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Thoughts

一岁零8天

昨天,2017年8月22日,我来美的10年零1天,元宝开口叫了我妈妈,咬字清晰,我的❤️都融化了。 07年8月21日,哥大学生会说好有人接机的日子,我从浦东机场飞到了纽约,那天夏天的那一天,下着小雨,天尤其的冷,早上7点多一些,我带着比我还重的行李,钻进了一辆yellow cab,对纽约的第一印象就是学生会为什么没有人来接我(因为到的太早)、冷、还是里面硕大的计程车,后座上放了一个箱子,我还能绰绰有余的把脚架起来靠在窗前。 也不知过了多久,车子停到了西112街601号,我在这里的第一个家、学校的宿舍。学长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可惜他没有钥匙,我还需要去学校UAH取钥匙。此时从吴江到纽约已经出门超过30小时,全因为想省钱,买了泰航从曼谷转机的机票,结果从曼谷到纽约竟然还经过了北京,也是这辈子坐过最久的直飞飞机——十七个小时。好在泰航服务很好,除了打包的三个大箱子以外,还多让我check in了一个大箱子。这样我有四个大箱子,随身一个背包、一个手提包、一把二胡还有一个小手提箱,八件行李远超我的重量,也不知道是怎样从地球一端运到了另外一端。虽然高中起就住校,这么远要去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妈妈把棉被都给我抽真空带上了。当年出国,不知道妈妈在家有没有想我有没有流眼泪呢?十年前的照片里,爸妈是那么的年轻,现在来帮我带元宝,不敢染发,显得苍老了许多。妈妈总说上辈子是她欠我的,所以这辈子来还。现在自己当了元宝的妈妈,才更能体会这种感触。 去了UAH,第一次遇见成为最好朋友的盈MM,她大概也是来取钥匙,和一个男生走进来(后来成了她老公),噼里啪啦跟工作人员说了好久,她进门的时候就让人眼睛一亮,这个女生太漂亮啦!她说英文的时候我又想的是,她英文怎么能这么好的,到底是上海姑娘。我迎上去,自我介绍并说,你就是顾盈吧。她很惊讶我怎么会认识她,其实早在国内被哥大录取学生上海聚会时,我因在南京未能参加,但看到了他们聚会的照片,盈就是唯一一个一眼看到集体照留下印象的人,当时特地看了一下名字,记住了,竟然就碰上了。之后跟学长去中餐馆吃午饭的时候又碰上了,然后就是聊不完的共同话题,和一辈子的最好朋友。 十年转瞬即逝,从23岁到33岁,真的是最好的青春都贡献给了这片自由杂烩的土地。当年一起玩耍时的许多人,如今早已断了联系,只记得零星的片段。若不是一位旧友柬埔寨男生Lean在脸书上给我留言,说“十年前的今天,和你一起在飞机上遇见,如果你的宝宝已经一岁,祝福你”,我真的没有记起这是我的十年纪念日。当年在从北京到曼谷、曼谷到纽约的飞机上,遇到了Lean,还有在曼谷做生意的美国人Allan,两人都留下了联系方式,Allan后来见过好几次,现在泰国定居取了泰国太太有了一个可爱的混血宝宝。而Lean,其实我却一点记不得当年与他见面的场景,只记得曼谷机场半夜地上坐着很多光脚的大人小孩。 幸好Lean提醒了我,才会去翻看当年的照片,看到许多初到美国的兴奋与激动。从懵懂的小姑娘到小雨妻子再到元宝妈妈,对美国的新鲜感早已过去,闯劲仍有余但身上的包袱越来越重,开始进入平和的家庭生活。当然,还是想继续往好的方向折腾折腾。 下一个十年,希望容貌不变,其他都越来越好。一定会的。 2007年8月21日在上海浦东机场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NYC - Memory,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元宝277天

