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Thoughts

180105 17:41

下班回家的火车上。 翻看在吴江时拍的元宝的视频。看到爸妈对他的呵护,想起以前在家乡的日子。好像从来都是很简单,不似现在的生活,上班紧张忙碌,时不时心情被同事打乱;不管帮公司节省了多少亿美金,做的再好,也不过是几万美金的奖金;已是团队二把手,还是有时被有人当成初级员工;华人工作努力就是理所应当,华人就是要比别人多勤奋工作。路上每天浪费三小时,暴雪后的今天更是浪费了四个小时。大城市的生活,从来就不适合我,不是么。 很想念小城市的简单生活,上学上班步行10分钟,买菜打酱油就在楼下,小朋友上游乐园随时可去,时不时就有一大桌亲戚好友聚餐唱K。简单生活的时候想出去看看,大城市呆久了想回归自然。围城理论真是诠释的恰到好处。 在曼哈顿过着,真累。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Sweet Home China, Thoughts | 2 Comments

2018

新年resolution: 1、慢一点 2、少生气 做什么事都太快了,现在开始要慢一步,仔细一点。走路慢一点,微信慢点回,学习法国人的育儿法,慢一步进行下一步。人生就这么长,慢点跑向终点。 生气么。每天上班都有生气的事,小雨说,既然这么生气,那还不如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说得有理,最好是又喜欢又赚钱的事。想想。

Posted in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171208 09:13

在纽瓦克机场等待登机,今天坐UA86回家。等待的人群有几位跟我妈妈年纪相仿的中年妇女在聊天,一听也是刚认识。一个说,真好啊,听到中文,真熟悉。一个说。把小孩带大了就不来了,太孤单。一个说我在国内老两口简简单单吃点,在这里要帮一大家子烧饭,我女儿在曼哈顿工作,他们压力很大,我要帮他们的。 都是老人来帮忙带孙辈。 我想到我的父母,怀孕最后一个月妈妈到了曼哈顿,元宝出生以后帮我带了五个月,她不肯请月嫂,第一个月晚上多数我自己带,第二个月她怕我辛苦晚上她来。元宝晚上睡觉一直是老大难,于是我提前睡觉,小雨管前半夜,我管后半夜,妈妈三四点过来把娃抱走。多少个凌晨,正当我沮丧的喂奶换尿布半清醒的时候,妈妈刚好过来,把元宝抱走,好让我继续睡。我这样的年轻人晚上缺觉已经支撑不住,她一个月晚上不睡觉更是累倒。第三个月开始,坚持晚上还是我们来带,她清早抱走。五个月以后,公公来带了两个月,晚上自然都是我和小雨,他管到一两点,我管后半夜。 前七个月,我每天最多睡3-4个小时,而且都是20分钟到一两个小时的片段式睡眠。,对元宝就是这样一个晚上不安分的小家伙。七个月以后,再也不能忍受的我请了一位晚上陪睡的阿姨。公公走了以后,爸爸来了两个月,爸爸在美的最后两周,婆婆来帮了一个月。与此同时,请来的陪睡阿姨被元宝每晚的闹觉吓跑了,她的原话是,“我觉得我的脑子长瘤了,你家宝宝太闹了!”她还不好意思说要辞职,而是说,我要回法拉盛休息休息,但是我们双方都很清楚,她是不肯再回来了。 然后在我妈妈再来之前的那一周,我按照自己的方法训练了一下元宝,他终于不是一两个小时一醒,而且可以一口气睡4-6个小时了。 然后妈妈又来了,这次请她的闺蜜一同来美旅游,顺便陪陪她。两个人的互相陪伴,总好过一个人带娃的孤单。可惜三个月以后,闺蜜在九月份时回去了。妈妈说她一个人可以,不愿意我花钱请阿姨,但是她又要带娃,又要打扫卫生还要给我们做饭,很明显的,感到她体力不支。 10月,我要回国出差两周半,我劝她带元宝和我一起回去,原本计划是12月8日,今天的航班一起回去,票在五月份就买好了。她倒也同意了,回去帮忙的人多,起码烧饭可以交给我爸,打扫卫生可以请人。于是,在美国四个多月以后,我们三人踏上了回国的行程。 元宝的睡眠时好时坏,前半夜多数还行,到凌晨2-4点,总要闭着眼睛瞎哭。有时候闹一个小时。我爸晚上睡在自己房间,妈妈睡在我和宝宝的房间,晚上全部都是她一个人,我爸常跟我说,你妈妈真的辛苦,我知道,我都知道。带大了我这只皮老鼠,现在又要带我儿子这只皮猴子。 最佳状态是我自己辞职带娃,但是有这个条件吗?有这个破釜沉舟的勇气吗?一起候机的这些老人,都是和我父母一样的可怜天下父母心,生怕自己的孩子受累。对孙辈的爱其实还是对自己孩子的爱。 要起飞了。 爸妈辛苦了,我很爱你们。

