没有吃过这样的苦,要跟着我奔波劳碌,一个人在美国要带娃烧饭打扫卫生,不舍得请保姆,就为了帮我这个小家省一点。生了女儿以为享福,结果却一直在为了女儿吃苦。我真的很对不起爸妈,还要冲着妈妈发火挂电话。你们对我的爱我都懂,我也很爱你们。我们表面都是硬碰硬,嘴上吵着骂着,行动上都是爱着彼此的。我作你们的女儿,真的觉得很幸运很幸福。

Posted in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190110 15:37 Seoul, Korea

中午到了首尔金浦机场,先跟小雨视频,然后看了看时间,刚好元宝应该还没睡,就三方视频。 宝宝发烧两天了,精神还可以,但是以前不太叫爸爸的他,一看到视频马上就叫爸爸,而且直接说“妈妈抱抱,爸爸抱抱”,还说“妈妈过来”,我说妈妈在韩国,周末回来给你带汽车好不好。他没有回答,紧接着说“爸爸回来”,小雨说,爸爸在美国,爸爸过两个月就陪你。然后宝宝继续说“我要一个人去上海,爷爷奶奶吃饭”。我鼻子一酸。 后来跟Vera边走边聊起这件事,她说她出差的时候从来不跟女儿视频,而是在出差前告诉女儿很多遍妈妈要出门一段时间,什么时候回来。因为视频是因为我们想孩子了,但是对这么小的宝宝来说很不公平,他不懂我们在视频的那一头过不去,他只会觉得需要爸爸妈妈的时候,爸妈却总不在身边。我觉得Vera说的很有道理,想孩子的时候,就看看他的视频照片吧,不要折腾折磨孩子了,不要再跟宝宝分开了。工作哪比得上孩子的一颦一笑。元宝跟爸妈尤其爸爸分开的时间太久了,是时候一家团聚了。 纽约,很快回来。

Posted in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180604 00:17 静安香格里拉

已过零点。明天第一次和上海员工开全体会,在酒店的写字台前边听音乐边准备。突然时空错乱,好像回到刚到曼哈顿的那几年,一个人呆在小小的空间,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音乐放大,我的小房间就是我的世界,想写文章想跳舞想哼唱,没人管我没人知道。 音乐自动放到林俊杰的豆浆油条,一下又回到大学,小石头常在熬夜赶图的时候放的歌,还有许多许多陶喆的歌。歌曲放到大约在冬季,又是一首大学常听的歌;和高中挚友打完电话,又回到高中煲电话粥的温暖时代。 回国就是这样一个个轮回。变的只是容貌,混混沌沌的déjà vu。 回来对小雨是不公平的,这里有我一半的世界,可是他的全世界在美国。事到如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加入了高中同学筹划20年聚会的小组,都在感叹,怎么20年一晃就过去了?好在大家变化还都不大,不至于见面唏嘘不已。 在香格里拉的54层,独处有音乐的时候,总容易想些写些乱七八糟的。 (来张高中入校20周年筹备委员会第一次午餐会照)

Posted in Sweet Home China, Thoughts, Travel | Leave a comment

180525 15:02 妈妈

在去越南的飞机上。 中午在香格里拉吃牛肉面的时候看了看监控,妈妈和宝宝躺着,妈妈还没睡着,已经过了半夜,她好像刚躺下,在涂护手霜。 往前看,想看宝宝刚洗完澡光着屁股在床上玩的可爱样,结果听到晚上10点,妈妈抱着刚洗完澡的元宝回到房间,放下他开始找睡衣给他穿,然后就是自言自语的:“元宝,奶奶好累,奶奶好累。”我哭了。 我真是一个不孝的女儿。我没有能力辞去工作全职带娃,我不舍得元宝从小扔在幼儿园被老师晾着,我不敢强迫婆家来帮我父母分担一些。全部的压力,都放在我妈妈肩上。我爸爸每次最多只愿意来美两个月,这次只来了一个月。元宝在吴江的时候,白天老爸都要去工作,还是留我妈妈一人在家。元宝出生就睡不好,不仅把我弄的神经崩溃,也把我妈妈折腾的一样。 原本七月妈妈可以回国休息了,结果我又要搬回上海,元宝也要跟着回来,又让她带着,还是继续辛苦。如果再来二宝,妈妈一定不舍得我会继续帮我,她自己的身体受得了吗?我还敢生吗?