宝贝已经九个多月了,晚上早就不吃奶,却还是也醒无数次,阿姨昨天早上正式告诉我们,她起夜抱娃实在太累,需要回法拉盛仔休息几天,晚上等我们下班就走。昨晚送她去车站的时候,发现跟往常不同,阿姨把所有的东西都带走了。这一去是逃离我们这个小恶魔不回来了吗?不得而知。 昨晚哄娃睡觉的艰巨任务由婆婆自告奋勇来担当,当宝贝大哭不止,小雨前去救急,当两人彻底宣告失败的时候,我知道我的苦日子又要来了,一抱他,立刻就呼呼大睡。婆婆说晚上她值班,于是睡到了宝宝房间阿姨的床上。我和老公还没来得及休息,宝宝又醒了,婆婆拍了很久,元宝还是继续大哭,我接班,他在我怀里睡着,婆婆意识到她值班也徒劳,便回了自己房间。元宝已经养成了在怀里睡觉的坏习惯,没有睡熟的时候决然不可放进下床,还必须站着抱,稍有弯腰的姿势他便像触电了似的大哭。 直到睡到完全酥软,才可以放下。原本7点前睡觉的他,今天拒绝婆婆的怀抱,硬生生的等到我从曼哈顿下班回到家,而我却试图让他自己自主入睡UI,在他没睡着前就放进小床拍觉,他困到不行,却就是睡不着饿,最后依然还是失败告终,耗费了近一小时后,终于在我的怀中睡着,放小床,时间已是20:23。 下楼吃饭,不到一小时他又开始大哭。我抱起他止,放小床,又开始嚎啕大哭。反反复复无数次后,在他继续哭着过程中我放了小床,这下他彻底醒了,哭到满脸的眼泪鼻涕。拼不过他,无奈还是抱睡。 宝贝入眠以后,老爸教训我,说都是我们宠的,就是要让他哭,哭一个星期。还说我小时候就是这样任凭着大哭的。我不想再用CIO,一定又更好的入睡方式不是么?我自己身心很累,请了阿姨,我妈却非不要,现在全世界豆捞怪我宠坏了孩子。晚上被元宝折腾,其他时间还被各人教育该怎样训娃,有点小不高郁闷。

Posted in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元宝162天

外面下着大雨,风大的把人吹的东倒西歪,连NJ Transit都被停开,幸好长岛火车按时进行。17:15,我按时泵完奶,跳上地铁,冲到宾州火车站的18号铁轨,赶上了17:35的快车,这班火车是全天Hicksville和Penn Station之间最快的火车,只要40分钟就到站,中间不停,即使每天这样按时下班,到站后开车回家,到家也已经六点半了。如果稍晚一些,回家的时候元宝大概都睡了。搬去长岛后,经常有人问我,how’s your commute? 我都会说,还好啊。以前想象的在火车上的日子是看书、看新闻、听音乐、回归许久不动笔的日记和博客,而当真正开始commute的时候,发现上班路上是靠在小雨肩上呼呼补觉,下班路上是半迷糊继续补觉但是得时刻醒来防止错过站。 元宝的睡眠时好时坏,前天和大前天好起来是连续9个小时和7个小时,昨晚坏起来是1-2小时一醒。白天时常不和他在一起,还掌握不了他的全部脾气和习性,晚上只好宠他惯他醒来就给他吃奶接觉。周末的时候就全天候跟他腻在一起,他吃饱的时候会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眨也不眨,眼神清澈的透着白天的高光,仿佛看穿我的灵魂,此时的元宝温柔的一声不吭也一动不动,就这样温暖的钻在我的怀里撒娇。 之前看一篇文章,讲的是张灵甫将军转世的人的记忆。说起TA前世救的人成为了TA的母亲,前世欠的人成为了这辈子的孩子。我在想我和元宝在前世是不是亏欠了他的,也许是被我前世伤害了的恋人,所以这辈子要当他的妈妈好好疼他爱他。我又想起那段话,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他们仅是借由你的身体而来到这个世界,他们是自由的灵魂,想到这些,又觉得有些惆怅,孩子终将远走高飞离我而去,但我也理解,孩子并不属于你,只是,和宝贝一起的时间太短太短了,现在想来人生太短太短了,直到现在还不能发现自己喜欢做什么擅长做什么,每天路上花三个小时上的班多数是为了一点点可怜的小工资,有点不甘心。老板倒是很体谅,出差和晚上的应酬都不需要我参加了。 妈妈前天上周六回国,下午3点多她竟然还醒着说想和元宝视频。她和宝贝在一起的时间比我还长,这样一分开肯定是万分的舍不得,第一次视频的时候感觉她都要哭了,离别机场的时候,我坐在车子后面想到即将到来的短暂分别眼泪汪汪,好在机场安检的队伍太忙乱,还没来得及掉眼泪,妈妈就排队到前头去了。中午跟几个苏州来的客人午餐,几个不是苏州人却都在园区安了家,真的好想回国,贪图家乡的安逸和安定,不用太大的理想抱负,就稳稳当当开开心心的在太湖旁边把小朋友养大,不也是很好么。