Posted in Thoughts | 2 Comments

一岁零8天

昨天,2017年8月22日,我来美的10年零1天,元宝开口叫了我妈妈,咬字清晰,我的❤️都融化了。 07年8月21日,哥大学生会说好有人接机的日子,我从浦东机场飞到了纽约,那天夏天的那一天,下着小雨,天尤其的冷,早上7点多一些,我带着比我还重的行李,钻进了一辆yellow cab,对纽约的第一印象就是学生会为什么没有人来接我(因为到的太早)、冷、还是里面硕大的计程车,后座上放了一个箱子,我还能绰绰有余的把脚架起来靠在窗前。 也不知过了多久,车子停到了西112街601号,我在这里的第一个家、学校的宿舍。学长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可惜他没有钥匙,我还需要去学校UAH取钥匙。此时从吴江到纽约已经出门超过30小时,全因为想省钱,买了泰航从曼谷转机的机票,结果从曼谷到纽约竟然还经过了北京,也是这辈子坐过最久的直飞飞机——十七个小时。好在泰航服务很好,除了打包的三个大箱子以外,还多让我check in了一个大箱子。这样我有四个大箱子,随身一个背包、一个手提包、一把二胡还有一个小手提箱,八件行李远超我的重量,也不知道是怎样从地球一端运到了另外一端。虽然高中起就住校,这么远要去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妈妈把棉被都给我抽真空带上了。当年出国,不知道妈妈在家有没有想我有没有流眼泪呢?十年前的照片里,爸妈是那么的年轻,现在来帮我带元宝,不敢染发,显得苍老了许多。妈妈总说上辈子是她欠我的,所以这辈子来还。现在自己当了元宝的妈妈,才更能体会这种感触。 去了UAH,第一次遇见成为最好朋友的盈MM,她大概也是来取钥匙,和一个男生走进来(后来成了她老公),噼里啪啦跟工作人员说了好久,她进门的时候就让人眼睛一亮,这个女生太漂亮啦!她说英文的时候我又想的是,她英文怎么能这么好的,到底是上海姑娘。我迎上去,自我介绍并说,你就是顾盈吧。她很惊讶我怎么会认识她,其实早在国内被哥大录取学生上海聚会时,我因在南京未能参加,但看到了他们聚会的照片,盈就是唯一一个一眼看到集体照留下印象的人,当时特地看了一下名字,记住了,竟然就碰上了。之后跟学长去中餐馆吃午饭的时候又碰上了,然后就是聊不完的共同话题,和一辈子的最好朋友。 十年转瞬即逝,从23岁到33岁,真的是最好的青春都贡献给了这片自由杂烩的土地。当年一起玩耍时的许多人,如今早已断了联系,只记得零星的片段。若不是一位旧友柬埔寨男生Lean在脸书上给我留言,说“十年前的今天,和你一起在飞机上遇见,如果你的宝宝已经一岁,祝福你”,我真的没有记起这是我的十年纪念日。当年在从北京到曼谷、曼谷到纽约的飞机上,遇到了Lean,还有在曼谷做生意的美国人Allan,两人都留下了联系方式,Allan后来见过好几次,现在泰国定居取了泰国太太有了一个可爱的混血宝宝。而Lean,其实我却一点记不得当年与他见面的场景,只记得曼谷机场半夜地上坐着很多光脚的大人小孩。 幸好Lean提醒了我,才会去翻看当年的照片,看到许多初到美国的兴奋与激动。从懵懂的小姑娘到小雨妻子再到元宝妈妈,对美国的新鲜感早已过去,闯劲仍有余但身上的包袱越来越重,开始进入平和的家庭生活。当然,还是想继续往好的方向折腾折腾。 下一个十年,希望容貌不变,其他都越来越好。一定会的。 2007年8月21日在上海浦东机场