Posted in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女红

小雨的大衣裂了个口子,料子是呢绒的,很薄很碎,我费了好大劲才算缝住,不过就好像一堆废布被无乱的拧在一起。然后没几天、又裂开,我发消息给妈妈,请她帮忙。不多会,宝宝午睡,她发来照片,已经缝好了,还说,你家没有碎布,我只能缝成这样,尽力了。 我说,老妈你太厉害了!缝的那么平整。 我的西装裤线开了,之前只好用三个别针别住,家里有钓鱼线,但是我自己缝肯定是皱皱巴巴,于是又交给老妈。我说老妈,你需要缝纫机吗?她说要什么缝纫机,手工就可以了。我自己去洗澡准备睡觉,每天被宝宝晚上闹的没法睡觉的老妈却带着线到楼下准备趁宝宝睡着帮我缝裤子,嘴里叨叨说,楼上灯光太暗我线穿不进去。老妈用的是普通线,并没有用钓鱼线,等我洗完澡出来,裤子已经整整齐齐的摆在了我的床上。 从正面,完全看不出针角的痕迹,从反面,即是上面的样子,我激动的大叫,老妈你太厉害了!妈妈听我大叫,钻进我的房间,嘴上假装埋怨我说,这有什么厉害,女同志连这点活都不会,来妈妈教你。然后告诉我一针穿过外层布料一针穿回打个叉再穿过另一层布料。还顺便教了我她是怎样按照缝纽扣洞的针法缝的小雨的大衣。她问,你会缝纽扣洞吗?我摇摇头,她说,怎么纽扣洞都不会缝呢,你看,要这样一针穿一针,刚好从侧面看起来是一条线。 看着老妈认真的样子,我突然想起我小时候她教我的很多东西。教我做一些她认为传统女孩子应该会的女红,缝纽扣,织毛衣;叫我不要吹口哨;教我手表要朝里戴,说这样女孩子看表时比较优雅;教我吃饭不要发出声音;教我打40分,后来慢慢演变成80分和120分;教我打乒乓。爸爸教我打羽毛球、下象棋,带我去滑半只船在太湖里采菱角吃;还让我扛米袋和煤气罐 :p 我的爸妈都是极其聪明之人,考试都是全市前三,超过研究生的人,受益于他们的教育,给了我一个好基因、好头脑、好身体,还有坚韧不拔的性格。爸妈骨子里希望我是传统的,但是他们又是眼界开阔的,允许我在外面闯荡。 妈妈还带来了舅妈给宝宝织的毛衣,我又一次惊呆了,连说舅妈太牛了。我妈看我评价那么高,有点不在乎,说,这有什么,你小时候我也经常织毛衣,几天就可以织一条,现在没时间。还问,你会不会?我心想,我小时候你好像只教我织围来着的……还是那种不会开头不会结尾的一块布……

Posted in NYC - Happy,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四月大雪

世界上真的只有父母和儿女是无条件的对你好,爸妈带着元宝回到了美国,我的生活轻松了很多,晚上由我妈妈照顾元宝,让我自己睡整觉;白天他们带元宝玩,让我和小雨安心上班。早上起来有热水喝有早饭吃,晚上回家有热腾腾的晚饭等着,中午有时候还能带饭。昨晚我自己装了今天的午饭,拿到单位打开一看,爸爸早上还悄悄的多放了两只大虾,想哭。 真的越来越不留恋纽约,好像以后元宝成长在这个城市,除了他的父母、我们夫妻双方,再没有国内那些可以一起长大的表亲们,好像无依无靠,在这个大城市完全不能掌控。如果以后老了我们回国了,岂不是又一次骨肉分离,上一次是跟我的父母,下一次是跟我的子女。吴江这个小城市,确实,逃不出小城市的弊端,但想起来总是温馨的,好像事情都不是虚无缥缈的,总可以掌控。是否现在想的、记忆中的,跟现实差别会很大呢?是否回不去的是故乡?人们为何要背井离乡去到一个以为比故乡好的地方呢?已经出来走了一圈,什么时候再走回原点呢? 统统逃不出故乡的味道,父母带的梅干菜做成的梅干菜烧肉,嘴里吃的海虾却做成小时候太湖虾的葱爆味,甚至带的榨菜、唐人街买的玫瑰腐乳,还有妈妈背来的瓷碗,周末打的红五星,和父母之间的吴江话。 在四月的大雪中想念吴江的潮湿空气。

Posted in NYC - Memory, Sweet Home China, Thoughts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