Posted in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流逝

刚从时代广场的WESTIN财新高峰论坛回来,感慨万千,倒不是论坛的内容对我有了什么人生的启发,而是遇到了一个大约7年未见的哥大老朋友。其实说是朋友,也只是君子之交,2008年1月我刚到纽约半年,操起了文艺老本行组织了哥大CSSA的新春晚会,那时候的学生会淳朴的很,没有现在学生会这样复杂,晚会主题叫“奥运一家亲”。报名参加节目的人很多,其中也包括报名主持人的,面试了好些主持人,其中还包括现在上海外语频道主持人爱新觉罗贝。今天遇到的这位性格很直爽的天津女孩很出挑,瘦瘦高高伶牙俐齿,长得也很甜美,当时就被选中作了当年哥大春晚的主持人之一。之后只知道她毕业后去了新华社当记者,然后好像就回了北京,再也没了消息。 今天去跟邀请我去会议的人S道别,站在S旁边的这位女生直直的看着我,说诶,你不是?我也是看着眼熟,通常这种情况下,我下意识的就说诶好久不见啊,脑子里却在想着人家的名字。我一旁的朋友插了上来跟她自我介绍,她却还是直直的打量我,并没有待见我那位朋友,那种久违的眼神却明显也是忘记了我的名字,S来打圆场,说这位是L,诶,元,你们认识吗?我一拍大腿,嗨!L,这是多少年没见了?哥大毕业都已经6年,你怎么回来啦?她说是啊,今天这个财新论坛就是我办的呀,我被单位派来一年,老公在哥大读MBA,S顺口说,嗨,人家小孩都快两岁啦! 我看着她,聊着天,熟悉的面庞有点面生,如果S没有告诉我这是L,我恐怕是认不出来的。7年对一个人的改变,竟然这样的大。她原先讲话快人快语,现在慢条斯理;原先俊俏的脸庞现在化了妆,发型也烫了卷,明显圆润和成熟许多,写在脸上更多的是疲惫。她说刚回来一个月,一年以后又搬回香港,或者北京。我离开的时候,一直想着L,她一直是个很要强的女生,多年来一直当记者,可是分明从她的脸上看到了我自己的影子,别人看我,心里可能也在感慨岁月在我脸上写下的痕迹吧。已经不止有一个人说,哎哟,你看起来很疲惫,要好好休息哦。我只好打个哈哈说,哦哦,只是不化妆而已。其实这些疲惫,恐怕已经变成了永久的记号:黑眼圈、开始下垂的皮肤、无神的眼睛,都是这个时代,每天十几个小时在电脑前呆着的产物。 上周和老公在犹他和亚利桑那旅行8天,没有电脑的辐射,眼睛都变得明润起来,黑眼圈淡去一些,精神尤为振奋。周围的人,都是一面面镜子,感慨TA们,也感慨自己的流逝。婚后提笔极少,不知是生命中少了灵感,还是生活变得安逸懒惰了呢?