Posted in NYC - Memory,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元宝277天

宝贝已经九个多月了,晚上早就不吃奶,却还是也醒无数次,阿姨昨天早上正式告诉我们,她起夜抱娃实在太累,需要回法拉盛仔休息几天,晚上等我们下班就走。昨晚送她去车站的时候,发现跟往常不同,阿姨把所有的东西都带走了。这一去是逃离我们这个小恶魔不回来了吗?不得而知。 昨晚哄娃睡觉的艰巨任务由婆婆自告奋勇来担当,当宝贝大哭不止,小雨前去救急,当两人彻底宣告失败的时候,我知道我的苦日子又要来了,一抱他,立刻就呼呼大睡。婆婆说晚上她值班,于是睡到了宝宝房间阿姨的床上。我和老公还没来得及休息,宝宝又醒了,婆婆拍了很久,元宝还是继续大哭,我接班,他在我怀里睡着,婆婆意识到她值班也徒劳,便回了自己房间。元宝已经养成了在怀里睡觉的坏习惯,没有睡熟的时候决然不可放进下床,还必须站着抱,稍有弯腰的姿势他便像触电了似的大哭。 直到睡到完全酥软,才可以放下。原本7点前睡觉的他,今天拒绝婆婆的怀抱,硬生生的等到我从曼哈顿下班回到家,而我却试图让他自己自主入睡UI,在他没睡着前就放进小床拍觉,他困到不行,却就是睡不着饿,最后依然还是失败告终,耗费了近一小时后,终于在我的怀中睡着,放小床,时间已是20:23。 下楼吃饭,不到一小时他又开始大哭。我抱起他止,放小床,又开始嚎啕大哭。反反复复无数次后,在他继续哭着过程中我放了小床,这下他彻底醒了,哭到满脸的眼泪鼻涕。拼不过他,无奈还是抱睡。 宝贝入眠以后,老爸教训我,说都是我们宠的,就是要让他哭,哭一个星期。还说我小时候就是这样任凭着大哭的。我不想再用CIO,一定又更好的入睡方式不是么?我自己身心很累,请了阿姨,我妈却非不要,现在全世界豆捞怪我宠坏了孩子。晚上被元宝折腾,其他时间还被各人教育该怎样训娃,有点小不高郁闷。

Posted in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元宝162天

外面下着大雨,风大的把人吹的东倒西歪,连NJ Transit都被停开,幸好长岛火车按时进行。17:15,我按时泵完奶,跳上地铁,冲到宾州火车站的18号铁轨,赶上了17:35的快车,这班火车是全天Hicksville和Penn Station之间最快的火车,只要40分钟就到站,中间不停,即使每天这样按时下班,到站后开车回家,到家也已经六点半了。如果稍晚一些,回家的时候元宝大概都睡了。搬去长岛后,经常有人问我,how’s your commute? 我都会说,还好啊。以前想象的在火车上的日子是看书、看新闻、听音乐、回归许久不动笔的日记和博客,而当真正开始commute的时候,发现上班路上是靠在小雨肩上呼呼补觉,下班路上是半迷糊继续补觉但是得时刻醒来防止错过站。 元宝的睡眠时好时坏,前天和大前天好起来是连续9个小时和7个小时,昨晚坏起来是1-2小时一醒。白天时常不和他在一起,还掌握不了他的全部脾气和习性,晚上只好宠他惯他醒来就给他吃奶接觉。周末的时候就全天候跟他腻在一起,他吃饱的时候会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眨也不眨,眼神清澈的透着白天的高光,仿佛看穿我的灵魂,此时的元宝温柔的一声不吭也一动不动,就这样温暖的钻在我的怀里撒娇。 之前看一篇文章,讲的是张灵甫将军转世的人的记忆。说起TA前世救的人成为了TA的母亲,前世欠的人成为了这辈子的孩子。我在想我和元宝在前世是不是亏欠了他的,也许是被我前世伤害了的恋人,所以这辈子要当他的妈妈好好疼他爱他。我又想起那段话,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他们仅是借由你的身体而来到这个世界,他们是自由的灵魂,想到这些,又觉得有些惆怅,孩子终将远走高飞离我而去,但我也理解,孩子并不属于你,只是,和宝贝一起的时间太短太短了,现在想来人生太短太短了,直到现在还不能发现自己喜欢做什么擅长做什么,每天路上花三个小时上的班多数是为了一点点可怜的小工资,有点不甘心。老板倒是很体谅,出差和晚上的应酬都不需要我参加了。 妈妈前天上周六回国,下午3点多她竟然还醒着说想和元宝视频。她和宝贝在一起的时间比我还长,这样一分开肯定是万分的舍不得,第一次视频的时候感觉她都要哭了,离别机场的时候,我坐在车子后面想到即将到来的短暂分别眼泪汪汪,好在机场安检的队伍太忙乱,还没来得及掉眼泪,妈妈就排队到前头去了。中午跟几个苏州来的客人午餐,几个不是苏州人却都在园区安了家,真的好想回国,贪图家乡的安逸和安定,不用太大的理想抱负,就稳稳当当开开心心的在太湖旁边把小朋友养大,不也是很好么。

Posted in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流逝

刚从时代广场的WESTIN财新高峰论坛回来,感慨万千,倒不是论坛的内容对我有了什么人生的启发,而是遇到了一个大约7年未见的哥大老朋友。其实说是朋友,也只是君子之交,2008年1月我刚到纽约半年,操起了文艺老本行组织了哥大CSSA的新春晚会,那时候的学生会淳朴的很,没有现在学生会这样复杂,晚会主题叫“奥运一家亲”。报名参加节目的人很多,其中也包括报名主持人的,面试了好些主持人,其中还包括现在上海外语频道主持人爱新觉罗贝。今天遇到的这位性格很直爽的天津女孩很出挑,瘦瘦高高伶牙俐齿,长得也很甜美,当时就被选中作了当年哥大春晚的主持人之一。之后只知道她毕业后去了新华社当记者,然后好像就回了北京,再也没了消息。 今天去跟邀请我去会议的人S道别,站在S旁边的这位女生直直的看着我,说诶,你不是?我也是看着眼熟,通常这种情况下,我下意识的就说诶好久不见啊,脑子里却在想着人家的名字。我一旁的朋友插了上来跟她自我介绍,她却还是直直的打量我,并没有待见我那位朋友,那种久违的眼神却明显也是忘记了我的名字,S来打圆场,说这位是L,诶,元,你们认识吗?我一拍大腿,嗨!L,这是多少年没见了?哥大毕业都已经6年,你怎么回来啦?她说是啊,今天这个财新论坛就是我办的呀,我被单位派来一年,老公在哥大读MBA,S顺口说,嗨,人家小孩都快两岁啦! 我看着她,聊着天,熟悉的面庞有点面生,如果S没有告诉我这是L,我恐怕是认不出来的。7年对一个人的改变,竟然这样的大。她原先讲话快人快语,现在慢条斯理;原先俊俏的脸庞现在化了妆,发型也烫了卷,明显圆润和成熟许多,写在脸上更多的是疲惫。她说刚回来一个月,一年以后又搬回香港,或者北京。我离开的时候,一直想着L,她一直是个很要强的女生,多年来一直当记者,可是分明从她的脸上看到了我自己的影子,别人看我,心里可能也在感慨岁月在我脸上写下的痕迹吧。已经不止有一个人说,哎哟,你看起来很疲惫,要好好休息哦。我只好打个哈哈说,哦哦,只是不化妆而已。其实这些疲惫,恐怕已经变成了永久的记号:黑眼圈、开始下垂的皮肤、无神的眼睛,都是这个时代,每天十几个小时在电脑前呆着的产物。 上周和老公在犹他和亚利桑那旅行8天,没有电脑的辐射,眼睛都变得明润起来,黑眼圈淡去一些,精神尤为振奋。周围的人,都是一面面镜子,感慨TA们,也感慨自己的流逝。婚后提笔极少,不知是生命中少了灵感,还是生活变得安逸懒惰了呢?

Posted in NYC - Life,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