Posted in NYC - Life,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旧相片

爸爸微信上发来几张旧相片,说是整理房间的时候找到的。每一张都有一些记忆。 第一张,在吴江公园,小时候好像经常去公园,以前的我很顽皮,公园里的假山、滑梯、秋千永远都玩不厌。以前的门票好像是五分钱还是五毛钱?我躲的这块石头上面是一个中国传统的亭子, 对,就是那种红色的、有挑檐有美人靠的亭子,从亭子可以看到一个很大的人工湖,湖另一端的树林是我小学里练气功的地方,那时候为了治病,每天晚上跟一些大师练太极,有的气功师号称可以发气,还自称练气功久了头顶的穴位是凹下去的,还有大妈告诉我练功时会阴穴上提,小时候的我哪懂这些,练了半天,不知道身体有没有好些,反正一直都发不出气,头顶也没有凹下去。至于会阴穴这个名词,纯粹是当年大妈告诉我了位置后,我听的面红心跳才记住的名词。 树林里有一棵大树,当年高琪生日的时候我们在树上刻名字,相约将来要回来看的。刻到一半,写的是“高干”,当时不知为何因为这个名字笑个不停,也存在了记忆里。如今的高琪毕业于plastic surgery专业,近况不详,大概跟多数同学一样,在吴江过着安逸的小日子。 今天的吴江公园好像已经改名松陵公园,政府在另一块地新建了一个吴江公园。这个我小时候最喜欢去的地方,长大以后竟再也没机会回去过。 哦,忘记说了,从小的我就爱大红色,导致有一天衣柜拉开几乎都是红衣服,妈妈警告说,不许再买大红的衣服了!你穿白色的好看,买白色的吧。直到大学开始进入建筑系,所有建筑师都是穿全黑,我的衣柜变成了黑白红三种。   下一张,应该是在松陵饭店的后花园,假山后面是人工的水池,这套衣服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的衣服之一,可能因为是红色小短裤加红色小领结的缘故,幼儿园毕业拍集体照好像穿的也是这套。我的头发自来卷,扎两个小辫子时会卷成一个圈,可惜小时候并不明白。小学里特别崇拜的女生是班里成绩最好跳舞最好字最漂亮长的也美的陈希,她是全直的头发,扎一个低马尾齐刷刷的,可羡慕了,我也学样扎一个低马尾,可是我的头发怎么都扎不出齐刷刷的样子,后来才明白自己的天然卷。 照片里我跟两个姐姐在一起。中间的是李ming姐姐,小时候跟我一样有哮喘,比我更严重,我青春期的时候哮喘就好了,听说她还是没好。后来她去了加拿大,据说再也不复发,可能是因为天气干燥加上空气清新的缘故,于是她就定居海外,不再回吴江。 最右边的是王晓寒,幼时的邻居,大概两三岁的时候她就牵我的手带我玩。听说她后来去了英国,然后回到苏州考了公务员,妈妈提过好几次,说她这样的生活安安逸逸,要我学习。这两位姐姐,似乎小学之后就没有再见过。 我在小学毕业前都是单眼皮,所以小时候笑起来眼睛都眯成一条缝,后来慢慢竟然长成了双眼皮。 据爸妈描述,我以前是有名的“皮客”(吴江话:调皮捣蛋第一名),进了幼儿园,哭到不行,所以先送去大班,大班的哥哥姐姐都让着我,于是就不哭了,然后再回中班读书。去幼儿园接我的时候,永远都是在床底下。幼儿园的老师在我记忆里永远都是那么年轻,有一个美女老师,近几年见到,还跟记忆里一样的美;还有一个胖胖的徐老师,跳操的时候,她总是把那个周围一圈带铃的鼓敲在她胖胖的大腿上,我的个子只到她的大腿,场景好像就在眼前晃着。  第三张,得了个奖,是一个会照相的电动小熊(或者小猪)。 当然,不是真的照相,但是闪光灯会亮。小时候经常上台演出,有一张照片是妈妈坐在台下认真看我演出的样子,我在台上演的是清风,幼儿园的老师演的是玫瑰,还有其他小朋友演各式各样的植物。这张照片穿红衣服的倒是记不起来表演了什么,可能也是跳舞,老师竟然没有在我的额头中心点一个红点。记得还演过一场比美会,我演的是一只梅花鹿,演出服还有一个小尾巴加一个角,周晓翔演的好像是黄鹂鸟,任意演的老马,整台演出大概的意思是老牛和老马最终夺冠,因为劳动最光荣。我的台词是这样的: 大家好,大家早 我刚从河边洗个澡 听说要开比美会,我赶紧就往这儿跑 大家看,大家瞧,我美的皮毛美的脚 身材多苗条,多苗条!   这张好像是上海某个游乐场外,当时的我特别喜欢这个小摩托车,骑了一次两次都不够,爸爸妈妈硬拽着我进了游乐场,我嚎啕大哭,后来有一张照片就是我张大嘴大哭的囧样,还有一张是撅嘴巴的样子,也是蛮好玩的,老爸这次倒没有拍给我。小时候经常一生气就撅嘴巴,爸妈总说可以挂盐水瓶了,我也害怕将来翘嘴唇没有了樱桃小嘴,后来才改。不过当今好像又不流行小嘴了,美国满街都看到注射过液体的厚嘴唇,看来以前撅嘴巴是撅对了,嚯嚯。哦,又是红衣服。  最后一张,更小的时候,爸妈更年轻的时候,妈妈年轻的时候可比我现在美多了,爸爸也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帅青年。我从小皮肤就黑,妈妈总是怪爸爸把黑皮肤一传给了我。我脖子中间的那把长命锁里面有许许多多的小宝贝,记得有剪刀算盘数字等等,纯银打造、玲珑小巧。  老爸要来美国旅游了,激动。又怕爸爸住不习惯会孤独。将来怎么办?他们来,失去了一辈子的朋友圈,对他们不公平;我们回去,又找不到立足的地方。看到一篇文章说人生只有900个月,如果每年只见父母一次,人生只再见他们30次/一个月的时间,多么残忍的数字。 最近思考生孩子的意义,传宗接代是本能,但又看到朋友们逗孩子玩好像在玩玩具,对大人来说,生孩子是为了延续自己的香火,那对孩子来说,世间那么多磨练,人生又如此短暂,孩子出生自己没有选择权。我们生孩子是为了自己,好像是一种很自私的本能行为。有朋友问我,那你如果可以选,你会选择不被生出来吗?我说不会。那也许对于孩子的意义来说,是体验人生,不管什么样的人生,每个人都会有温存的记忆。

Posted in NYC - Memory, Thoughts | Leave a comment

域名

关于这个博客yuantang.org的来历… 几年前当我刚来米国还是穷学生的时候,我想买一个我的专属域名,.com的自然都卖完了,最便宜的只买到了tangyuan.us。当我输入tangyuan.com的时候,发现被一家国内的律师事务所买走了,对方在5、6年前要价3万人民币。而yuantang.com被另外一个人买了,要价1万2。那时候的我学费还在靠父母,白天除了学习还要上两份班赚生活费,这几千美金对于我来说是大钱了,不舍得买,最后就买了这个yuantang.org,一度被人家问,咦,你是非营利机构嘛?当年想的是,等我赚工资了,我就去把其中一个域名买下来。 今天一时兴起,又重新找了找当年没舍得买的域名,在网上各输了$100美金的竞价,看看会不会运气好。同时又写邮件给对方,询问价格。对方回复挺快,回了三个字“68W”。我还以为看错了,68万人民币?!我给他回,是人民币?还是日元?越南盾? 几年前3万美金以为几年后可以买的起,结果工资涨了,通货膨胀却涨的更快,现在眼睁睁的看着域名却更加买不起了。 这说明了个什么道理,说明做事要果断,喜欢就要赶紧下手,否则好东西可能永远都不属于你了。 说起赶紧下手,这个阿里巴巴刚上市的时候没买,这几天涨疯了,还是不敢买!

Posted in Thoughts | 1 Comment

Low Key

今天在朋友圈看到一篇文章,句句戳中啊,难怪我说怎么越来越不喜欢social、越来越喜欢低调了呢。以为自己升华了,原来是初老症。。。 跟大家分享: “以为是低调, 原来老了 初老症现象: 1.喜欢低调,逐渐不喜欢灯红酒绿的生活。 2.熟人面前是话唠,生人面前少搭腔。喜欢交往有共同爱好的朋友。 3.可以不看电视,但热衷玩微信。智能手机、电脑是必需品。 4.最常说的一句话是:心态、健康最重要。 5.开始喜欢研究国学,历史、天文、地理,向往退休后的生活。 6.爱好中必定有一项是运动。 7.开始劝诫朋友戒烟戒酒。 8.有意无意开始缩小、精炼朋友的圈子。 9.开始买以前舍不得买的东西。 10.喜欢和妈妈、爸爸呆一起聊天。越来越爱在家呆着。 11.开始每年按时体检。 12.旅游成了一种习惯了。 13.喝茶越来越讲究了。吃饭开始好清淡。 14.性情越来越温顺。轻易不和人发脾气抬杠了。 15.注重全方位的保养,开始会治各种小病,懂药理了。 16.衣服鞋子全以舒服为主了,开始相信养生的必要性了。” 2014年10月5日摄于纽约中央公园

Posted in Thoughts | 3 Comments